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5章 暗中破坏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一个青年强者被强者们选了出来,而之所以选他并不是因为他的实力最强,而是他在所有的强者中拥有最强的滞空能力,而他们接下来要完成的任务对滞空能力要求相当高。最快更新

    青年强者没有立刻飞跃起,而是和其他强者进行着商量,声音很小,旁观的人们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他们的心中却感到了一种没来由的紧张,而jīng神却格外的专注了。

    大约了一盏茶的功夫,那个青年强者向其他的强者点了点头,而其他的强者也无声退开了,给他让出了一块空地,而看到了这里,旁观的人们都心中jīng神一振,知道好戏就要开场了。

    结果也确实如此,强者们刚刚散开,那个被选出来的青年强者在抬头看了一下之后,就飞跃了起来,显得十分轻灵,就像一条跃出水面的飞鱼,划过了一条优美的弧线,直接就飞入了从孟翔体内散发出来的波动之中,轻轻松松,毫不费力,一点也看不出来他在此之前已经跃起了上百次了。

    更为神奇的是,那个青年强者飞入了波动之中,动作竟然就变得缓慢了起来,就像是一片鹅毛在轻轻滑动,这让看到这一幕的人们都瞪大了眼睛。要知道这可是在时间之河中,人们根本无法让自己停留在空中,至少这个河段的人是没有这个能力的,也就是说,那个青年能够做到这一点靠的完全是他过人的禀赋。

    也正是由于那个青年强者的强悍禀赋。能够在空中滞留更长的时间。人们也才能够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有一个更为清楚的认知,而就在人们的专注的目光中,他们发现了一个异常况,因为展示者的条件很好,所以要看清楚这个异常况并不需要眼力有多么太过的超群,所以有差不多三分之一的人都看得比较清楚。

    青年强者的体在进入了波动之后,体上出现了一次很短暂的模糊,持续的时间很短,而后他的体又再一次清晰了起来,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个模糊到清晰的过程中之后,他的体位置出现了异常的变化,比在该段时间内正常移动的距离要远很多,这意味着他的体出现了一段凭空的移动。而这种移动是非常态的。

    无论是强者们还是那些旁观的修仙者中都不乏聪明人,自然能够联想到这个异常的况和强者们的一次次失败一定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同时。他们也意识到这种异常状况不可能会凭空出现,而它确实就出现了,这就不得不让他们将怀疑的目光投向坐在光yīn之河河岸上的那个人影——孟翔。

    看到了青年强者上出现的异常况之后,无论是强者们还是其他旁观的人们,脸上都浮现了激动的神。不过似乎是为了保险起见,那个青年强者又做了数次实验,其中再一次出现了类似的况,这就更让让你们确定那种异常况的出现并不是偶然。

    之后,其他的强者也做了类似的实验。虽然不是每一个强者的上都会出现过异常状况,但是其中至少有一半出现了和那个青年强者相类似的况,而随着实验次数的增加,竟然在一些强者上出现裂两次甚至更多次的相类似的异常状况,到了这个时候,只要不是傻瓜都可以确定这一切都是孟翔在搞鬼。

    旁观的人们虽然也对孟翔的做法感到很气愤,毕竟它欺骗了他们,但是不管从哪一各方面讲他们的感受也没有那些强者强烈,毕竟他们才是最直接的受害者,这不由得让他们对孟翔都是怒目而视。如果他们的目光要是具有杀伤力的话,它们恐怕早已经将他戳成筛子了。

    不过很可惜目光是无法杀人的,至少在现在这种特殊况,那些强者的目光是无法对孟翔造成任何伤害的,不过这却不代表他们不会对孟翔做什么。他们对着孟翔高声喊喝。孟翔既然可以动手脚让他们无法从时间之河中出去,很显然他早已经清醒了。也就无所谓再保密了。

    似乎是为了笼络孟翔的心,那些向孟翔喊话的强者都表现得十分客气,一点也看不到怒sè,而且许诺了十分丰厚的报酬,只要孟翔愿意帮助他们逃离时间之河,他们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实现对他的承诺,后来,甚至为了让孟翔放心,甚至提出了可以签订血契,将他们的承诺都在血契中写明了。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孟翔却没有依旧稳住在光yīn之河的河岸上,一言不发,甚至连眼皮也没有撩一下,似乎他根本就没有听到河中的强者们对他的喊话,而实际上他都听见了,但是却必须装作没听见。

    孟翔故意装作听而不闻,其实是有原因的。他对搭救那些强者上岸心中有和很大的顾忌。他询问过小豆,他的前任主人们在见到时间之河时,也都遇到河中请求他们将他们搭救伤上岸的况,但是他们的主人们都没有答应。

