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6章 避无可避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该死!孟翔心中暗骂了一声,不过心态却没有乱,调动体机能,将天眼眼窝中的不适感觉直接清除掉,然后将天眼睁了开来,向怀疑的方向主要是漩涡所在的方向看过去。

    此前的受伤并没有对天眼造成任何的伤害,看的十分清楚,但是经过了一番寻找之后,孟翔依旧没有找到究竟是什么东西将他锁定了。寻找的过程中,他还曾经向漩涡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尽管他们之间的拉大了很多,但是他依旧能够将它看的很清楚。

    这一段时间过去了,漩涡的模样再一次发生了变化,首先是体积的增加,而且增加了很多,直径已经超过了十万丈,不过这并不是孟翔最关注的地方,它吸引他注意力的是漩涡中间的位置,那里出现了一个黑sè的球,不大,只有不到百丈的之间,但是它确实如此的特别,只要看过去,立刻就会被它吸引。

    不过孟翔却对那个黑sè的圆球十分抗拒,目光刚刚碰触到它就立刻好像被针扎了一般,立刻就将头转向了一边,眼神中还透出了惊骇之sè,似乎他在那个圆球那里看到了什么可怕的况。

    那个黑球给孟翔的感觉特别的不好,虽然看起来它似乎除了颜sè比较深沉之外就没有什么了,但是他的目光和它一碰触,他的心中就泛起了极为强烈的而且是无法遏制的恐惧,特别是影响到了他的灵魂。他剧烈地颤抖着。无法自制,甚至体中还传出了不祥的声音。

    孟翔的体中传来撕裂般的剧痛,就像有无数把的刀子在他的体不停地切割,他知道是自己灵魂受伤了。他自己的体他自己很清楚,且不说他此前所受的创伤已经好了大半,就算还没有好,他也可以和此时的痛楚清楚区分开来。

    事后通过和灵魂交流,孟翔才知道刚才他经历了怎么样的危险,仅仅是看了漩涡中间的那个黑球一样,他的灵魂之中竟然受到了不轻的压力。甚至出现了很多处的挫伤,如果再慢一瞬间,说不定挫伤就变成了撕裂伤,那样他要想让他复原如初就比较的麻烦了。毕竟相较于体上的创 伤,灵魂上受的伤可是很难治愈的。

    尽管没有从漩涡那里找到正在威胁着他的根源,但是孟翔却觉得大有所获,至少知道那个对灵魂有着极大破坏力的黑sè圆球的存在,让他的心中有了准备,否则事到临头那可就晚了。

    也许是因为知道了那个黑sè圆球的恐怖,孟翔萌生了更为强烈的退意,尽管因为此前的战斗让体内的能量消耗了很多,储备已经不是很多了,但是他不仅没有减少对元始轮回桥的能量灌输。反而加大了,让它几乎是保持极限速度,向远处电shè而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但是孟翔的眉头却依旧没有丝毫舒展的迹象,不是他不愿意放松下来,而他根本就无法放松,因为直到现在他被锁定的感觉竟然还有散去,这就意味着他还是会随时随地遭到攻击,而且根据他的直觉给他的jǐng告等级,是极度危险。也就是说,如果锁定他的存在对他悍然发动了攻击,而他自己又没有躲避过去的话,他的xìng命可能就交代了。

    头上悬着一般利剑的感觉实在是太过糟糕了。孟翔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窝火和窝囊。在此之前,他自己又不是没有遭遇过危险。但是哪一次像现在这般的被动。在孟翔看来,危险并不可怕。因为危险无处不在,就算在家中坐着什么也不是绝对的安全,也同样会有危险,关键是要对危险有所了解,这样才可以早作准备,而有了准备才可以化险为夷。

    孟翔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各种负面绪都镇压了起来,现在面临着未知而可怕的危险,根本没有时间去处理它们,不过也可以确保它们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

    孟翔镇压了负面绪,但是很快它们就又出现了,就像野草一样,铲除了一批,马上就会有另外一批冒出来,这让孟翔有些恼火,不过他也清楚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因为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就算一个人的心境修为再深厚,他也绝对不可能做到无动于衷。

    时间在孟翔焦灼的心态中流逝着,每一分每一秒都觉得格外的漫长,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心中却也不再那难受了,毕竟再大的恐惧,面对的事久了,感觉也就淡了,孟翔也是如此。

    渐渐地,孟翔的心态竟然得到了一定的放松,他甚至还去关注了被锁定的恐怖感觉对他的心境的影响,他发现它虽然让他很不适应,但是它却让的心境修为得到了大幅度提升,而且提升的速度比其他任何时候都要快,他对此并不感到奇怪,他知道越是恶劣的环境就越能够锻炼一个人,激发他的潜力来,只不过过大的压力会产生涸泽而渔的不良后果,反而会将人毁掉,毕竟人能够承受的压力并不是无限的。

