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7章 河心浮岛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穿过了重重险关的白光已经缩小了很多,只剩下了比拇指大不了多少的一小团,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小小的萤火虫,但是却显得十分的凝实,而且散发了一种奇异的气息。

    那点白光径直飞向了孟翔的面门,直指他的眉心,显然想从那里进入,但是在距离孟翔的眉心还有不到一尺远的时候却陡然停止了,并且紧接着倒退出去了足有数丈之远,而且明暗也出现了快速变化,似乎是害怕了一般。

    对于白sè光点的存在,孟翔依旧是一无所知,继续迈着僵直拖沓的步伐,向时间之河的上游进,虽然速度一再下降,还是很快就越过了白光,仿佛对它的存在一丝一毫的感觉也没有。

    白sè光点悬停在原地没有动,光华稳定,仿佛它已经凝固了一般,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它有了新的动作。先是一阵轻轻的风从时间之河上吹来,风很小,吹在上,如果不仔细感觉甚至都发现不了它的存在。

    然而就是这阵不起眼的风却对白sè光点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吹过它之后,一丝丝极为细小的白sè光丝从光点上飞起,就像蛛丝一般,但是随着白sè光丝不断从白sè光点上抽取,它的个头和亮度都明显降低了。

    转眼的功夫,白sè光点在微风吹拂下就缩减了差不多三分之一,而亮度更是下降了差不多一半,这下让白sè光点真的急了,不敢再在原地停留,一掉头,沿着时间之河的边缘飞走了,不过它的方向正好孟翔相反。

    不过那个白sè光点没有飞出多远就停了,并且调头向孟翔追了过去。那些从时间之河吹过来的风越往回去,就变得越大,而风越大,从白sè光点上抽走的光丝就越多,而且更为糟糕的是白sè光点自己似乎根本无法阻止这种事的发生。

    如果不意外。最多一盏茶的功夫,白sè光点就会彻底消失,所以它根本就逃不掉。但是事实证明,回头有时候也未必就是一个好主意,因为从时间之河吹来的风好像是无处不在的,尽管风势要比向下游去的时候小一些。但是也顶多让白sè光点多苟延残喘一会而已,最终依旧难逃一死。

    白sè光点向孟翔追了过去,不过却不敢太过靠近他的体,在距离他丈许远地方,不定打转。就像馋嘴的孩童看着母亲做出来的甜点,想要伸手去拿却又害怕遭到责罚,显得十分的纠结。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白sè的光点就是不做出选择也是不行了,因为短短的时间过去,它的个头就只有终于刚从时间之河飞出来时的十分之一了,亮度也变得十分暗淡了,就像是风中之烛。随时都可以能够熄灭。

    再又围绕着孟翔旋转一圈之后。那个白sè的光点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对着孟翔的眉心直飞过去,不过距离孟翔的眉心越近,它飞行的速度就变得越慢,似乎它又开始变得迟疑和犹豫了起来,但是最后它还是碰触到了孟翔的眉心。就像将一滴水滴在了沙地之上,瞬间就消失无踪了。

    不过白光刚刚消失于孟翔的眉心不到五秒钟。一声凄厉的惨叫就从孟翔的脑海中响起了,声音中充满了惊恐和绝望。紧接着一蓬白光就从孟翔的头颅中透了出来,就像他的脑袋已经变成了一个发光体,不过白光显得十分柔和。

    在白光的笼罩下,孟翔塌下的脸颊以眼看见的速度丰盈了起来,转眼间他脸上疲乏之sè就完全消失了,脸上也透出了健康的血sè。接着,白光从孟翔的头部扩散到了他的全,仿佛整个人都变成了发光体。

    白光同样对孟翔的体有效果,他僵直的体变得有柔软起来,脚步也变得轻盈了,疲乏之态一扫而空,随之而来的,他向时间之河上游进的速度也增加了,真不知道这对孟翔而言是好还是坏。

    随着时间的推移,时间之河散发出来的威势渐渐地逸散出了河道的范围,慢慢地影响到了孟翔,使得他的脚步变得越来越沉重起来,速度也降了下来,似乎每迈出一脚,他都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与此同时,他脸上的神sè也变得越来越差了,健康的血sè一点点地褪去,脸sè再一次变得苍白了起来。

    孟翔继续向时间之河的更上游进,仿佛他除了这一件事已经无事可做了一般,但是仔细看就会发现这绝对不是他本人的意思,因为他的表隐隐透出挣扎和抗拒,只不过显得比较微弱罢了。

    时间之河弄出来的动静越来越大了,自然而然地,逸散到岸上的部分越来越多了,而对行走在河岸上的孟翔所产生的刺激也变得越来越大,眉宇之间挣扎之sè也变得更加明显了。

    不过很显然,这种挣扎对孟翔的心的损耗和伤害都是很大,整个人无论是体还是jīng神都在以眼可见的速度衰弱了下去。如果不停止的话,就算孟翔的体十分的顽健,恐怕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事实证明,那些从时间之河逸散出来的威势不仅仅会刺激孟翔,而且也会对他的心造成直接的影响的伤害。短短不到一顿饭的功夫,他的整个人就变得十分枯槁,就像一个风烛残年、濒临油尽灯枯的老人,随时都有可能一跤栽倒,再也不会起来了。

