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8章 一个机会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第1428章 一个机会

    这是?孟翔的脸色顿时变了,不仅仅是法诀的运行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更是他体内出现的那股波动出现的源头,实在是太不简单了,竟然是孟翔一直依仗的长刀斩,就是它的颤抖才发出来的波动。

    孟翔立刻冷静了一下,一边尝试着恢复法诀的运行,一边探查长刀斩的况,他不相信长刀斩会无缘无故地颤动,并且他对它有着极为坚定的信任,认为这一次出现问题一定有什么意外,它是绝对没有可能害他的。

    不过很快孟翔就发现他的两手准备失败了,法诀的运行根本无法执行,因为长刀斩依旧在他的体内颤动,与此同时,颤动的副作用,发散出来的波动却一直没有消失,而波动不消失,法诀的运行根本就无法恢复正常,甚至况还在恶化。

    如果不能够在短时间内想出办法解决这个问题,那么法诀的运行将会彻底地崩溃,届时不仅仅巨树会受到很大的伤害,而且会大大地拖延他离开的时间,甚至危险真正降临了,他也没有可能避让过去。

    这绝对不行。孟翔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眼神中透出了一丝恼意,显然他对当前的况十分的不满,但是同时他也知道光不满是无法决绝任何问题的,所以他很快就压制了况,开始着手解决了问题,并且很快就有了方向。

    孟翔这一次不再试图恢复法诀的正常运转,而是让他的况不出现恶化,至少是不让它恶化的速度太快了,而与此同时,他则将绝大多数精力投放到长刀斩之上,竟然问题的根源就出在了它的上,解决了它自然也就解决了所有的问题。

    然而很快孟翔就发现了事根本就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十分的棘手。原本孟翔觉得自己和长刀斩的关系是如此的密切,他要解决它的问题应该不难,至少可以在很短的时间知晓事的来龙去脉,而在他看来,只要知道了问题所在,解决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更何况他的边还有一个大帮手——小豆,他们两个齐心竭力,相信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可以真正难住他们,对于这一点他还是很自信的,但是很快他就被兜头浇了一瓢冷水。

    实际上,孟翔的想法确实不能够算错,但是问题是他只是错漏了一点,他并没有想到以他和长刀斩之间的关系,有一天他竟然无法和他取得沟通,而没有沟通,他之前解决问题的基础可就不存在了。

    孟翔将意念化作了一道劲箭,直接向长刀斩了过去,以期能够和它建立联系,并在最短的时间内了解它的况,进而着手处理,但是意念根本无法接近它,距离它还有一段距离呢,它就被它散发出来 波动 给震散了,根本就无法和它有任何的接触。

    不甘心,孟翔立刻开始了第二次的努力,依旧失败了,再试,再失败……转眼间,孟翔依旧失败了近十次了,无论他对意念进行了什么样的改变,但是就是无法接近长刀斩,无一例外全部被它散发出来的波动震散了。

    孟翔停止了尝试,他已经看出来了,使用常规的方法他是不可能和长刀斩真的建立起联系了,尝试次数再多,也都是无用功而已,唯一的结果就是浪费时间,而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思维转动,孟翔在意识海中寻找新的可行的方法。他并没有改变解决问题的方向,依旧决定和长刀斩重新尖利联系,因为他十分的清楚他的方向并没有出现偏差,并且他相信只要他和长刀斩建立了联系,那么问题就算不能够迎刃而解,也距离真正解决问题不远了。

    运气还算不错,虽然况显得很危急,但是孟翔的头脑依旧是丝毫不乱,这就给他想出解决问题的方法提供了良好的环境,而事实上他也没有多长的时间就算了新的方法,只用了不到五息的时间,如果就此解决和长刀斩建立联系的问题,而处理长刀斩的问题的速度也很快的话,说不定他还能够在最后时限之前离开这块是非之地的。

    孟翔知道时间极为的紧迫,一想到了方法,就立刻开始执行了,将意念融入到开天刀意之中,用开天刀意保护着意念向长刀斩靠近这就是孟翔想到的解决问题的方法。这么做有两个好处,其中是得到了刀意的保护,意念就不会那么容易被冲散了,其二则是开天刀意是孟翔从从长刀斩那里领悟而言,虽然不是全盘接受,但是怎么说也算是同根同源,更容易被长刀斩接纳。

    实际上,孟翔会利用开天刀意还有一个原因,则是通过之前的那些尝试,虽然每一次都失败了,但是他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他对它的况游戏了一些了解,发现它颤动是发散出来的波动中隐隐地夹杂了一丝丝游离的刀意,且破坏力极强,要想将意念安全地送过去又不会被刀意切碎了,实在是非开天刀意莫属了。

