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8章 直面内心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第1418章 直面内心

    相较于之前死在了血祭台的妖兽,这些手无寸铁的普通人显然对血祭台的抵抗能力就更加了不济了。访问下载TXT小说 wWW..他们来到一个陌生环境中的紧张和恐惧还没有完全得到展现,他们就一个个地死死地盯住了血祭台。

    孟翔借助他自己锐利无比的目光,一下子就看清楚了站在传送阵的人的状态,他们的整个心神都已经彻底被血祭台吸引住了,除了它的存在,他们的心中已经再也没有其他任何的东西的存在。毫不夸张地说,此时此刻,就是有人拿刀去割去刺他们的体,他们也不会有丝毫的感觉。

    唉!孟翔心中暗暗地发出了一声叹息,就什么也不愿意再想了,甚至让有一种转过头不看的冲动,但是他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他很清楚,如果他真的转过了头,不仅仅可能会错过对他很有用的信息,而且还对他的心境修为有一定的影响。

    修为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决定一个仙人能不能够走得更远,取得更大的成就,很多时候已经不限于资质,甚至是其他很多的外部条件,关键是心境修为,心境修为提不上去,修为是绝对无法得到提升的。

    心境对仙人如此的重要,提升起来的难度也自然不会很简单了。孟翔的亲经历告诉他,心境修为提升的速度不仅很难,而且维持起来也不是很容易,如果不能够达到一种积极高的境界,让它变得极为稳固,很多东西都会对它产生不利的影响,如果不是能够及时处理的话,就对造成心境修为的下滑,甚至严重的还可以直接让心境破碎掉了,而一旦心境出现了破碎,如果不出现特殊的机缘,人就彻底地废掉了。

    实际上孟翔自己现在遇到的况就会对他的心境产生不利的影响。如果他为了心中那丝不忍,将头转向了一边,不去看那些人被杀掉的过程,那丝不忍就会一直存在于他的心中,不停地sāo扰,就像一个掉进了鞋子中的沙子,会对他的心境产生磨损。

    更为严重的是,他根本无法像去掉那颗沙子一样,直接脱掉鞋子将它磕出去就可以了,要比这个困难太多了,就算他用长刀斩将它斩掉了也不行。它就像是野草,长刀斩能够斩掉它露出地面的部分,却无法斩掉它的根,因为它深植在他的心中,能够将它彻底清除掉的只有他自己。

    实际上,要想不受到这一丝难缠的不忍的影响,也很简单,那就是直接去面对,不仅仅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也面对他的内心,让自己去承受痛苦,让他的心接受磨砺。不过这又是很难做到的,一个人轻易地面对外界的困难,甚至是危险,但是却很难面对自己的内心,因为每一次面对自己的内心,就会见到真实的自己,没有遮盖,没有任何的隐藏,优点,缺点,坚守,蜕变,光明,黑暗……都将一一呈现在自己的眼前,无法逃避,也不可能规避。

    毫不夸张地说,每一个面对自己的内心,都是一次对自己的灵魂的拷问,而这种拷问比世间所有的来自于外界的拷问更加的可怕,因为没有任何的手段和方法去掩饰,必须面对,无论是多么的残酷,这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做到的,很多仙人虽然已经很强大了,但是却无法面对自己的内心,甚至导致心境崩溃的况出现。

    虽然面对自己的内心,拷问自己的内心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但是要是能够完成了那也是有很大的好处的,不但可以让心境修为有很大的提升,而且更可以让心境变得更加的稳固,而心境的稳固与否有些时候甚至比单纯的心境修为更重要,因为它是基础,如果不够坚固,就先心境修为高了也是不牢靠的,很有容易被各种考验给击溃了。

    对于如何面对自己的内心,孟翔是很清楚的,有他自己的经验,也有小豆的传授,所以他并不是很畏惧面对自己的内心,不仅仅是他的心,他的境界都很稳固,还有他知道一些面对内心时过关的小技巧,甚至无法完全规避风险,但是却可以让危险降低不少。

    如果换作了另外一个人,得到面对内心的小技巧是来自于小豆,那么他一定会认为它一定十分的高级,也十分的隐秘,绝对不可以对别人说,但是实际上要有人问孟翔的话,他根本不会隐瞒,会全部告诉他。

    实际上,孟翔知道的面对内心的小技巧是很简单的,甚至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就已经足够了。承认,承认自己的优点,承认自己的缺点,承认自己光明的一面也承认自己的yīn暗……承认自己面对内心看到的自己就是最真实的自己。

    承认说起来似乎并不困难,但是实际上却是极为困难的,比如一些自认为品xìng高洁,并且一直也确实没有做过坏事的人都会认为自己的内心一定是光明的,并且坚信不移,但是当他们真正面对自己的内心时,却发现自己心中也会污秽的地方,甚至肮脏的程度远远地超出了想象,这个时候他们还能够坦然承认吗?

