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9章 皇者刀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看到自己的佩刀被敌人的长刀的吃掉了,无咎心中一下子就充满了绝望和恐惧,知道自己这一次算是彻底玩完了,再也顾不得剧烈运动会导致他的体崩溃,以最快的速度向远处逃去。

    黑影一闪,无咎就发现自己的面前凭空出现了一个人,一看之下,顿时魂飞魄散,因为那人正是他的敌人。下意识地,一个陡然停顿,但是因为惯太大了,居然让他的两个眼睛眼珠子都飞了出去。

    “不要杀……杀……杀……”无咎顾不得将眼珠子装回去,口中就急忙发出了哀求的声音,不过他的话却永远也没有机会说完了。“我”字还没有说出口,他就感到一股凉气从头顶透过他的全,紧接着他的意识就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看着缓缓裂成了两半的无咎,孟翔的眼睛透出了一丝戏谑之色:“不杀你?凭什么呀?就是因为你的造型很独特吗?”手指一弹,一点火星飞到了无咎的残骸上,顿时熊熊燃烧了起来。

    孟翔坐在一座山头上,看着面前的九块石板,目光中闪动着奇异的光泽。此时九块石板已经拼接完毕了,而在石板的上空,有一个一白衣的刀客正在演示一刀法,一遍又一遍,时快时慢,时停顿时流畅。

    尽管白色刀客不会说话,但是他却用明晰的肢体语言,将整刀法中的难点、细节、精微之处、容易犯错误的地方全部都标注了出来,只要不是傻子。都可以知道的清清楚楚,绝对不会出错。

    只不过很奇怪的是,白衣刀客演示的刀法中根本就没有孟翔从石板学到的那一招以及无咎施展出来的“天怒”和“人怨”,而且透出了的气息也完全不同。每一招每一式都堂堂正正,中正平和,凛然不可侵犯,有着一种王者风范。

    “唉!”孟翔摇了摇头,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此时他已经知道那些雕刻在石板之上的刀招都是西门绝用以糊弄人的,目的就是为了不泄露他的真正的绝学,而要想得到他的真正绝学就必须像他现在这样,将九块石板都拿到手。并且按照正确的方式拼接起来才可以。

    随着时间的推移,演练刀法的白衣刀客变得越来越浅淡,最后只剩下了一道淡淡的虚影,化作了一道白光。直孟翔的眉心,消失不见了了。与此同时,孟翔感觉到自己的脑海脑中多了一些什么,不过却和具体的刀法没有丝毫的关系,那只是一种中正的意念。

    孟翔并没有因为白衣刀客消失前没有给他传递刀法精髓而失望。相反,他还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其实在他的心中,那股穿入他大脑的意念才是真正的宝贝,因为通过观摩白衣刀客演练刀法。他已经抓住了该刀法的核心。

    说实话,当从刀法的精妙程度上而言。西门绝的最后绝学不但比不上他刻在石板上糊弄人的那极重的刀法,甚至和一些他得自于元始魔门前辈的刀法相比。也都相去甚远,但是它能够成为西门绝一生所学的精华,却是有道理的。

    西门绝留下的最后绝学绝对是因人而异的,一万个人修炼绝对会出现一万个不同的结果,有的可能成为和他比肩的存在,有的甚至只能够成为三流刀客,其实关键在于修炼者的心问题。

    西门绝留下其实一道皇者刀法,只有皇者才能够真正发挥出他的威力,如果不具有皇者的怀气度是断然不可能有大成就的,就比如将一个国家交给不同人打理,有的人可以让它更加的强盛,而有的人只会让它变得一塌糊涂。

    可以说,西门绝最后留下的绝学完全是在考验修炼者,成就高低完全是由修仙者自决定的。也正是有鉴于此,孟翔才知道西门绝为什么直到将要飞升的时候都没有徒弟的根本原因了,不是他不想将衣钵传承下去,而是找不到能够继承他衣钵的传人。

    至于对西门绝留下的刀法本,孟翔也有着迥异于一般人,甚至是和西门绝自己的看法都不一样。在他看来,要将西门绝的绝学发挥到淋漓尽致,其实并不需要是所谓的皇者,需要的只是一种气量,一种宏阔宽广的气量。

    西门绝的最后绝学有着恢弘无比的气势。如果将西门绝的绝学和其他的刀法勉强打一个比喻的话,倒也可以都比作鱼,其他的刀法都是小鱼,只要给它一些活动空间,它们就可以成长,而西门绝的绝学却是一条鲨鱼,没有足够巨大的空间它不但不会成长,还会死掉。

    当然了,这并不是说其他的刀法就不如西门绝的绝学,而是它们的要求不同,进入的门槛高低不一样,其他的刀法进入的门槛低,不过却可以让修习者和它们一起成长,而途径就是刻苦修炼,只要认真刻苦基本都会有所进步,区别只是快慢而已。

