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3章 简单空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幻见到孟翔的心理在的影响之下向好的方面发展之后,并méiyǒu立刻对他jìnháng催促,甚至也méiyǒu提出来要给他炼制遮天伞的事,因为她qīngchǔ任何一种改变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都是需要一个guòg。

    孟翔这一次在心理上发生的变化又是极为关键,她不nénggòu因为她的原因而出现后遗症。尽管他对炼制成功遮天伞很急迫,也根据各种蛛丝马迹知晓他要炼制遮天伞的目的,但是她更看重的还是他zìjǐ,只要他不出现问题,对于其他,说实话,她并不是很在乎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不过为了不再她和孟翔之间产生芥蒂,她也有了备用方法,那就是在构建炼制遮天伞的特殊空间时对其中的shíjiān流逝再一次jìnháng调整,让它与外界的真实shíjiān比例再拉大了一些,以弥补他在心理上做出改变所消耗的shíjiān。当然了,这么做无疑会加大消耗,对于刚刚破封的她而言会产生更加不好的影响,但是想到她nénggòu获得的收益又觉得这种付出是值得的了。

    幸好孟翔并méiyǒu让幻等待太久,等他彻底完成心理的改变,收拾了绪,shíjiān也才仅仅过去不到一个小时而已,这对她基本上不会构成大的影响,按照原计划构建炼制遮天伞的特殊空间就可以了。

    不过她依旧表现出了一种相当的谨慎,并méiyǒu在孟翔完成了自我改变之后就立刻动手构建特殊空间,而是tōngguò她的特殊天赋和等级上的优势对他的况jìnháng确定,而孟翔并méiyǒu猜到她在干shíme,但是他却méiyǒu多说shíme,选择了静静地等待。

    又过了大约一刻钟的shíhòu,当幻确定孟翔上确实méiyǒu问题了。才缓缓地转过了。看着孟翔。说道:“你准备好了méiyǒu?mǎshàng我们就要动手炼制遮天伞了,而这个guòg中会相当的辛苦,甚至中途不可以有任何的差错和停顿。”

    终于要炼制遮天伞了。孟翔听到幻主动提出要炼制遮天伞,心中忍不住一阵激动。不过他的反应却很快,点了点头,郑重地说道:“幻前辈,你放心。晚辈一切都准备了,对炼制guòg中会发生的事都有了心理准备。”

    幻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nàme我们就开始吧。”说话间,她探出了手臂,紧接着有纤细的手指轻轻一划,她面前的空间立刻裂口了一道口子,而转眼之后,它就凝聚成了一扇闪着淡淡银光的门户。

    对着门,幻的手掌做出了一个前压的动作。那扇银色的充满了华贵韵味的门户悄无声息地打开了,接着一道由类似于白玉。却比白玉更加润泽细腻的材料构建而成的通道出现在了孟翔的眼前,而幻méiyǒu停顿,迈步就像其中走了进去。

    孟翔也méiyǒu犹豫,在落在幻大约两丈的距离后,也迈步走进了门户,而在他走进门户不到十丈远,那张银色的门就彻底关上了,并且在短短不到数息的shíjiān内就彻底消失了,méiyǒu留下任何的痕迹。

    对于后发生的事,孟翔méiyǒu回头也可以qīngchǔ地gǎnjiào到,甚至比扭头用眼睛还要qīngchǔ,不过他的注意力却méiyǒu放在它的上面,反而是放在了通道上了,因为他一进入了通道就有一种tèbié的gǎnjiào,就像一下子走入了风之中,一股暖融融的gǎnjiào包围着,让他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种沉醉的gǎnjiào,fǎngfó闭上眼睛就可以睡着了,这对他可是一种奇特的体验,因为等他的修为提升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睡觉yǐjīng很久méiyǒu在他的上发生过了。

    同时,孟翔还发现他的体也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全上下所有毛孔全部打败了,紧接着他全上下所有的细胞就像感到了天气息的种子,一个个都躁动了起来,欢呼了起来,向他传递出它们的欣喜和兴奋。

    当然了,孟翔上的细胞是无法如种子一般发芽的,但是它们自也发生了让他欣喜的变化,一个个都变得活力十足,就像被注入了无限的生机,而且在它们变得活跃的同时,自也得到了一定的成长,变得更强大了。

    等到细胞重新恢复了平静的shíhòu,孟翔发现zìjǐ的体速度至少提升了两成。尽管他这个shíhòuyǐjīng发现并不是他的体在这么短的shíjiān内得到了如此大的提升,而是他自拥有的潜力被激发了出来,主要还在于他zìjǐ,通道中的氛围只是起到了一种催化的作用,但是他依旧觉得相当了不起。

    等级越高的仙人对外界的抵抗能力也就会变越强大,而他们自的变化也是如此,比如激发它们的潜能,这就很难做到,但是通道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却轻松做到了,而且是在如此短的shíjiān内做到的,并且méiyǒu留下任何的后遗症,这无疑是相当不róngyì的。

    幻打开的这条通道似乎很长,她和孟翔行走的速度都不慢,甚至可以说是相当快,但是他们依旧走了相当长的一段shíjiān了,却依旧méiyǒu走到尽头,这不由得让孟翔有些心急了,bìjìngtōngguò幻透露给他的信息,他的大敌将会很短的shíjiān内就会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实在是浪费不起shíjiān了,不过他却méiyǒu表现出来,依旧保持一种平和淡定,从外表上,似乎看不出来他的着急。

