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8章 绿色触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孟翔对生机之地的大地有所了解,自然也会将自己的况考虑进去,毕竟他现在在敌人的地盘中,边的任何东西都有可能成为攻击他武器,不得不防,而大地更是成为了他关注的重点。

    在比对了自况之后,孟翔已经有了结果,开天刀意配上长刀斩,它是无法真的将他困住的,甚至他只要愿意的话,他是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可以将它击穿的,根本就无法将他困住,所以他选择了静观其变,在敌人行动中收集到足够多的信息。

    看着向自己不断推进的开天刀意,孟翔有了一个决定,加大对开天刀意的催动,产生更大的威力,对将他的退路全部封死的大地进行重点炼化,这样既可以降低它的强度,让他需要时更容易突围,也可以对敌人产生刺激,让它露出更多的破绽,如果能够隐藏而捕捉到生机之地的真就更好,那意味着距离他和幻想要达到的目的又近了一大步了。

    ..

    在催动天地烘炉所产生的巨大威力下,坚韧结实的大地就像遭遇了烈焰炙烤的蜡,迅速融化,到了后来,涌起的大地上甚至出现了类似于水流的存在,并且随着它和他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水流变得越来越大了,到了后来就像山洪崩泻一般,气势惊人。

    与之相比,孟翔反而变成了一个不起眼的小不点,就像面对洪水的一片树叶了,不过被天地烘炉的威力炼化而溶解的大地却没有能够和他有任何的接触,它们虽然看起来比洪水的势头还猛,但是它们在接近到他的体一段距离后,它们就凭空消失了,只剩下了一缕缕淡淡的绿sè烟雾。

    那些绿sè烟雾是孟翔从大地之中炼化出来的生机,看起来数量不多,但是品质却特别的高。甚至与生机jīng华相比也不差太多,不过却没有生机jīng华所存在的问题,炼化起来是十分容易的,甚至不会遇到什么阻力,如果需要片刻间就可以将它全部吸收了。

    孟翔保持着镇定,不断催生天地烘炉,似乎和那些向他涌过来的大地杠上了,大有要将它靠近他之前就将它彻底炼化的势头,不过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眼底深处浮现了越来越浓重的疑惑之sè,与之一起出现的还有越来越强烈的jǐng惕和戒备。似乎将要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敌人的动作显得过于简单了,不过孟翔却没有因此而放松jǐng惕,因为简单有两种,一种是真正的简单,另外一种是伪装起来的简单,在其后面其实蕴藏很多的东西,而在他看来,他这一次遭遇的简单的无疑是后一种。

    那些向涌过来的大地看似简单,似乎就是要依靠它对他进行打击。但是孟翔总是觉得事没有那么简单,敌人真正的杀招应该是隐藏在它的后面而已,它的作用其实是为了遮蔽他的视线,让他无法及时发现它的动作。而不是像它表现出来的那样,是为了向他发动。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孟翔的这个想法却出现了动摇,因为他猜想的况并没有出现。他面对依旧只有向他涌过来的大地而已,仿佛事根本就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复杂,是他想多了。

    看见涌起的大地距离他更近了。孟翔很快就有了一个决定,动用开天刀意和长刀斩的组合,将它击穿了,摆脱他的当前的处境,不管它的后面是不是藏着什么,他都不等了,因为它的已经将压缩在了一个比较好的空间中了一旦出现了问题,他的转圜余地就太小了,会对他很不利。

    然而就在孟翔将聚集起来的开天刀意向长刀斩灌注,准备利用它的加持和增幅对向他持续涌过来的大地发动进攻,争取将它一下击穿的时候,他突然感到头皮一麻,全寒毛都竖了起来。

    有危险!几乎是下意识的,孟翔依靠本能向一侧闪了过去,而几乎就在他的体移动的同时,一道绿光击穿了还在向他涌过来的大地,对着他猛刺了过去,如果不动,它所取的位置正是他的眉心,这个时候确实擦着他脸颊飞了过去,尽管没有直接接触,他依旧赶到一种灼痛,就像一根烧红的铁棒贴在了他的脸上。当然了,以他的体素质不要说是烧红的铁棒,就是温度再高百倍千倍的存在也是无法让他受到伤害的,不过那感觉却是一样的。

    在感觉到了那道绿光掠过了脸颊所产生的灼痛感觉后,孟翔的双眼瞳孔不由得出现收缩,因为他获取有关它一些信息,它会让他感到灼痛,并不是它自具有高看,而是它高速移动,和空间法则摩擦而产生的极度高温。

    仅仅和所经过的空间法则摩擦就产生了如此可怕的高,可见它的速度有多么的惊人,自又有多么的坚固,两者缺一不可,甚至两点中如何一点差了一些,都无法达到他感觉到的效果,而来自于敌人的攻击无论是速度快,还是自坚固都孟翔都算不得什么好消息。

