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7章 又见伊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淡淡地扫了一眼正在化作烟尘消失的偷袭者,孟翔的眼神显得极为平静,不见一丝波澜,只是轻轻地一招手,顿时千百点晶芒就一起向他飞了过来,落入了他的掌心之中,正是偷袭者用来攻击他的飞剑。

    孟翔低头向掌心看过去,发现已经缩小到了寸许长短的飞剑和一般长剑的飞剑有着很大的区别,一般的飞剑大体都保持着宝剑的形状,而他手中的飞剑则像是一根根细针,而且十分的不安分,蠢蠢动,更有甚者,他还可以从飞剑上感觉到怨毒之意。

    对于飞剑的况,孟翔并不感到奇怪,因为这些飞剑与其说是飞剑,倒不如说是那个偷袭者的一部分。如果他没有猜度的话,他应该不是人类修仙者,本体是一种带刺的妖怪的,而这些飞剑就是他用上的尖刺炼制而成,这也就是解释了,囚犯上为什么还会有法宝存在了。

    至于这些异种飞剑会对他产生敌意,也是因为它们和死去的偷袭者的联系太过紧密了的关系,甚至将它们之中蕴含的器灵融合在了一起之后,就会出现一个新的偷袭者,只不过孟翔是不会给他这个复活的机会的,尽管就算他放任不管,成功几率也不高。

    心念一动,一股奇异的波动就从孟翔的体中透了出来,并且向他的手臂快速传递过去了,那些被他摄入了手中的飞剑顿时就感觉到了危险,开始剧烈地挣扎了起来,放出灼灼光华,剑气激,甚至还曾经组合天狼剑阵,化作了一只凶悍的狼头孟翔的手掌心咬了过去。

    可惜,这些飞剑的反击注定是不可能成功的,它们的主人存活着的时候尚且不是他的一招之敌,而它们失去了主人之后,就像水失去了源头。威力锐减,能够有巅峰时的三分就已经很不错了,而以如此低下的攻击力又任何会对孟翔产生危险?

    只是一瞬间。飞剑的器灵尚未发出一声惨叫,孟翔就已经彻底抹去了它们的一切记忆。此时器灵们就是一张白纸,只要有人将自己的元神烙印打进去,就会让它们立刻认主。并且不会出现任何排斥,契合度也会很高,稍加磨砺,说不定就可以发挥出它们巅峰时的威力。

    孟翔直接将飞剑们收起来,却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它们的品质虽然算是不错,但是却不放在他的眼中,如果不是它们自带天狼剑阵,他甚至会将他直接喂给混沌之虫小灰,让它将它们转化成混沌之气了。

    收起了长刀斩,孟翔的体透出了一股细微的波动,随即就传遍了他的整个体,刹那间。他的整个人就焕然一新了。衣冠整洁,纤尘不染,而且人也显得格外精神,有一种荣光焕发,光彩照人的感觉。

    对于孟翔整理仪容的举动,那些知道峰顶地厉害的囚犯则齐齐撇了撇嘴。都马上是要死的人还打扮,真是茅坑中照镜子臭美。不过他们的绪也都高涨了起来,准备看他究竟会怎么死。

    晋升到了仙体大成的境界之后。孟翔的五感又有了一个很大的提升,加之那些囚犯并未太过隐藏的气息,让他很容易就感觉到他们的恶意,甚至可以随带着推演出峰顶一定有什么异常之处,但是他一定也不担心。

    向前走了两步,孟翔的双脚已经踏上了山顶峰顶上的平地,不过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这不让那些准备看他的倒霉的囚犯愣住了,这怎么可能呢,不是一接触到山峰任何的区域就会触动制,瞬间被冻成冰棍,然后碎裂成齑粉,尸骨无存的吗?

    其实,孟翔的双脚踏上峰顶的一刹那,他确实感觉到了一股与众不同的寒意,不过它的温度虽然很低,至少要比小北海中的正常温度低很多,但是它对他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只让他感觉到一种爽快,那感觉就像夏里喝了一大碗冰水,体会打颤,但是却不会受到伤害。

    孟翔并没有继续向前走,静静地战在山峰的边缘,任凭寒气渗入的体,然后再从体中逸散出来。他发现山峰上蕴含着这种奇异的寒意不但不会伤害他,反而是会对他是有帮助的。

    寒意不仅可以清除他的体上杂质,而且还可以净化他的精神力,同时也让他的心境变得更加通透,时间不长,竟然让的心境又有了明显的提高,这无疑是难能可贵的,要知道他的心境修为刚刚得到提升,顿时间内要是没有什么机缘再想有大的提升就会十分的困难了。

    孟翔在充分利用寒意带给他的好处的同时,那些盼望他死掉的囚犯们终于松了一口气,不过很可惜他们全部都误会了,以为他遭到了峰顶制的攻击,而这些囚犯中之所以如此希望孟翔死掉,其实和他杀死了的那些囚犯并无什么太大的关系,毕竟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是十分的融洽。