    西门绝的绝学进入的门槛高,如果没有能够与之匹配的气量,根本就无法进行下去,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发挥出真正的威力了,可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缺点,将绝大多数的人都挡在了外面。

    自然了,事都有两面,既然有缺点,那么它也就会有优点,而且两者之间往往是成正比的,所以要是有人能够达到了修炼西门绝绝学的要求,那么它的巨大优点立刻就会显露无疑了。

    快,就是西门绝绝学的优点,只要能够修炼他留下的刀法,修习者的刀法造法造诣将会得到急速提升,在很快的时间就可以让修习者达到绝大多数练习刀法的刀客一辈子也无法达到的高度。

    如果修习者的气量足够大的话,在比较短的时间内达到西门绝飞升前的程度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当然了。要想发挥出和他一样的威力,修习者的修为也应该达到相信的高度,毕竟修习者的修为高低决定了他能够造成的破坏力。就好比,同样是一刀法。都已经领悟了其中的精髓,一个仙体第一变的修仙者,一个仙体大圆满的修仙者,能够发挥出来的威力同样是天差地别的。

    就是因为看透了西门绝留下的刀法的本质,孟翔才对白衣刀意最后留给他的那道意念格外重视,虽然它对他修炼西门绝留下的刀法并不直接的帮助,但是却可以让他了解他施展这刀法时的心态,做同一件事。不同的心态往往会产生不同的效果。

    西门绝既然可以将他的绝学发挥到了极致,那么他达到这状态的心态就对他有参考价值了,尽管他不可能照着做,毕竟人与人之间是不可能相同的。但是有了比照总是一件好事,就等于给他点亮了一盏明灯,胜似在黑暗中独自摸索。

    孟翔并没有立刻起练习白衣刀客演示的西门绝的最后绝学,不是他没有学会,以他触摸到刀道的刀法修为。无论是什么刀法,只要在他的面前演练一遍,它们蕴含的玄奥就几乎不可能逃过他的眼睛。

    西门绝最后留下的刀法虽然很高端,胜过了绝大多数的刀法。是他一次不能够尽窥奥妙的极少数刀法之一,但是白衣刀客演练了那么多遍。并将其中精奥之处全部展现了出来,他如果还无法掌握它的精髓。他就白活了。

    如果孟翔这个时候练习西门绝留下的刀法的话,甚至可以立刻就达到极高的水准,即便无法完全达到西门绝的高度,也不会相差太多,毕竟一种技艺越接近顶峰所要求得就越高,其中的度是很难把握的。孟翔是触摸到了刀道,但是他毕竟没有完全掌握,在一定程度上,他对他刀道的了解是次于西门绝的,这一点孟翔可以从种种蛛丝马迹上得到验证。

    实际上,孟翔也很清楚,如果他修习西门绝留下的最后绝学的话,对他了解刀道是有好处的,毕竟西门绝就是通过这刀法抵达刀法的,它可以说是一条通向刀道的途径,顺着它走到尽头,会让孟翔看到刀道不同的一面,对他真正了解和刀法是有好处的。

    孟翔之所以没有这么做,一共有两个原因,第一,在白衣刀客完成刀法的传授之后,九块石板已经发生了变化,合而为一了,并且看不到一丝接缝,就像原本就是一块整体,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它上面又出现了一幅地图,根据地图旁的文字记载,这是一副真正的藏宝图,是西门绝飞升前收集的各种宝物。

    不过留下的文字中也写了,这并不是要送给孟翔的,是作为孟翔建立宗派,传承他一生所学的本钱,他需要认真考虑一下这个问题,因为它是一个他自认为需要及时给出答复的问题。

    第二个原因也是最主要的原因,那就是孟翔的骄傲。他曾经在西门绝画像前的香炉中得到西门绝的流言——学毕至此演练三遍,这在孟翔看来就是对他的一次考验。尽管不知道西门绝已经飞升仙界了,怎么对他进行考核,但是他依然极为重视,同时,他心中觉得只要在西门绝画像前第一次演练才能够显示他真正的水平。

    经过了一番思考之后,孟翔收起了石板,他的心中已经有了决定。接着,整理了一下衣冠,向画有西门绝画像的残破石塔飞了过去,他想破解西门绝留给他的最后一个谜题了,他如果真的在他的画像前将他的刀法演练了三遍,那有又会怎么样呢?

    时间不长,孟翔就重新回到了石塔近前,凌空俯视,跟他上一次离开时并无什么变化,也没有看到一直怪兽的存在。从空中落下,迈步向石塔走去,不过在都走到塔门之前,他却停住了脚步,过了大约有十秒中才缓缓地推开了门。

    孟翔直视着墙壁上的西门绝的画像,虽然画像没有脸,但是他却感到好像有两道灼灼的目光正在看着他,不过此时他的心态已经十分平静了,迈步向塔门走去,西门先生,我来了,就是不知道你最后的安排到底给我带来什么惊喜?我很期待啊。(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