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8章 长刺怪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不知道是为什么,就在孟翔的脚将要踏上河心岛的时候,岛子突然微微颤抖了一下,虽然十分的细微,但是它确实动了。

    然而就是这极不起眼的一次颤动,孟翔一直显得呆滞的眼睛中却仿佛掠过一丝奇异的光亮,尽管极为微弱,就算有人一直盯着他的眼睛细看,也未必就能够看得到,但是它确实是出现过。

    只不过孟翔的上却没有出现其他的变化,无论是是神还是步伐,都和之前一模一样,甚至那只就迈向河心岛的脚也没有丝毫的犹豫,但是孟翔的脚终究是没有落在岛子上,他的脚虽然迈出去了,但是在堪堪接触到河心岛的瞬间却停止了。

    脚底距离河心岛的距离极短,似乎塞进去一张薄纸都十分的困难,但是之间的距离就是再短也是存在的,只要他的脚步在继续下落,那么他就没有踩在河心岛上,不过河心岛却很希望孟翔的脚踩在自己的上。

    当然了,如果是普通的岛子,就算想也是无能为力的,但是河心岛不是普通的岛子,它是一座浮岛,而且是可以以极快速度移动的浮岛,于是乎孟翔不动,它自己动了。

    河心岛开始上浮,它将通过自己将它与孟翔自己的距离消除掉,而且孟翔的脚和它的距离极短,只要稍微动一下,它就可以如愿以偿了,不过它忘了一点,孟翔是人。他在关键时刻不让自己的脚踏在它的上。他自然不会因为它的主动靠近而让自己的决定被改变。

    河心岛的目的没有达到,孟翔将脚抬了起来,而且不仅仅将脚抬起来,还将脚收了回去,踩在了河岸上,不过很显然河心岛的决心也是很大,它竟然向孟翔撞了过去,看似坚固无比的河岸在它的碾压下,瞬间粉碎。

    不过很可惜,孟翔似乎早就想到会出现这种况。所以他脚刚刚踩在了河岸上,他的体就开始向后退,而且速度甚至比河心岛的反应速度还要快一些,河心岛的目的再一次落空了。

    前冲了一段距离。也不知道是因为河心岛太过巨大了,后继无力,还是横亘在时间之河和河岸之间的阻隔起了作用,总是河心岛停止了。但是尽管它停住了,但是并不代表它放弃了。

    突然间,平淡无奇的河心岛放shè出了无数道光芒,并且其中绝大多数都向孟翔飞了过去,不,从河心岛shè出来的并不是真正的光芒,而是无数根细细锋利的触须。就像一根根穿上了线的钢针。

    如果孟翔被刺中的话,况恐怕会比纳过的鞋底还糟糕,更为糟糕的是,那些从河心岛上shè出来的触须的速度极快,至少比孟翔的倒退的速度更快,如果不出现意外,孟翔恐怕难逃被刺穿无数窟窿的命运了。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孟翔的双眼恢复了清明,看着在他的瞳孔中迅速近的一枚枚钢针,眼神中没有一丝恐惧和慌张。有的只是冷静,仿佛是千万年不见丝毫溶化的冰川,紧接着冰川上反shè出了晶芒,比刀锋还要冷,还要锋利。

    孟翔的双眼并没有发动什么威力惊人的攻击。将那些shè向他的触须全部打落,出现变化的是他的双脚。他的脚底突然出现了一道灰sè影子,只不过由于速度太快了,看不清楚,只能够依稀辨认出是一个长条物。

    那道灰影刚一出现,孟翔倒退的速度就骤然激增,并且还是一下子增加了很多倍,快到那些从河心岛shè出的触须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让孟翔超出了它们的攻击范围。

    孟翔也随之停止了脚步,而他脚下的灰影也露出了真正面目,是一座桥,灰sè的小桥,只有大约三丈长短,不过却显得很古朴厚重,似乎已经经历无数岁月的洗礼。

    那些没有shè穿孟翔的触须并没有收回去,而是在空中招摇着,就像无数嗜血的毒蛇。面对着近在咫尺的触须,最近的距离他的脸甚至不到一尺,但是孟翔的神sè不见一丝的波动,甚至孟翔的目光都没有在它们上多做停留,而是投注向了那座轨迹的河心岛。

    此时此刻的河心岛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它现在的样子任何人看过去都不会将它和所谓的河心岛有任何的联想,它就像一个大好的海胆,上面布满了无数细而长的刺,而那些shè向孟翔的触须就是那些刺的一部分,这个时候的它正趴在河岸上,准备向岸上挤,但是却无法如愿。

    孟翔的目光只是淡淡地扫了海胆一样,紧接着他的目光就停下来了,那里正是它的眼睛。很诡异,他竟然无法看清楚它的眼睛的具体况,就像两个黑洞,散发着无穷吸力的黑洞。

    在孟翔的目光和海胆的眼睛接触的一瞬间,那两个黑洞突然变得更大更深邃了,并且吸力也是激增。刹那间,孟翔只觉得自己的心神,血,骨头乃至于是灵魂都牢牢地吸住了,并且要不由自主地向它们飞过去。

