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4章 恢复自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那些短刺在最后关头没有出手去营救被孟翔用开天刀意困住的伙伴,并不是像他猜想的那样是被他和开天刀意的优异表现惊到了,一时之间无法及时做出反应,实际上它们不动只是为了达到更好的营救效果。

    孟翔和开天刀意之间的联系紧密,但是短刺们却是同根相生,彼此之间的联系其实一点也不比之稍差,它们选择不同,则是想将它们和目标之间的联系彻底激活了,让它成为拦截彼此的纽带,也成为阻止它继续向孟翔靠近的巨大阻力。

    事实证明短刺们的这种做法是相当正确的,借助它们一起发力真的就将目标给拉住了,让它不会再向孟翔靠近,尽管他在发现况有异的时候立刻加大了牵拉的力度,但是结果却很不明显,竟然将只它移动了很短的一段距离就再也无法拉到分毫了。

    如果况仅仅是如此那也还不算太坏,然后就在他发现自己再也拉不动目标的时候,一股强大拉力几乎同时出现了,让目标了动了,也对他产生了强力扯拉,竟然让他的体也随着目标动了起来,而他移动的方向正在那些短刺所在的位置,更准确地说是它们所在的最为密集的地方。

    孟翔立刻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不过他不愧经历了很多的大风大浪,临危不惧,一边努力和那股拉力进行对抗,让他移动的速度尽量的慢,一边积极开动脑筋思考破解的手段,争取想到可以扭转当前局面的方法。

    时间拖得越近,他距离那些短刺的距离就越近,也就更加危险,尽管他的力量很多,加之刚刚完成混元无极金的提升,让他的力量更是出现飞跃式的提升。但是他当前和短刺之间的对抗远比看起来要复杂很多,涉及到的因素很多,单纯的力量在里面占据的比重并不大。

    其实就算是光比拼力量,那些短刺也许单个无法和他相比,但是它们的数量是如此之多,加起来也不是他可以抗衡的,所以这一次他在不舍弃目标的况下,就算是出了全解数,和它们硬抗也是没有任何的胜算,只是会让他被它们来过去的速度慢一些而已。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被拉动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了。

    不言而喻,孟翔是不愿意看到这种况,于是他努力加快思维的运转速度,争取在短时间内找出好多解决方案,而结果却与他的期待有相当大的差距,尽管方案也想出了一些,但是要想达到他预期的效果却是不行的。

    当机立断,孟翔决定不再等了。想出来的方案也许效果不是特别的理想,但是行动了起来总是会有一些效果的,犹豫不决只会让事变得更加糟糕,而一旦行动了起来。说不定就可以为他争取到转圜的时间,而有了时间就可以让他想出更多的方案来,也许这些方案还有让他完全满意的,但是总是有了希望。而希望有时候是比如何具体的行动方案都更有效果。

    催动了开天刀意,孟翔对短刺们和目标建立起来的联系进行了切割,这样做尽管需要分流出一部分的开天刀意。会让他对目标的控制减弱,但是一旦成功了,就可以解决他当前遇到的难度,甚至可以让况发生大逆转。

    几乎在孟翔催动了开天刀意的同时,目标的周围溅起了火花,这些火花很特别,看着极为刺眼,实际上有人敢看它们的话就要有眼睛瞎掉的心理准备,因为它们可以轻易损毁空间壁垒,每一点火星遇到了空间壁垒,就像将一颗烧红了铁珠放在了雪上,立刻就出现了一个窟窿,并且急速扩大,所以几乎在火花出现下一瞬间,空间壁垒上就出现了一个大洞,并且还在持续变大。

    孟翔的双眼没有避开几乎被如喷泉一般的火花覆盖的目标,神专注,似乎担心漏过了如何一个细节,不过可以看出他的眼神凝重,显然况并不是特别的乐观,实际上况也确实如他动手之前所预料的那样,不是非常理想。

    在孟翔催动开天刀意对短刺们和目标之间的联系进行切割的时候,它的高品质其实是占据了一定的优势的,从一定程度上讲,切割效果还是不错,在很短的时间就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问题是它们之间的联系不是一成不变的,他就像天里的野草,割了一些马上就有新的出现,并且有越割越多的势头,效果并不理

    与此同时,孟翔还面临着一个严峻的考验,那就是这种切割是需要付出代价的,那就是开天刀意的消耗,并且消耗的速度很快,尽管只持续了短短数息的时间,他用于困住目标的开天刀意就消耗了差不多百分之十,根本无法坚持太长的事,而一旦开天刀意消耗过多,对目标的压制就变小,而它一旦挣扎了起来,他的处境就将会变得更加的艰难。

