第1930章 意外之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事不会因为某一个人的担心而出现改变,甚至有些时候越是担心事就越会发生,幻就面临着这样的窘境,她的心中尽管十万个不愿意那些由她的负面绪化作的怪物去攻击孟翔,但是它们却在遭到了她的凌厉反击后,立刻就放弃了对她进行二次攻击,而将矛头指向了孟翔,毫不留恋,显得十分果决。

    换在平rì,幻对做事果决是很欣赏的,她会对孟翔会高看一眼,也因为她在他的上看到了类似的品质,不过她这个时候却开始痛恨它了,但是不管他现在心中究竟是怎么想的,结果都是无法改变,而她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成为一个看客。

    那些由幻的负面绪化作的怪物对幻自也是比较了解的,似乎能够看出来孟翔对她的主要xìng,于是它们做出一个动作,尽管已经决定向他发动攻击了,但是整个动作却显得慢腾腾的,而它们这么做却不是为了照顾她的内心感受,恰恰相反,是为了折磨她,钝刀子割才更疼。 . .

    幻不想那些怪物如愿,但是实际上她却无法对它们所作所为无动于衷,不过她也知道她顶多就是生气罢了,根本做不了其他的事,但是她不会让它们得逞的,强行压制住了绪波动,做出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仿佛她对它们要如何对付孟翔一点也不关心,一副它们要怎么做悉听尊便的架势。

    也许那些由幻的负面绪化作的怪物没有识破她的伎俩,又也许它们也担心夜长梦多节外生枝,于是很快决定放弃继续折磨她的念头,而是直接向孟翔发动了攻击,它们的这一次攻击和不久之前它们攻击幻的时候很像,也是一个个激shè出去,就像利剑刺向了孟翔。

    由于幻担心自己的存在会影响到孟翔冲击圣仙境界,所以她和他之间拉开了一段比较远的距离。这也导致那些怪物和孟翔的距离比较远,不过以它们的速度,这段距离并不算什么,很快就可以抵挡,而距离也给了它们展示破坏力的舞台。

    那些怪物飞向孟翔的时候,尽管比它们攻击幻的时候变得弱小了很多,但是搞出来的声势却大了很多,所过之处,就像一条条船在水面快速划过,留下了一道道剪刀状的波纹。不过它们划开却不是水面,而是空间壁垒,显得很有气势。

    转瞬间,所有由幻的负面绪化作的怪物就都抵达了孟翔的近前,不过它们似乎吸收了在幻的上接受的教训,在距离他还有一段距离就纷纷停住了脚步,眼珠子在孟翔的上直打转,似乎想看一看他上是不是也有什么问题。

    很显然那些怪物是不会有什么收获的,不要是说它们现在距离他还有一段距离。就是贴近到了他的面前,他也是不会有任何的举动的,这个时候的他依旧处在和外界彻底隔绝的特殊状态中,外面就算发生了再大的变化。他也根本不可能知晓,又怎么会对这些怪物的接近而有什么反应呢。

    观察了一会,似乎觉得孟翔的上没有问题,那些怪物纷纷动了起来。围成了一圈,从各个方向一起向他近,起初速度还都比较慢。后来都变得快了起来,并且越来越快,在距离孟翔还有大约不到一万丈的时候,它们已经开始顾不得队形了,一个个都向他冲了过去,这个时候它们已经可以确定孟翔上并不会出现像幻一样的危险存在。

    没有防御的孟翔在那些怪物的眼中无疑就是一座无人看守的宝藏,也许他远远无法和孟翔相提并论,但是在当前的况下,他已经是它们能否做出的最佳选择了,一旦错过了,再想拥有可就难了,甚至完全不可能。

    那些怪物是由幻的各种各样的负面绪分别变化而来的,而负面绪之所以会称为负面绪,自然不会有团结谦让之类的品质。没能确认孟翔没有危险之前,它们还能够勉强保持克制,但是等它们认为他上不存在危险的时候,劣根xìng就全部爆发了出来,一个个都想吃独食。

    对于那些怪物的表现幻感到有些失望,它们毕竟是属于她的,就算她将它们驱逐掉了,还是不由自主地对它们的一举一动予以关注,看见它们的表现不尽如人意,她自然会有不满,不过她转念一想又感到庆幸,相较于各自为政,它们齐心协力,一起发动攻击所造成的破坏显然会更大,现在这样是可以降低孟翔所需要承受的风险的。

    见到其他的怪物都要吃独食,怪物们纷纷加速,原本还担心孟翔上有问题的念头全部被它们抛到了脑后,脑海中全部被第一个占据孟翔的体,完全把控他体的念头占满了,再也没有其他任何念头的存在了。

