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0章 弦外之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原本孟翔认为幻会在不久之后告诉他她的计划,这个时限最迟应该是在她构建的特殊空间瓦解之前,所以他并不着急,但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是错误的。

    孟翔一边陪着幻说一些看似不找边际的闲话,一边等待着,等待她主动将计划的内容告诉他,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他之前的预想很有可能是错误的,因为空间明明已经出现了瓦解的征兆了,但是她没有一丝一毫要公诉他计划的意思。

    难道自己的预测有问题?孟翔开始暗暗地问自己,并且对自己做出判断的根据进行重新梳理,争取找出做出了做出判断的原因,但是更多的还是找出幻如此不寻常表现的根源,结果却是毫无收获。

    那就等吧,等她自己主动告诉自己。孟翔很快就放弃了再去思考原因,决定顺其自然,幻之前既然如此郑重其事地和自己说了那么多,尤其是诺了那么多的好处,而且从她的表现他也可以得出结论,她是绝对没有可能放弃她的计划的。

    既然她终究要执行计划,而他,不,应该说是已经掌握了天地洪炉精髓的他应该在整个计划中占据相当重要的地位,那么她就没有可能不告诉他计划的内容,至少她应该告诉他计划内容的一部分,所以他只需要选择等待就好了。

    孟翔放弃自己再去寻找答案的另外一个原因则是他已经有些厌倦了思考,不论是学习幻馈赠的海量知识还是将它们融会贯通,抑或是学习和研究天地洪炉并且掌握它的精髓,这些工作都是需要他动脑的,而且是高强度的,而这这些工作中思考又占据了很大一部分。

    思考算是一种人的本能,可以说只要是智力存在,思考几乎就是无时不在的。但是几乎是连续思考一百年,而且是几乎超越大脑运转负荷的思考,就算孟翔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元仙,他也有感觉有些受不了了。

    再说了,孟翔也没有忘记之前跟他说过的话,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当她构建的空间瓦解之后不久,来自于天宫的仙人就应该来到了迷雾空间,这对他而言将是一场恶仗,也是一场他选择要证明面对的战斗。而敌我势力又是如此的悬殊,即便他可以借助迷雾空间的特殊环境,但是他也必须保持良好的状态,而在过去百年的时间内,尽管他动用的只是头脑,但是这却会影响精神,而精神不好则又会直接影响状态。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为了早一点知道幻的计划,满足好奇心而不去做对他更为重要的事呢。他是懂得如何选择的,就在孟翔决定停止思考,调整自己的状态,准备迎接来自于天宫的仙人的挑战的时候。幻构建的特殊空间终于瓦解了,而它一起消失的还有那道在炼制遮天伞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的灰色火焰柱,而在过去四年多的时间内一直呆在火焰中的镇天魔塔则向他孟翔飞了过来。

    几乎在火焰消失的同时,通过和镇天魔塔之间的联系。孟翔清晰地感应到它的恋恋不舍,显然它对于火焰是相当不舍的,而当它被他收回来的时候。终于发现它为什么会有如此的反应了。

    从总体架构上看,此时的镇天魔塔与四年前被他放进灰色火焰之前几乎没有任何改变,但是实际上它的改变是如此巨大的,这主要集中在质地的变化上,不仅变得更加纯净了,而且等级也有相当幅度的提升,就像同样是玉,羊脂玉和杂玉的差距还是很大的,虽然镇天魔塔的质地的变化没有从杂玉直接提升到羊脂白玉那么大,但是也足以品质有了一个绝大的提升。

    尽管要去面对不久即将到来的强大敌人的挑战,孟翔没有花心思对镇天魔塔仔细进行研究,反正他也没有想过要动用它,但是他依旧可以肯定,此时的镇天魔塔无论是升级还是升级后的品质都会四年前抢了太多了。

    幻构建的特殊空间完全瓦解了之后,她并没有选择离开,而是留在了原地,同时她的表现而言没有发生变化,依旧继续和孟翔闲聊,并且看她的劲头,她好像可以一直将这个状态进行下去,而且她还不会将他放走,而她确实也不想放他离开,这一点他可以感觉到。

    不过鉴于接下来面对的事十分的紧急,孟翔也顾不得自己的做法可能引起对方不满了,他决定向她讨要遮天伞,并且要求离开,但是幻似乎能够看透他的心思,不等他开口,她就再一次将目光投向了他的眼睛,不久之前的那一幕再一次出现了,他要说的话被堵在了嗓子中了。

    然而这一次孟翔却不同上一次,选择将问题吞回肚子中,而是积极调用手段,抵抗和打消幻的目光所带给他的不利影响,他要将他的话说出口,并且要对方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因为这已经不仅仅涉及他自己一个人了,其中还有涉及到赵雪竹,如果他不这么做的话,就很有可能将她至于危险之中。

    似乎是感觉到了孟翔的意志,幻看向他的眼神出现了一丝细微的变化,接着他发现她向他传递过来了一道意念,这不由得让他心中一动,她决定给自己一个解释了吗?