    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则是那些将他们投入小北海的修仙者对他们的承诺,他们要是能够在这一次小北海竞赛中表现及格,他们一些表现格外出色的个体就可以获得各大势力的特赦,不但可以摆脱囚犯的份,而且还可以成为各大势力的门人弟子,当然了,也有监视他们的意思,但是总比呆在一个没有任何钱途的囚犯要好很多。

    而评定囚犯们的表现是否合格的一个最主要的标准就是不让各大势力的修仙者靠近山峰,要是闯上去了也要尽力不让他们离开,而其中又以后者更为重要,所以孟翔要是不死的话,以他的实力,等他离开的时候,必然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麻烦。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攻击,孟翔终于有了反应,吐出一口淡淡的灰色烟气,这是他铸造的先天混沌之体和体内的混沌之气中蕴含的杂质,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却对他会是有一些影响的,如果任由这些杂质存在的话,对他还是会有一些妨碍的,甚至还会导致体内积存更多的杂质。

    浊气吐尽,孟翔迈步向宫的大门走了过去。而他并不清楚很多囚犯看到他还能够动都瞪大了眼珠子,其实他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有丝毫在意的,他现在心中只想这一件事。那就是见到赵雪竹。

    尽管孟翔刻意放缓了脚步,但他还是不一会就走到了宫的大门前,略微迟疑了大约一秒钟的样子,迈步走上了台阶。不过就在他准备举手敲门的时候,宫大门却已经悄无声息打开了。

    孟翔的目光立刻向宫内看了过去,里面的空间要比外面大上了十数倍,不过却显得十分空旷,宫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除了一层淡淡的好像轻纱一般的白色雾气,还散发一阵淡雅又有些飘渺的幽香。

    眼睛顿时一亮,因为没有第一眼看见赵雪竹的微微失落立刻就彻底消失了,他认得宫中的香味,他对它十分的熟悉,它曾经无数次萦绕他的鼻端和心头,它是从赵雪竹上散发出来的奇特香味,独有无二。他是绝对不会判断错误的。

    没有立刻走进大。而是轻轻地吸了一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并且久久不愿意吐出来,而被他吸入了体的幽香在他的体,甚至灵魂中弥散,让他有一种赵雪竹已经俏生生站在了他的面前的错觉。

    半晌。孟翔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了一丝恋恋不舍的神。不过随即他却哑然失笑了,自己又何必纠结于雪竹上的香味呢。自己可是马上就要见到了她本人了。

    想到这里,孟翔迈步走进了宫之中,而如轻纱漂浮在空中的白雾立刻向他飞了过来,缠绕着他,并向他的体中渗入,他没有感觉它有任何的恶意,并没有阻止。

    顿时,一股强烈的寒意充斥了他的整个体,甚至于是灵魂,让他不由自主地一连打了数个寒颤,不过那感觉真的是十分的爽。同时他也发现宫的白雾其实就是他踏上山峰时感觉到的寒意的具化,只不过宫的寒意要比外面强大千百倍罢了。

    有白雾进入了孟翔的体,其他的白雾也跟着蜂拥而至,并且还有更多的白雾从宫的各个角落凭空冒出来,也涌向了他的体,而孟翔他则是来者不拒,完全敞开了体,让它们全部进入。

    转眼之间,孟翔的边就形成了一个漩涡,只要白雾一靠近,甚至不用它们自己向孟翔扑过来,漩涡本产生的吸力就将它们扯了过去。很快就过了一炷香的功夫,而宫中的雾气完全不见了,也没有新的雾气产生了,这不让孟翔的脸上露出一丝意犹未尽的表

    不过很快孟翔的心态就变得平和了起来,知道自己能够有这番的机遇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再说了,吸入体内的寒意已经将他的体和灵魂都里里外外彻底涤了一遍,已经没有了多少杂质了,剩下的已经不是寒意可以彻底清除掉的了,再用寒意也只会让他感觉到爽快罢了,并不会对他再起作用了。

    同时,孟翔也发现这些寒气算是很特别了,用如何的方法都无法将它们保存起来,只要进入了他的体就会以相当快的速度衰减,大约一刻钟的时间不到,它就会完全消失掉了。

    四下看了一眼,再发现没有任何扎眼值得注意的地方后,孟翔走向了楼梯,拾阶而上,虽然从一楼到二楼的台阶并不多,但是在孟翔的感觉中却是格外的漫长,比他此生经历最长一次的移动距离还要长,而他也知道并不是楼梯有什么特别,而是他的心,他心中的期待让楼梯变长了。

    终于孟翔踏上了最后一阶台阶,不过他看到的却不是二楼的房间,呈现在他面前的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天空中正飘着雪花,大却极为轻柔,就像洁白的鹅毛,放眼看去,能够看到白的粉的红色梅花,散发出了阵阵异象,美丽极了。

    然而,孟翔的目光并未在雪花和梅花之上多做停留,而是立刻游目四顾,很快他的目光就停在了一点,那里有一个修长的影,安静,优雅,就像一只空谷幽兰,正是他魂牵梦绕的人儿。

    等孟翔再一次停住了脚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赵雪竹的边,而自己事后他竟然回忆不起他是如何走过去的,这对他而言是极为不可思议之事。(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