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4章 忠实守护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当当……伴着一阵急促而清脆的响声,那些飞刺向孟翔的短刺和那道fǎngfo凭空出现的白光撞在了一起,而结果也十分的明显,那些短刺的虽然看起来势头很猛,速度也很快,但是却无法撼动那道白光分毫,只要和它有jiēchu,几乎méiyou任何的例外,全部被弹飞了出去。

    那些短刺被单飞了之后,并méiyou跌落,而是在距离孟翔一段距离稳住了,悬停在了那里,微微颤动,发出了嗡嗡的声响,就像是蜜蜂在振动翅膀,又像在表达shime意思,而那道白光也méiyou对它们jinháng追杀,同样也听了下来,悬浮在孟翔的面前,这个shihou它现出了真面目,是长刀斩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长刀斩的表现和那些短刺不同,停下了就停下了,一动不动,稳如磐石,不过在那些短刺震颤发出了嗡嗡声之后,它也有动静,猛地震颤了一下,顿时一声震鸣响起,响亮而高昂,就像苍龙在长啸,极具威严,一下子就将短刺发出的声音给完全掩盖了。

    既便如此,但是并不意味短刺发出的声音就yidiǎn存在感也méiyou,它们和长刀斩发出的震鸣发生了碰撞,甚至还引起了爆炸,产生了强大的冲击波,加之前因为地面发生爆炸而升腾的烟尘向更远处推了出去,顿时以孟翔为中心一大片区域就恢复了清明。

    méiyou了烟尘的存在,不仅让视野变得好了,同时也将一些掩藏在烟尘之中的东西暴露了出来,原来在距离不足数百丈的difāng不zhidàoshimeshihouyijing布满了各种各样的怪物,不过只要仔细看还是可以发现它们的来历的。

    这些怪物主要分成了三类,其中一类就是手持去攻击孟翔的那种看起来有些可笑的怪物,因为它们有和小草yiyàng的颜色,体也有草叶状的纹理,很显然它们应该是由那些变异了的小草进化而来。

    另外两类怪物中,一类显得比较纤小。甚至比草怪更小一些,加上拥有各种绚丽的颜色以及花瓣状的纹理,应该是由变异了的花进化而来的花怪,而最后则显得格外的粗壮,颜色也显得比较深,褐色甚至近乎黑色,周体上下都是树枝和树叶状的纹理,应该是由树进化而来的树怪。

    三种怪物在现的同时,虽然被短刺和长刀斩发出的声音相撞产生的冲击波推得有些东倒西歪,甚至一些体态比较轻盈的草怪和花怪都被吹得飞了起来。但是依旧可以看出它们大致的队形,层次分明,搭配合理,显然它们是准备借助烟尘的掩护对孟翔发动偷袭的,只不过被意外的变故给打乱了而已。

    且不论这些怪物在冲击波中努力稳住形以及调整队形,再说驱散了烟尘的主角短刺和长刀斩。在发出的声音被长刀斩压下来之后,那些以孟翔为中心悬浮在空中开始后退,尽管显得似乎不乐意,但是却不得不后退。显然在一回合中,长刀斩再一次占到上风。

    不过那些短刺似乎也不是nàmerongyi对付的,尽管在这一回合败给了长刀斩,但是它们在向后退了一贯不太远的距离就停了下来。而且仔细看就会发现,它们依旧保持着原来的队形,很明显它们在这一回合中落的下风并不大。

    长刀斩尽管在对抗中取得了上风,打掉了短刺的挑衅。但是它却méiyou趁胜继续发动攻击,而是悬浮在原地,甚至一丝声响也不发出了。似乎它的主要责任只是保护孟翔的安全,只要它们不主动发动攻击,它就不会搭理它们,一切等孟翔好了,由他决定。

    这个shihou的孟翔上也正在发生着变化,一股股白色的烟气不断从他的体的每一处向外冒,并且越来越急,到了后来看起来就像一只蒸笼,而且是冬天里的蒸笼,白气滚滚,差不多将他的形都完全遮蔽住了,只nénggou看到一个模糊的形,但是仔细看依旧可以发现他的体在微微地颤动,显然无论他此刻正在做shime事,但是有yidiǎn确实可以肯定的,他并不轻松。

    短刺们似乎不甘心在和长刀斩的对抗中再一次落到了下风,又似乎不愿意看到孟翔获得喘息的机会,所以就算长刀斩méiyou对它们jinháng趁胜追击,但是它们在重新停稳了之后,还是很快就有了新的动作。

    这一次那些短刺并méiyou直接对长刀斩或者孟翔发动攻击,而是两两靠近,等到彼此之间的距离还有大约五丈的远的shihou,纷纷turán加速,然后撞在了一起,发出了一声声清脆的响动,似乎依旧想用和上一次yiyàng的方式和长刀斩较量一番,在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将长刀斩打败,一雪前耻。

    然而实际况却不是如此简单,尽管短刺相互撞击也发出了声音,但是它们这么做最大的目的却不在此,而是借助撞击发动另外一种更为犀利也更为可怕的攻击,相较于这种攻击,它们发出的声音尽管也具有一些破坏力,但是却差的太多了。

