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3章 一击得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追孟翔心中一凛,眼见为实,此时他总算是见识了石板的神奇,不敢再有丝毫的怠慢,决定立刻追上去,不过他却并未立刻行动。

    孟翔在等待,等待他脱离石板散发出来的波动覆盖的范围。他可以肯定,从石板上散发出来的波动一定具有侦察效果,如果他出现在了波动范围内,无咎一定会及时发现他的存在。

    在一番焦急的等待之后,孟翔发现自己终于不再石板的侦测范围内了,不过他的眉头却紧紧地皱了起来,因为他发现石板的侦测范围相当的广泛,直到他和无咎之间的距离来开了近一千里才没有了感觉,也就是说,只要无咎手中拿着那块石板,以他为中心半径一千里之内的况,至少是活的具有一定实力的生物他都可以知道行踪。

    孟翔看着无咎的,神色显得有些郁。此时他已经打开了天眼,距离千里之遥,即便是以他的眼力,用眼也难看锁定,就是用天眼看着,不专注也可能跟丢了。

    当然了,这倒不是说,无咎在石板的帮助下已经可以屏蔽天眼的窥视,而是无咎在石板的帮助下发生了异变,他随时随刻都可以与他周围所在的环境融为一体,如果站在石头旁边,他就会变成石头的一般,而站在大树旁边他则又变成大树的一部分,极为真,足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就算他知道他就在那里。想用天眼将他和周围的环境轻松区别开来也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

    侦测范围很广,又可以完美伪装,这让孟翔感到有些头疼,后者还好一些。他用天眼还可以克服,虽然会对他的精神力和神识有一些消耗,但是短时间也不会对他产生什么影响,关键是前者,如此大的侦测范围已经让他的计划面临夭折的危险了。

    在孟翔的原来计划中,由控制了黑色大鸟的魔魂以那两块石板作为饵,不断将他引入各种怪物的地盘,这就是他此前和现在正在做的事。让那些怪物攻击他,借以损耗他的实力,此后再将他引入一处极为危险的天然陷阱中,将他困住。随后通过各种手段,引来大批的怪物,让它们对他进行攻击。

    挣脱陷阱原本已经很不容易了,再遭到各种怪物的攻击,无咎的实力无疑会降到最低点。此时孟翔和魔魂相互配合,发动偷袭,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有超过八成的机会对他造成重创。直接将他干掉的可能也在五成左右。

    孟翔之所以不和无咎直面交锋,倒不是他怕了他。而是觉得这么做需要冒的风险比较大,而按照他的计划行事则会将风险降到很低。1(1)此时的他已经看淡了过程,只注重结果,既然有办法降低风险又何必去冒险呢。他相信如果易地而处的话,包括无咎在内的其他的修仙者也一定会毫不犹疑地采取同样的手段。

    原本计划是没有问题的,而且从此前的进展也可以看出,计划进行得相当顺利,只是他错算了一点,没有想到石板对于没有持有石板的目标也同样具有侦测的能力,这样就让计划最关键的部分,也就是最后的偷袭变得无以为继了。

    该怎么办?孟翔一边在石板侦测范围的临界值外面死死咬住无咎,一边开动脑筋,不断思考,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进行补救,但是很可惜,经过了反复思考之后,他还是无法寻找到突破瓶颈的方法。

    那就只有破坏石板的侦测能力了。孟翔的眼睛闪过了一丝坚定的光芒,随之他的脑筋开始急速转动,寻找可以帮助他完成这个目的的方法。

    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孟翔突然停住了形,天眼也从无咎的体上移开了,开始四下打量况。片刻之后,他陡然一转弯向左侧远处两座大山包夹而成的山谷中飞去,并且一头扎了进去,不见了踪影。

    几乎与此同时,无咎发现石板显示的被魔魂控制的黑鸟的飞行方向出现了偏移,而且此后的运功轨迹也变得不规律起来,时时变动,这不让他微微一皱眉,不明白目标的飞行轨迹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变化。

    不过在经过了一番观察之后,无咎的心又重新放回了肚子之中,原来是目标是准备故伎重演,将他引入一些怪物的地盘,让它们攻击他,从而让它可以和他拉开距离,进而将他甩掉了,但是此时借助石板的侦测能力,他每一次都可以早早地避开那些怪物,黑鸟的伎俩彻底失败了。

    在追赶的过程中,无咎也发现了,经过了长时间的追赶之后,黑鸟的体力遭到了极大的消耗,飞行的速度开始一点点地降下来了,虽然它振奋精神,强行支撑,但是已经江河下,暮途穷了。

    看到了这里,无咎高兴了起来,虽然自己也有一些累了,但他还是适时加快了追击的速度。如果要是换在以往,他绝对不会如此急于将事了断,一定会将花时间将黑鸟慢慢地给入绝境,慢慢折磨,以宣泄他的心头的怒火,但是现在他的心中不安之感一直没有消褪,他决定速战速决,早一点拿到对他至关重要的石板。

