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8章 忘我状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在发现了天地洪炉的真面目之后,孟翔的精神也受到了刺激,之前因为喜新厌旧而产生的倦怠感也一扫而光,让他更加努力和用心地去学习和研究它,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已经忘记了他的初衷是获取它的精髓了,意念中只剩下了学习和研究本了。

    不过从另一方面讲,这对孟翔却未必是一件坏事,这说明他已经真正达到了忘我的境界,而在这种状态下,无论是是做什么都是效率最高的,如果幻知道了说不定还会很高兴呢。

    当然了,这也不是没有坏处,一个人进入了忘我境界后就会忽略很多的东西,这其中就有时间观念,而孟翔的学习和研究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他不能够在最先期限内达成他当初定下的目标,一切就都变得没有太大的意义了,至少对此时的他和幻来说是这样的,因为时间对他们太过重要了。

    进入忘我状态的孟翔也许算是幸运的,不用再去管关注其他的事,没有幻给予他的压力和期待,也没有他在不久的将来所需要的面对危险,只剩了学习也研究,单纯而快乐,甚至可以说是他有生以来少数的真正的快乐时光,而以他况,能够拥有着这么快乐的时光显然是相当不容易的。

    孟翔因为进入了忘我状态感觉不到了压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幻也同样可以做到和他一样,随着围绕着孟翔的奇特线条开始变得越来越淡,从她眼睛中透出了的神色已经变得越来越凝重了,因为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她为他创造的特殊状态很快接近结束了。

    实际上,幻会让孟翔感觉时间再一次被大大地拉长了,其实并不是她动手了手段,让时间的流速再一次出现了改变。而利用她的特殊种族天赋,对他的大脑产生影响,让他进入一种特殊的状态,换而言之,他感觉到时间变成了仅仅是她对他的大脑产生影响的结果,并不是时间真的变成了,仅仅是他的错觉而已。

    幻对孟翔产生影响后所造成的状态从某一种程度上讲和做梦是比较类似的,做梦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做梦者往往都一个感觉,在梦中时间已经过去很长了。甚至一个梦就是一生,不过梦也有自的缺陷,那就是做梦者很少能够在梦醒之后说清楚梦的细节,即便可以也是很少的一部分。

    幻自然不会愿意梦的后遗症出现在孟翔的上,如果他在他营造的特殊状态中掌握了天地洪炉的精髓,等他从状态中解脱出来却忘了,那她才会追悔莫及呢,所以她为孟翔构建特殊的可以起到延长时间效果的状态时是下了一番功夫的,有过很多的考虑。也做很多的工作,这也是她给孟翔的时间是大约一百年的最为重要的原因,这是她权衡了各方面因素给出的结论。

    她相信孟翔从她弄出来的特殊状态解脱出来,他在其中学到和掌握的东西将不会出现任何的意识。其效果和他正常状态下将没有任何的区别,甚至效果更好,但是这显然并不是不需要任何代价就可以达到的效果,不过为了她的计划能够实施她愿意付出。

    然而愿意付出是一回事。但是能不能够有所收获却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当最后结果来临的时候,幻还是感到有些紧张的。付出越多期待就越大,而毫无疑问她在孟翔上已经付出很多了,甚至多到要不是况特殊,她就是想和孟翔比较牢固的同盟关系,也不会将这么多的好东西无偿地赠送给他,要知道那其中可是有相当数量的知识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可以说孟翔是占了大便宜了。

    这个时候的幻已经不再计较这一点了,这是希望孟翔能够对得起她在他上投下的重注,如果他真的掌握了天地洪炉的精髓,那么当她实行她的计划,那么她这一切的付出都将是值得的,当然了,这其中也会有相当大的风险,但是这却是值得的,但是孟翔一旦没有能够到达他的要求,她不仅不会有任何的收获,而且她的付出都将打了水漂,这可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然而结果却又是她无法左右,又无法改变的,这种事不在她的掌握中的感觉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了,这让她感到有些无所适从,但是她也知道她只能够被动地等待结果,这让她十分的不爽快。

    也许是受到了这种不快绪的影响,幻感觉到自己的心变得越来越不好,甚至产生一种破坏的冲动,甚至她已经可以确定了,如果孟翔最后没有能够达到她预期,将天地洪炉的精髓掌握了,她是一定会进行一番破坏的,至于她会做到什么程度她自己也无法预测,所以从某一个方面讲,孟翔对她还算是比较了解的。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着,而幻却对它产声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一是希望它快一点,一是希望它慢一些,快是想尽快知道孟翔学习天地洪炉的结果,慢则是希望能够给孟翔更多的学习的时间,以确保他真的可以成功,而实际上她不管是希望时间变快还是变慢,其实目的都终于一个,希望孟翔可以成功。

