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8章 宝刀救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无咎急忙举刀招架,顿时一股恐怖的大力从对方的刀锋上传来,持刀的右臂顿时粉碎,而让无咎惊恐万分的是那股从对方刀锋上传递而来的力量根本没有就此罢手的意思,紧接着就蛮横地冲进了他的体。***

    噼里啪啦,无咎听见体各处都传来了干树枝被脚踩断的声音,他知道那是他的骨头被震裂的声音,随之传来的软弱感进一步验证了他推断,他感觉到全发软,就像全的骨头一下子都被抽掉了一般。

    无咎并未去察看体的伤势,而是死死地盯着那柄震碎了他手臂的长刀。它正劈向他的面门,虽然看起来速度并不是很快,但是威力确实十分的惊人,透出的威严让他的思维都变得迟钝了。

    完了!无咎转动眼珠,露出了眼白,不去看劈向自己的利刃,他知道这一次算是在劫难逃了。不要说他受了重伤,全的骨头都被震碎了,根本用不上力气,就算他处于巅峰状态,敌人刀上蕴含的力量也不是他可以正面对抗的。

    片刻之后,无咎心中泛起了嘀咕,这时怎么一回事?我不是应该被劈死了吗?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感觉呢?难道敌人放过了我?他想不明白,将眼珠子转动了回来,瞳孔直对前方,也就是刀锋劈过来的地方。

    无咎的眼睛中立刻放出了惊讶的光亮,不但那柄原本早应该劈中他的长刀不见了,而且持刀的人也没有踪影。出了什么况?难道真是敌人可怜我,放过了我不成?

    真是好人呢。虽然不知道敌人为什么要放过他,但他确实逃过了一劫,这不让他的高悬的心放了下来。不过当他检查过了体上的伤势之后,他终于明白敌人会放过他,根本就是未按好心。

    有皮包裹着的骨头还不算特别的糟糕,虽然那上面也布满了裂纹,但是总算没有彻底崩溃,但是那些直接暴露的骨头却几乎无一例外,都碎了,连他的脑壳上面都布满了裂痕。说不定地轻轻一碰就会彻底碎掉了。

    无咎都不敢转动头颅了,害怕自己的脖子会突然断掉。以他的现在的状况,连全时期千分之一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如果遇到了怪兽。哪怕是一只最为弱小的怪物,都可以对他予取予夺,敌人这哪是要放过他,根本就是要让他自己等死嘛。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死。因为每一秒都是煎熬。

    就在无咎在咒骂敌人歹毒的时候,突然他感觉到后传来一阵异常的波动,心中顿时一紧,是敌人去而复返了。还是有怪物赶过来了?

    无咎不敢扭动脖子,不过并不代表他无法看清楚后的况。一股柔和的大力托住了他的体,让他的体整个转了一个个。让他一下子就看清楚了异常波动的来源,不过当他看清楚了况之后却让他的眼睛中透出愕然之色,如果他眼皮还在的话,一定会将眼睛瞪得大大的。

    在转过来来之前,无咎虽然已经设想了种种况,但是眼前看到的形却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同时,也让他明白了一点,他能够苟活下来,根本不是敌人手下留了,而是他的佩刀救了他。

    一把刀救了无咎的命,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但却是铁一般的事实,因为它此时正在和那个要杀的敌人战斗,刀光闪动,各种属于西门绝的刀招就流淌的泉水汩汩而出,流畅异常,毫无滞碍之处,而且每一招每一式都尽显大家风范,精妙之处一览无余。

    无咎看着佩刀自己使出来的刀法,眼神中的愕然之色愈加的明显了。他在刀法之上是下过苦功夫的,所以他更加钦佩于他的佩刀的刀法造诣,实在是十分的高明,浮躁火气尽皆除掉,不温不火,虽然看起来显得不够霸气,但是实际上已经尽得刀法中的三味,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了。

    在心中对比了一下,无咎不得不承认,他与他的佩刀相比,至少是在刀法上,他还逊色了几分的火候,这一点尽管让他有些不舒服,但是此时此刻他却巴不得他的佩刀展现出更为强悍的刀法造诣,因为唯有如此他才有可能真正脱险。

    见识了佩刀的刀法造诣,无咎不得不将注意力集中到佩刀的对手上,因为他的强弱决定了他的死活,如果他战胜了他的佩刀,也就是他死期来临之时。虽然心中祈祷敌人不敌他的佩刀,但是真实况却让他心儿凉透。

    佩刀的刀法造诣已经让无咎由衷钦佩了,但是佩刀的对手的刀法造诣则让他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每一招每一式都透出了一个奇异的韵味,是那样的赏心悦目,是那么的美,美得让他沉溺,刚刚看了几眼,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心神好像被一种无可抗拒的力量牵拉过去,缠绕住,无法自拔。

    无咎振奋了精神,好不容易才让自己从沉溺之中挣脱出来,如果他的头皮还在的话一定是满头大汗,不仅仅是因为此时此地他的心神被敌人展现出来的刀法吸引住了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更为重要的是他从刀法的异常中知道了一个可怕的讯息。