    事实也证明,孟翔的选择是正确。开天刀意显得极为强悍,就算从长刀斩散出来的波动具有很强的破坏力,但是它自岿然不动,里面的意念一点也没有受到损伤,就算已经十分的靠近了,也没有出现意外的况,显得十分顺利。

    整个过程不到两息的时间,比孟翔预计所用的时间还要少一些。当然了,在孟翔地心目中自然是所有时间越少越好了,不过他此时根本没有精力在些许的时间上多做纠缠,就直接将意念送进了长刀斩的内部。

    虽然长刀斩自在不停地颤动着,加之它原本就极为的坚固,平就很难进入,现在无疑让难度增加了很多,不过幸好有开天刀意帮助,几乎没有花费什么功法,就和它的本体有了最为直接的接触,并且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成功地进入了。

    意念在开天刀意的护送下进入了长刀斩的内部之后,立刻发散了开来,以期在最短的时间内和它建立联系,不过孟翔通过意念最先感觉到的来自于长刀斩的绪是喜悦,就像是久别的游子见到了亲人。

    仅仅是因为吗?孟翔一开始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他马上就确定这是真的,因为以他对它长刀斩的了解,知道它是不会掩饰绪的,表现出来的是什么就是什么,不过他自己也没有妄自揣度。虽然隐隐感觉到那股强烈之极的危险气息应该和长刀斩此时出现的变化有关系,但是具体有什么关系,他还无法搞清楚,而他也不想搞清楚,因为只要和长刀斩进行交流就行了,既不用费脑子,也不是浪费时间。

    由于孟翔和长刀斩的关系极好,虽然它还处于激动之中,但是他依旧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和它重新建立起了联系,并且又在十分短暂的时间内,从它那里了解到了让它如此激动的根源。

    开天之光,一道极为浓烈的开天之光靠近,它比长刀斩之前吸收的所有开天之光加起来还要强悍很多,根据长刀斩给孟翔描述的况,他已经有些可以断定了,这一次它感应到的开天之光甚至可能是真正的开天之光的一块碎片。

    真正的开天之光的碎片,得到了这个答案,孟翔就已经明白了长刀斩为什么显得如此激动了,对它的表现一定也不感到奇怪,如果它没有表现那才是不正常呢,因为它对它实在是太过重要了。

    与此同时,孟翔也十分的激动,因为他明白,这对他也是一个机会,如果长刀斩能够将即将出现的那块可能是真正地开天之光碎片给吸收了,不仅它自会有一个极大的提升,而且他也会跟着受益匪浅的。

    孟翔这一点时间一直烦恼着一件事,那就是他都刀法造诣的提升,已经陷入了一种近乎完全停滞的状态。虽然他很清楚这是因为他的刀法造诣已经达到了极为高深的境界了,每一点的提升都是极为困难的,甚至没有顿悟与一些特殊机缘,光靠苦修,提升的速度会很缓慢也是再正常不过了,但是刀法却是他最为看重的一项技艺,甚至已经成为了他人生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就算所有的道理他都十分的明白,但是修为的停滞不前依旧让他十分的痛苦。

    此时看到了希望,孟翔的心境修为就算极为的雄厚,也忍不住心跳加快,不过他终究是见过各种大风大浪的人,心理素质非是一般人可以比拟,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已经恢复了平静,而且还想清楚了接下来给怎么做了。

    当前他最应该是的事,也是必须要做的事是安抚长刀斩,至少不能够让它的激动干扰到法诀的运转,必须让法诀在规定时间内运行完成。他十分清楚就算真的有一个开天之光碎片要出现,也绝对不会那么清晰就搞到手的,所以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而这前提就是他需要恢复自由,彻底的自由,如果连自由都无法掌控,其他的就一切免谈了。

    尽管孟翔和长刀斩的关系十分的密切,但是要想让它彻底平静下来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毕竟它与他不同,它根本没有心境修为这一说,也就是说它是很难在短时间内将绪恢复的,至少不可能有他那么快。

    但是在孟翔看来,这个问题必须解决,否则将会影响到很多事,甚至于是他的命,要知道他的直觉可是十分准确的,既然它对他发出了警报,而且自也感觉到了如此强烈的危险气息,就说他将要面临的危险将是极为可怕的,留在原地对他来说绝对是最糟糕的选择。

    孟翔稳定了一下心神,一边继续和长刀斩进行沟通,并许诺他已经尽最大的努力让它得到那块开天之光碎片,让它的绪波动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平复下来,而在此过程中,他还进行了两手准备,就是空间法则在长刀斩的周围构建起临时空间。

    虽然以他现在所掌握的空间法则,构建的临时空间不可能十分的坚实,在由它散发出来的波动的侵袭下,很快就会分崩离析,但是能够有效地减小它对他正在运行的法诀的影响。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