    见到那些怪物都纷纷放弃了念头,只想第一个占据孟翔的体,幻一直悬着的心微微放下了一些。她暂借给孟翔的坐垫现在虽然不在她的掌控之内,无法对它进行任意cāo控,但是它的一些基本功能却还存在着,比如遭到的攻击越猛烈会进行的反击也越强大。

    这些怪物都只顾自己,而且没有防备,并且为了抢到孟翔的体一个个都使出了全力,毫无疑问,这种况正是坐垫最能够发挥出反击的效果的况,说不定它自主发动的反击就可以将它们消灭一大半,而剩下的也势必会带伤。

    届时,它们就算接受了教训,懂得了要同心协力一起发动攻击,但是它们能够对它产生的威胁也会降低很多,加上坐垫依旧会继续发乎作用。,它们想要侵入他的体,并且占据他的体的难度就会变得很难,要想成功更是不容易,说不定就会让孟翔逃过这一劫了。

    其实孟翔只要能够守住一段时间就可以让他面临的危机逐渐降低了,因为那些由幻的负面绪化作的怪物属于一种特殊的怪物,如果无法回到她的体中或者夺舍其他的生命,它们能够存在的时间是不会很长,并且会很快陷入衰弱,只要孟翔能够坚持到它们出现衰弱。他就等于是成功躲过这一劫了。

    想到会出现的好的结果,幻一直悬着的心不由得又放下了一些,尽管还没有看到真正的结果,但是事的发展却是她愿意看到的,也是有利于她所期待的好的结果出现的,这就让她看到了希望。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幻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些冲向孟翔前的怪物明明已经逾越了坐垫发动自我反击的距离了,但是它却没有任何的动静,这让她的头脑顿时嗡地一下,没有了坐垫的保护。就算那些怪物的表现得再不堪,也绝对不是孟翔可以挡住的,毕竟它们的底子在那里呢。

    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坐垫失去了反击的能力,这是幻绝对无法接受的时候,于是她在反应过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寻找原因,况实在是太过出乎她预料了,她对坐垫有着极强的信心,根本就不相信她会在如此关键的时刻罢工,它没有理由也不可能失效的。

    然而不管她如何不能够接受这对她来说显得有些太过残酷的结果。但是事终究是发生了,她又不得不接受,不过她紧接着却发现她的悲观似乎来到太过早了一些,坐垫固然没有能够在关键时刻发动反击对孟翔进行保护。但是那些怪物却没有能够伤害到孟翔分毫。

    看起来那些怪物已经距离孟翔很近了,甚至有些的爪子和利齿就差不到一指的距离就已经触碰到他的衣服了,但是它们却终究没有能够再进一步,它们就像中了定术一般。以孟翔为中心,它们全部陷入了静止的状态。

    这个发现让幻原本有些混乱的大脑变得更乱了,坐垫没有在该发动反击的时候有所行动已经让她摸不清头脑了。这个时候突然出现的这种意外况更让她是一头雾气,根本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况。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孟翔的杰作,她第一个不相信,不要说他现在正处在特殊的状态中,根本不会对外界发生的事有任何的反应,就算他可以不受到特殊状态的限制,可以任意出手,况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其一他控制不了坐垫的反应,其二他也没有可能如此轻描淡写地就将那些攻击他的怪物全部制住了。

    想了又想,幻依旧没有能够搞清楚孟翔的上为什么会出现现在这种况,幻索xìng放弃去寻找原因了,她决定暂时做一回看客。她相信孟翔上出现的况不会是没有原因的,同时她还相信发生在孟翔上的况不会就此结束,一定会是有了新的变化。

    经历冲击,重新恢复了冷静的幻,属于祖仙的自信又在她的上出现了,她相信只要孟翔继续发生新的变化,她一定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从而凭借她的眼光和推演能力还原事真相,做出隐藏起来的真正原因。

    事实证明幻的眼光还是有的,确实那些由她的负面绪化作的怪物在孟翔的体周围出现了静止状态后,新的变化很快就发生了,一股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现的波动扩散了开来,扫过了它们。

    顿时,那些怪物就全部化作了齑粉,就像沙雕被浇了水,瞬间就崩溃了,而且崩溃留下的碎屑也在很短的时间内消失了,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来,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都很让人相信它们是真的存在过的,

    那股仿佛凭空出现的波动并不仅仅是将那些由幻的负面绪化作的怪物们全部都杀死了,它还穿过了孟翔和幻的体,在穿过幻的体时,那个幻暂借给他坐垫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了,接着猛地一抽,就从他的下被抽了出来,飞向了幻,显得漫不经心的,就像扔出去的不是一件难得好宝贝,而一件无人问津的破烂。

    自己看重的东西遭到了如此轻慢的待遇,幻的心中自然不好受,不过她这个时候却没有心思去顾及这个,她的上正在发生着更能够吸引她的注意力的事。(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