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9章 正面挑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第1399章 正面挑战

    原来都是剑意搞的鬼!孟翔也算是头脑相当灵活了,立刻就从状况中找出了关键,那道从宝剑上发散出来的剑意并不仅仅对他进行了攻击,而且还具有极为强悍的驱散效果,不但将他们双方之间的雾气驱散了,而且还顺带着也将他布下的阵法清除掉了。.Suimeng. 最快更新随梦小说

    对于阵法被跑掉,孟翔并不感到奇怪。他当初甚至阵法时并没有使用多么高深的阵法,甚至可以算是比较简陋了,如果不是在迷雾空间这种特殊的环境中,只要对阵法有些造诣的人就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现它的存在,但是有了无处不在的雾气的掩护,幻阵的威力就得到了十倍百倍的提升,就算距离他很近了,也不虞会被看出来破绽。

    孟翔并没有因为自己摆设的阵法过于简陋而后悔,觉得自己要是弄出一个高等级的阵法就不会被剑意驱散了,他很清楚现实没有假设,而且后悔也不会对他的处境起到任何的帮助,他现在最应该要做的就是集中全部jīng力面对敌人,任何一丝的走神都是可能让他遭到灭顶之灾的。

    双方相互对着,谁也没有说话,而全场实力最为强悍的白衣人也没有发动攻击的意思,就这样足足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法,现场的三个人竟然什么也没有做,这就显得颇有一些诡异了。

    孟翔的心中虽然有一些疑惑,但是却不敢分神,此时没有了雾气的阻挡,他更加清楚地感觉到来自于白衣人的压力,他在他遭遇过的人物中当中绝对是排的上号存在,不得不小心。

    不过对于对方的久无动静,孟翔也试图寻找答案,而且时间不长,他还真的找到了答案,如果他的推测没有错的话,应该他和对方期待中的目标差异太大了,白衣人等待的应该是被他刺伤的星光猿,而不是他,而他现在没有动手应该是在揣测他的份。

    对方没有反应,孟翔自然也乐得装傻。虽然他清剿进入他的体的剑意并没有花费多长的时间,但是对于他而言却不比一场大战要轻松分毫。尽管剑意进入了他的体,让他拥有了地利的优势,但是这也同样对他造成了限制,虽然他的体足够的强悍,但是无论是他拥有的开天刀意,还是侵入他体的刀意,都会对它造成伤害,所以他清剿的过程中必须倍加小心。

    这也就对他产生了一些的影响,需要进行一番调整才能够让他达到最佳的状态,而这种对峙状态正好可以让他进行做我调整,所以孟翔决定静观其变,至少在他的状态调整好了之前,他是不会率先动手的。

    又过了一会,那个白衣人的眼神一定,孟翔心中也随之一动,他知道对方应该是又要动作了,而他的预感十分的准确,他轻轻摆了一下手,示意那个被他救下的白衣年轻人过去会一会孟翔。

    孟翔的眼角微微地抽动了一下,对白衣人的评价又提高一分。以对方的实力和修为应该不难看出来他的真实修为,知道他要比他差了不少,甚至按照正常况,他应该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将他打败了,而且还会相当的轻松,但是就算如此,他依旧显得如此的谨慎,这实在是不容易,也让他的危险xìng提升了。

    不过孟翔却没有将心中的想法在脸上表现出来,甚至神之中也没有出现任何的改变,只是将目光自然而然地转移到了那个向他临空走来的白衣年轻人上。当然了,他这么做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实际上他的主要注意力依旧放在了白衣人的上。

    面对对方近,孟翔则显得相当谨慎,站在山峰之上,一动不动,显然是准备等对方主动靠近。实际上,这也是他刻意要获取的效果,那个白衣年轻人距离他越近,等会的战场就会距离那个让他十分忌惮的白衣人越远,虽然以他的修为和实力,他和孟翔之间的距离实在是算不了什么,念动即至,但是他终究还是无法无视空间的存在。

    他要想真的抵达孟翔的面前还是花时间的,虽然会极为的短暂,但是时间终究是存在的,而只要有时间存在对于孟翔而言就可以作为缓冲,这对他们这个等级的仙人而言,这甚至就有可能决定胜负,乃至于是生死。

    白衣人显然是看出了孟翔的打算,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不过终究没有真的移动体,拉近他和孟翔之间的距离,也许是他觉得自己的境界和实力都比对方强很多,没有必要在这些细节上太过计较了,否则就难免显得太过小家子气了,但是他还是过于自大了,孟翔绝不是一般的仙人,而且还拥有他不知道的撒手锏,他终究要为之付出代价的。

    实际上,孟翔和那个白衣人之间的距离并不算近,只有五百里,而那个向他走过来的白衣年轻人的速度而言不算慢,似乎他想在他的师父面前好好表现一下,挽救一下他在他师父心目中的形象,虽然他已经没有了形象,但是在他的师父亲口告诉他之前,他终究还是原因努力一把,至少也让他的师父看一下他的态度。