    又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在被锁定的感觉的折磨下,孟翔已然失去了计时的兴致了,因为那只会让他更加的痛苦,不过有一件事让他的心稍微好过了一点,由于他一直以高速持续撤退,他终于用天眼也看不到漩涡的存在了,这不让他的心放松了一些,仿佛看不到它,尤其是位于它中间的黑sè圆球,他们带给他的压迫感也仿佛消失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更让孟翔高兴了,那种被锁定的感觉消失了,而且不是暂时,是彻底消失了,他通过各种手段探测都没有再发现被锁定的感觉,这不由得让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人也感觉轻松了很多。就像体的重负全部卸掉了,仿佛体上和心理上的所有疲乏都全部被他排出了体外。

    孟翔向四周看了看,发现幽冥世界显得过于yīn郁的环境也变得不再那么难以接受了,果然是心态决定了一切,不过他并没有让自己沉溺其中太久,尽管cāo控元始轮回桥的速度慢了一些,但是他依旧保持向远离漩涡方向飞去。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他都觉得自己距离漩涡已经足够的远了,但是他的直觉却依旧不断在向他提出jǐng告,让他继续远去。他决定听从直觉的jǐng告,且不说他的直觉都没有错过,就算这一次错了,他不会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顶多浪费一些时间而已。

    不过由于没有生命随时会遭到戕害的威胁,孟翔的心好了不少,开始在赶路和吸收能量补充消耗之间寻找一个平衡,而这个平衡并不难找,很快孟翔的注意力就发生了转移,开始关注于体内能量的补充以及一些细小暗伤的修复。

    然而就在孟翔自觉已经将体调理的差不多的时候,突然一股强烈的心悸感觉向他猛然袭来,而且是如此的突然,是如此可怕,甚至已经震慑了他的心灵。等到他靠着强大的心境修为从震慑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已经晚了,虽然他挣脱震慑所需要的时间极为短暂,但是依旧是来不及了,对于仙人而言,就算是普通人感觉不到的短暂时间都已经可以确定很多事的最终的结果了。

    原来它并没有消失,只是在麻痹我。孟翔心中发起了一阵强烈的苦涩,因为这一次让他心悸的来源竟然和不久之前无缘无故消失的带给他不安和惊惧的锁定的感觉是一样的,也就是那个锁定他的存在使用了花招,欺骗了他。

    孟翔知道现在不是懊丧的时候。而是以最快的能力解决当前的危局,看自己还有没有可能强到一线生机,与此同时,在危险的压榨下,孟翔表现出了最大的潜能。就算他没有用眼睛去看,他也能够清楚地知道攻击他究竟是什么东西。是八道晦涩却极为霸道的气劲,从四面八方一起向他袭来,每一道都划过了一道充满玄奥意境的轨迹,而他们一下子就知道他绝对没有任何可能闪避过去,就算他能够使出那一招他掌握的最好的也是威力最强的夜战八方的守势也可能逃过这一次的大劫。

    除了那八道气劲的速度极快,他自己也不一定有机会将夜战八方完全施展出来意外,最主要的还是气劲具有的恐怖的杀伤力,主要它们和他有所接触,不论是他的体直接接触,还是与长刀斩接触,它们都会对他的体造成极大的破坏,而这种程度的破坏,就算他的体再强悍也绝对扛不住,说不定体一下子就会爆掉了。

    孟翔的眼睛中shè出坚毅的光芒,他准备拼了,将所有的底牌全部拿出来,一定要去搏一把,如果能够逃出生天那就是他的运气了,如果逃过他也没有好遗憾的,不过就在准备将体内的所有时间之力全部灌输进时间罗盘的时候,一道快如闪电的意念在他的意识海中出现了,实际上那道意念比闪电还要快很多。

    那道意念的内容十分的简单,没有任何难懂的地方,只不过内容有些诡异,如果不是向他发动意念的人是小豆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听的,只会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去做,毕竟他要做的事关系到他的命运,尽管成功几率不大,但是一线生机也值得全力去争取。

    自从修炼宙以来的积存在体内的所有时间之力都被孟翔在最短的时间内灌输进了元始轮回桥中了,由于速度太快,势头太猛了,所过之处就像刀割一般的痛苦,甚至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时间之力通过地方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但是为了争夺一线生机,他根本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时间之力输入了元始轮回桥后,孟翔原本以为会有什么大的动静,但是结果却是泥牛入海一般,什么动静也没有,至少他没有发现任何的变化,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

    更为糟糕的是,他由于将时间用于将时间之力输进元始轮回桥了,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做其他的事,现在他就算不想坐以待毙也是不可能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