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2章 意念分身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孟翔启动阵法将他新的落脚点给掩盖了起来,并不代表他就看不到那个对他的目光生出了感应的年轻人,相反在他的天眼之下,他对他看得是相当的清楚,甚至连他脸上的毛孔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Suimeng.

    只不过这一次孟翔收敛了气息,那个白衣年轻人再也无法感应到了,所以他可以放心大胆地对目标进行仔细的观察,但是刚刚看了一会,孟翔的眉头就微微地皱了起来,因为他发现了问题所在。

    这个有阵法将自己隐藏起来,而且应该在阵法上有一些造诣,否则他就不可能在他用天眼观察没有发现破绽了,虽然在迷雾空间之内,天眼的诸多功能都受到了限制,但是依旧不是普通的眼睛可以比拟的,不过却和他的推测出了不小的偏差。

    在看见那个白衣年轻人的一霎那,孟翔以为他就应该是那柄被星光猿藏起来的长剑的主人,毕竟只有他最有可能感知长剑的位置,然后赶过来进行设伏,给自己的老对手一个大大的惊喜。

    从逻辑上以及孟翔发现的种种端倪上,孟翔会做出如此的判断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此时出现的白衣年轻人上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他的实力。要知道他当初可以击杀了星光猿的,而星光猿的实力可是相当强悍的,就算它仅仅剩下了灵魂,他也不可否认他的强大。

    那柄长剑的主人既然可以打伤星光猿,并几乎给它造成了近乎致命的伤害,不管他当初是如何做到的,但是有一点却是必须的,那就是他的实力绝对不应该比星光猿差太多了,而现在出在他视野中的白衣年轻人确实比较的强大,如果他的观察没有错的话,他应该算是玄仙中的佼佼者了,单纯从境界上讲,他比孟翔还高出一截。

    不可否认。达到了如此境界的仙人十分强大的,但是和星光猿相比依旧差了不少。要知道他对付星光猿的时候,它虽然早已经不是巅峰状态。而且只剩下了灵魂,他采用的甚至还是偷袭的手段,但是结果呢,他依旧差一点翻了船。所以根据他的判断,那个击伤了星光猿并将长剑插进了它的眉心的仙人最低也应该拥有超越玄仙的实力。

    孟翔再一次将目光投向了那个目光如电,jǐng惕地四下寻找的白衣年轻人,他要进行确定一下,看一看他是不是受了伤。换而言之。他是想知道他的修为原本就这么高,还是受伤之后退化了的,如果是后者,那么他依旧有可能是长剑的主人,毕竟星光猿的实力在那里摆着呢,它在负伤之时将对方也予以重创也非不可能的事

    不过很快孟翔就打消了最后一个疑虑,视野中的这个白衣年轻人根本就不是将长剑插入了星光猿眉心的那个仙人,他不符合任何遭到重创后坠落境界的特征。虽然在迷雾空间之内。诸多观察手段都受到了限制。但是以他有天眼收集到的信息,配合小豆的判断是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偏差的。

    虽然搞清楚了一个问题,但是孟翔心中的疑惑却没有消失,反而变得更多了,其中最大的一个就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在藏剑之地,而且还正好让他控制的洪流蜘蛛在通行藏剑之地的乱石岗上布下了陷阱。难道这仅仅是巧合吗?

    孟翔的思维活跃了起来,将收取到的各种信息进行了分析。发现那个白衣年轻人将乱石岗设为狩猎点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尽管它并不是一个理想的选择。当然了。既然结论不是肯定的,那么就还有其他的可能了,而这一次孟翔决定选择其他的可能,那就是这个白衣年轻人将让洪流蜘蛛将陷阱设置在乱石岗上并不是巧合,至少他并不是真的为了狩猎。

    得出这个结论,并没有花费孟翔多长时间,仅仅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而这时一直处在他的视野之内的白衣年轻人还没有放弃,他还在寻找引起不安的来源,这不让孟翔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虽然他自认在如此环境之下,对方发现他的可能是极为渺茫,但是他却觉得他有必要让他打消怀疑。

    孟翔在选择相信年轻人有问题之后,他已经顺着这个思路向下想了,那就他的出现意味着什么,而他很快就想到几个可能,而其中一个最为他忌惮的可能就是,那个将剑插进了星光猿眉心的仙人也来了,只不过隐藏的更深,而这个现了的年轻人应该是他的眼线。

    同时,他这一次现的目的也不单纯,就像他用石龙子进行投石问路一般,对方可能也意识到了他存在,所以才让那个年轻人主动现,如果他忍不住对他动手了,那么他就会有可能反被对方捕捉住了踪迹,而接下来很有可能就是极为凌厉的偷袭,就像他偷袭星光猿一样。