    孟翔很快就将那道意念接受了过来,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对它进行了结果,而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意念中的内容和他想要获得结实几乎是一点关系也没有,而是一幅幅员极为辽阔的地图,不过在对他对地图的一些况进行辨识了之后,他的眼睛却透出了亮光。

    幻传递给他的地图是有关迷雾空间的,更为准确地说它就是一幅囊括了整个迷雾空间的地图,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地图,不仅标注了各种地形地貌,而且都进行了详细的说明,尤其是一些涉及到险要或者特殊的地域的部分说明的就更加仔细了。

    很显然,这幅地形图对孟翔是十分有用的,他完全可以借助它在和天宫的仙人的战斗中争取到更多的主动,同时他也可以确定。就算天宫的仙人手段高明,也可以得到有关迷雾空间的地形图,但是绝对没有可能和他现在掌握的这一幅相提并论。

    意外得到了一份大礼,孟翔决定暂停对幻提出自己的要求,先研究一些地形图,以争取能够将它的作用和潜能完全发挥出来,但是不久之后他就发现它根本就是幻抛出来分散他的注意力的一枚烟雾弹,它对他其实并没有什么作用,至少在她的计划中,它能够起到的作用时微乎其微的。

    孟翔毕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仙人。加之过去百年的高负荷思考,让他的大脑得到了很大的锻炼,运转速度和工作效率都有了相当大的提升,所以幻给他的地形图虽然十分的复杂,涵盖的内容也相当多,但是依旧在不久之后就被他完全吃透了,甚至一些针对特殊地形的战略战术都拟定好了,于是被他暂时搁置的事又被他重新想了起来,要向她讨要遮天伞。

    就在孟翔要再一次开口的时候。幻好像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一般,将目光向他投了过来,而有鉴于她的目光对他照成的不利影响,他下意识地就准备转头。避开和她的目光的直视,不过他最终却没有这么做。

    这倒不是说他突然改变了主意,或者想到了不受到她的眼神影响的方法了,而他这一次感觉到了她的目光的不同。并没有要制止他发问的意思,而且他从她的眼神中读到了极为清晰的内容稍安勿躁,马上给他解释。而且这个眼神似乎有着某种神奇的力量,让他即将面临大敌的躁动一下子就全部压下去了,让他的心境恢复了平静。

    孟翔选择再一次将要说出口的要求吞了回去,只不过这一次他是自愿的,他决定再等一等,因为他认为幻没有必要骗他,而且从以往的交往看,她是希望和他建立比较牢固的关系的,并且为了达到了这个目的,她在他的上投了重注,所以她是不可能置他的安危于不顾的,而她迟迟不愿意给他说话的机会,一定是有原因的,而且一定是有很充分的理由的。

    静下心来的孟翔很快就摒弃了干扰,可以理智地分析幻的所作所为,不久之后,他的就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下了一个错误,而且可能相当的严重,甚至可能直接涉及到幻要实施的计划的成败。

    尽管这个时候,孟翔还没有推测出幻如此异常表现的根本原因,但是他还是选择将想要询问的问题放回肚子中,等到时机成熟了再问,并且开始认真地对待对付看似闲聊的话,不再敷衍,他相信她这么做应该是原因的,而不是像他之前担心的那样,她是要赖账了。

    很快,孟翔就从幻那里得到了回应,是通过看似闲聊的话语中表露出来的,而且他在对他们之间的交谈内容认真起来的时候,赫然发现自己竟然错了一个很重要的机会,一个提前从幻那里知晓有些关键信息的机会。

    幻和他进行的对话虽然看起来是闲聊,并且根本固定的话题,似乎也没有什么实质的内容,但是只要进行仔细分析他就会发现,其实里面有些话语是具有针对

    虽然没有直接给出他想知道的答案,但是却有他对他的劝慰,一些保证,保证他只要和她进行配合,她绝对不会让他置于危险之中,并且她之前的诺也一定会全部兑现,并且承诺,只要他耐心等待,时机一到,她就会告诉他一切的。

    如果能够早一点从幻的看似闲聊中获得这些信息,他应该不会那么纠结,那么难受了,但是他却没有这么想,而是本能地认为她这么做是在敷衍和搪塞他,目的就是为了不履行承诺,而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样比较低级的错误的原因他也思考了。

    一共有两方面的原因,其一是来自于天宫的敌人给他施加了太大的压力,让他的心境无法保持平静,尽管他绝对平静,但是地下却是暗流涌动,其二也是最主要的原因,他对幻还是不够的信任,或者说他从来就没有真正信任过她(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