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3章 主动出卖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12点)

    后来,孟翔和那个穿着红sè铠甲的人直面交手了,立刻将长刀斩取了出来,对着对方猛劈猛砍,一副不将对方剁成碎块不罢休的架势,当然了,他的手下是有方寸的,只是去破坏那件古仙器,而是不会去伤害他的体。

    效果很好,尽管一开始孟翔还没有直接伤到那件古仙器,但是他表现出来的气势却有些震撼了对手,让对方的士气低落,而则是越战越勇,长刀斩很多次都要直接落在对方体上了。

    那个穿红sè铠甲的人感觉到了危险,而那件古仙器铠甲,实际上它的器灵也感到危险,而且十分的强烈,面对长刀斩,那感觉就像脖子上面架着一把锋利无匹的刀子,极度惊惧。

    等级越高的法宝的器灵就越聪明,比如小豆,甚至还有可能比普通人更聪明的存在,但是正是因为聪明,所以它们才更能够分辨出利害得失来,知道如何的取舍。

    孟翔手中长刀斩那件穿在对手上的古仙器铠甲器灵也不是它究竟是什等级,但是它给他的感觉就是危险,极短的危险,如果放任它割在它的体上,绝度会对造成极为严重的尝试,甚至不可修复,那样它可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死掉了,可能没有一个人会为它留在一滴泪,甚至不会又一声的叹息。

    那件古仙器铠甲可是刚刚被从遗迹中被发掘出来不长的时间,算是重见天rì了,这对它而言可谓是一次重生,要知道在遗迹中它可是极为孤独的,所以它更加不愿意失去现在的生活,更不愿意去死。

    于是古仙器铠甲的器灵开始试着和孟翔沟通,表明它的立场,它可以两不相帮,但是孟翔必须保证它的安全,也就是说无论他和那穿铠甲的战斗打斗了什么程度,他都不可以伤害动它。

    铠甲器灵第一次和孟翔沟通的时候,孟翔一点也不相信他数词,甚至认为那是他的对手的轨迹,目的就是让他放松jǐng惕,从而寻找机会将他杀死,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就将这个事给忘掉了,依旧猛攻不休,尽管那穿铠甲的人显得相当况躲避十分的迅捷,但是他依旧出现了数次的险,显现就被长刀扎劈中了。

    尽管不知道被长刀斩劈中后具体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但是铠甲灵魂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况一定会十分的糟糕,终于长刀斩能不能劈开它,它根本就没有想过,但是在它的心底实际上是能够感觉到自己不行的。

    在危机的压迫下,铠甲器灵开始再一次和孟翔沟通,而这一次的沟通却让孟翔的心态发生了变化,尽管心中依旧保持着高度的jǐng惕,但是他又隐隐感觉到对方找自己商量的事也许不是假的。

    但是在一个问题没有搞清楚之前,孟翔对铠甲器灵是不会有一丝的信任的,那就是它明明是他的对手的法宝,但是为什么可以和外人合谋害他呢?要知道一件法宝一定认主了,就算他心中再不满意也不可以表现出来了,更不可以做出对人有害的事,和他沟通的铠甲器灵的做法却是为完全违背常理,这让他如何不jǐng惕。

    铠甲器灵似乎能够明白心中的疑惑,索xìng将事完全说明白了。根据它的说辞,虽然它是通过他才从遗迹废墟中重见天rì的,它应该报答他,而它也这么足了,但是他还是嫌他的实力太差了,所以祭炼的过程并不顺利,可是说他仙子还不是它真正的主人,它决定等到他正是迈入金仙后,才会真正认他做它的主人,这也就导致他们关系并不是那么的紧密,它除了不能够直接将他杀死之外,完全可以zì yóu地做到很多的事。…,

    孟翔分析了铠甲器灵所说的每一句话,他发现它的说辞都十分的合理,而出现这种况大概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铠甲器灵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的,而另一种可能则完全相反,都是假的,是为不了出现问题才会编如此没有漏洞的说辞。

    自然了,孟翔还是没有立刻下结论,如果铠甲器灵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毫无疑问最后的解雇是对他十分的有益的,甚至帮助他减少的很多危险,而一旦是假的,那他就有可能落入陷阱之中,无法自拔,最后干瞪眼,被敌人整个吞下去,连骨头都不吐。

    所以孟翔开始了对铠甲器灵的测试,测试了很多种,最后所有的测试结果都表明,铠甲灵魂说的都是对的,这对他而言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他的目的是活捉对方,而且还要在对方没有受到太大损伤的况下,嗯,应该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才对。

    在进行了一番思考之后,孟翔答应和铠甲器灵合作,以不伤害它和它的本体为条件,它不也不再干涉他和它主人之间的战斗,不过孟翔并没有立刻就将这张底牌给用掉,主要他是觉得时机不对,所以他在后面和对手动手的过程中,他一点异常也没有表现出来,甚至还让铠甲器灵和他一起演戏。

