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8章 特殊位置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来自于灵魂封印核心的攻击不但猛烈异常,而且持续也很好,对孟翔攻击的yijing持续了足有一顿饭的shijiān了,势头和强度不但没有出现丝毫减弱的迹象,而且还有明显的增强,这不由得让他的心中产生了一丝疑惑。最

    难道敌人的伤势并没有ziji预想中的那么严重?孟翔开始对ziji的判断产生了一丝怀疑。要zhidào敌人对他发动的这一波的攻击可以不简单,不仅强度大,而且个体的杀伤力也大,在它们掠过他的边时,他感觉到皮肤一阵阵的发紧,证明它们是具有伤害他的体的能力的”“。

    为重要的是孟翔在这些来自于敌人的攻击中都感觉到了针对于灵魂的伤害,也就是说,这些攻击一旦击中了他的体,不仅会对他的体直接造成伤害,他的灵魂也法豁免,而且根据他的灵魂做出的本能反应,他可以推算出,这些攻击击中了他的体后,对于灵魂的伤害绝对要大于对他的体的伤害。

    这就出现一个问题了,敌人是如何能够做到这yidiǎn的。众所周知,任何类型的攻击都是凭空出现的,针对灵魂的攻击也是同样的,而且由于灵魂的重要和神秘,要想产生直接伤害灵魂的效果,会造成的消耗也是很大的,而且消耗的还不是普通的能量,是灵魂之力。

    尽管在某种程度上讲,灵魂之力对于灵魂大致相当对能量对于体,尽管消耗后都是可以恢复的,但是前者的恢复速度疑要比后者慢很多,而且一旦产生了过量的消耗,甚至会对灵魂产生直接的伤害,所以仙人们在东有灵魂之力的shihou都是比较小心的。尤其是对灵魂受到了损伤的仙人就加小心翼翼了。因为一旦消耗过量了。不仅会加重伤势,而且还会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在孟翔的判断中,敌人明明是遭到了长刀斩的攻击,就算它的质涉及到灵魂。但是一些适用于灵魂的基本规则却是不会改变的,而按照常例,它是不应该如此挥霍灵魂之力的,尤其还是在zhidào攻击成功效率很低的况。而它却是就这么做了,除非……除非它没有受伤,或者受伤的程度比他预想的要轻很多,所以它才会有这样的表现?

    不,不对。这种自我怀疑刚刚在孟翔的心中就出现很就被他否动了,他相信他ziji的判断没有错,而他的自信来源是长刀斩,以他对它的了解,它可是极为可怕的,就算它的攻击目标和神通广大的天道有关。但是他依然坚信它的攻击效果不会受到影响的,所以敌人是一定受伤了。而且伤势一定轻不了。

    不过既便如此,孟翔依旧为了谨慎起见,还是决定回忆一下从长刀斩那里得到的它击伤对手的况,并且jinháng仔细的检查,以防出现疏漏的difāng,而结果却让他的信心得了进一步的提升了,ruguo下一次再遇到这种不合理的况,他也是不会再产生疑问了。

    zhidàoziji的判断没有错,但是孟翔依旧面临一个问题需要解释,那么敌人为shime要这么做呢?难道它不zhidào它的这种做法对ziji是有害利的吗?答案对方显然是不会直接给他的,这就需要他ziji寻找答案了,而且必须有答案,因为这guānxi很大,不仅guānxi到他接下来要实施的战略战术,而且还guānxi到战斗的胜负,甚至彼此的生死。

    难道它这么做仅仅是要迷惑ziji,从而动摇他的信心,从而导他做出错误的判断?孟翔摇了摇头,觉得这种可能是有的,但是却绝对不是全部,因为这么多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根本就能够确保在他的上奏效,而付出代价又是如此之大,用如此大的代价却去博取如此小的一个成功率,疑是一件亏本买卖。

    再说了,就算它成功了又能够怎么样?难道它就可以以此为契机将他彻底打败吗?显然可能不大,尽管在高手之间,很多因素都可能会影响胜败,但是那也仅仅是可能而已,而实际上每一场胜利,除了交手双方的势力相差太大之外,导致这种结果的出现的原因都是多方面的,所以认为制造了yidiǎn有利于己方的条件,就认为ziji可以取得最后的胜利了,显然不是一个具有正常思维的人所能够做出的判断。

    当然了,这也有例外,那就是一个条件至关重要,可以直接左右战局,但是很显然敌人此时所做的这yidiǎn是达到这种至关重要的程度的,所以孟翔完全有理由怀疑,这其中一定还隐藏大的秘密,而他只有将这个真正的秘密搞qingchu了,才能够让他避免落入敌人的陷阱之中。

    于是孟翔在确保ziji不会被敌人击中之前,开始东用ziji收集到的资料对当前的况jinháng分析,从而找出可疑的蛛丝马迹,进而帮助找到通行秘密隐藏之处的道路,但是经过了一番思考之后,他却是一所获。

