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7章 感情动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利用天地洪炉可以炼化宇宙,孟翔对于这个说法是不大相信的,不过他却相信它的强大确实yǐjīng超越了其他各种炼器手法,至少在yīdiǎn上它们都是无法和它相提并论的。

    使用天地洪炉并不需要寻找特定的材料,当然了,rúguǒ用使用精心挑选的材料,效果会更好。在这yīdiǎn上,就将其他的炼器手法都比下去了,它们都做不到这yīdiǎn,不过就像méiyǒu东西是完美的yīyàng,天地洪炉也不例外,它也存在着一个缺陷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天地洪炉对使用者的炼器水平要求不高,但是却对其的悟要求很高,rúguǒ不nénggòu窥其堂奥,掌握它精髓,就不nénggòu发挥出它的真正威力。除此之外,它还对使用的修为有着比较高要求,rúguǒ使用者的修为比较低,就算得到了它的精髓,nénggòu发挥出来的威力也是相当有限的。

    它会有这个缺点,则是源自于它的另外一个缺点,启动了它之后会对使用者产生相当大的消耗,rúguǒ使用者的修为太低了,往往还méiyǒu呈现出效果来,他们就yǐjīng被吸成了人干了,弄不好甚至还有kěnéng会丢掉命。

    其实从一定程度讲,消耗大也不是天地洪炉所特有的缺点,其他那些小豆提高的神奇炼器手法都或多或少有这个问题,甚至论起消耗来,它们每一种都比正规的炼器手法要大,尤其是天地洪炉,消耗之大甚至可以多出一倍。

    尽管那些神奇的炼器手法都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毛病,但是相较于它们所具有的神奇之处,这些又都不值一提了,否则它们也就不kěnéng拥有nàme高的地位了,bìjìng人们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它们所有的优势和价值。还可以nénggòu出正确判断的。

    zhīdào了幻手中掌握的是天地洪炉。而是还是完整版本。孟翔的心中立刻泛起了一种强烈的渴望,甚至让他有敲开她的头颅将它抢过来的抽动,因为它和他实在是太过匹配了,可以说在所有的炼器手法中。他最想得到的就是它了。

    它可以炼化一切,不用刻意去寻找炼器发动材料,而他根本méiyǒushíjiān去给镇天魔塔收集升级所需要的材料,它对使用的炼器水平要求不是很高。他的炼器水平就不是tèbié高,它的运转需要比其他炼器手法要很多的消耗,而他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体内拥有的能量是一般同等级仙人的好多倍,完全对的上。

    至于学习和掌握它所需要的高领悟力,他不会妄自菲薄,他相信他在这yīdiǎn上也不会比其他仙人逊色,否则他又如何nénggòu在刀法取得其他修炼刀法的仙人所望尘莫及的成绩,他相信他只要nénggòu得到他,他应该会有很大的把握掌握它的精髓。

    该如何从幻的手中得到它呢?这个问题让孟翔十分挠头。尽管幻坦言相告了他想要zhīdào的内容,但是他很míngbái。坦言相告和真的将天地洪炉的内容告诉他有多大的区别,更何况她又对炼器是如此的痴迷,zìjǐ掌握的好东西又怎么会轻易告诉其他人呢?就算他们之间的guānxì看起来似乎yǐjīng不错了,但是他却依旧méiyǒu任何的信心。

    拿东西和她jìnháng交换?这个念头刚刚在孟翔的脑海中冒出来就被他否定了,他们之间的差距是如此之大,就算他认为最为珍贵的东西,在她看来也未必有多么值得她心动。就像一个农民,将他认为最好的东西拿去献给皇帝,皇帝又怎么kěnéng将它放在眼中呢。

    当然了,孟翔并不真的是一个农民,他的手中还是真有好东西的,比如长刀斩,rúguǒ他真的那它和幻作交换,她未必就不会动心,但问题是长刀斩对他实在是太过重要了,无论如何他也是不nénggòu失去它的,甚至从此之后就算méiyǒu就会得到天地洪炉了,他也是不kěnéng将它拿去作交换的。

    发现zìjǐ实在找不出来从幻的手中获取天地洪炉的方法,孟翔的心中开始变得焦灼了起来,因为他zhīdào现在是最好的机会,趁打铁,rúguǒ错过了时机,他再想得到天地洪炉,难度将会提升很多,甚至完全méiyǒu成功的希望。

    就在孟翔暗暗着急上火的shíhòu,幻tūrán做出的一个动作让他呆住了,她一翻腕子,手掌中出现了一块透着柔和光泽玉石,向他递了过去了,并且示意他将它接下去。

    “这个……”看着送到了zìjǐ面前的玉石,孟翔的心脏不由得一阵狂跳。虽然幻méiyǒu说它是shíme东西,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做出猜测,这块玉瞳简中很有kěnéng记载的就是天地洪炉。当然了,也有kěnéng是别的东西,但是他却觉得kěnéng不到。

    也许是因为事出tūrán,孟翔愣了一下,并méiyǒu将玉瞳简接过来,而是下意识地抬头看向了幻的眼睛,那一双平静而明澈的眼睛,尽管她使用手段让他看不qīngchǔ她的相貌,但是她的眼睛却可以看到很qīngchǔ。

    和幻的眼神碰在了一起,孟翔tūrán感到一股凉意从头顶迅速流遍了他的全,那gǎnjiào就像大夏天喝了一碗冰镇酸梅汤,那种爽快的gǎnjiào就不用提了,而且他还发现zìjǐ的头脑一下子变得清醒了,紧接着他发现她的眼睛fǎngfó拥有着洞彻人心的力量,他想shíme她都一眼看透。

