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1章 黑牌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吸收了第九个对手死后化作的白光之后,孟翔微微地闭上了眼睛。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

    我】)渐渐地,他的体中透出了一股奇异的bō动,通顺,圆融,透着淡淡的圆满的味道。.

    过了半晌,孟翔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眼神中透出了一丝满意之sè,这一次的战斗他获得了进入刀皇宫以来最大的收获。虽然那个虚有其表的家伙和他猜测的一样,能够给他的刀意十分的可怜,甚至还不如他杀死的第一个对手刀猿,但是他的奴刀仙体却成为了触动他爆发的一根导火索,让他能够厚积薄发,在刀道造诣上大大的向前跨出了一步。

    举目看向高台的顶部,依旧什么也没有,孟翔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诧异之sè,难道考验还没有结束吗?迈步向高台走去,顺着台阶上攀登,这一次他没有遭遇到任何的障碍,径直走到了高台顶上。

    几乎在孟翔的脚掌碰触到高台顶部的一瞬间,他立刻感到脚下一阵颤动,紧接着一道白光就从高台的正中间升起,然后扯拉开来,就化作了一道椭圆形的拱形光mén,mén的中间覆盖着一层淡淡的白光,像水bō一般,缓缓地dàng漾着。

    孟翔看着光mén,点了点头,他从它的上面感觉到空间bō动,它应该是一道通往另一个空间的空间通道,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向光mén走过去,而是拐了一个弯,走到了一边,那里还有两样和光芒一起出现的东西,是一块黑sè的牌子和一张薄纸模样的东西。悬浮在空中,被一层薄薄的白光包裹着。

    探手,毫不费力地就穿过了包裹着两样物品的白光,像水一样。有一种微凉的感觉,一下子将黑子的牌子和薄纸就被他拿到了手中。牌子显得很普通的样子,就像一块一般的墨yù,其上也没有任何的雕饰和huā纹,光秃秃的,只是表面比较的光润鄂若,而孟翔在拿到它之后,也没有从它那里接收到任何信息。这导致孟翔也没有搞清楚它究竟有什么用。

    自然而然地,孟翔将目光集中到了那张薄纸一般的东西上,其上也没有任何的文字明,只有一副图画。而且是一副简易画,山峰,树木,河川,溪流都是寥寥数笔。不过孟翔第一眼看见它却感到了一股莫名的熟悉,不过就在他要认真观察,以找出熟悉感由何而来的时候,一阵轻微的bō动让他中止活动。那是来自于光mén方向的bō动。

    孟翔立刻向光mén看了过去,顿时心头一惊。虽然它刚刚才出现了很短的时间,但是现在却已经有了溃散的迹象了。不敢怠慢,一步跨到了它的前面,迈步就向mén内走去,轻松就跨了进去。不过他的头部将要透过mén内的白光时,飞快地回头看了一眼正对着高台的通道,眼睛shè出了两道白光,没入了光mén之前的空气之中,整个人才真正进入了光mén之内。

    孟翔穿过了光mén之后,光mén立刻出现了变化,开始收缩,准备向一点聚拢,眨眼的功夫,它的体积就缩了近三分之二,只有三四尺的高的样子,而就在这个时候,对着高台的甬道中就好像有默契一般,几乎同时飞shè出了三条人影。

    那三条人影一进入大厅就看到了高台顶部的光mén,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是满脸的狂喜,形晃动,化作了三道流光向光ménjīshè而去,并且对准了光mén,显然他们是想搭孟翔的顺风车。

    砰就在三人化作的流光碰触到光mén前的一刹那,无数道白光从虚空中迸发了出来,每一道都化作了一柄白sè的光剑,恶狠狠地shè向了三个人,猝不及防之下,他们全部中招。

    白光过去,三人已经面目全非了,上的衣服几乎完全被损毁了,如果不是还挂着一些布条,就是一丝不挂了,不过那些布条也对遮蔽他们的体没有什么作用。除此之外,他们的体也布满了伤痕,鲜血淋漓,更为重压的是,他们的头发和眉máo都几乎彻底被削干净了,成为三个圆溜溜的光脑壳,只不过剃头的水平差了一些,上面血呼啦的,看起来很吓人。

    既便如此,三个人也顾不得自己体上受到的创伤,竭尽全力,以最快的速度稳住了被白光冲击的形,一起向高台上那道光mén看了过去,但是结果却让他们大失所望,也不知道是因为时间到了,还是因为受到了白光的冲击,那道光mén已经彻底失去了踪影。

    愣了足足有二十秒钟,三人才相互对视了一眼,紧接着站在中间的那人就发出了一声怒吼:“姓肖的,你这个hún蛋,竟敢yīn你爷爷,这笔帐爷爷记下了。不要让爷爷再见到你,否认我定要让你百倍千倍地偿还。”

    左边那人也跟着愤愤然地道:“这个姓肖的确实不是东西,设下如此yīn招,等见到他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收拾收拾他,给他一点颜sè看一看。”

    右边的那个却微微皱起了眉头,道:“二位,你们真的认为刚刚通过了考验的真是肖秋水吗?”

    左边和中间的两个人立刻都将目光转向了他。左边那人也皱起了眉头,道:“难道你认为那人不是肖秋水?”

