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8章节 相互吞噬第100后患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镇天魔塔在孟翔的cāo控之下直接来到了他选定的那个倒霉蛋的附近,从高速移动中陡然停了下来,只不过所谓的附近也是相对的,两者之间的距离足有数千里之遥,是他可以留下的战场。

    就位了之后,孟翔看了一眼那个被他选定了的面露惶惑之sè的倒霉蛋,嘴角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冷笑,对于他的表现他并不感到奇怪,幻为了方便他行动,她将那些元始魔门的门人放在了不同的地方,彼此之间都相距很远,而且她还对他们使用了手段,将他们陷入了幻境和阵法相结合的特殊环境中,不要说是想脱了,就是要识破所在的环境都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为了速战速决,将jīng力放在炼化迷雾空间之上,孟翔在看了对方一眼之后,立刻就催动了镇天魔塔,顿时一股奇异的波动就从它之上散发了出去,速度极快,几乎一出现就破触到了那个被他选定的倒霉蛋。

    下一瞬间,一道黑光就从倒霉蛋的体中飞了出来,直接向镇天魔塔飞了过去,那就是倒霉蛋所拥有的镇天魔塔,而孟翔让自己的镇天魔塔发散出去的波动就是向对方的挑战,而这种挑战一旦被被挑战者接受到了,立刻机会有反应,并不像人一样,在接受挑战之前还有权衡一下彼此的强弱以及胜负,再决定是不是接受。 ..

    当然了,这种挑战也不是不可以拒绝的,但是那需要它们的主人干预,不过难度很大,除非事先有了准备,或者镇天魔塔主人的实力要比对发动挑战的仙人的修为高一些,否则要想不让自己的镇天魔塔接受挑战确实是比较困难的。

    这个被孟翔选中的倒霉蛋既没有事先准备,修为有更是比孟翔低了太多,以至于他拥有的镇天魔塔都飞走了。他才反应过来,不过再想控制它已经晚了,甚至由于在的环境比较特别,一时之间他根本就搞不清楚他的法宝到什么地方去了。

    尽管在元始魔门有那么多的人会选择炼制镇天魔塔是因为受到了元始魔祖的影响,但是不可否认的一点是,它自己确实有比其他的法宝更优异的地方,所以炼制镇天魔塔的仙人一般都会和孟翔一样,将它当作自己的本命法宝,而本命法宝和主人之间的联系都是特别紧密,甚至两者之间受到了极为强大的阻隔或者距离很远。他们彼此之间依旧可以感应到对方的存在的。

    那个被孟翔选定的倒霉蛋的镇天魔塔飞离了他的体,尤其是在看不到它的存在之后,虽然他感到十分慌张,但是他还是很快锁定了它位置,并且立刻选择向它靠过去,不过孟翔却一点也不在乎。

    幻作为一名货真价实的祖仙,她构建的幻境在和阵法结合起来,陷其中岂是那么容易出现的,就算他可以利用他和镇天魔塔之间的联系。但是从其中出来的难度依旧极大,就算侥幸可以出来,但是也需要耗费不少的时间,有这些时间作为缓冲。镇天魔塔之间的吞噬早就已经尘埃落定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孟翔根本就没有过多地留心那个倒霉蛋的举动,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受到挑衅,向他自己拥有的镇天魔塔飞过来的那道黑光。也就是对方镇天魔塔之上了,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两座镇天魔塔就到了一起。

    如果仅仅是一座镇天魔塔还不容易看出优劣来。当两座镇天魔塔放在了一起,好坏立刻就一览无余了。那座来自于倒霉蛋的镇天魔塔和孟翔的镇天魔塔相比,虽然都叫一个名字,但是除了名字之外,它们之间的相似之处还真的不多。

    孟翔的镇天魔塔不仅样式规整,体型高大,而且质地细腻光滑,整体透出一股神秘而肃穆的气质,就像一国的皇帝,凛然不可侵犯,而那个倒霉蛋的镇天魔塔,没有一样能够和它相比,而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与强者相比,将它比作一个乞丐也绝对算不得过分。

    如果换作人,不要说一个乞丐不大可能和一个皇帝有什么交集,就算有,乞丐见到了皇帝也不敢有一丝的冒犯,甚至都偷偷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但是镇天魔塔毕竟不是人,根本没有人的想法,也没有那么能够权衡利害得失,所以来自于倒霉蛋的镇天魔塔根本不在乎和挑战者之间的差距,直接就向它冲了过去,毫不犹豫,仿佛它要一下子就可以将它打败了。

    很显然,就算表现得再英勇,彼此之间的差距都是无法无视和消弭的,所以那座来自于倒霉的镇天魔塔还没有能够碰触到孟翔的镇天魔塔,它就陷入了极度危险的境界了。

    孟翔的镇天魔塔看到道倒霉蛋的镇天魔塔冲过来的时候,它突然震动了一下,就像一个皇帝看到一个乞丐向他冲过来,真的生气了。随着它震动,又是一股波动散发了出来,不过况却与之前那道带有挑战意味的波动不一样,它具有了很强大的破坏力。