    不好!其实孟翔在第一看见它们的时候就知道不妙了,甚至于他会向它们看过去也是因为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吸引,而且可怕的是他当时竟然根本就没有觉察到异常,而当他察觉时他的目光已经被牢牢地吸住了,难以解脱了。

    幸好孟翔早已经有了防备,尽管从海胆眼睛中放shè出来的吸力极为可怕,但是他却没有被一下子吸了过去,相反他脚下踩着的元始轮回桥上出现了淡淡的闪光,紧接着它开始托着他向后撤。

    尽管孟翔的目光依旧无法从海胆的眼睛那里挪开,但是他距离确实是在和海胆拉大,而海胆似乎没有想到孟翔会如此的强悍。似乎愣了一下。直到孟翔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大了足有三丈,它才反应了过来。

    海胆那一对原本就比孟翔大很多的眼睛开始了再一次扩大,而且颜sè也更黑了,而孟翔的眼睛无法转动,让他陡然产生了一个错觉,他已经陷入了一片无边的黑暗之中,而且正在向下坠落,而自己却根本无法阻止,也无力制止。

    孟翔的眼睛浮现出了惊悸之sè,随之他的体向前迈步。原本站在元始轮回桥中间的他竟然很快就走到了桥头,并且还没有停止的意思,如果不出现意外的话,他恐怕就会从桥上跌落。

    所幸最坏的况并没有发现。孟翔的雄厚的心境修为在关键时刻发挥了作用,稳住了他的心神,并帮他将负面绪扫到了一边,虽然无法清除干净,但是对能够造成的影响却已经小了很多。

    收摄了心神之后,孟翔开始再一次后退,虽然速度很慢,而且每退一步眼角就抽动了一下,甚至鼻孔中还隐隐地透出了血丝,但是他却没有停下来。脸上露出了坚毅决绝的神sè,一步一步,步伐中透出了坚定和永不放弃的意味。

    其实孟翔这个时候是极为痛苦的。虽然他及时催动了混元无极金,锁住了jīng气神,但是全的一切乃至灵魂要被从眼睛中扯出去的恐怖感觉却一点也没有减轻,甚至更加的严重了,他就算站着不动都极为的痛苦。

    他感觉从海胆的眼睛仿佛探出了无数把无形而尖锐的钩子,全部探进了他的体中,钩住了他的每一根血管,每一条筋。每一条肌,每一块骨头……使劲抽扯,那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而与之相抗衡,又会将这种痛苦提升十倍百倍。

    孟翔真想放弃。就是停止了后退也会那样他的痛苦也会减轻一些,但是他更清楚他绝对不可以这么做。面对这么一个未知的怪物,他只有将他和它之间的距离尽量拉大,他才会安全一些。

    相较于xìng命,孟翔也就只能够选择承受痛苦了,不过比较幸运的是,他曾经经历过许许多多的痛苦,其中一部分还是十分的可怕的,所以这一次他面临的痛苦尽管也十分的剧烈难忍,但是他却不会出现承受不了的况,至少暂时是不会。

    同时,孟翔也清楚,他只要能够坚持过开始的一段,后面的况机就会好不少,因为体是会对痛苦产生耐受力的,届时痛苦的感觉并不会那么强烈了,这是他的经验之谈,尽管这一次的况和以往都不一样,但是他相信结果应该不会出现大的差别。

    事实证明孟翔地经验还是有借鉴作用的,海胆已经带给他的痛苦果然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地减轻了,但是他却丝毫不动声sè,就连他的神也没有出现丝毫的变化,依旧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元始轮回桥中间挪。

    过了足足有一顿饭的功夫,孟翔竟然才从桥头挪回了桥zhōng yāng,比他之前走向桥头的速度慢了很多倍,不过他的心中却充满了一种成就感,因为虽然只是短短不到两丈的距离,他知道自己为之付出了多少,而他也知道这一段距离意味着什么。

    “孟翔……”就在孟翔双脚踩在他原来站在元始轮回桥中间原来的位置上的时候,一声尖锐如刀尖叫突然在孟翔的耳畔炸响,并且仿佛真的化作了两把刀子,对着孟翔的耳鼓狠狠地就插了进去,并且直接贯进了大脑之中。

    “啊!”孟翔发出了一声压抑不住的痛哼,顿时七窍之中,尤其是口鼻之中立刻喷shè出了血红的血液,而孟翔的脸sè则变得煞白,眼睛原本炯炯有神的眼睛也出现了涣散的况。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况,最可怕的是,孟翔失去了对体的控制,双脚竟然从元始轮回桥上脱离了,整个人就像一只被拉着线回收的风筝,向那只海胆怪物飞了过去。

    几乎与此同时,那些由海胆上的刺延伸出来的触须则全部都兴奋地摆动了起来,就像一群饿极了的毒蛇,就等孟翔去填饱它们空的胃袋。如果孟翔没有办法定住形的话,他的上恐怕会立刻出现无数的小窟窿,而且透明窟窿。

    不过似乎很可惜,孟翔被那一声可怕的呼唤伤得太深了,根本就无法自行恢复,至少看起来在短时间是无法做到了,但是就在他体将要和那些尖锐的触须相碰触的一瞬间,双眼却陡然亮了起来,shè出了如同实质的寒芒。(未完待续。。)

    s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