    就在孟翔对那道绿光心生jǐng惕的时候,它却仿佛是活的一般,灵活地一掉头,尖端再一次对准了他的眉心,向他又一次刺了过去,还没有和他的眉心有任何的接触,他就感觉到一股强大武力的大力作用在了他的眉心上了,让他有一种被牢牢地钉住了感觉,想要移动闪避,尤其移动头颅变得极为困难,大大地限制了行动,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他无法再做出有效的规避,只能够看着它刺向了他的眉心。

    当……火花四溅,孟翔虽然没有能够在那道绿光击中他之前做出成功的闪避,不过它也没有能够造成实质xìng的伤害,是长刀斩救了,他在它击中他之前,他将长刀斩横在了自己的面前,他将它成功地挡住了,不过巨大的力量却让他持刀的手臂发麻,虎口发,感觉到虎口出现了撕裂的痛楚。应该被震破了。

    与此同时,孟翔的体向后,每退一步空间壁垒上就被他踩出了一个深深的脚印,他不是想退,而是不得不退,来自于绿光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他尽管侥幸将它接住了,但是其上穿上的巨力却无法一下子就卸掉。

    如果站在原地不动,不仅会对他的体产生冲击,出现损伤。更是会出现一个他不愿意见到的况,长刀斩会排在他的脸上,也许他并不会因此受很重的伤,但是面子却绝对挂不住了。

    其实孟翔选择后退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是为了和那道活蛇一般的绿光拉开距离,尽管他和它接触不多,但是却不妨碍他感知它危险,它是绝对会对他产生威胁的,一旦让它真的击中了他的体。他绝对会有大麻烦。

    然而孟翔的想法虽然好,但是很多时候事是不会随着他的意愿而转移的,他是想和它拉开距离,但是它却不愿意。就像见到了猎物一般的毒蛇,再一次向他shè了过去,而它似乎对他的眉心有独钟,依旧刺向了他的眉心。这让他有机会再一次用长刀斩挡住了它的攻击。

    这个孟翔的脸sè却变得难看了起来,因为绿光的力气再一次增大了,尽管再一次挡住它对他的攻击。但是他整条胳膊却像过电一般,都酥了,同时他的虎口也被完全震裂了,血液将刀柄都浸湿了,滑腻腻的,让他心中不安变得更重了。

    不过在和绿光交锋了三次之后,孟翔也不是没有收获,除了知晓了它的一些况,还看清楚了它的真面目,它并不是光,是它移动的速度太快而产生的错误,实际上它是一种类似于触手的存在。

    确认了绿光的份之后,孟翔的心地泛起了一个念头,它会不会是属于生机之地本体的,他产生这种联想是有根据的,除了它的破坏力极强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原因是它蕴藏着极为浓烈的生机,甚至给他感觉一点都不比生机jīng华差,实际上它那里感觉到和生机jīng华相同的熟悉的,这才是他会做出如何联想的最重要的原因,因为上一次生机jīng华的攻击可是被幻认定的是生机之地发动的。

    不能够再被动下去了,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在知道很有可能是生机之地本体向他发动的攻击后,孟翔立刻就萌生了脱离大地包围的处境了。他之前没有这么做是因为他没有预料到它现在就直接出手,在他看来,距离它直接出手的时间还早呢,因为它还有很多其他可以消磨他实力的方法。

    不过这个时候孟翔却发现他还是受到了他自己的惯xìng思维的影响,将敌人想成了和他一样的存在。他的特殊经历造就了他谨慎的xìng格,一般不会贸然冒险,同时为了降低遇到的危险,他会想方设法削弱敌人的实力,最后再将敌人擒住或者干掉,但是很显然这个拥有了意识的生机之地是不这么想的,它要直接将他干掉了。

    状况已经出现了,懊悔是没有任何用的,想办法解决才是正确的做法,于是他开始开动脑筋,让他的大脑满负荷运转起来,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如果他不是选择一只留在大地形成的封闭空间中,敌人根本就不会选择直接献,而是会像他想象的那样,先利用各种手段消磨他的实力,最后它才会出来收拾残局。

    在那根绿sè触手再一次向孟翔的眉心刺过来的时候,他在用长刀斩接住了同时,体借助从它上面传过来的力量加上他的自己的力量,向他倒飞出去,准备和涌过来大地拉近距离,找机会破开它,摆脱它的束缚,争取到更大的转圜空间,就算他需要直接面对这一次生机之地之行最后也是最强大的敌人他也认了。

    不过不等孟翔接触到大地,他的心脏就突然一紧,他立刻意识到这么做会有危险,而且危险很大,按照计划执意去做的,他很有可能会遇到大麻烦,会受伤,甚至会丢掉xìng命。

    跟随着体的感觉,孟翔向一侧一闪,而接下来发生的况就和他第一次遭遇绿sè触手一样,另外一条触手贴着他的体擦了过去,然而不等他站稳脚跟,一道道绿sè触手就刺穿了大地,从四面八方一起向他刺了过去。(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