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8章 诡异结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孟翔的衣袖上出现了一个极小的窟窿,只比针尖大不了多少,是被一截与刀幕相撞碎掉的晶芒击穿的,只不过仅仅伤到了他的衣服,不过此时它却展现出了极为恐怖的破坏力。

    小洞急速扩大,几乎只是眨眼的功夫,衣袖上的小洞已经达到了茶杯口大,紧接着他的半条衣袖都消失了,如果不是孟翔及时挥刀了将衣袖齐肘砍了下来,还不知道破坏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孟翔的脸sè有些凝重。尽管孟翔上的衣服并不是特别炼制的,仅仅是一件普通的仙器而已,但是它能够称为仙器,其防御能力还是有的,而且也一定是相当的结实,但是它却在转瞬间就被毁掉了,而原因仅仅是被一截晶芒shè穿了一个小洞而已,由此已经不难看出卷轴的危险xìng。

    看着空的手臂,孟翔的眼睛中闪过了jǐng惕的光芒,而他的脑海中也不可遏制地出现了一个想法,如果那道晶芒不是仅仅地shè穿了他袖子,而是击中了他的体,那又会怎么样?

    甩了甩头,孟翔决定不去想那没有出现的恐怖一幕,而是将目光转向了已经没有薄膜保护的卷轴,而这个时候它张开的部分已经闭合了,静静地悬在了空中,气息收敛,如果不是它是完全透明的,眼根本看不见,它似乎和一根普通的卷轴没有任何的区别。

    一根卷轴,一个人,相隔两百丈,遥向对峙,谁也没有动手,卷轴上散发出一股极为细微的气息,而它随着它上下有节奏地起伏着,就像呼吸一般,而孟翔的神很平静,似乎对当前的况毫不在意。但是他眼底不时掠过的亮光则表示他心中远远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

    孟翔仔细观察着面前的透明卷轴,眉宇间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困惑之sè,似乎有什么问题想不明。从卷轴反映的况看。眼前的卷轴即便不是宙的后半部分,也一定有着极为深刻的渊源,但是问题是他却对它一点感觉没有。

    又利用宙的上半部分修炼到极限产生的异能感应了一下,确确实实没有感应到宙的后半部分的气息。这不让孟翔对那卷透明的卷轴更加的重视了,他一定要搞清楚它的份。

    心中虽然有些急迫了,但是孟翔却没有立刻动手,而是使用天眼对它不停地进行扫视,想在它的上发现一些端倪。甚至是看清楚它内部隐藏了一些什么东西,但是他失望了。

    孟翔的天眼虽然十分的犀利,可以轻松洞穿很多东西,但是却无法看清楚卷轴上面写了什么,就算他怎么努力都是不行,不过这一举动却引发了卷轴的误会,它开始散发出了能量波动,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将提在手中的长刀斩横在前。由于他现在对卷轴的况还没有什么了解。还是决定小心为好,如果因为大意而被对方所趁,那样他可就闹出笑话来了,不过长刀斩在举起来的一瞬间,就像卷轴的彻底误会了,以为他是要对它发动攻击。立刻抢先出手了。

    刷地一下,卷轴被打开了足有一尺半。这可比它之前两侧斩开的幅度还大,不过让孟翔有些奇怪的是。这一次竟然没有出现了什么异象,仿佛就是仅仅展开了一下而已。

    既便如此,孟翔脑中的jǐng铃却是骤然大响,心中立刻意识到不妙,急忙向后撤,准备和它来开距离,如果真的出现了什么问题,也好多一分转圜的余地,但是他的脸上却马上变了,他的体刚刚向后退了不足十丈,就感觉到后的路好像已经被封死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孟翔的心中顿时就向下一沉,心就好像一下子被揪住了,而且他的直觉还告诉他,他很有可能已经陷入了巨大的麻烦之中,不过具体是什么麻烦他还不知道,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会十分的麻烦。

    为了防备卷轴,孟翔的双眼一直盯着它看,生怕错过了什么,为了搞清楚状况,他还是立刻释放出了神念,向四周扩散,不过他还是将重点放在了后,他要搞清楚具体是什么东西挡住了他的退路,而且还要一定搞清楚。

    很快,几乎只是一瞬间,孟翔就感觉到那阻拦他退回来的是什么了,是一堵墙,而其还十分的厚实,他能够感觉到,并且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让他十分窝火的现实,不仅仅是他的背后有东西挡住了他,其他地方也是一样的,也就是说他被封印在一个全密闭的空间中了,而且是和那个透明的卷轴一起。

    不过孟翔也是很纳闷将他封住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又是怎么来。如果先前就存在的话,他是不可能没有感觉的,而它确实就存在了,这不让孟翔想到了卷轴的举动,开始怀疑是它造成的,是它将他封在这么一个窄小的空间中。

    将自己和它封在一起,难道就不害怕自己将它弄伤了,或者将它彻底弄碎了?孟翔感到有些困惑,不过很快他的心就陡然向下沉了,他想到了一个可能,卷轴将它和自己封印在一起,也许是觉得它完全可以对付他,而且是完胜,根本就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安全,这让他的心中不舒服,实际上遇到了这种况,任何的心都不会好的。

