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 空空如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是朱儿?我怎么将它给忘记了呢?有它存在你确实不用害怕任何的火焰。”看到了红色的小鸟,小豆终于松了一口气。

    看着张开嘴巴,不停吞噬着红莲业火的红色小鸟,孟翔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原本它仅仅是他修炼朱雀火神功的时候激发的一缕朱雀真火,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它居然拥有了吞噬了各种火焰的能力,这可不是朱雀真火应该具有的能力,至于它为什么可以做到,他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他并没有去探究的意思。

    很快,孟翔就发现朱儿这一次吞噬红莲业火与之前它吞噬其他火焰好像有些不同,速度慢了很多,每一次一般只能够吞噬一朵业火红莲,不过孟翔并没有从它那里感觉到危险,也就没有管。

    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朱儿才将红莲业火全部吞噬掉了,不过它却变得摇摇晃晃起来,就像喝多了一般,而且体也变得臃肿了很多,但是它还是飞到了孟翔的掌心中。

    孟翔轻轻地弹了一下朱儿的小脑袋,笑着说道:“你真是一个馋嘴猫。”他早已经看出了,它会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是因为它吃多了。

    “……”朱儿似乎有些不服气,张嘴就要为自己辩解一下,不过它似乎真的吃得太饱了,嘴巴刚刚张开,就冒出了几点火焰,每一点都是一朵红色莲花,正是业火红莲,全部飞向了孟翔的前和面门。

    面对着恐怖之极的业火红莲。孟翔却一点也不担心,似乎他就早就预料到了一般,张嘴轻轻地一吹,所有的业火红莲就全部被吹飞了。并且都飞向了监牢大门,并且似乎附着在了门框之间,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怎么样?我说你是小馋猫你还不服气。现在怎么样?都从嘴巴冒出来了。”孟翔再一次敲了一下朱儿的脑袋,不过却比上一次要重了一些,似乎含有警告的意思。

    这一次朱儿没有再试图张开嘴巴辩解,而是看着孟翔,眼神可怜兮兮的,似乎在为刚才业火红莲从它的嘴巴中飞出。差一点伤害到他而感到愧疚。看到它这个样子,孟翔心中原本还有一些生气,现在却立刻烟消云散了,说道:“好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原谅你了。”

    朱儿的眼睛立刻了出欢喜的神色,并且低下了头,用脑袋在他的掌心中蹭了几下,然后红光一闪,就凭空消失了。就像它出现一般突兀。

    孟翔将目光投向了监牢大门,发现在业火红莲灼烧的地方出现了溶解的况,似乎有透明而无色的东西流淌了下来,过了一会。业火红莲落到地面上,随即就沉入了地面。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直接向监牢大门走了过去,这一次大门再也没有出现了任何变化。孟翔也没有遇到任何的组合,轻松地就穿过了大门。对此,孟翔一点也不奇怪,设置在大门上的制已经被红莲业火烧毁了。

    进入了大门之后,孟翔四处走动,虽然宫内的布局比较复杂,但是他却显得熟门熟路,似乎他已经来过这座宫很多次了。其实这座由宫改造而成的监牢,他也是第一次来,只不过他提前从季晓娴那里知道了监牢的布局图而已。

    在对监牢探查的过程中,孟翔脸上的疑惑之色变得越来越浓。整座监牢大约有一百间左右的牢房,但是所有的房间都是空的,并且除了大门处的制之外,监牢内的其他的制全部都处于关闭状态。

    在确定牢房都是空的之后,孟翔开始仔细观察,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些细节,这些牢房应该大多数都是住过的人,只不过都被搬走了而已,而且搬走的时间并不长,应该不会超过了一个月。

    “这些囚犯都被搬到什么地方去了?”孟翔的眉头轻轻地蹙了起来,他的直觉告诉他,监牢中的囚犯被搬走一定是有原因,甚至和他自己还有关系。

    以最快的速度再将整座监牢检查了一遍,在没有发现新的线索之后,孟翔离开了,不过他却没有停下来,而是向季晓娴告诉他的其他的监牢赶了过去,但是结果却让他大吃一惊,所有监牢都是空的,仿佛碧梧宫关押在黑冰狱的囚犯全部都消失了。更为诡异的是,碧梧宫派驻在黑冰狱中的弟子也不见一个。

    在检查了最后一座监牢最后一个房间之后,孟翔的脸色变得沉了起来。他并不关心碧梧宫中的囚犯都到什么地方去了,他关心的是赵雪竹,但是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发现她的一丝踪影。

    孟翔就在最后一间空着的牢房中,对被关在镇天魔塔中的顾雪和季晓娴进行一番严厉而缜密的询问,但是结果却让他十分的不满意。她们虽然知道赵雪竹被关在了黑冰狱中,但是其后究竟出现了什么变化她们也不清楚,也就是说,她们根本无法确定赵雪竹现在是不是还在黑冰狱中。

    “该死!”孟翔低低地咒骂了一声,然后用雄厚的心境修为镇住了剧烈波动的心绪,让他自己平静下来,认真思考问题,过了一会,他的眼睛突然一亮,形一晃,化作了一道淡淡的流光,开始在空的黑冰狱中穿行。