    在没有进行认为的干预下,时间的流逝总是一成不变的,自然也不会幻的想法就出现快慢变化,所以在到了特定时间后,那些围绕着孟翔体周围被她用来辅助达成特殊效果的线条终于完全消失不见了。

    不过孟翔却似乎没有受到作用在他上的特殊效果消失的影响,在那些围绕着他的特殊线条都消失后,他已经保持着凌空虚坐的状态,不仅动作没有改变,甚至连神态也没有出现丝毫的变化,仿佛时间已经在他的上停止了流动。

    几乎在特殊线条消失的同时,幻就将目光投向了孟翔的上,进行仔细的观察,虽然他在处于她构建的特殊状态中,她也同样可以对他进行观察,但是由于受到特殊状态本的影响。她的观察还是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一些细微到了一定程度的细节捕捉的难度要大很多。

    没有了特殊状态就不一样了,发生在孟翔上的变化将很少能够逃过她的眼睛,而通过这些观察到的变化的推演,她就是无法直接窥伺他的记忆,也能够将他的况了解一个七七八八,这对于急于想知道结果的她而言可是一个极好的消息,无法知晓结果可是相当折磨人的。

    然而就在幻对孟翔进行了仔细观察后不久,她的眼神中却透出了懊悔的神色,因为她发现了让她意想不到的解决。孟翔已经捕捉到了天地洪炉的精髓的影踪,现在正在想法设法将它给真正地抓住。

    幻现在开始懊悔当初给孟翔构建特殊状态的时候,为什么就不将时间拉的再长一些呢,而且这可是她能够做到的,只要需要她付出更大的代价而已。如果她能够预知到现在这种况,就是再大的代价他也愿意付出。

    同时,幻会懊悔的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特殊状态消失的过程中是会对孟翔产生很大的影响,而这很有可能会影响到他当前的学习状态。让已经被他捕捉到踪迹的天地洪炉的精髓从他的手指间溜掉了,如果这种况真的发生了,她恐怕都无法原谅自己的。

    如果换在别的时候,她还能够使用一些手段帮助他。但是幻很清楚他现在的状态很特殊,她绝对不可以对他做任何的事,就算她是好心,但是也很有可能办坏事。所以她只有选择等待,而且是单纯的等待。

    看着孟翔,幻的眼神中透出了少有的紧张。希望她施加在他上的特殊状态的消失不会对他构成不好的影响,至少不要坏到他失去天地洪炉的精髓的地步,不过她却知道她不想发生的事的发生几率实在是相当的高,所以她心中感到了很大的煎熬。

    不过唯一让她感到比较欣慰的是,在等了一段时间后,她最担心的况并没有出现,尽管她施加在他上的特殊状态的消失确实对他产生了影响,甚至影响到他对天地洪炉精髓的捕捉,但是他最终还是没有让它从他眼前溜掉了,他最终还是牢牢地咬住了它。

    当然了,天地洪炉的精髓就是幻也是无法通过眼睛直接看到的,但是她却可以感觉到它的存在,更准确地是感应到孟翔上出现的不同,他透出了一种奇特的气息,而当她感到他上一度消失却又重新出现的特殊气息时,她知道让她担心,甚至是害怕的事并没有发生。

    同时,幻也感到一丝的庆幸,庆幸的是她还算有先见之明,没有将孟翔上特殊状态解除的时间和构建的空间的消解的期限放在一起,而是向前提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也就是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才回到她定下的最后期限,所以孟翔还是有机会掌握天地洪炉的精髓的。

    不过她也有一些担心,一个月的时间究竟够不够用,要知道孟翔需要捕捉和获得可是天地洪炉的精髓,其难度之高是毋庸置疑的,不要说是一个月的时间,就是十年百年乃至更长的时间才能够成功,她也不会感到任何的意外,但是他却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再想多一点也不行。

    为了不让自己的行为对孟翔造成不利的影响,幻又是什么都不能够做,只能够选择等待,而她很快就发现时间在她的感觉中流逝速度是如此的缓慢,尽管她知道这仅仅是她的错觉而已,但是她不可以对之无视,事后当她和孟翔说起那一个月的感受的时候,她坦言那是她觉得最漫长的一个月,要不是最后的结果是好的的,她都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地,幻发现让她担心的事似乎发生了,从孟翔上散发出来的标志着他已经掌握天地洪炉的精髓的特殊气息并没有出现明显的波动,也就是说他的进展不大,甚至已经陷入了停滞,这对只有一个月时间的她而言可不是一个好消息。(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