    尽管孟翔对自己相当的自信,觉得自己的境界就算还没有达到玄仙这个境界的顶点,但是横扫同境界的仙人,乃至于更强悍的妖族都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自信并不是自大,他可不认为在比玄仙更高等级的仙人面前,他依旧可以具有压倒xìng的优势,更何况他这一次面临还很有可能是偷袭,他就更加不敢大意了。

    不过在孟翔看来,况还没有糟糕到不可收拾的底部,他依旧可以使用手段将敌人打消对他存在的怀疑,至于此前敌人有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他对此并不担心,因为答案应该是否定的,否则对方不可能不对他发动偷袭,毕竟对方的修为比他,应该能够看出他的修为,不会有什么顾忌的。

    思维电转,很快,孟翔就想到了一个方法,而这个方法实际上也很简单,那就是让那个年轻人相信,引起不安的来源并不是人,而是生活在迷雾空间的怪物,虽然仙人和怪物之间是有差别的,但是在迷雾空间的特殊环境下,尤其在没有见到对方真容的况下,是很难做出准确的判断的。

    孟翔想了想,一道淡淡的黄sè光华在他的体上出现。并且逐渐变得浓稠起来,片刻之后,他的体在黄光的掩盖就变得有些模糊了。不过紧接着那些黄光就和孟翔剥离开来,不过却没有散开,反而光华内敛了,化作了另外一个孟翔。和他长得一模一样,如果不是他一看就不是血之躯,恐怕就难分清楚他们谁是真的了。

    看了看那个由光芒构成的“孟翔”,孟翔点了点头,然后伸手在它上由上而下凌空抹了一下。紧接着它就大变样了,无论是相貌还是体型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再也没有了和他一丝相似的地方。

    完成了改变之后,那个有黄sè光芒构成的人立刻沉了下去,似乎坚硬无比的石头一下子变成了水了,转瞬间它就彻底消失了,而岩石之上却没有留下一丝的痕迹,如果不是亲眼相见。真的会怀疑它是不是真的存在过。

    做完了这一切。孟翔再一次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那个白衣年轻人的上,他希望能够从他的上找到更多有用的信息,而他最关心是他是不是和其他人经过交流,这不仅仅和他处境有关系,也和他之前的猜测有关系,毕竟他之前的猜测也不是一定就是事实。还需要证据予以佐证。

    时间依旧在不紧不慢地向前流淌着,很快就又有一盏茶的功夫过去。那个白衣年轻人在此期间已经搜寻了相当大的一片区域,而中心则是孟翔曾经站立的小山峰。很显然,他对自己的判断应该是相当的自信的,始终认为他心中的突然出现的那丝不安并不是空来风。

    不过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仔细勘察,却始终没有发现任何的不正常,那个白衣年轻人似乎有些要放弃的意思,准备回到那片布下了阵法的矮树林中,继续进行蹲守,当然了,他也可以是在麻痹敌人,想让敌人放松jǐng惕,最终露出了蛛丝马迹。

    显然,孟翔是不可能上当的,也不会真的放松下来,不过就在那个年轻人要飞回那片小树林的时候,他却突然抬起了头,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奇异的光亮,过了片刻,他才将目光收了回来,重新投向了那个年轻人,而神sè却已经出现了变化,就像看一只已经走进了陷阱的猎物。

    几乎就在孟翔表发生变化了的一瞬间,那个白衣年轻人仿佛也有了感应,只不过他感应到的并不是目光的目光,而是猛地将头抬起了起来,看向了天空,露出了戒备之sè,紧接着一股股凌厉的气势从他的体中透了出来,并在极短的时间内显化成了一柄柄的巨剑,是由剑气和剑意凝聚而成,就像开屏的孔雀翎一般整齐地竖立在他的后。

    那些巨剑每一柄都足有近十丈长,并且数量众多,足有近白柄,威力也很强大,就算孟翔和年轻人之间相距很远,但是他依旧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它们散发出来的锋锐之意。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白衣年轻人的边的雾气中有很多细小的裂痕,并且扩展的范围越来越大,是那些巨剑逸散出来的余波所致,由此也就不难知道它们的威力之大了。

    按理说,那个年轻人有如此多威力巨大的巨剑傍,已经不会再畏惧什么危险才对,但是从他的表上可以清晰看到他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脸sè变得越来越凝重,可见他这一次遇到的麻烦可能很大。

    片刻之后,突然一声响彻云霄的鸟鸣响起,不过这声鸟鸣十分的特别,不仅显得十分高亢,方圆千里都是可以听得清清楚楚,仿佛迷雾空间中对于声音的削弱根本不对它起作用,而且还透出了一股极为锋锐之意,就像将无数把锋利无比的刀意投掷出去,斩碎敢于拦挡它的一切。

    几乎在鸟鸣声响起的同时,白衣年轻人的头顶之上出现了一道道的细而长的裂痕,就像有一把把无形却极为锋利的刀子从空中猛劈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