    时间不长,孟翔在一面不起眼的墙壁前停止了脚步,如电的目光在墙壁上飞快移动,紧接着屈指连弹,一道道白光飞而至,击打在墙壁的各一个角落,不过那些白光却像撒入了水中的沙子,径直消失在了墙壁之中,没有起一丝涟漪。

    几乎在白光消失在墙壁内的同时,孟翔就迈步向墙壁走去,不过在他就要撞到墙壁上的时候也没有停下。仿佛在他的眼睛中墙壁根本就不存在,但是结果也差不多,他轻松地穿墙而入,没有受到一丝的阻拦。

    穿过了墙壁之后。孟翔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房间之中,足有二十丈见方的样子,只不过整个房间显得十分空,除了房间中间放着一个高约五丈的架子以及架子上悬挂着一面古朴的青铜镜子之外,就一无所有了。

    孟翔的目光在房间内飞快了扫了一圈,很快就停在了房子的正中间,不过他看到既不是架子也不是挂在架子上的青铜镜,而是两个对着镜子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人。

    孟翔迈步走了过去,脚步极轻,几乎是点尘不惊,也不知道是那两个人注意太过了集中了。无心他顾,还是他们的修为与孟翔相差太多了,直到孟翔距离它们咫尺之遥了,他们也没有发觉。

    虽然伸手就可以触摸到两个人了,但是孟翔却没有行动。而是在听他们在说什么。很快,他就搞清楚了两个人说话的主题是什么了,他们正在寻找秋毫镜突然坏掉的原因。

    清楚了面前两个人的况之后,孟翔自然不会有兴趣再听他们对秋毫镜的种种猜测。抬起双手,对着两人的脑后轻轻一点。顿时他们就像被抽掉了骨头一般,向地面倒去。不过他们的体刚刚开始倾斜,一道灰色的光芒就出现了他们的头顶,是一座高约三尺的七层宝塔,紧接着一股灰色的光华从塔下出,罩在了二人上,一瞬间就被吸入了塔内,随即宝塔也消失了。

    孟翔迈步走到了秋毫镜跟前,看也没有看,举手对着镜面就拍出去了一掌。不过手掌碰触到秋毫镜的一瞬间,镜面仿佛一下子化作了水面,手掌直接陷了进去。很快孟翔就将手臂给收了回来,只不过他的手掌中却多了一样东西,是一道银白色的细丝,大约有二寸长短,却比头发丝还要纤细百倍不止。

    孟翔向手掌看了一下,那个银色细丝就像一根放在泥潭上之上的铁条,转眼间就完全渗入了他掌心不见了。抬起了头,上下打量了一下秋毫镜,手指搓动,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下一瞬间,镜面就像就出现了层层涟漪,并且越来越大,就像渐起的风吹过了的水面。

    转眼的功夫,镜面之上就已经是巨浪滔天了,并且波浪显得十分的污浊,就像被搅混了的水。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镜面上的波浪开始渐渐平息了下来,而浪花也变得清澈了起来。

    五分钟后,镜面完全恢复了平静,同时也变得清明透彻,并且还显出了一幅画面,中间是一座酷似凤凰展翅的宫,材质显得很特别,就像由一块黑水晶雕刻而成,闪着神秘的光泽。

    孟翔的目光并没有在那座造型奇特的宫上多做停留,很快就移了开来,在镜面上移动,不过他并没有什么收获,在整幅画面中都没有他想要找到的东西,那一大群他在黑冰狱之外看到的黑影的踪迹。

    眼神中透出了一丝淡淡的失望,他知道那些黑影应该还没有进入到秋毫镜能够探查到的范围。目光再一次在镜面了扫了一遍,孟翔开始向后倒退,直到距离镜面大约五丈远才站住了脚步。

    对着镜面轻轻一挥手,就像有一阵吹过了水面,镜面再一次起了波澜,而随着波澜泛起,镜中的画面也变得破碎,并且越碎越小,直到完全消失在了波澜之后,之后镜面再一次恢复了平静,只不过速度快了很多,不到上一次时间的一半。

    等镜面完全恢复了平静之后,一幅画面开始从镜子的深处浮现了出来,这一次画面的内容是一大片宫群,不过宫的房顶和四壁都似乎是透明的,里面的一切都可以看的很清楚,纤毫毕现。

    孟翔的目光在宫群中逡巡,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但是很可惜,他什么都没有看到,每一间宫每一个房间都是空的,这不让他微微有些失望,尽管他在用秋毫镜探查探查黑冰狱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真的一无所获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无法释然。

    想了想,孟翔再一次对镜面挥了挥手,这一次镜面上没有再起波澜,不过镜面上却很快淡去了,就像沉入了水底,片刻之后,先前那副以黑冰狱为中心的画面重新占据了整个镜面。

    看着镜面,孟翔静静地等待了,就像猎人在等待着猎物上钩。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的体轻轻一震,镜面中就像死水一般的沉寂终于被一群闯入者打破了。(未完待续。。)

    p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