    尽管他在思考的过程中根据已掌握的信息做过了不少的推演和判断,甚至一些判断是符合条件的,甚至是说的通的,但是不zhid

    ào为shime他老觉得其中欠缺了shime,而在找到了欠缺或者不对劲的difāng后,他的那些判断就一一被否决了,结果就是他没有任何的收获。

    不过说完全没有收获也是不对的,至少他可以确定yidiǎn,那就是他收集到的信息是有问题的,不管是出现了错落,抑或是不够详细,但是都告诉了他yidiǎn,要想做出准确的判断,他都必须对当前所能够收集到的信息jinháng重收集,争取找到的东西,论纯粹发现的东西,还是纠正原本收集到的信息中一些错漏和偏颇的difāng,总之况必须要有的变化了。

    为了不让他的的收集信息的工作受到干扰,他索将之前收集到的信息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各种延伸的思考全部放在了一边,并且不让ziji去想它们,争取让他的这一次收集信息是一次全的不受如何影响的崭心动,他相信只有这样有的收获的可能才会大。

    尽管一次收集信息的过程中。孟翔变得加的小心和仔细了。但是他bijing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元仙。对于各种况的掌握非是一般人可以比拟,所以整个搜集过程依旧在不长的shijiān后结束了,然后他就将这一次收集到的信息和上一次jinháng比对,目的是方便发现两者之间的差异。也是尽找到他需要的东西。

    然而在jinháng了一番比对之后,孟翔的眼底掠过了一丝失望之色,一次收集到的信息尽管在一些方面要比上一次加的详细了,但是本质上却没有出现的变化。也就是说他的这一次努力是白费了,根本就没有找到帮他通向成功之路的助力。

    孟翔从来就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否则他也断然不会有现在的这种成就了,于是他仅仅在经过了一次短暂的思考之后,就有了一个的决定,那就是jinháng第三次的信息收集,他坚信ziji的判断是正确的,问题一定出现在收集到的信息上了,而他前两次没有找到对他极为关键的信息,并不代表它就不存在。只是他下的功夫还不够罢了,只要功夫到了。自然就会有收获的,而第三次收集信息就是一次的努力。

    想法不错,做法也没有问题,但是事的发展bijing不是由孟翔一个人说了算的,要zhidào他现在可是在与敌人交手的,敌人的一举一动都会对他产生影响,何况他的这一次的对手是一个极为强悍的存在,这种影响就变得加的明显了。

    就在孟翔准备jinháng第三次收集信息的shihou,对方turán有了大的动作,也不zhidào它觉察到了他会有的动作,还是对于从攻击到现在一直显得有些平淡波的战况不满了,总之它turán间有了大的动作。

    实际上灵魂封印核心的大动作也没有搞出shime的花样了,只是对竖琴的威力jinháng了进一步的挖掘罢了,只见两只在竖琴上急速划动的触手中的一只turán停了下来,并且很就移到了另一只触手划动的主要区域,来到了竖琴的一端,而其实在那里的一片范围中,就算是两只触手一起动的shihou也是很少涉及的,现在变成了一只触手再动了,是完全不会涉及到哪里。

    几乎就在那一只停止了拨动琴弦的触手探向了竖琴一块之前没有被用上的difāng,正在准备jinháng第三次信息收集的孟翔陡然心中一惊,立刻意识到将有何不同寻常的事发生了,于是他抬头灵魂封印核心所在difāng看了过去,而当他看到了那一只触手的举动之后,双眼的瞳孔不由得的一阵收缩。

    尽管这个shihou孟翔还不是竖琴的那一处和竖琴的其他部分究竟有shime不同,但是他的直觉却告诉他,只要那里的琴弦被摆动了,一定会出现不同寻常的变化,并且由此而产生的状况将会比敌人对他的攻击加不利。

    为了不让这种法确定的危险发生,孟翔顾不得隐藏那些他之前发出的而现在却被竖琴发出的波动给锢住的刀罡的真实威力,立刻对它们jinháng催发,目的就是袭击竖琴上那一片即将被触手拨动的区域,只要是能够将竖琴击毁了,就算不能够也尽量对它的行动jinháng拖延,从而给他争取到转圜的shijiān。

    在揭去了隐藏的面纱之后,孟翔发出那些刀罡展现了极为惊人的威力,那些持续对它们jinháng锢的波动一下子就被撕裂了,就像是用一柄刀劈开一张薄纸一般,显得极为轻松,而且从静止到急速之间的提速过程中几乎是忽略不计,一动起来,它们的速度就达到了极高的水平了。

    看着向竖琴激而去的刀罡们,孟翔还是抱着比较大的成功信心的,除了它们伪装的很好之外,为重要的是在他刻意设计之下,那些刀罡在被敌人真正锢不前的shihou,它们距离它的距离yijing不足一百里,一百里对于普通人而言也许还算是一段距离,但是对于速度超的刀罡而言,实在是不算shime,他甚至不相信敌人可以来得及反应。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