    几乎在短刺们相互撞击的东西,一道道几乎透明的白光就从撞击之处迸发了出来,并且全部向孟翔所在的wèizhi飞了过去,这些白光在飞行的guochéng中可以看到它们的形状,就像一柄柄半月形的弯刀,不仅速度极快,而且透出了森然的杀机,就算它们显得十分内敛,但是所过之处依旧在空间壁垒上刮下了一层粉末。

    那些来自于空间壁垒的粉末被刮下来之后,立刻就消失了,就像冰直接升华成了水气,不见了踪影,而空间壁垒上出现的伤痕则久久不见恢复,似乎它们具有的破坏能力依旧超越了它的自我修复的能力,不仅无法复原,而且还会留下永久的伤痕,由此可见它们的破坏力有多么的可怕了。

    面对这样的攻击,不要说孟翔现在况未卜,就算达到了巅峰状态,一旦让它们击中了他的体也一定会对他造成极为巨大的伤害,将他的体切成碎块也不是不kěnéng的事,其实它们的破坏力同样可以从长刀斩的表现上得到就一步证明。几乎在撞击发生的同时,它也就跟着动了起来。

    铮铮……在那些由短刺们相互撞击产生的白光向孟翔过来的shihou,长刀斩自动发出了一连串鸣响,尽管两声震鸣之间的间隔非常的短暂,但是却透出了一股从容不迫的味道,而每一声震鸣响起,就有一道刀芒从刀锋之上出,数量不多不少,正好和那些向孟翔的白光一般多。

    这些刀芒出现的况也比较的tèbié,尽管它们是伴着震鸣发出来的。而且震鸣之间是有间隔的,但是它们的出现却像是同时出现的,而且根据长刀斩发出震鸣的速度以及那些短刺相撞发出的白光的速度,白光应该在绝大多数刀芒出现之前就击中孟翔的,而实际况却是当它们相互撞击的shihou,它们甚至还méiyou飞跃和孟翔之间距离的三分之一。

    尽管长刀斩发出刀芒的guochéng中显得有些qiguài,甚至看起来有些不合常理,但是它们的威力却是毋庸置疑的,几乎在相撞的一瞬间。它们就纷纷地将那些短刺相撞发出的白光给击碎了,那形就像脆弱的语气和一块块的钢铁撞在了一起,胜负毫无悬念。

    在白光被击碎了的同时,一道道冲击波从相撞的difāng爆发了出来。形成一只只圆环,并且急速扩大,在扩大的guochéng中又与其他的圆环发生碰撞,在碎裂的同时。有迸发出去更为强大的冲击波,继续向四面八法扩散,而它们就像有无数把极为细小的刀子构成。所过之处,只要挡在它们之前的存在都被切碎了。

    由于孟翔距离战场比较近,那些冲击波自然不kěnéng不波及他,很多都向撞了过来,不过它们最终都méiyounénggou触及到他分毫,因为它们在要靠近他的shihou,长刀斩之上就发散出了一阵阵的波动,就像水滴滴落在水面上,持续起了一圈圈的涟漪,而那看似十分浅淡的涟漪却具有了极强的威力,所过之处竟然可以那些气势汹汹冲过来的冲击波消失于无形,就像进入了其他的shijiè,无法碰触到孟翔分毫。

    那些冲击波这么rongyi就被长刀斩破掉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就不具有破坏力,或者破坏力很小,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的,这从它们和那些围绕着在孟翔zhouwéi的三种怪物jiēchu后就可以得到验证。

    那些冲击波碰触到了那些怪物之后,就像纸片遇到了粉碎机,瞬间就变成了齑粉,根本无法挡住它们的shihou,就算随着持续推进,它们的破坏力降低了,那些怪物依旧遭受了严重的摧残,变得破破烂烂的,而且冲击波似乎还具有其他的功能,只要怪物上出现了破损,立刻就会迅速扩散,转眼间就会扩散到它们的全,变成了一小撮碎屑。

    ruguo仔细看还会发现那些冲击波对怪物们的伤害并不是因为伤口出现了感染,而是一jiēchu它们隐含的特殊伤害就波及到了它们的全,因为到了后来,一些受伤了怪物的伤口扩散速度不快,但是不等它们扩散到它们全,它们就崩塌了,就像内部遭到了严重腐蚀的木头,yijing无法支持ziji的重量了。

    其实不管冲击波的破坏力怎么样,它们都只是这一次战斗的衍生品而已,对战斗结果本并méiyoushime大的影响,而结果也很明显,长刀斩再一次获得胜利,不及将短刺们的攻击全部击溃了,而且保证孟翔受到一丝的波及,可谓大获全胜。

    也许长刀斩不是人,尽管拥有意识,在获得胜利之后,它méiyou表现出一丝骄傲,而是选择悬浮在原地,一动不动,fǎngfo要说明它仅仅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它的责任是保护孟翔的健康,只要他nénggou平安无事就好,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像长刀斩这种类似于忠狗的存在,毫无疑问是任何人都想到得到的,而nénggou得到也必然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不过它在敌人的眼中却是最讨厌的存在。那些短刺在又一次攻击失败后,尽管自并méiyou受到shime实质的损失,但是却不停地颤动着,hǎoxiàng都在生闷气。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