    这也是他发出的刀罡为什么那么容易将古仙器铠甲弄伤了的根本原因。要知道仙器,尤其是高阶仙器都是相当结实的,如果不是使用长刀斩进行增幅,孟翔就算发出的攻击中蕴含着开天刀意破坏力极强,但是也不是那么容易损坏的,就更不要说是古仙器了,毕竟他的修为还是太低了,如果他能够成功晋级金仙,徒手shè出去的刀罡的威力才能够真正发挥出来。

    以往和铠甲器灵合作的经过在孟翔的脑海中一掠而过,孟翔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显然他已经看透了那个穿红sè铠甲的人的心思,他想依靠古仙器铠甲熬过体麻痹的时间,尽管此前古仙器铠甲也出现了失灵的况,更是成了导致他陷敌手的罪魁祸首,但是他现在还是抱有的,所以他是绝对不会放弃它。

    眼睛是心灵的窗花,通过它可以窥见隐藏在心底的秘密,而孟翔的目光尤为犀利,通过眼睛观察人的心理活动就更是强项了,尤其是现在,对手遭到了惨白,而且意外的况下,心绪波动更加的厉害,孟翔甚至不需要太过仔细辨认,就可以将对的心思猜一个七七八八。

    不过孟翔并没有立刻命令古仙器铠甲让它放开防御,从而让他可以使用手段将对手完全锢起来,他需要让对手自动放弃古仙器铠甲,也就是说让他主动和它脱离关系。

    孟翔这么做固然是为了能够解除他的防御,可以轻易控制和锢他,但实际上他还有一个为重要的目的,那就是为后面的行动扫清楚障碍。如果不意外的话,等他对手擒住之后,他就会立刻寻找一个安全而隐蔽的地方按照计划冲击金仙境界,而成为金仙对孟翔极为的重要的,所以他尽量减少可能会导致失败的因素,而解除对手上的古仙器铠甲就在此列。

    尽管古仙器铠甲因为种种远远没有完全成为孟翔的对手的法宝,但是他毕竟已经对它进行祭炼了,这就说明他们之间已经有了某种联系,而这种联系就是一个不安全的隐患,甚至可能影响到他晋升金仙的成功几率。…,

    在和铠甲器灵的交流过程中,孟翔发现了一个细节,铠甲器灵尽管为了不被长刀斩所伤,它它倒霉的便宜主人,但是它依旧向他提出了要求,他不可以伤害他的xìng命。

    孟翔不知道他要是真的伤害他对手的xìng命会出现什么况,但是绝对不容易出现意外。要知道他一旦按照计划利用帮助他晋级金仙,那么他就绝对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无论是成功与失败,他都已经要压榨出他最后一点价值,毕竟是半步金仙的数量太少了,简直是可遇不可求。

    为了压榨出半步金仙的所有价值,孟翔势必会使用很重的方法,这些办法都来自于元始魔门那一任喜欢搞各种研究的门主,也不知道魔门的手段原本是十分的酷烈,还是作为门主,他根本就不匮乏半步金仙作为材料,所以他留下的手法都具有很大的危险xìng,越是到了后面,也就是半步金仙的状况变差之后,危险xìng就越大,甚至一些手段可以导致目标的猝死。

    这也就是说他捕捉到的这个半步金仙很有可能在帮助孟翔晋级金仙的过程死掉,而一旦他真的死亡了,那么和有着某种联系的古仙器铠甲会有什么反应,他可是拿捏不准,而他却被不得不防,一件,而且还是一件古仙器,如果真的发起飙来,会造成的破坏还是很大,就是他全力出手,只要他还不是金仙,他不大可能将它压制住。

    当然了,孟翔让半步金仙和古仙器铠甲分开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自己将古仙器铠甲收入囊中。要是孟翔一路行来,无论是从通天届偷渡到灵界,还是从灵界来到天弃之地,抑或是从天弃误入现在的,他所经历的时间都不是很长,加之他将绝大多数的时间都用苦修了,所以根本就没有一些应手的仙器,全上下除了镇天魔塔还能够拿出手之外,实在没有值得夸耀的法宝。

    这一件古仙器铠甲,孟翔已经请小豆鉴定过了,虽然不知道它的具体来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它一定属于名家之作,无论是水准还是xìng能都超过了一般的绝品仙器,可以说是一件不折不扣的宝贝。

    为了说明这件古仙器铠甲的xìng能是如何的优越,小豆打了一个让孟翔有些尴尬的比例,如果那个倒霉的半步金仙可以完全发挥出它的威力,就是站在那里任凭他攻击,只要他不使用长刀斩,就算给他三天的时间,他也无法伤到他分毫。

    孟翔一听小豆的接受,他立刻就心动了,就算晋级金仙之后,攻击大增,但是古仙器铠甲穿在上,依旧可以帮助他减少差不多一半的攻击,而真正交手的时候,不要说减少一半的伤害,就算减少一成,甚至只是一分也绝对可以改变整个战斗的结局,这又让孟翔如何不动心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手机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