    刀道!这是所有修练刀法的人的终极追求,甚至能够有幸看到都是一件三生有幸的事,因为从古至今,能够触碰到刀道的练刀者实在是太少了,简直就是凤毛麟角,而今他就有幸见到了。那个和他的佩刀交战的修仙者明显就已经触摸到了刀道。

    无咎却希望自己到死都没有这个眼福。他是他的敌人,敌人的实力越高,他就会死得越早。也就越没有可能逃生。不过他现在之所以还没有崩溃,就是他对他佩刀还有一线期望。

    这柄看起来十分神奇的佩刀其实并不是无咎进入这片混沌天地前所使用的佩刀。它是在他在发现那七块石板时一起发现的。原本他并不是对它很在意,落满了灰尘,一副被遗弃了模样。而且毫无出色之处。

    但是在无咎按照石板上刻录的刀招进行修炼的时候,他却发现了它的神奇之处,它似乎受到了刺激一般,径直从刀鞘中飞了出来,轻轻一挥,就将他手中的佩刀给切成了两截,要知道它可是仙器,尽管只是下品。但是也是价值不菲,只不过他当时是不怒反喜。

    能够轻轻一会就将下品仙器斩断了,那就说明它要比下品仙器强大很多,至少也是中品仙器。虽然中下品仙器之间的差别看似不大,但是价值至少也要相差十倍以上,就是达到百倍也不是十分罕见的况。

    当时,无咎直接将被斩成了两截的佩刀扔到了一旁,开始尝试着收服他现在的佩刀。但是他根本就无法降服它,无论是他对它使用了什么手段,它只要轻轻一挥就可以斩出一条通途,脱困而出。

    最后屡试无果之后。无咎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徒手联系石板上刻录的刀招。原本他是见它和石板放在了一起。便产生了一个想法,它是不是专门为得到了石板的修仙者准备的呢?

    无咎的尝试取得了成功。他现在的佩刀自动飞到了他的面前,被他一把抓在了手中,而它没有再反抗,而他自从使用了它之后,就感到了一种高度的默契,他曾经一度产生过错觉,它是为他量打造的。

    有了现在的佩刀之后,无咎有一种如虎添翼的感觉,让他的实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这从可以轻松杀死两个高达仙体第七变的修仙者,并将第三个同样达到了仙体第七变的修仙者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就可见一斑了。

    此时,看到了佩刀的优异表现,无咎已经猜到了它的真正份,它就应该是此间的主人——刀皇西门绝的佩刀,也正是知道了它的份,才让他还抱有一丝希望。

    敌人虽然厉害,已经触摸到了刀道,但是西门绝能够被称为刀皇,则说明他在刀法的造诣已经达到了极高的水平了,接触到刀道应该没有问题,而他现在的佩刀作为西门绝的兵器,说不定也具有非凡的异能,能够帮他逆转战局,将他的敌人给干掉了也说不定。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无咎却感到希望越来越渺茫了,因为佩刀的对手,也就是他的敌人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尽管佩刀展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实力,但是依旧渐渐地落入了下风,并被圈在了一块不大的区域内,而且活动空间越来越小了。

    同时,无咎也发现他的佩刀落入下风的一个重要原因则是它的优势丧尽,它的杀手锏——极度的锋利面对它对手手中的长刀却一点作用也没有,即便是和它硬磕对砍也不会出现一丝伤口。

    时间不长,佩刀的活动活动空间已经被压缩到不足一张方圆了,连一些大开大合的招式都不好用了。至此,无咎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也被掐灭了,因为他知道他的佩刀是没有任何可能反败为胜了。

    无咎感到了强烈的后悔,不该如此之傻,将希望寄托在一把兵器之上,即便它有着再显赫的世也不行,兵器毕竟是兵器,根本就无法和真正的人相提并论。一个人之所以厉害,那一定是这个人有本事,兵器只能够是辅助。

    看了看战场,无咎做出了一个决定,离开现场,那股托举着他的柔和大力动了,悄然无声地向远离战场的方向滑去。尽管他现在的况已经是十分的糟糕了,就算能够逃过这一劫也未必还可以复原,但是只要能够活着谁又愿意去死呢?

    无咎只想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现场,但是他刚刚离开不足三十里,他的神识就看到了让他吃惊的一幕,他先是从佩刀那里感觉到了它的悲伤,似乎已经知道它被他抛弃了,紧接着它于绝望中爆发,发散出了璀璨的光芒,向对手冲了过去,惨烈决绝,一副同归于经的模样,迸发出了恐怖的破坏力。

    就在无咎期望佩刀的亡命一击可以给对手造成重创,甚至同归于尽的时候,只见对手将手中的长刀对着他的佩刀就是一刺,似乎是要和它来一个硬碰硬,但是就在它们将要碰触到的一瞬间,敌人手中长刀的刀尖却突然化作了一张大嘴,一下子就将他的佩刀给吃掉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