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8章 暴露行踪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第1398章 暴露行踪

    “昂……”在银光从乱石岗中间的大坑飞出来的同时,不但很像一条银龙冲出深渊,而且还发出了一声清越悠扬的龙吟,并且传出去了很远很远,至少距离战场有相当一段距离的孟翔就听得清清楚楚,就在是在他耳边响起的一般。最快更新随梦小说 .Suimeng.

    好剑!听着悠扬的剑鸣声,孟翔的心中不由得暗暗地点了点头,虽然他并不修炼剑法,对剑的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知道什么样的剑才是真正的好剑,而这一次从大坑之内飞出的长剑无疑属于好剑。

    得益于优越的目力, 孟翔一下子就看清楚了那柄长剑的模样,寒光四shè人眼目,而且还依稀 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他对此并不感到奇怪,因为他已经知道那柄被白衣人召唤出来的长剑实际上就是那柄刺伤了星光猿的宝剑。

    宝剑被白衣人从藏剑之地召唤出来之后,并没有径直飞入他的手掌中,而是在他的头顶不停盘旋,留下了一圈圈的银光,同时也让银光如水波一般向四下不停地扩散,显得十分的漂亮。

    在白衣人cāo控下的宝剑就如同它的主人一般,散发出奇异的魅力,让人的目光不由得被它吸引,向他看过去,而此时孟翔的目光就随着矫若游龙的宝剑不停游动。当然了,孟翔并不是被那飞舞的宝剑吸引住了心神,他是在观察它,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他将要他的主人一战,而他必然会与它接触,他不得不小心一些。

    随着观察的深入,孟翔不得不承认,此时的宝剑和他之前见到的时候确实大不相同,如果将它刚从星光猿眉心中拔出来的时候看作是一个久病缠的老者,奄奄一息,那么它现在就是一个强体健的小伙子,jīng神奕奕,如果不是它们具有着相同的剑意,就算孟翔恐怕也会怀疑它们究竟是不是一柄宝剑。

    宝剑几乎脱胎换骨的变化让孟翔变得惊醒,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它将发挥出更强大的破坏力。不过这还不是孟翔jǐng惕的地方,最让他jǐng惕的是宝剑主人的能力,确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那柄宝剑虽然不是孟翔从星光猿的眉心中拔出来的,但是这不并妨碍他对它的了解,知道由于在过去的很长时间中,它一直都在和星光猿做斗争,虽然插入了星光猿的眉心,但是星光猿确实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尤其是它体内蕴含的星光能量更不是一般能量可以比拟的,所以它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害,至少它的灵xìng受到很大的耗损。

    然而,此时的宝剑竟然已经完全脱胎换骨了,真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要知道从星光猿将宝剑封镇在了寒泉的泉眼之内到现在并没有过去太长的时间,即便星光猿前脚刚离开,白衣人后加就赶了过去,将宝剑从寒泉中起出来,但是可够他利用的时间也不是很多,而他却可以让它在不长的时间中完成了如此巨大的变化,甚至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变化,那么就只有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宝剑的主人实在是太过强大了,而这对孟翔可是一个好消息。

    孟翔虽然自己准备的那份大礼很仔细,能够给对方一个巨大的惊喜,但是问题是他是有心将那份大礼送给对方,但是对方和他非亲非故,未必就会接受,所以最后说不得他需要直接将大礼塞到对方的手中,而对方的实力要是太强了,难度可就会不可避免地增加了啊。

    孟翔微微地眯着眼睛,看着那柄不断飞舞的宝剑,显得很认真,他需要通过它将它主人的实力有一个相对比较jīng准的了解,以免待会送礼的时候出现差错,这可不是他原因看到的况,因为他送出的大礼落空了,可就要直接面对剑锋了,而就算他现在对对方的了解还比较有限,但是一旦真刀真枪地对干一场,就算他从来腕子菲薄,但是他也不得承认,他几乎没有任何胜算,而且xìng命还会受到极大的威胁。

    随着观察的深入,孟翔又发现了一点让他心沉重的地方。白衣人让宝剑不断在他的头上飞舞,似乎并不是为了展现宝剑的锋芒,而在加深彼此间的联系,因为他可以感觉到宝剑的飞行变得越来越灵动。

    脑筋稍微转动了一下,孟翔就想到了其中的关键。那个白衣人虽然十分的厉害,在不长的时间中就对宝剑进行了相当程度的修复,但是他的能力毕竟不是无限的,所以有时间只是有时间将它修复了,但是却还是无法将他们之间联系恢复到最佳状态。

    毫无疑问,白衣人和宝剑的联系变得越紧密,那么他对它发挥出来的威力就越强大,而关于这一点就算孟翔使用的兵器是刀也不会出现判断错误,不过糟糕的是就算他知道,时间越拖对他就可能越加不利,但是他却无可奈何。