    这让幻的眼睛带给他的压力骤然增加,甚至让他忍不住有将眼睛和她错开的gdòng,不过他最后还是忍住了,反而笑了笑,伸手从对方的手中拿过了那块温润的玉石,但是他却看到zìjǐ的局促和窘迫。

    幻的眼睛hǎoxiàng不仅具有看透对方内心的能力,它们还是最好的镜子,可以将对方的每一丝表变化都可以纤毫不差地表现出来,至少孟翔就在他的眼睛中看到了他的表,清晰无比,甚至比真的照镜子还要qīngchǔ很多,fǎngfó他的任何一丝表变化都被放大了一般。

    看见孟翔接过了玉石,幻zìjǐ垂下了目光。不再和他的眼睛对视。fǎngfó他略微占到了上风。不过他却zhīdào他输了,而且是输的一塌糊涂,他原以为他的表演yǐjīng不错了,但是实际上他和对方相比实在是相差太远了。距离甚至比龙和名角之间的差距还差很多。

    刚刚的那一次目光对视让梦想míngbái,在过去五年的shíjiān中,她其实一直在陪着他演戏,她实际上从一开始都完全看透了他的伎俩。只不过她的演技太过高明了,让他méiyǒu察觉,反而yīdiǎn点地陷入了其中,自觉他yǐjīng成功了。

    实话实说,孟翔一开始在幻的面前表演的shíhòu并不是méiyǒu想到她会识破他把戏,但是他依旧这么做了,而原因不是他相信zìjǐ的演技,而是他从她上发现的一个秘密,她企图要和他建立起比较紧密而牢靠的guānxì,这让他相信。就算他的戏演砸了,她应该也不会大发雷霆的。甚至还会装作不知,为了是不破坏他们之间已有的guānxì。

    只不过幻终究是棋高一筹,随着他的表演,她做出了精妙的配合,让他méiyǒu发现一丝的破绽,渐渐地甚至他产生了一种错觉,那就是他表演她不但méiyǒu识破,而且真的打动了,以至于让他真的相信他们之间的guānxì正在一步步地拉近。

    然而假的终究是假的,它终究会有显露真面目的shíhòu,而míngbái了这yīdiǎn之后,孟翔心中产生了一股复杂的况,有挫败感,也有其他他说不出来的gǎnjiào,反之他陡然绝对很méiyǒu意思,甚至连看一看玉瞳简中记载的是shíme的**都méiyǒu了,只是盯着它,眼神有一些凝滞,似乎他是在发呆。

    孟翔的表现自然逃不过幻的双眼,她看着就像一只斗败公鸡的他,一直平静无波的眼睛中tūrán闪过了一丝柔和的光亮,缓缓地说道:“其实你根本méiyǒu必要介意,真假之间并méiyǒunàme明显的界限,很多shíhòu真假只不过一种gǎnjiào罢了。真作假是假亦真,假作真时真亦假,真真假假谁又nénggòu分得qīngchǔ呢。”

    幻的说话显得有些玄妙难测,但是孟翔听了之后,谨慎却是为之一振,霍地抬起了头,看着对方的眼睛,眼神再也méiyǒu丝毫的退缩,有的只是真诚,说道:“谢谢,谢谢的你开导。”当他将话说话的shíhòu,他上因为表演而显露出来的局促感竟然神奇地消失了。

    幻看见了孟翔的表现,微微点了点头,眼神中浮现除了一丝罕见的笑意,说道:“我们yǐjīng是朋友了,说谢谢就太见外了。”而“朋友”两个字似乎具有着某种魔力,当它们从她口中吐出来的shíhòu,孟翔立刻笑了。

    随着笑意出现彼此的脸上和眼中,孟翔和幻之间的guānxì竟然一下子又回到了之前对融洽的shíhòu,尽管接下来méiyǒu再说话,孟翔去看玉瞳简的内容了,而她只是看着他,但是他们之间所透出来的密切却是任何人一眼都可以看出来的。

    当然了,看事是不可以光看表明的,孟翔表面上变得很轻松,但是他的内心却不平静,甚至有些波澜起伏的架势,主要是他méiyǒu想到对方会有这种方式化解他们之间的芥蒂,也méiyǒu想到后果要比预想的好nàme多,bìjìng对方揭破他的把戏,就等于是向他摊牌了,这也在他看来这就意味着要撕破脸了,结局又怎么kěnéng会好呢?

    不过孟翔终究不是一般人,脑子转的很快,转眼间就找到了事的症结所在了。幻之所以在变相向他摊牌之后,他们之间的guānxì依旧méiyǒu破裂,甚至受到的伤害也很小,其原因很大一部分在于他在她的面前jìnháng表演的动机之上了,他的举动虽然有欺骗的成分在内,但是他的动机之中却méiyǒu蕴含shíme真正的恶意。

    除此之外,他在她面前的表现实际上也不全部是表演,至少后面他的表现中表演的成分yǐjīng少了很多。也许是因为他一向孤独,难得有一个朋友,所以在和幻交流的guòg中,起初他还会想着表演,而渐渐地他yǐjīng变得真的是在和她交流了,并且也真的将她当作了他的朋友了。

    其实这并不qíguài,五年shíjiān,而且是朝夕相处,就算仙人,尤其是高等仙人很难动感,但是就算是坚冰也被捂化了,bìjìng人终究是感动物,就算仙人和普通人yǐjīng有很大不同了,但是他们bìjìng曾经是人。(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