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4章 熟悉的脸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这里怎么会出现一口棺材,里面又怎么会出现一个女人呢?看qīngchu了迷雾空间核心最深处的况后,说实话,孟翔是感到十分震惊的,这绝对是他事先没有想到的。

    不过他终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很快就将惊讶收敛了,取而代之的则是疑问,他的直觉告诉他,核心中内有他现在看到的形绝对不是偶然,很有可能是幻事先就知道的,只不过她没有将况告诉他而已。

    孟翔很想立刻就向幻发出询问,来证实他的感觉,不过他也感觉到现在似乎并不是很好的时机,他决定想将包裹在棺材外面的东西都清理掉了,将棺材完全暴露出来,再看一看她有什么表现,是不是会将真相告诉他,不过在此之前,他还准备先做一件事,就是将那个棺材中的白衣女人的脸看qīngchu。

    看见那个白衣女人的容貌不断发生改变,孟翔第一感觉是她被施加了什么具有掩饰的道术,也就是说他之所以看不qīngchu她的相貌,完全是因为有人,甚至就是她自己不想让人看qīngchu,而他却对这个十分的好奇,绝对看一个清qīngchu楚明明白白。

    当然了,孟翔这么自信也是有道理的,他拥有的天眼具有很多种功能,而其中的一项就是识破伪装,至于他刚才为什么没有能够看qīngchu她的伪装,他并不认为天眼所具有的功能不行,而是他没有将天眼的威力全部激发出来的缘故,只要将他它的功能全部激发出来了,他就一定可以如愿以偿的。

    想到了就做,因为感觉告诉他,如果不在很短的时间内将这一件事办妥了,很有可能他下面就没有机会了,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奇异的感觉,他也搞不qīngchu。但是他素来相信他的直觉,所以他还决定抓紧时间。

    为了节省时间,孟翔一下子就将天眼催生到他现在所能够到达的极限,顿时从他眉心处出来的光芒就变得极为可怕了,就算没有它直接看到,仅仅是和它的距离近了一些,都会从心底深处一种无法遏制的恐惧感,而恐惧感的来源则是一种心底隐藏的一切秘密都一下子彻底暴露在光天化之下了的感觉,那感觉真的比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剥掉了所有衣服还要难以接受。

    被催动了全部的威力天眼出的光芒在再一次照在迷雾空间核心上的时候,孟翔自己也感觉到一种与之前不同的感觉。如果说之前虽然能够看到。但是视野却略显暗淡,fǎngfo太阳落山暮色开始了弥漫,那么现在他看到的形却fǎngfo是在正午,并且是在艳阳高照的况下,称之为纤毫毕现是一定也不夸张。

    然而当目光穿越空间核心和棺材落到那个白衣女人的脸上的时候,孟翔却突然露出了惊骇的神色,甚至体还下意识地向后仰了下,满面都是不敢相信的神色,fǎngfo他看到了让他极为恐惧和不可思议的景象。

    仙人对外界的刺激有着远超一般人的抵抗能力。而能够达到元仙境界的仙人这种能力就更强了,更何况孟翔的心境修为远比一般的元仙要强,而且他又经历过那么多的大风大浪,对外界的刺激的抵抗能力就更加强大了。可以想见,能够让他露出如此表形有多么不同寻常。

    实际上,就算是天道直接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孟翔的绪波动也是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变化的。但是他看到他的景象对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他想不惊骇都是不可能的,因为当天眼的目光落在了那个白衣女人的脸上的时候。似乎他具有的识破伪装的能力真的彻底发挥了作用,她的表终于不再变化了,但是那张脸却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这倒不是说棺材中白衣女人那张不再产生变化的脸有多么的恐怖,多么的丑陋,或者有多么的可怕,恰恰相反,它对他而言是如此的熟悉,是他一辈子都不可能有一刻钟真正忘怀的,因为它竟然和赵雪竹的面容变得一模一样,甚至他还看到她在向他笑,而笑容也是他再熟悉不过的。

    那一刻如果不是孟翔可以确信赵雪竹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棺材之内,他一定会怀疑她就是赵雪竹,因为他看到的那张脸真的和她实在是太像了。尽管他没有想到她面容会有如此的变化,受到太过强烈的冲击,目光刚刚落在她的脸上就收了回来,停留的时间十分的短暂,但是以他的目力,就算时间比这个再短暂十倍,他也同样可以一切都看得清qīngchu,甚至一些极为微小是细节也不会漏掉。

    也正是因为如此,孟翔才格外感到惊骇,因为他竟然没有在那个白衣女人的脸上看到和赵雪竹有任何的不同,哪怕是一丝一毫的不同也没有,不过最让他受到冲击和刺激还不是她容貌,而是她的笑容,竟然也和赵雪竹完全一样。

    如果人长得像还可以说是巧合,其实完全不一样的面容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就算双胞胎也是有差异的,但是笑容一样就绝对不是巧合可以解释的,一定是出现了什么问题。