    中间男人晃了晃脑袋,道:“不可能吧?刚才yīn我们的明明就是他的剑意,这是假不了的啊。”

    右边的那人似乎也有些吃不准了,道:“我只有些怀疑而已。肖秋水是什么水平,我们都比较清楚,按照前辈留下的记录,通关似乎根本不是那么容易的。”

    左边的那个想了想,道:“你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以姓肖的实力应该不大可能通关才对啊。”

    中间那人摆了摆手,道:“管它姓肖的怎么通关的。也许他们像我们一样都隐藏了实力也不定呢。好了。我们就不要再在这里胡luàn猜测了。反正我们也是要进藏宝之地的,到时候见到了他不就一切都明白了吗?嗯,我们还是将自己上收拾一下吧。如果这时再有人进来,我们可就丢大人了。”

    听了中间那人的话。左右两人都不由得彼此看了一眼,脸皮都不微微一红,虽然他们的自愈能力很强,头发眉máo都已经长出了一些,体的伤口也都基本上痊愈了,而且三人都是男人,但是如此坦诚相对依旧让他们颇有一些不习惯。

    所幸修仙者换衣服的速度极快,只见一道光芒在他们的体上出现。自下而上盘旋一周,无论是鞋袜衣衫还是头巾都已经真正穿戴整齐了,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谁也从无法从他们的上看到刚刚的狼狈模样。

    搭顺风车失败后。三个人开始了自己接受挑战。很可惜,孟翔没有在现场,否则他一定会惊异于三人的表现的,他们居然全部都是十分轻松地就通过了考验,而且每一个的用时都比较短。与他们相比,无论是逆水寒还是肖秋水和他们都不在同一个档次上。

    当然了,孟翔如果在现场的话,凭借他的眼力也可以看出三人究竟玩了什么样的把戏。实际上。他们并非是比逆水寒和肖秋水优秀多少,逆水寒和肖秋水之所以会失败。而他们却能够成功,完全是因为他们钻了刀皇宫的规则的空子。

    刀皇宫有规定。超过了仙体第六变的修仙者统统不准进入其中,而这三人虽然看起来也都是仙体第六变,但是实际上他们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仙体第七变,只不过他们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没有让他们晋升到第七变罢了。

    三人在接受高台考验时,都是先打败了前七个对手,在面对第八个条对手之前,他们都解开了锢,跨入了仙体第七变的境界,然后凭借着比对方高出整整一个境界的实力,虽然在技巧和手段方面稍微差了一些,但是他们还是轻松碾压了第八个和第九个对手,毕竟铸造仙体越到后面,每多完成一变,实力都会有一个巨大的提升。

    在三人先后通过空间通道进入了藏宝之地后不久,又先后有五个人通过甬道进入了大厅,加上之前进入大厅的五个,正好十个,每一条甬道都没有落空。

    后来的五个人的运气不算太好,其中一个使刀的遭遇了和逆水寒同样的下场,剩下的四个,其中的三不是使刀的高手则遭遇了和肖秋水同样的命运,只有一个通过了考验进入了藏宝之地。

    最后一个进入藏宝之地的修仙者也使用了不光明的手段,不过他采取的并不是前面三人所使用的手段,压制修为,而吃了一些极为霸道的yào物,让他的实力在短时间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不过他在战胜第九个对手的时候还是受了伤,被在肚子上刺了一刀,几乎贯穿了整个体。

    虽然能够达到了仙体第六变的修仙者的自愈能力都达到了极高的水平了,愈合伤口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但是侵入了伤口的刀意却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清除掉的,所以他是五个进入了藏宝之地的修仙者当中唯一一个带伤的。

    其实在剩下的七个修行者全部都完成闯关后,孟翔的心绪却依旧没有完全能够平复下来。当然了,能够让他如此jī动的原因,绝对不是,至少不仅仅是他发现他从高台上得到的那张薄纸上的图画和他从传承卷轴中得到那幅地图有着很大的关联,因为这并不值得他有多么的jī动。

    原因很简单,虽然薄纸上显示出来的图像和他脑海中的地图上勾勒猜测出的地形一模一样,但是薄纸上显示出来的路线图,根本就不完整,只有不到五分之一,而他脑海中地图上的路线图却是完整的,也就是他根本就不需要他从高台上得到的那张地图,他自己就可以寻宝了。

    后来,孟翔才知道通,过通了考验的修仙者从高台得到的寻宝图通常都是不完整的,除非一次只有一个修仙者通过了考验,否则有几个修仙者通过了考验,寻宝图上标注的路线就会分成几部分,要想真的寻找到宝藏所在地,就必须从其他人手中将寻宝都夺过来,那样才能够合成一张完整的寻宝图。

    当然了,即便拥有了完整的寻宝图,要想真正得到了西mén绝留下的宝藏也是很困难的,否则过去了那么长的时间,刀皇宫也开启了那多回了,不可能没有人得到过完整的寻宝图,但是西mén绝的宝藏却没有见到被谁拿走,这就是明证。

    【注册会员可获sī人书架,看书更方便】

    fnt

    仙yù逍遥的第921章黑牌和图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