    很快,孟翔的体就开始摇摆了起来,就像风中的衰草,又像喝醉酒了的醉汉,并且他上的生命气息也越来越淡了,就像一根糟朽的木头,说不定一摔倒就会变成一堆碎屑。

    就在孟翔还差一步就要濒临死亡的时候,点点白光就出现在了他的体上,是从他的体中冒出来的,而在白光的笼罩下,就像逢chūn的枯树一般,在很短的时间内,孟翔就恢复了原状,甚至比最巅峰的状态还要强。

    不过从时间之河透出的气息实在是太过可怕了,就算孟翔在白光的帮助下恢复了,但是很快就又变得惨淡了起来。虽然衰败的速度要比上一次慢了一些,但是况如果得不到根本xìng改变的话,他依旧难逃死亡的威胁。

    似乎孟翔命不该绝。在他再一次快不行的时候,白光竟然又一次从他的体中冒了出来,帮助他恢复到巅峰状态,而在后来的时间中。孟翔就在体内一次次冒出来的白光的帮助下得意延命,而且他似乎也慢慢地适应了从时间之河透过来的气息对他所造成的伤害,以至于从时间之河透过来的气息虽然是越来越可怕了,但是他能够支撑的时间却是越来越长了。

    不过很可惜从孟翔体内透出来的可以帮助他延命的白光却不是无限的,在它第十次帮助他恢复到了巅峰状态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了,而这个时候孟翔的体的难受力虽然提高了很多,但是依旧没有可能走到时间之河的尽头。但是就在孟翔快要再一次陷入濒临油尽灯枯的境地之时,时间之河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时间之河的中间竟然出现了一座岛屿,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却是时间之河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风景,而河心岛出现的一瞬间,孟翔的行进方向也出现了变化。不再是沿着时间之河一直前进。而是略微调转了方向,向时间之河走了过去。

    如果这时候有人在侧的话,就会发现孟翔其实是在向河心岛所在的位置赶过去,而时间不长,孟翔就走到了河边,甚至一只脚都要碰触到时间之河的河水了。幸好现在时间之河中已经没有了人的踪迹。如果像他一见到时间之河那样,恐怕早就被拉进了时间之河了。

    孟翔静静地站在河边。似乎是在等待什么,而且很快结果就出现了。是在等待那个位于时间之河的河心岛,而那座河心岛也似乎并不是真的河心岛,因为它竟然是可以移动的,就像见到的客人的摆渡船,竟然立刻向孟翔所在的位置移动了过来。

    河心岛的个头不小,时间之河的环境也十分的恶劣,但是那座河心岛却是稳稳当当的,而且速度极快,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它就来到了孟翔的面前,而且岛子的边缘和河岸是一样的高,孟翔要想走上河心岛将一点事也不费,一步就可以迈上去。

    就在河心岛靠岸之后,孟翔的脸上再一次透出了挣扎的迹象,而且是前所未有的激烈,体上出现了快速的损耗也仿佛不在乎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孟翔显露出来了清醒的迹象,而这种迹象变得越来越明显了,看样子,似乎要不了多一会,孟翔就有可能彻底清醒过来。

    那个一直呼唤孟翔将他带到了这里的声音的主人似乎急眼了,发出了极为高亢的叫喊声:“孟翔……孟翔……”每一声都像一把刀子插进了他的体,让他的体颤抖,口鼻等七窍向外流淌黑血。

    尽管变得极为尖利的叫喊声对孟翔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但是却对扼住他的清醒有着很好的效果,仅仅是片刻功夫,他脸上的挣扎之sè就慢慢地淡去了,很显然,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要不了多一会,孟翔就会再一次被喊叫声完全夺取心神,无法恢复了。

    在孟翔脸上的挣扎表变得越来越淡的时候,他再一次动了,是向那座像渡船一般靠向岸边的河心岛走去。河心岛看起来十分得到荒凉,寸草不生,而一目了然,只有一些石块躺在上面,不过都显得很光滑,似乎是被什么打磨过一般。

    河心岛的面积也不是很大,只有方圆不到一千丈。如果在别的地方,一千方圆的岛子应该不能够算小了,但是时间之河的环境太过恶劣了,尤其是在现在的河段,浊浪滔天,一个不是特别巨大的浪头就可以整座河心岛就给彻底拍在水下,就算孟翔上岛了,由于没有遮蔽之处,而孟翔又显然没有抵抗巨浪的能力,无疑是极为危险的。

    不过很可惜孟翔并不知道他面临的况有多么的危险,举步向河心岛走了过去,并且在靠近河心岛的时候,一点也没有停步的意思,迈步就向上跨了过去。(未完待续。。)

    s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