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9章 殃及池鱼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就在那些怪物要扑到幻的上的时候,她已经化作了一团雾气的体突然出现了膨胀,一下子提升增加了千百倍不止,而她不仅仅是膨胀,而且还产生了强大的冲击力,将它们都飞了出去,而且速度竟然比它们扑向她的速度。

    那些被飞了的怪物还没有站稳脚跟就一个个地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尖锐刺耳,就像一根根的钢针向脑子扎,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了的,而发出惨叫的同时,那些怪物的体都出现了一个个窟窿,并且以那些窟窿为中心开始腐烂,并且速度很,转眼间,那些窟窿就变大了好多倍,一些上窟窿比较多的怪物竟然彻底烂掉了,只剩下了一些类似于粘液的东西,到了最后那些粘液都消失了。

    至于那些怪物上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的窟窿,只要看一看幻化作的那团雾气现在的状态就可以一目了然了,她膨大的体上布满了细长而尖锐的刺,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要继续对它们产生威慑,她保持着体表布满了尖刺的膨大模样。..

    那些怪物虽然好像没有想到幻会通过这种方式对它们进行反击,以至于几乎所有的怪物都受到重创,不过它们终究不是废物,那些遭到了尖刺戳刺却没有死掉的那部分抢在伤势还没有严重到致命之前,开始了行动,果断地将遭到了侵蚀的部分从体清除掉,这样尽管会让它们的体型小了很多,也变弱了很多,但是终究是活了下来,付出的代价也算是值了。

    既便如此,可能是孟翔的翻译太过可怕的缘故,最后能够存活了下来也不到最初的三分之一了,并且个个都被削弱了很多。最强的实力也不足它们刚刚被幻从体中驱逐时的一半,幻的这一次的反击可谓是效果显著,不过实际况却不是如此,她心中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

    在幻的预计中,这些怪物应该最后剩下五分之一的,而实力也应该削弱七成以上,这样才能够不出现让她担心的况,因为她知道她只有这一次的进攻机会,一旦效果不如意,它们是绝对上第二次当的。而以她现在的状态要想去追杀它们又是不可能的。

    希望孟翔可以过去吧。幻想到那些由她清除出体外的负面绪化作的怪物接下来会做什么,心中不由得变得有些忐忑了起来。那些负面绪原本就属于她的一部分,论了解,没有任何人可以比她了解它们,它们因为她的存在都具有很强的灵xing,知道趋利避害,绝对不会犯第二次同样的错误。

    现场就孟翔和她两个人,它们不再再攻击她,它们必然会将矛头调转。指向孟翔,因为它们并不是真正的生命,是法脱离她而长久存在的,要想存活下去就必须重回到她的体内或者占据其他仙人的体。所以论从哪一个方面讲,它们都没有可能放过孟翔。

    她为了解除自的危机,将那些在她体内捣乱的负面绪清除出去了。在这么做的时候就想到会带来的风险,不过她认为她可以将它们削弱到很虚弱的程度。就算回去攻击孟翔,能够造成的威胁也不会大,但是事实却告诉她。她还是低估了天道的暗算对她的影响,让她对那些由负面绪化作的怪物的攻击远远没有达到她预期的效果,这不由得让她心生不安。

    不要看她自己可以对那些有负面绪化作的怪物造成很大的伤害,而且显得很轻松的样子,就以为它们很脆弱,其实不然,它们不仅破坏力强大,可以直接攻击敌人的心防和灵魂,而且生存能力极强,可以说要想将它们杀死难度是很大的,她的反击可以取得比较好的效果,除了它对jing神和灵魂的攻击很有心得之外,还有一个别人法比拟的优势,那就是他对它们很了解,知晓它们的弱点是什么,可以进行有针对的攻击,进而取得好的效果。

    她具有的优势,孟翔基本上是一个也没有,加之他的修为又比她低了那么多,一旦遭到了它们的攻击,况势必会变得非常危险,甚至稍一不小心就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想到可能会出现的严重后果,她心中不由得暗暗后悔,后悔当初做出决定时没有能够对由之产生的后果有足够的评估。

    不过幻也知道她现在就是再后悔也法改变现实了,而且以她现在的状态也法出手去帮助孟翔,至于最后的结果如何,就只能够看他自己的造化,当然了,她还是很希望她可以平安地闯过这一关的。

    幻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孟翔的上,不过当它感知到了他下的坐垫时,心中的忐忑开始变得小了很多,有它保护他,他闯过这个难关的可能xing必将会提高几分,实际上那个坐垫很不简单,甚至她上发生的危机都和她有一定的关系。

    那个坐垫是幻修炼时所必备的道具之一,是她耗费了穷的心力炼制而成的,不仅材料极为罕有,就算在整个宇宙中再想找到第二份都会变得很困难,而让它成型最困难的还不是材料,是它上面被设下制和阵法,那是她的心血之作。