    不过幻似乎感应到了他的内心真实变化,她走路的速度开始明显加快了,孟翔立刻也加快了速度跟了上去,始终和她保持相对不变的距离,而这个shíhòu他又再一次向通道深处看了过去,然而结果却和之前yīyàng,shíme也méiyǒu看到,就更不要说是看到尽头了。

    看似méiyǒushíme太大tèbié之处的通道,在孟翔的眼睛中却充满了神秘的色彩,除了它可以营造出对他很有帮助的氛围之外,还让它具有了阻隔目光的效果,以他的目力竟然也只nénggòu看到不足百丈远的dìfāng,再远就shíme东西也看不到了。

    孟翔不zhīdào天眼可以突破通道对视距的限制。不过他却méiyǒu想过要去尝试一下。既然通道是幻搞出来的。就说明它所具有的功能和她应该有着比较密切的guānxì的。他这么做说不定会激怒了她,而他在接下来的shíjiān中还需要她帮助他炼制遮天伞呢,他可不想惹毛了她,横生枝节。

    事实证明通道确实是太长了。就算幻加快了速度,等他们走到了尽头的shíhòu,shíjiān依旧过了大半天之久,说实话这让孟翔相当不满。以他们的能力,rúguǒ稍稍将速度提升一些,不要说是用全力了,就是用出一两分的力量,也可以将shíjiān缩短很多倍。

    幻似乎看透孟翔心中的想法,在跨入通道尽头的空间之前,她停歇了脚步,转头看着他,说道:“你不用担心。在进入通道伊始,shíjiān流速就和外面不yīyàng了。刚才过去的shíjiān只有真实shíjiān的百分之一不到,shíjiān是足够的。还有。我méiyǒu直接赶过来,是因为我还有一些事要处理一下。”

    “幻前辈,对不起,是我太过着急了。”孟翔并méiyǒu任何要打算要隐瞒的意思。在他看来,对方既然这么说,就说明他yǐjīng把握了他的真实想法,而他这个shíhòu再去为zìjǐ辩护,只会是适得其反,反倒不如直接承认,这样的效果更好。

    “炼制遮天伞可是一件细致的活,着急可是要不得的。”幻点了点头,méiyǒu再多说shíme,迈步走进了通道尽头的空间。

    “晚辈受教了。”孟翔说罢,也跟着都进了通道尽头的空间。

    一进入空间,孟翔就可以是对它jìnháng打量,之前由于幻挡在了他的前面,不好仔细看,加之通道口并不是tèbié,对他的视野也有影响,所以在他真的进入了空间之前,他对它的了解并不多。

    短短一眨眼的功夫,孟翔就将他和幻所在的空间看得很qīngchǔ了,而他nénggòu这么快,除了他的观察能力很强之外,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空间自并不大,而且里面是相当的简单。

    整个空间只有大约百丈方圆,形状向一个大碗倒扣下来,墙壁灰蒙蒙的看不出来是shíme材料构成的,全部都yīyàng,看不出来有shíme异常,显得有些单点,真个空间中唯一nénggòu吸引注意力的dìfāng是在它的底部中间,那里有一个圆洞,从里面喷出了一股类似火焰的东西,不过颜色却是和空间整体相同的色调,是淡淡的灰色。

    从圆洞中出来的灰色火焰飞腾起来并不高,只有大约一丈高的样子,不过当他的目光第一次jiēchù到它的shíhòu,他的心就立刻一紧。它看起来似乎相当的普通,但是它实际上给他的gǎnjiào却是截然不同的,他从它上面感到了晦涩却极为强大的气息,就像面对着风平浪静的大海,但是依旧不妨碍人们gǎnjiào到它的强大力量。

    在灰色火焰中,孟翔还看到了不少小东西在里面静静地悬浮着,而当他看到它们的shíhòu,立刻感到了一种熟悉又陌生的gǎnjiào,说到熟悉则是它们是shíme东西,甚至还zhīdào它们原本是应该是他的,说到陌生则是因为它们的形态yǐjīng发生了极为巨大的变化。

    这些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小东西都是孟翔在开始帮助幻破除封印之前,他交给她让她帮助他淬炼的,只是他méiyǒu想到她竟然可以将它们淬炼到现在这种程度,要zhīdào有些材料,他交给她的shíhòu,它们的体积甚比一些小山还大,但是现在他在灰色火焰看到的材料,每yīyàng都不会比拳头大,nénggòu将淬炼到这种程度确实是他méiyǒu想到的。

    在感叹幻的手段高明的shíhòu,孟翔的心也彻底放了下来。他zìjǐ无法做到将材料jìnháng如此高纯度的淬炼,但是他却知晓做到这yīdiǎn的难度,而她既然帮助他将材料进入这种高难度的淬炼,则说明她确实是真心诚意地要帮助他了。

    很快孟翔就让心境恢复了平静,开始对悬浮在灰色火焰中的那些将被用于炼制遮天伞的材料jìnháng了观察,他发现它们的状态有些不对劲,它们竟然méiyǒu丝毫移动的意思,要zhīdào它们在炼制遮天伞的shíhòu可是需要融合在一起的,这样互相不沾边可是不行的。(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