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3章 突破封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一番努力终究没有达成目标,那个向孟翔发动攻击的存在似乎是恼羞成怒了,不再管什么策略和手段,一股脑地向孟翔砸了过去,由于立刻使用的太大了,甚至被其裹挟的空间都被撕裂了,显然是孤注一掷,要将他一下子干掉了。

    其实敌人要是早这么做的话,孟翔很有可能在一开始就扛不住了,但是现在夜战八方施展成功了就是另外一番光景了,一道白蒙蒙的光芒就像凭空出现一般,一下子就将充斥了孟翔的周围,紧接着向内一收,就在他的体外面形成了一个圆球的光球,乍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蚕茧”“。

    有了刀幕保护,孟翔高悬的心终于放下了一些,不过却没有彻底放松下来,因为他清楚夜战八方形成的防护也不是法摧毁的,只要力量足够大,而从和敌人交手的况看,敌人仙人是很强大的,说不定就有可能具备击破刀幕的能力,而一旦刀幕破了,他的况可就不妙了,不得不倍加小心,以防不测。

    不过等到敌人的攻击降临了时候,孟翔反而不是难么紧张了,这倒不是说敌人的攻击很弱,或者很容易就可以应付,恰恰相反,由于敌人实行了孤注一掷的手段,不仅力度极大,而且速度也是超的,甚至法做出有效的规避,而他会有和实际况相违背的表现,则是他看到了可供利用的地方。

    就像和他之前感觉到作用在他上的压力与河底暗流比较相似一样,这一次面对敌人的孤注一掷,他再一次感到了熟悉感,让他有一种大浪汹涌而来的感觉,而他对水很有了解,立刻就想到了应付这种攻击的方法。当然了,认知比较起来,敌人的这一次攻击和大浪席卷之间还是有不少的差别的。但是他却不在乎,因为他有夜战八方形成的刀幕进行保护,就算出现了一些小问题对他也不会构成严重的危险,他完全可以放心大胆地去做。

    绿光一闪,就像洪水溃堤一般倾泻过来的绿意裹挟着被撕裂的空间一下子将孟翔给彻底淹没了,一点影子都没有了,如果有外人看到了,一定会为他的命运担心了。尚未jiēchu之前,它就可以在他的上施加如此大的压力,现在将他吞没了。危险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不过孟翔的消失却只是暂时的,就在他被绿意吞没后的不长,一点杂色就在绿意中出现了,先是很小的一点,接着就变得越来越大了,而且形象也从模糊变得清晰起来,是保护着孟翔的刀幕,正从绿意深处冒出来,就像一个被大浪压下去的皮球。现在却借助浮力从水底下重冒了出来。

    很显然,绿意是不愿意孟翔露头的,所以在他上升的过程中,对他进行了持续的打击。不断用绿意去覆盖,就像用一个个浪头去打他,但是况不发生本质的变化,就像一种不断遭到大朗攻击的皮球。只要它的气没有泄掉了,论遭到多少次的打击,它都会重浮上水面的。

    孟翔的况也是如此。绿意对他的持续攻击根本法起到预想中的效果,不仅法将他重压入其深处,相反他距离其表面越来越近了,显然它的努力都是徒劳的,毕竟孟翔非是一个普通的皮球相比,他就算在刀幕之内已经可以做很多的事,比如卸掉绿意对他施压的压力,又比如不让绿意和刀幕有过于充分的jiēchu,让它法将过多的力量施加在它的上面。

    经过了多次的努力之后,简单的覆盖法对孟翔造成大的危险后,绿意决定选择改变策略,让被它裹挟并且撕裂的空间向冲过了,似乎想利用空间壁垒破碎形成尖角对他进行戳刺,从而像给皮球放气一样,将他用夜战八方形成的刀幕给弄破了,让他直接暴露在它的攻击之下。

    很显然,绿意过于高估自己的能力,同时也将孟翔过于低估了,用夜战八方形成的刀幕岂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攻破了的,面前敌人的攻击,他甚至都没有可以刻意的躲闪,显示出了他对它的极强自信,而事实也证明他对它的自信是有道理的,敌人的一次次攻击全部都以失败而告终了。

    不可否认,那些空间壁垒被撕裂形成的尖角却是是相当的锋利,如果持续不断地攻击到保护孟翔的刀幕也是会对它产生危险的,但是这却是有一个前提的,那就是直接命中它,而事实上绿意却做不到这一点。

    在孟翔看来敌人就像一个长于力量而短于技巧的大力士,它要是击中了目标确实会产生很大的破坏,但是只要让过去了,它能够产生的危险就会降低很多,甚至完全不构成危险,而这一点在它驱使那些空间壁垒碎片向他发动攻击时全部暴露了出来,尽管力道很大,速度也很,但是却没有什么技巧可言。