    现在就是再有材料,让她再一次一个,她也很难达到同样的水准,因为她不仅在它的上面倾注了很多的心血,而且还对它进行长时间的温养,让它具有了类似法宝所不具有的功能。

    这个坐垫让幻付出了那多,自然效果非凡,不仅可以坐着修炼的仙人很静下心来,一念不生,达到了极好的修炼效果,而且还能够提升修炼的悟xing,增强感悟,并且这种悟xing的提升还不是零时的,是永久的。

    换而言之,在它上面打坐练功,可以让一个资质愚钝的人变成天才,当然了,这需要一些时间,但是功能之强大已经足以让很多的人大感意外了。因为一个人的悟xing的提升是最困难的,就是暂时提升也是如此。

    除此之外,坐垫还有一个强大的功效,那就是可以保护坐在其上修炼的仙人,让他们不会受到心魔的侵扰,而心魔对任何阶段的仙人而言,都是让人极为头疼的存在,就算达到了祖仙境界也必须时刻小心,一旦让它们侵入了他们的体,或者在体内滋生。况都会变得相当糟糕,一个弄不好甚至会出现yin沟中翻船的事,所以坐垫就是对于现在的幻来说依旧具有着不可替代的功效。

    不过为了能够帮助孟翔提供冲击圣仙境界诶的成功几率,幻还是决定暂时忍痛割,将它暂借给他,让他减低在冲击圣仙境界过程中所受到的心魔的侵扰和攻击,作为过来人,她知道心魔的攻击可是导致晋级的失败的重要元凶,就算再jing明。一不小心也会遭了它们的道,这也是她会将坐垫借给他的主要原因。

    只不过比较可惜的是,幻想到了那个坐垫可以对孟翔带来的帮助,却忘记了她这个时候其实也是非常需要它。她在遭到了天道的攻击后,她的况远比她感觉到的要严重很多,如果有它帮助她话,她的心绪就算因为孟翔的缘故而出现波动。却还不至于达到了需要她负面绪清除掉体的程度,实际上,它们极有可能根本得不到生长状态的机会。

    幻原本将坐垫给了孟翔是为了帮助他。结果他给他制造了大危机,这让她不能不心生疑窦,认为是宇宙本源对她试图干预孟翔冲击圣仙境界的惩罚,让她对宇宙本源的敬畏又增加了几分。

    也许是因为由此产生的联想,幻突然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她这个时候的猜测要是正确的,那么她可就真的要有大麻烦了,因为她试图帮助孟翔提高冲击圣仙境界成功几率的做法可不仅仅是将坐垫借给他一件,她还做过一件事,相较于它,借坐垫就实在是太过微不足道了。

    这一件事一旦发作了,不要说她现在的状态很差,就是她处于巅峰状态,恐怕也很难抵挡得住来自于宇宙本源的惩罚。当她回想起那些因为做做错了事而遭到宇宙本源的惩罚的例子,幻饶是已经是一名祖仙了,心境修为极为深厚,也忍不住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甚至让她萌生了逃离现场的冲动。

    不过幻最终终究没有这么做,因为她很清楚宇宙本源要是想惩罚她的话,她就是躲到了任何地方都是不行的,除非离开宇宙,但是从古至今她还没有听说过谁可以做到这一点,此外,她也想知道孟翔怎么样了,如果他能够过去,成为一名圣仙,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很,幻就知道自己想得太远了,且不说她对幻做的那件事会不会招致宇宙本源的惩罚,就是现在孟翔面对的也是很大的难题,如果他没有办法渡过,没有能够抵挡住那些由她的负面绪化作的怪物的攻击,甚至出现了严重的况,让它们将他的灵魂给吞噬掉了,恐怕不等宇宙本源的降临,她就已经陷入了绝境。

    那些负面绪化作的怪物一旦夺舍了孟翔的体,以她对它们的了解,它们一定会cāo控着孟翔的体对她发动攻击,而以她现在的况要想扛住它们的攻击会极为的艰难,甚至没有成功的可能xing。

    就算她的运气好,抵挡住了那些由她负面绪化作的怪物的攻击,但是没有了孟翔的庇护,她能够逃过随后而至的劫难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顶多她也就是苟延残喘一小段时间而已,对她的处境根本没有什么实质xing的改变。

    希望能够有奇迹出现。尽管被幻很看重的并且拥有奇效的坐垫就在孟翔的下,幻依旧对结果不是很自信,以来要想发挥出它的全部威力需要她亲自cāo控,现在它已经脱离她的cāo控,只能够进行本能的反击,威力降低不是一点半点,加之那些怪物的实力远远没有降低到她预期的程度,从而致使他遭受的攻击要变得强大很多。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