    很快,那个白衣年轻人就来到了孟翔的近前,这一次他直到距离孟翔很近了才站住了脚步,只有不足一千丈,而一千丈的距离对他们这个等级的仙人实在是太过短暂了。

    对于双方距离的远近,孟翔并不在意,他的实战经验十分的丰富,距离远离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不要说是一千丈,就是十丈,他也照样可以发挥他的全部实力,不过他依旧没有说话的意思,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

    然而让孟翔有些诧异的是,那个白衣年轻人也似乎没有和他说话的意思,形站定之后,只是对他淡淡地扫了一眼,他的体内就透出了一股锋锐之意,就像一柄神兵利刃从鞘中抽了出来。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那个从白衣年轻人体内透出的锋锐之意对孟翔扑了过去,虽然不是可以攻击,只是气势的逸散,但是依旧是具有着很大的破坏力的,足以将金仙以下境界的仙人撕成碎片,就是金仙也不敢捏其锋芒,否则必会被锋锐之意侵入体,就算当时没事,也会留下很大的隐患。

    面对白衣年轻人的挑衅,孟翔连眉头都没有皱了一下,而那股锋锐之意更是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似乎还不如一阵拂面的chūn风,这不让白衣年轻人的眉梢稍微上扬了一下。

    下一瞬间,一柄柄长剑就从白衣年轻人的背后冒了出来,就像雨后的chūn笋一般,不过它们的长度明显要比他和巡风鸟对决的时候要短小了很多,只要不到一人高了,不过孟翔却没有丝毫的轻视,因为他在它们的上感觉到了更为强烈的危险气息,显然它们要出击的时候,能够造成的破坏必然会大增。

    孟翔没有任何的动静,仿佛没有看到对方所在的一切,实际上他已经提到了jǐng惕,他在等待对方的表现,不过白衣年轻人的举动再一次出乎了他预料。按照他的想法,动手之前,他总应该是和他搭讪两句吧?至少也要询问一下的份,否则岂不是要打要一场糊涂仗了吗?

    然而事实就是那个白衣年轻人似乎真的没有询问他的姓名份的意思,在背后的长剑出现的下一瞬间,他就对轻轻一指,紧接着一柄柄长剑就飞跃而起,对他着急刺了过去。

    由于两人之间的距离相对比较近,而长剑的速度有比较快,仿佛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就不存在了一般,一闪就到了面前,而孟翔也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决定,也就是说,就算他站着不动,那些长剑依旧是不会有任何的停留的,绝对会痛下杀手的。

    孟翔的眼底浮现了一丝淡淡地杀意,不过他并没有和那些shè向他的长剑有任何的碰触,他选择后撤,不过整个人就像变成了一片轻盈的柳絮,根本不给长剑接近的机会,那形就像他在长剑刺中他之前就被剑上透出的气劲推走了。

    白衣年轻人却一点也没有罢手的意思,念动之间,那些长剑纷纷向孟翔发动了攻击,而且一改单调的直刺,而是他进行了围攻,就像一群见血了的鲨鱼,从四面八方一起向他的上扑,仿佛要将他彻底住了,然后在他退无可退的时候,一发力将他彻底撕碎了。

    不过他依旧有些小看了孟翔了,就算他驱动的长剑数量再多,攻击再迅猛,但是根本无法碰触到他的体,他就像是一阵清风,只有有一丝的缝隙,他就可以轻松避让开来,而况很显然白衣年轻人的攻击还做到没有任何一丝破绽的存在,这就导致他看起来十分的威风,得孟翔到处跑,但是实际上他的攻击却全部是无用功,根本不可能对孟翔造成丝毫的伤害,甚至连他的衣角也无法碰触到。

    白衣年轻人有些急了,他太想表现自己了,也太想证明自己了。尽管他看起来十分威风,占尽了上风,但是自己很清楚他这完全是白费功夫,而他也知道他十分要比他更清楚这一点,他根本无法瞒过他。

    久而久之,白衣年轻人就觉得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仿佛他已经看到他的师父对他投来了越来越失望的目光,顺带着也将他在他心目中的形象一撸到底,彻底对方失去了他在他心目中的分量,就算他今后能够做出再大的努力也不可能让改变对他的看法了。

    不!绝对不可以!白衣年轻人的心中发出了一声怒吼,紧接着他看向孟翔的目光中就充满了杀机,如果他的眼神可以将孟翔杀死的话,恐怕早已经让他形神俱灭,魂飞魄散了。

    爆!白衣年轻人利用他和那些围攻孟翔的长剑之间的联系,将它们全部引爆了,紧接着,每一柄长剑都化作了千万块,将以孟翔为中心的区域切成了无数的碎块,甚至连空气也没有放过。

    白衣年轻人则是死死地盯着孟翔,希望他在他的眼前变成了齑粉,但是他再一次失望了,孟翔虽然不再如风一般地到处飘,但是很显然他的攻击根本无法真正地撼动他。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