    经过了一番追赶之后,无咎成功地将他和黑鸟之间的距离拉近到了可以直接进攻的程度了,于是他抽出了宝刀,酝酿着对他黑鸟发动致命一击,而黑鸟也似乎发现了他的企图,振作精神,提速疾飞。

    垂死挣扎无咎发出了一声冷笑,暂时压住了攻击的冲动,准备撵上去,将他们之间距离再拉近一些,一击奏效,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加速后,黑鸟飞得倒是快,一路狂飙突进,居然让他无法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

    撵着。撵着,无咎终于等到他愿意看到的况了,黑鸟力竭了,飞行速度大幅度下降。狞笑了一声,无咎的速度不降反升,急速飞掠,眨眼的功夫,就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了将近一半。

    无咎握着长刀的手紧了紧。开始分析各种况,准备发动致命一击了。很快,随着他和黑鸟之间的距离持续拉近,他的感觉来了。刀开始被缓缓地举了起来,然而就在他准备击出的一刹那,黑鸟突然一个飞冲,飞行高度直线下降,向两座大山包夹而成的一条山谷冲了过去。

    下意识的。无咎追了下去,不过就在他要跟着黑鸟冲进山谷的时候,心中莫名一阵烦躁,让他不由得一惊。山谷中有问题?他向石板上看了过去,山谷所在的区域内并无危险存在。而且他也可以感应到山谷之内也并非什么天然陷阱。

    没有危险啊。可是心中为什么会感到不适呢?无咎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如果要是在平里。以他的谨慎小心,他是绝对不会进入山谷的,但是此时看到携带着珍贵石板的黑鸟就在不远处,他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了。

    不再犹豫,无咎一头扎进了山谷,与此同时,也将手中的宝刀高高地举起,准备发动攻击。此时的他信心满满,因为山谷并不算特别的宽阔,黑鸟在内飞行,它的移动就会受到一定限制,这就让他的攻击成功率大大提升。

    鉴于黑鸟可以控空间,无咎不仅想得到石板,也想生擒黑鸟。此前他之所以没有及时出手,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是他没有十分的把握,出现他预期的状况,主要是怕将黑鸟杀死了,这也是他愿意进入山谷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无咎手中的长刀越升越高,很快就要攀升到顶点了,而一旦到达了顶点,他的攻击就要发出了,而此时他显得格外的专注,整个眼中就只有黑鸟的存在了,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在他的眼睛中消失了。

    到达了顶点,无咎下一瞬间就要将宝刀劈出去了,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托着石板的左臂突然一麻,就像麻被轻轻地触碰了一下,一闪就过去了,他没有在意,挥刀劈了下去。

    而就在宝刀下落的过程中,无咎感觉到左手中的石板被一股大力扯拉了一下,力量出乎意料地大。他的心中虽然一惊,知道有人在谋夺他的石板,但是他并未太过惊慌,他自己的力量他十分清楚的,力量再大,他的左臂也是可以支撑一下,而只要很短的时间,他就可以缓过手来了。

    然而,随着一阵剧烈的酥麻感如过电一般掠过他的整条左臂的,无咎的心一下子就沉入了谷底,这时他才算真正明白手臂此前的一麻并不是意外,而是他遭到了攻击。

    也顾不得察看劈出的那一刀是不是成功命中了目标了,无咎扭头向自己的左手边看了过去,看到的况让他的心胆俱裂,石板正在凭空消失,就像落入一只看不见的怪物的口中。

    无咎的反应极快,就要将石板抢夺回来,但是他的左臂麻痹,右手还擎着宝刀,就算此时松开了刀,也是来不及了,不过他他依然有办法,体向前一倾,一头撞在了石板之上。

    石板虽然是相互连接在一起的,但是接口却不是十分的牢靠,在无咎的猛烈一撞之下,石板与石板立刻分散了开来,到处乱飞,而谋夺石板的孟翔也没有无咎会做出如此动作来,所以原本想一下子抢走全部七块石板的,结果只搞到了三块,这还是他及时反应过来,又将一块磕飞了石板凌空抓过来的结果。

    在孟翔还准备对其他四块石板动手的时候,无咎已经举刀疯狂地劈砍了起来,凌厉的刀意借助宝刀的增幅直接轰进了孟翔藏的空间壁垒,为了不这么早就和他对磕,只好暂时放弃了。

    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无咎用脑袋撞击石板是有技巧的,使得石板都是以极高的速度远离孟翔所在地的,所以在他收起了三块石板后,剩余的四块石板距离他的距离都已经比较远了,在无咎的虎视眈眈之下已经很难在不显露行踪的前提下将它们取走了。

    催动空间道纹,孟翔在空间壁垒中急速移动,远远地避开了无咎轰入其中的刀意,随即就准备快速撤离,但是在看到了一块石板噗地一声镶入了石壁之中后,眼睛顿时一亮,临时改变了路线,在空间壁垒中追了过去。(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