    承认是需要勇气的,是真的的勇气,并不是喝了两杯才敢砍人,或者才敢骂人,那不叫勇气,并且和勇气一点关系也没有,它叫懦弱,而真正的勇气是可以承认自己的懦弱的。

    感觉到心中被开天刀意斩掉之后又很快萌生了的不忍,孟翔自己遇到了**烦了,它已经种入了他的心中,依靠外力是无法将它彻底清除掉,需要他再一次面对自己的内心,对自己的灵魂进行拷问后才能够将它彻底拔出了。

    实际上,由于特殊经历的,孟翔地心境修为一直都被他的实际修为要高很多,否则他也就不会晋级到了金仙境界之后,修为还可以以如此高的速度提升了,所以就算这一次孟翔选择通过面对内心拷问灵魂的方式将那丝不忍给从心中清除掉了,对他的心境的影响也不会特别,因为他的心境修为不但高,而且极为稳固,对于外界的干扰抵抗能力还是很强的,并不容易出现什么问题。

    但是逃避并不是孟翔地xìng格,否则他的心境修为也就不会那么高了,这一次他还是决定勇敢面对,因为他发现经过了这一点的修为突飞猛进之后,他的心境修为的领先趋势应不是很明显了,他早就准备找个机会对心境修为加强和提升一下了。

    然而心境修为的提升是很难的,如果没有特殊况,经过一步步地修炼和磨砺提升的速度是很慢的,所以就算孟翔有小豆可以请教,但是要想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心境修为也是不可能的事,那需要机缘。

    孟翔发现他一直寻找的机缘终于出现了,面对自己的内心,拷问自己的灵魂虽然很危险,但是出现的几率却不是特别大,至少一个人不是想遇到就遇到的。所以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他要让它成为他的心境修为进一步稳固和提升的垫脚石。

    孟翔有了决断,心境自然也就跟着出现了变化,那丝不忍仿佛淡了不少,不再sāo扰他了,让他可以安心地看着血祭台,看着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但是他却也不敢有任何一丝的松懈,因为他以往的经验告诉他,面对自己的内心是很危险的,甚至比用真刀真枪和强敌搏斗还要危险,至少后者是可以逃怕的,而前者则不能够有任何的规避,不是胜利就是失败,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杀戮和死亡并孟翔预想的还要快,他刚刚下了决心就已经在他的面前上演了。原本他还认为那些出现在传送台的人都是普通人,而传动阵和血祭台之间还有很远的距离,至少依靠普通人的力量是无法逾越的,应该会让杀戮和死亡出现的时间延后一些的,但是他没有想到血祭台面对人和面对妖兽的表现是完全不一样的。

    面对妖兽的时候,血祭台表现出了一副搭不搭的模样,甚至接纳它们都显得勉为其难,但是面对人则一下子显得积极很多了,就像它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好客的主人,甚至还细心考虑了他们的行动的不方便。

    四道红光从血祭台上延伸出来,化作了四条长桥,直接和四座传送台相连,虽然桥是由红光构成的,却显得极为坚固,不但一点玄幻的感觉,反而显得十分的凝实,就算它们近乎是透明的,但是走上去却不会让人产生恐惧感。

    实际上,那些已经被血祭台吸引住了全部心神的人们根本就不会对恐惧有任何的感觉,此时他们心中就只有血祭台,再无其他了,就算是死亡也无法让他们的心出现丝毫的波动。

    即便已经是心无旁骛了,但是当四座光桥出现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血祭台的指引,原本站着一动不动,就像木雕泥塑的人们都开始了移动,都向光桥走去,不过却显得很有秩序,一点也不乱。

    血祭台和四座传送阵之间的距离还是比较远的,虽然在仙人看来实在是不算什么,一步就可以跨过去,但是普通人走前来还是要花一些时间的,就算它在它与传送台之间建立了光桥,要想让他们来到血祭台上也是需要花费一些时间的。

    然而血祭台显然是等不及了,突然红光一闪,一道道血红的光柱顿时**而出,化作了一条条的光索,向已经走上了光桥和其他等待上桥的人飞shè了过去,速度极快,一闪就彻底跨越了任何和血祭台之间的距离,直接出现在了人们的面前。

    一探一卷,那些血红sè光索就像一道道灵活的蛇,一根缠住了一个人,顷刻间,所有的人都被缠住了,一个也没有漏,而且是一根光索对应一个人,分毫不差,不多也不少。

    光索在缠住了人之后,不再有丝毫的停留,猛地向回一拉,数万人就像长了翅膀一般,全部都向血祭台飞过去,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人们就全部出现在了血祭台之上了,并且真正齐齐的站立,甚至于前后左右的距离都一般大小,显得极为规整,如果不是真相,还以为他们是经过严格cāo练的呢。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