    虽然小豆也不知道原因,但是孟翔却感觉到小豆的主人们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而且可能是很有可能会对自不利。要知道小豆的那些主人们遇到时间之河的可比他强大太多了,他们既然都不做了,他的实力又比他们差那么多,他凭什么敢去尝试。

    另外还有一点,虽然那些强者许诺的条件十分的人,但是他根本无法确定他们可以兑现。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孟翔已经对时间之河以及里面的人有了一些了解,可以明确感觉到他们与他是不一样的,甚至他都不能够确定这些强者从时间之河中出来后是不是可以继续活着。当然了。对于他们承诺给他的好处就更不敢保证。为了一些看起来很虚妄的承诺,去冒那么大的风险确实不值得。

    至于血契,也许对别人来说确实是一件维护自己的利用不受到伤害的神器,但是他却绝对不会这么做,就算那些强者许诺的好处再增加了十倍,而且全部可以实现,他也绝对不会签血契。

    孟翔早已经知道天道要置他于死地,在通天界的时候闯通天台,在灵界时却决定要偷渡到仙界,目的都是为了不给天道动手的他机会。而血契却是要将自己的信息送到它那里,然后再让它根据签订契约的人的况作出裁定,这岂不是等于将自己送到天道的手中吗?这种事就算是傻子都不会去做的,而他显然不死傻子。

    思前想后。孟翔很快就有了决断,不去搭理那些不断向他喊话的强者们,专心于修炼,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他正在修炼的宙的前半部分已经濒临极限了,说不定下一瞬间就可能可以完成了。如果真的可以在时间之河消失前使之到达极限,说不定还有一定的可能找到宙的下半部分,这对他而言才是最主要的事

    在呼唤了一段时间之后,那些强者的态度慢慢地变了,变得不再客气,渐渐地强硬了起来。到了后来,他们甚至对他进行了威胁,如果他不答应他们的要求,他们就对他不客气了。

    孟翔是一个很有决断的人,一旦他决定了某件时间一般况下是十分难以改变的,而且他也有自己的骄傲,特别他现在已经是天仙了,虽然提升的方式有些不合常理,但是却不会让他心中的骄傲稍减半分,而一个骄傲人又怎么会因为对方的威胁而改变决断呢。

    孟翔的沉默被时间之河中的强者理解为了不合作。甚至是他们的一种蔑视,于是他们终于真的愤怒了,要知道他们现在所处的况也一样很微妙,他们不仅仅要关注自况,同样也要关注其他人对他们的观感。

    如果能够脱离时间之河还好。他们zì yóu了,也算达到了另一个层次。甚至不会与河中的那些再产生交集,他们会怎么看他们,他们根本就不用在意,就像苍蝇不会在意蚂蚁是怎么想的一样,但是现在况不同,他们很有可能无法脱离时间之河了,这就意味着他们还有与其他人生活在一起,而他们要想再一次称王称霸的话,就绝对不可以被落了面子,至少不可以让其他人觉得他们不行了,变得软弱了。

    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强者们见到离开时间之河无望后,他们开始直接对孟翔动手了,而实际上他们会动手其实是想到了两个方面的考虑,一是重新树立在其他人心目中的威信,事后可以保持他们原来的地位,甚至再升一步,二是他们真的想干掉孟翔,以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气。

    强者能够成为强者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决断,不管这个决断是对还是错的,而这群在时间之河中的强者显然具有强者们所共有的特xìng,于是他们想到就立刻做了。

    强者们看着孟翔,一个个的眼睛中都shè出了冰冷的寒光,里面蕴含着浓烈的杀机,接着他们就动手了,纷纷将凌厉的攻击shè进了波动,显然是准备通过它作为介质,直接攻击孟翔本

    在第一波的攻击中,强者们都似乎有默契一般,都没有将攻击锁定在孟翔的要害上,因为他们还存了万一之想,如果孟翔在他们的攻击下害怕了,那他们岂不是又可以让孟翔帮助他们脱离时间之河了?说到底,挣脱时间之河的束缚的惑还是太过强烈了。

    然而攻击刚刚开始,强者们就弄了一个大红脸,他们的攻击全部都落空了,而且每一道都距离孟翔十万八千里,准头差到了极点,让他们在其他人面前丢了一个大人,不由得都感到一阵窝火。

    不过强者们的自制力还算比较强,很快就稳住了心绪,积极寻找出问题的原因在哪里,因为他们已经下定了决心,决定不再和孟翔有任何的转圜,一定要将他彻底干掉了,以消除他们的心头之恨。

    时间不长,他们就真的找打了原因,这不由得让他们的脸上浮现了得意的冷笑,而看向孟翔的目光中充满了残忍的意味,就像猫看着爪下瑟瑟发抖的老鼠。(未完待续。。)

    >vid/<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