    孟翔并没有放弃对将它和卷轴和封印在一起的结界的探查,想看一看它的况,但是结果却让他意识到了事的严重xìng,因为他发现它竟然十分的结实,甚至连他的神念都透不出去,就算他在神念之中夹杂了开天刀意去进行试探,虽然威力无法和从长刀斩发出的开天刀意相媲美,但是威力也是不容小觑,但是结果呢,依旧是无法将它洞穿。

    不再试探,孟翔盯着卷轴的双眼渐渐地亮了起来,他准备击中jīng神将它打败了,既然封印他的结界是它搞出来的,打了它自然也就破了,但是就在孟翔准备寻找出手的机会时,他感觉到全突然一沉。就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了他。

    几乎是下意识地,孟翔提振了一下子jīng神,要将压在他上的东西给排斥掉。但是很快就发现不对了,他虽然感觉到体上也有压迫感,但是实际上重力来自于他的jīng神上,不过更准确一点说是来自于他的心。

    莫名重力对孟翔的压制依旧在继续。而且还有越来越大的驱使,更为让他恼火的是根本就找不到重力的来源,就像凭空出现在他的心上一般。这种不断增加的重压让孟翔很难受,心脏跳动的速度极快,而且整个人也越来越不舒服。

    片刻之后。孟翔得出了一个残酷的决定,如果他不能够找到对他持续产生重压的东西,他况将会变得十分糟糕,就算他的体十分的健壮,但要是时间成长了,也非死即伤不可。

    由于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孟翔决定不再拖延了,举动手中的长刀斩救对那个卷轴劈了过去。就算无法将它劈开。也就可以扰乱它,让它无法全力cāo控,从而减轻他的状态,为他争取到多一些的时间。

    面前劈来的长刀斩,那个卷轴似乎丝毫不害怕,一股股强大的波动从书中喷涌而出。对孟翔咆哮而来,比孟翔之前遇到的可要强大了很多。而且紧随其后就是无数道晶芒,一起向他shè了过来。等于是将以前卷轴中放shè出来的攻击,一起发动,只不过威力要大很多。

    该死!孟翔悻悻地咒骂了一声,不过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举起了手中的长刀斩不停地挥动,顿时他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层白光,是刀幕,只不过比上一次厚了很多,他可不希望又出现上一次经脉突破刀幕的况。

    长刀斩和卷轴发生的冲突立刻爆发了出来,并且形成了很大的声势,显得十分的可怖,而且由于孟翔和卷轴都被封印在结界之内,而结界又不许能量外泄,顿时就将它结界内部搞得一团糟,毕竟结界附带的空间并不是很大,只有这整个大厅的三分之二,甚至还要小一些。

    双方因为相互攻击而产生的冲击波在结界内部不停地扩散又被结界挡回来再撞击,搅动,纠缠,一时间之间就像深水下的暗流,并且十分的密集,来回扯动,让人都站不住。

    孟翔也感觉到了压力,直到将开天刀意透体而出才将对让他的影响减低一些,不过他却一点也不敢大意,因为况没有向他预想的那样发展。原本他还以为结界内出现了能量乱流,那个透明卷轴怎么都应该受到影响的,毕竟保护着它的薄膜已经消失了,而它一旦出现了无法自控的况,他就可以立刻出手。

    事实证明,孟翔还是将那个不明份的卷轴看低了,固然结界内的能量乱流十分的可怕,甚至可以将比钢铁结识很多的东西瞬间扯碎了,但是卷轴却有着很强的自保能力,从它上面散发出了一道波动,就像层层涟漪,但是却完全不受能量乱流的影响,相反,只要能量乱流和它有所接触,它们就会立刻消失,就像被滚水泼过了的雪。

    孟翔的眼睛shè出犀利的光芒,定定地看着悬浮在他面前不远处一动不动的卷轴,表没有出现的变化,但是在他的心中却将它大大地提高了数个档次,意识到自己必须要认真对待了,否则他会有很大的麻烦,说不定还会有生命危险。

    眼底闪过了一丝失望之sè,这一番观察,他依旧未能够在卷轴上发现任何的破绽,不过他心中也下了一个决定,不再等了,立刻动手,没有破绽又怎么样,自己动手将破绽制造出来就是了。

    孟翔猛地向前跨出了一步,一下子就将他和透明卷轴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三分之二还多,已经不足五十丈了,手臂一抬,长刀斩被他高高地举了起来,并且刀锋之上出现了月华一般的光泽。

    等到长刀斩被举到了最高处,孟翔丝毫没有犹豫,猛劈下来,不过这一次却没有刀罡从刀锋飞出,显然是准备用刀直接劈,但是以他和卷轴之间的距离,刀的长度显然是不够,加上的手臂也远远不够,但是当刀真的劈下来的时候,却正好落在了卷轴之上,仿佛他和卷轴之间的距离凭空消失了一般。(未完待续。。)

    s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