    感觉着从宝剑上散发出来的越来越危险的气息,孟翔的眼底不断地掠过各种光芒,显然他真正进行了紧张的思考,想找办法来化解当前的困局,而幸好孟翔从来都是一个相当有决断的人,很快就有了他的决定,伺机出手,不能够再拖延下去了,否则他真的没有把握将大礼送出去了。

    有了决定,孟翔立刻就开始行动了起来,让心神和长刀斩进行联系。虽然由于他对刀法的造诣极高,就算不使用兵器也同样可以让刀意发挥出极为强悍的威力,但是他这一次的对手太强了,他必须借助长刀斩的神奇之处,将他的剑意的破坏力增幅最强的程度。

    与此同时,他开始调动体内的开天刀意,并且对它们进行协调和压缩,以求能够发挥出最强悍的水平,最要能够一击就让对方的宝剑受损,至少要将它的灵心受创,这将会让他和他在接下来的交手中减轻一些压力。

    然而,不知道孟翔的运气不好,还是那个白衣人对危险有着极为敏锐的直觉,就在孟翔发动攻击的前一瞬间,白衣人自己竟然先有了动作,嘴巴一张,一道白蒙蒙的光芒冲天而起,就像一柄直刺苍穹的枪,不过它并没有一直向高空飞起,而是直接撞在了他头顶上盘旋着的宝剑之上。

    刹那间,告诉飞舞的宝剑直接停住了空中,一动不动,而投shè在了剑之上的白芒却直接消失在了剑体之内,而与此同时宝剑的内部隐隐地透出了一种奇异的波动,并且以极快速度扩散开来,一下子就到了孟翔的面前,让他感觉到全一凉,就像有人对它泼了一瓢凉水。

    不好!孟翔下意识感觉到况不妙,催动了体内的开天刀意,不过这一次他并不是对白衣人发动攻击,而是对体内进行清剿,因为他发现那道让通体一凉的寒意并不简单。虽然在感觉上和普通的寒气几乎没有任何的区别,但是他敏锐无比的五感却告诉他,那里面蕴含着极为危险的剑意。

    孟翔立刻就意识到进入了体内的剑意绝对不简单,因为那个白衣人给他的感觉太过不一样了,所以必须立刻进行清理,就无法按照原计划发动攻击也在所不惜,他十分清楚再坚固的堡垒都是很容易从内部被破坏掉的,他不能够侵入他体内的剑意,一旦在关键时刻造反了,他可是想哭都没有地方哭去。

    事实证明孟翔的判断是极为正确的,侵入他内的剑意虽然表面上看一副无害的模样,数量也不多,好像根本无法掀起多大的风浪,但是孟翔对自己的体的控制力极为强悍,所以它的人和伪装就无法逃过的他的眼睛,他立刻就发现了它的不凡和可怕。

    散之无形,隐匿无踪,那些藏在寒意中的剑意十分的狡猾,一进入他的体就立刻散开,化作了无数细丝,而且还进行了伪装,让人只会以为它们是寒意而已,根本就不会发现它们正在他的体中潜伏下来,稍不留神就会让它们溜掉了。

    孟翔立刻就对它们进行了围剿,但是它们却是十分的难缠,原来它们已经分散到极为微小的程度了,现在却还可以继续分散,让每一份有分散十份百份……以至于神念都无法锁定的底部。

    如果换作一般人,面对这种突然的变化绝对是要是吃大亏了,甚至整个围剿也要功亏一篑,那形就像下网打鱼,原本是应该是将鱼都网住的,但是结果网中的鱼却一下子分散成了无数小鱼,网眼就像一扇扇大开的城门,根本就无法对它们进行阻挡,而且更为要命的是,它们的速度又是如此之快,根本来不及换一面网眼梗密的新网,结果只能够眼睁睁地溜掉了。

    而这又不是真正在打鱼,鱼儿跑了也最多没有收获,白忙一场而已,除了人受累了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利影响,但是那些剑意则不同,每一丝每一缕都是一个祸害,甚至可以直接威胁到他的生命,让它们跳掉了将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

    不过幸好孟翔并不是一般人,虽然他的修为和实力也许不如白衣人,但是他对刀法的造诣却绝对不比对方差上分毫,而且他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他对体的绝对把控,所以那些剑意虽然十分的难缠,而且是出其不意地侵入了他的体,但是却在他的地盘中,他占据了地利优势。

    孟翔立刻调动开天刀意,对侵入体的剑意进行无的绞杀,虽然剑意在遭到绞杀的时候又出现了新的变化,甚至给孟翔带来不小的麻烦,但是最终依旧依仗着开天刀意的恐怖威力和地利优势,将侵入他体内的剑意悉数绞杀了,而且还吸收了教训,做出了针对xìng的防御。

    不过还没有等孟翔将心放下来,他就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发现无论是那个新出现的白衣人,还是那个白衣年轻人都看着他,眼神中shè出冰冷的光芒。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设置了阵法了吗?他们怎么可以看到我呢?孟翔有些发懵,不过他很快就搞清楚了况,不知道什么时候,阻隔在双方之间的雾气以及他设置的阵法都消失了。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