    在波动碰触到那一座向它冲过来的镇天魔塔之后,不仅让它的前冲之势完全停了下来,而且它还被反弹了回去,而且速度比它飞过来还要快,而且还不仅如此,它弹飞出去的过程中,它就遭到了重创,其上出现了裂痕,而且迅速增多,几乎在转眼的功夫,其上就已经布满了裂痕,光看着就让人不由得担心,担心它会不会在下一瞬间就化作了碎片。

    几乎在镇天魔塔遭到了创伤的同时,那个被孟翔选中的倒霉蛋就全一震,就像被人拿了一根大棒子对着脑袋使劲敲了一下,一下子就僵在了原地,紧接着他的脸sè一下子就变得雪白,看不到一丝的血sè,随即鲜血就从他的七窍,尤其是口鼻中喷shè了出来,而在喷血的时候,他的体终于从僵直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不过全就像被抽了骨头一般,摇摇摆摆。虽然竭力稳住,却已经无法让他真的站稳了。

    就在倒霉蛋因为自己的镇天魔塔受到创伤而受到波及的同时,孟翔的镇天魔塔又有了新的举动,发出了一股强大的吸力,追上了那个遍体都是裂痕的镇天魔塔就像一只无形的大手,一下子就将它抓住了,拉向了它所在的位置,而它虽然企图挣扎,但是却根本无济于事,根本没有办法抵抗。它们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甚至比一个刚出生的婴孩和一个强力壮的大汉之间的差距还要大。

    在吸力的作用下,两座镇天魔塔很快就有了直接的接触,不过在它们接触之后,它们之间却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况,它们竟然交叠在了一起,不,更准确地说,那个倒霉蛋的镇天魔塔陷入了孟翔的镇天魔塔之中。而且越陷越深,那形就像一个将另外一个吞掉了一般,而实际上也确实如此,这就是镇天魔塔之间相互吞噬的况。有本事就将对方吞掉,反之就被对方吞掉,没有一丝转圜的余地。

    就在两个镇天魔塔相碰触的一瞬间,另一场战斗也打响了。是发生在它们的主人之间的,也就是发生在孟翔和那个被他选定的倒霉蛋之间。孟翔只觉得眼前一花,等待视野恢复清明的时候。他就来到了一片空旷所在,很大,却什么也没有,目力所及之处看到的都是一片灰蒙蒙的,就像是混沌未开时的场景。

    孟翔知道这是镇天魔塔相互吞噬过程中,发生在双方主人之间的战斗的战场所在,战斗的胜负不仅直接关系镇天魔塔之间的吞噬结果,而且还关系到了彼此之间在吞噬过程中所受到的伤害,甚至于是生死。

    就在孟翔站稳脚跟的同时,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抹淡淡的影子,就在他面前不远处,并且很快变得清晰了起来,大约不到千分之一刹那的时间,那个影子就变成了一个人,正是那个被他选定的倒霉蛋的样子。

    出现在孟翔面前的倒霉蛋虽然看起来已经好了不少,但是却似乎还没有摆脱本命法宝受创所带来的伤害,表痛苦,神sè萎靡,而当他看到了孟翔之后,脸sè更是一下子变成雪白一片,甚至比他刚刚受到的创伤时还要白,眼神中更是透出了深深的绝望。

    孟翔虽然没有可以外放属于元仙的气息,虽然此时见面的孟翔和那个倒霉蛋都不是真实的存在,甚至也不是灵魂,只是他们的意念投影而已,但是这种状态却更容易让彼此看出对方的虚实。

    完全可以想象那个倒霉蛋的感受,金仙境界的仙人虽然在一般的仙人眼中确实算不错了,但是与一个元仙相比,他就什么都不是了,如果这个元仙还是和自己处于敌人的关系,那么毫不夸张地说,这简直就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灾难。

    面对一个比自己弱小了这么多的敌人,孟翔一点也提不起兴趣,就像一个人和一只蚂蚁对决,根本就没有出手的yù望,而他没有出手将对碾死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决定吞噬这些元始魔门的门人拥有的镇天魔塔之前所下的一个决定,尽量不伤害他们的xìng命。

    看着对方一副快要吓傻了的样子,孟翔决定再等一等,等到他的镇天魔塔将对方的镇天魔塔完全吞噬了之后,让他自动从他的面前消失,再将他抓住了,锢起来,等待镇天魔塔升级之后,将他扔到某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等到需要的时候再将他给拎出来。

    事实上,孟翔也没有等多一会,只过了不到三息的时间,站在他面前的那个倒霉蛋就突然脸sè大变,就像遭到了什么巨大的痛苦一般,接着发出了惨叫,凄厉无比,让他人头皮发麻,不过刚叫了半声就停止了,好像被堵住了嘴巴,又像被割断了喉咙。

    几乎在惨叫声戛然而止的时候,孟翔发现眼前的倒霉蛋就像一件遭到了重击的瓷器,一下子就彻底碎掉了,接着他就从他的眼前彻底消失了,随后他的眼前再次一花,他的视野就恢复了正常,而他恢复了视力看到的第一个景象就让他的眉头不由得微微皱了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