    所幸孟翔承受和化解外界刺激的能力都很强,所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让心绪恢复了平静,而他的心中也有了一个决定,就是再看一看那个棺材中白衣女人的脸。虽然她带给他的冲击和刺激都太大了,让他有些不愿意再一次正视她,但是他也知道为了让他的心可以真正恢复平静,也是为了不让他的心中留下影和心结,他必须这么做。

    孟翔抬起了头,再一次向棺中女人看了过去,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再一下子将天眼的威力催生到极限,说实话,他真的有些担心他看到还会那一副让他心悸的相貌,不过所幸他最担心的事没有发生的,他看到她的脸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不停地变化成不同的相貌,而且其中也没有出现和赵雪竹一样或者类似的样子。

    呼!几乎是下意识地,孟翔在心中暗暗地吐出了一口浊气。无论是体还心理都有一种放松的感觉,fǎngfo千斤重担一下子放了下来,顿时觉得心都顺畅了起来,不过这种放松的状态仅仅维持了相当短的一段时间,因为他qīngchu他这个时候看不到的况并不能够作准。

    之前,他也用天眼对那个女人的相貌进行过观察,在天眼威力没有被充分催生出来之前,他也没有看到她的样子会变成赵雪竹的样子,所以他要想真正不再心中留下影和心结,就必须再将天眼的威力全部催生出来再看她一次。别无他法,一旦他这个时候退缩了,他就没有机会了,即便以后他这么做了,影和心结的种子也已经种下了,况根本不会出现根本的好转。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孟翔开始催动天眼的威力,不过却不是一下子直接催生到极限,而是一点点地增加。他不是不想这么做,而是刻意为之。虽然他完全可以像上一次那样,直接一步到位,这样不仅会让他马上知晓答案。而且还能够较少他受到的煎熬,因为很多时候,答案本并不是那么可怕,可怕的是等待答案出现的过程。

    孟翔会这么自己受到更大的煎熬。因为他已经决定将这一次验证真相的过程中当作对他的一次考验,他要借此让他的心境受到一番磨砺,让它变得更加坚固和通透。就算下一次遇到了类似的况,他也不会再像上一次有那么大的反应。

    更为重要的是孟翔觉得自己完全有必要在短时间内让他的心境修为再上一个台阶。虽然他的心境修为十分雄厚,但是由于他的修为提升太快,使得它缺少一种受到时间洗礼后的厚重和凝实,而他却又要在不久的将来冲击圣仙境界了。

    一路走来,孟翔经历一次次的晋级,早就明白决定晋级成功的关键因素有那些,而在这些关键因素中最为重要的则是心境修为了,一旦心境修为没有达到,想要境界成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就算侥幸成功了,也会留下极为严重到隐患,而这种隐患想要消除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而这种隐患导致的后果也极为恐怖,它会截断仙人继续晋升之路,就算了寿元耗尽也不会再有寸进。

    很显然,孟翔是绝对不会因为晋级圣仙而满意的,它在他的眼中仅仅是他向更高处攀登的一个阶梯而已,他的目标是祖仙,而且是极为强大的祖仙,强大到就是面对天道也有自保的能力。

    实际上,心境修为不够能够晋级圣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更大的可能是晋级失败,而这就更加不是他可以接受的,他的想要的结果必须成功,付出的努力和代价高一些他倒是可以接受。

    正是他心中担心他的心境修为可能会成为他这一次冲击圣仙境界的一块短板,所以他才能够在他经历了对他而言是极为不可思议甚至无法接受的一幕之后,立刻想到将之用以磨砺他的心境,让它可以在短时间内更进一步,由此可见,他能够一路以极快的速度提升修为和境界不是没有原因,因为这种事并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甚至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得到的。

    在将天眼的威力一点点提升的过程中,孟翔感觉到时间突然变得是如此的漫长,漫长到让他都觉得有些难以接受了,同时心中也变得十分难受,就像油煎火燎一般,甚至让他生出了要逃走的冲动,而且是如此的强烈。如果不是他以绝强的意志力控制他的体,说不定他已经早就一溜烟跑得不见踪影了。当然了,他能不能够突破将他带入的这个特殊空间的约束就不知道了,幸好他不用知道,否则况可就真的麻烦了。

    等到孟翔终于将天眼的威力催生到的极限的时候,他感觉时间过了至少有一万年难么久,尽管他很qīngchu实际流逝的时间仅仅只有不到十息的时间而已,不过他还面临一个难题,就是如何能够坦然地直视棺中女人的脸上,并且在其上停留一段时间。

    在此期间,他就算看到了再不可思议的况也不可以将目光挪开分毫,否则这一次磨砺心境所取的效果就会变得很差,再糟糕一些会完全没有效果,甚至反过来还会降低他原有的心境的修为。最快阅大主宰,尽在网,欢迎登陆Www.KanShu.la阅读全文!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