    立刻停止。在迅速权衡了利弊之后,孟翔果断地选择了放弃,拖下去只会让况变得更加糟糕,而就在他要结束切割的时候,被开天刀意控制住的目标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挣扎,而且似乎是看到了获救的希望,它的这一次显得格外有力和持久,这原本就承受巨大压力的他感觉到更大的压力,可谓雪上加霜。

    面前的况变得越来越糟糕了,孟翔却没有丝毫要放弃的意思,这是他的格使然,也是他的特殊经历促使他做出的选择,而他也在结束切割加大对目标压制的同时采取了一个新的行动,向目标猛扑过去。

    这是他尝试用切割方式解决问题时为他争取到的转圜时间想到的方法,当然了,他的这个方法绝对不可能是向目标扑过去那么简单,但是将他和它之间的距离拉近都一定的程度却是他的方法能否奇效甚至成功的关键。

    然而他的心思似乎已经被那些短刺猜透了,几乎就在孟翔向目标扑过去的同时,它们也采取了动作,一部分采取了某种奇妙的手段,给目标灌注了刀意。让它的实力大增,膨胀了起来,将压住它的开天刀意一下子顶了起来,就像一个被超快速度灌进气体的气球,迅速变大,并且变得的速度持续增加,大有不将它撑爆不罢休的架势。

    毫无疑问,这一部分短刺的做法给孟翔带来了极大的压力,也对他的行动产生了很大的牵制,只要不想让目标从他的手中逃脱。他就必须分出更大的精力去处理,而与此同时,另一部分短刺则采取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行动,一切向他了过去,气势汹汹,似乎恨不得一下子就将他变成一面筛子。

    顿时,孟翔就陷入了危机之中。面对这种况,最明智的选择就是立刻放弃对目标的控制,并且立刻后退。和那些短刺拉开距离,这样至少可以保证他的安全,让他拥有徐图再起的机会,而他却没有这么做。相反,让他扑向目标的速度变得更快,这等于让他主动去迎接风险,不过他的目光坚定。显然他是主意已定,是不会轻易再做出改变了。

    为了让自己的速度更快,孟翔甚至启动了开天刀意帮助他剖开前进的阻力。似乎这个时候的他一点也不在意目标会不会借机逃脱了,但是他这么做换来的效果也很明显,竟然抢在那些向他的短刺越多目标所在的位置之前近了目标,让他们之间的距离真的达到了触手可及的地步了。

    想要有收获往往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而这一次也不例外,孟翔争取到了以更快的速度扑到目标进去的机会,而他付出的代价则是目标在其他的短刺的帮助下成功地挣脱了压制它的开天刀意。

    没有了开天刀意的压制和约束,目标立刻就像飞出了牢笼的鸟和游进了大海的鱼,再想将它逮住将会变得极为困难,所以孟翔付出的代价可是说极其高昂的,如果有其他人在侧的话,一定会无法理解他的这种做法,因为付出和收获实在是不成比例,甚至他得到的已经不能够称之为收获,而类似于送死,只要脑子没有出现问题的人基本上都不会做这种选择。

    很显然,短刺们是不会在意孟翔的这种做法是不是合理的,它们依旧按照原计划向他发动攻击,甚至还让自己的速度变得更快了一些,而获得了自由的那根短刺,似乎为了报复他,并没有选择远离,而是对着他面门猛刺了过去。

    由于获得了自由的那根短刺具有位置优势,加之它得到了其他的短刺输入刀意,实力大增,当他对孟翔发动攻击时,抢在了其他所有的短刺的前面,看起来似乎犯了孤军深入的错误,但是在当前的处境下,它的这个错误似乎也不能够称之为错误。

    然而错误就是错误,只要它出现就会带来不利的影响,而这一次那根重新获得了自由的短刺就为此付出了代价,就在它距离孟翔面前不远,就要刺中他的时候,一道白亮的光芒让它复仇的渴望被终结了,是长刀斩,尽管它的速度已经快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了,但是它依旧成功地挡在了它的前面。

    也许是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那根短刺在发现有长刀斩挡路的时候,并没有选择放弃,而是选择了继续攻击,向一旁一闪,显然是准备让过长刀斩,向孟翔继续发动攻击,这就不可避免地让它的行动出现了中断,尽管它很灵活,这种中断持续的时间极为短暂,一般人不要说是捕捉了,就是看也看不到,不过很不信的是,它这一次面对的并不是一个普通人。

    白光一闪,长刀斩对着那道因为要避过它而出现短暂停顿的短刺,速度极快,快到了已经无法用延续去形容了,不等它再做出任何的反应,它就被它劈中了,并且精确度也是相当高的,不仅刀锋正好劈在它的尖端之上,而且从位置上也可以看出来,刀锋所在劈中它的位置正是它力量最大也是力量最集中的位置,换而言之,它对它的这一劈是完全将它的破坏力最大程度体现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