    孟翔的实战jingyàn十分丰富,让他拥有了极高的战斗素养,就算在非常紧急的况下,依旧可以发现敌人攻击中的破绽以及薄弱点,这一次敌人又在技巧上比较差,让他做到这一次就加的容易,以至于他面对敌人的攻击根本不需要做大幅度以及过于频繁的移动,很多时候只需要移动很短的距离,就可以将敌人的攻击完美地避让过去。

    在规避敌人的攻击的过程中,如果有其他人观看的话,一定会会钦佩于他对时机和分寸的把握,不仅每一次闪避都恰到好处,分毫不差,而且可以看出来他这么做都是最省力气的,特别善于打持久战。

    不过与此同时,他们还会对一样东西很感兴趣,它就是由夜战八方形成的刀幕,它不仅极为坚固,而且还有很大的韧,似乎根本就法将它击破了除此之外,它还有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就是它的油滑,就像它的表面涂了一层油,就算有攻击命中了它。都会被滑开,根本法对它形成有效的伤害。

    经过了一番较量之后,孟翔最终取得了战斗的胜利,成功地从绿雨的围追堵截中挣脱出来,浮到了他的表面,让他可以继续向生机之地进发,不过孟翔却不认为自己安全,自己在入口之处遭遇了这么大一个下马威,生机之地的况又怎么可能会平安事呢。

    就在孟翔脱离了绿意的围困向前移动的时候,它似乎并不担心。一道lusè光柱冲天而起,对着他就恶狠狠地撞了过去,光柱不但十分粗大,而且升起的速度极,就算孟翔做出了规避动作,但是由于刀幕的存在,动作不如之前顺畅捷,还是被它擦了一下。

    就算有刀幕防护着,在lusè光柱猜到了的时候。孟翔还是感到体震动了一下,一股大力穿过了他的体,让他体的况出现了波动,有一些不稳的迹象。不让他暗暗警惕,敌人确实不是好对付的,就算它在某一些方面有短板,但是破坏力却是不容置疑的。如果这一次没有刀幕的防护。而是被直接击中了,说不定他稳住了的伤害会立刻爆发,而且还会给他造成的伤害。而且绝对轻不了。

    一定不可以有丝毫的大意。孟翔在心中暗暗地告诫自己,不过却没有慌张,而是做好了准备,准备迎接进入生机之地而遇到了的麻烦,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麻烦不仅存在,而且还来得那么早,甚至在他没有彻底进入其中之前。

    就在孟翔感觉到自己的眼前就像拨云见,那片被他用天眼透过绿意看到的生机勃勃的世界向他迎面而来的时候,让他熟悉的心悸感觉再一次涌上了他的心痛,还有?有完没完了?

    感受到体给出发出的警报,孟翔忍不住有种要骂人的chongdong,做事的时候难免会发生意外的况,但是他这一段时间遇到的意外也未免太多了一些吧。不过他心中抱怨归抱怨,但是却没有妨碍他的动作,因为他很清楚遇到了问题抱怨是没有任何用的,关键是如何去解决问题。

    面对未知的危险,孟翔并没有尝试让他的移动速度变得慢下来,而是做好了准备,也许是为了发泄心中的不满,又也许是为了威慑那在暗处搞鬼的敌人,他这一次将开天刀意输入了长刀斩,换而言之,这一次敌人只要露头,立刻就会遭到他催动开天刀意发出的凌厉打击。

    尽管在危险到来之后,孟翔就得到了体发出的警报,但是等到危险真正降临,尤其是看清楚它的正面目之后,他心中依旧感到了一些意外,因为敌人这一次发动的东西实在是太过凌厉了一些。

    孟翔之前利用天眼透过绿意看到那片生机盎然时间中的一切花草树木在他进入的一瞬间竟然全部褪去了害伪装,露出了狰狞的面目,树枝纷纷蠕动起来,就像一道道活过来的蛇,向他恶狠狠地抽了过来,上面布满了比震还要尖锐的刺,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实际上,在针对孟翔的这一次攻击中,那些树枝的变化还不是最大的,给他产生最大反差的还是那些妖艳的花朵,花心的位置竟然变成了一张张大嘴,口中布满了让很多食猛兽都自叹如的尖牙利齿,同时从牙齿缝隙还向下流粘液,就像久违尝到味的猛兽看到了鲜,在狰狞中有多长了几分恶心。

    这些发生即便的花朵还违背了常理,一个个竟然可以从泥土中跳出来,凌空飞起,和那些蛇一般的枝条一起向他扑了过去,不过在孟翔的眼睛中,给他最大危险感的,却不是它们之中的任何一种,而是那些最不起眼的小草。

    当然了,孟翔面对的小草也都不是正常意义上的小草了。尽管它们的样样子相较于树枝和花朵是变化最小的,但是缺少了几分的华而不实,多了几分实用,每一片草叶的边缘都变得参差不齐了,看起来就像锯齿,锋利比。

    同时,那些草叶都在不停来回拉动,就像一把把正在锯什么东西的锯子,而且发出嗡嗡的响声,看着它们就不由得会产生它们在上拉动的形,让人不由得头皮发麻,脊背发凉,全发紧。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