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1章 惨烈胜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第841章 惨烈胜利

    发生了什么况?不仅是秋索想要知道况,其他的修仙者也全部都想知道,几乎所有修仙者都在循声寻找,不过在这个过程中,秋索等一干修仙者的心中的疑惑却更大了,因为惨叫并不是来源于战场所在的位置。

    似乎是出于对孟翔的关心,所有的修仙者在寻找那声惨叫传来的方向前,都下意识地向战场看了一眼,不过却没有发现孟翔的踪影,而那个将孟翔入了绝境的影子却还留在原地,一动不动。

    笼罩于那个影子上的雾气已经完全消失了,露出了他的真名目,是一个脸色惨白显得有些病怏怏的消瘦年轻人,眼睛瞪得溜圆,一脸的惶恐之色,似乎遇到了十分不可思议的事

    秋索等一干修仙者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的眼睛可以瞪得如此之大,几乎要从眼眶中滚出来了,这让他们都感到了一丝心寒,不过他们很快就发现年轻的眼睛已经呆滞了,并且渐渐地失去了光泽。

    死了?怎么死掉的?秋索等一干修仙者的心中涌了大团的疑云,不过他们都隐隐有一个预感,似乎他的死应该和孟翔有着巨大的关系,至于他如何在如此劣势之下完成惊天大逆转的他们想不出来,不过他们就是相信,连他们自己也搞不清楚。

    那他又是如何死掉的呢?下意识地,秋索等人修仙者开始在年轻修仙者的上寻找致死原因,不过以他们的目光居然也无法在很短时间内找到,不过就在他们就要移开目光去寻找孟翔的下落和那声惨叫的来源时,年轻修仙者的致死原因却自己出现了。

    年轻修仙者的眉心突然出现了一丝淡淡的殷红,然后就变成了一个豆粒的红点,是血珠,应该是眉心被击伤流出来,这毫无疑问也应该是他的致死原因。与此同时,修仙者们对孟翔更加的敬畏了,眉心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属于保护的重点对象,能够击中对手眉心造成对方死亡又没有留下痕迹,实在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

    就在修仙者们心中暗暗惊叹的时候,年轻修仙者崩溃了,就像一座遭到了强风吹袭的山丘,化作了比尘埃还要细碎很多的粉屑,飘散掉了,什么也没有留下来。

    年轻修仙者的死亡让修仙者的心更加急迫了,他们迫切地想知道况为什么会在短短时间内发生如此大变化,而能够带给他他们解答的最佳人选无疑只有孟翔了,于是他们本能地开始循着那声惨叫发生的方位看过去,结果却让他们大吃一惊,因为那里根本就什么都没有,空的一片。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在秋索等一干修仙者的心中再添疑云的时候,又是一声惨叫传入了他们的耳朵中,这声惨叫相较于第一声要低沉很多,并且显得不是很完整,显然受伤的人并不想发出惨叫,但实在是太过痛苦了,体违背了意志,还是发出了惨叫,但是声音的主人却又及时发现了,将它强行抑制住了。

    该死!在听见第二声惨叫的一瞬间,包括秋索在内的所有修仙者都是脸色大变,因为这一声惨叫他们感觉到了熟悉感,是孟翔发出来的。

    修仙者们以最快的速度看向了惨叫声传递而来的方向,他们立刻就看到了让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孟翔和一个一黑衣连头脑都完全包裹了起来的人对面而立,相距不过五尺远,显得有些亲密。不过等他们看到了他们的腹部时却再也不会有人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有多好了。

    孟翔手中擎着一般长长的刀子,深深地插进了黑衣人的腔之中,更准确地是心脏上,而孟翔的另一只手也抓着一把长刀,不过它是属于黑衣人的,刀尖部分同样插入了孟翔的腔,孟翔的抓住刀的手显然是想阻止长刀刺伤他的,但是显然没有如愿,尽管手掌已经血流如注了。

    相较于插入了黑衣人的心脏的长刀,黑衣人插入了孟翔腔的长刀似乎浅了一下,但是刀尖也从他的背后露出了头来了,自然受的伤也轻不到哪里去,不过很显然他们都没有死掉了,因为他们的眼睛都十分的亮,就像四盏明灯一般,死死地盯着对方,似乎要用眼神压倒对方。

    经过一会的对视之后,事实证明目光是无法对对方造成什么太大的威胁的,于是他们转而开始寻找在体上消灭对方的方法,而最好的工具无疑就是插入对方体的长刀。

    “啊!”几乎是同时,孟翔和那个黑衣人一起发出了一声怒吼,然后一起抓住了属于自己的长刀狠狠地往回抽,由于彼此动有另外一只手擎住了对方的刀,一次发力虽然勉强让刀出现了移动,不过双方却都没有能够将刀子从对方的体中抽出来。

    嘭!孟翔反应似乎要比对方灵敏了一些,他和黑衣人抢在第二次发力夺刀之前,猛地飞起了一脚,狠狠地踹在了对方胯骨上,原本他准备将脚穿在对方的裆部的,由于对方扭动了一下胯部,躲开了要害。

    即便没有踢中目标,但实际脚上的力量却没有减弱分毫,嗖地一下子就将对方给踹飞了,不过唯一让孟翔有些遗憾的是,没有能够将对方的刀子给夺下来,不过他很快就没有时间去关心这个了。

    那个黑衣人十分的勇悍,虽然被孟翔一脚踢飞之后,不但口上的伤口向外喷血,而且口鼻也涌出血液,特别是嘴巴更是直喷血沫子,然而他居然根本没有处理一下伤口,就提着长刀冲到了孟翔的近前,举起了手中的长刀对他的头顶就恶狠狠地劈了下去。

    当!孟翔也没有丝毫闪避的意思,挥刀格挡,发出了一声震耳聋的大响,声音在矿洞中回,发出如雷鸣的一般的轰响,震得所有人都耳朵都嗡嗡作响,而作为噪音制造者的孟翔和黑衣人却没有丝毫的觉悟,手中的长刀不停地挥舞,对着对方猛劈猛砍,一声声响亮的金属交鸣之声不绝于耳。

    看着就像两个粗通武功的人一样战斗的孟翔和黑衣人,秋索等修仙者虽然让连绵不绝的金属交鸣声搞得有些心烦意乱,头晕脑胀,但是依然忍不住感到奇怪,黑衣人的武功造诣他们是不知道,但是对于孟翔的武功底蕴他们却是略知一二的,怎么也不应该使用这种吃力不讨好的笨拙异常的方式和对方战斗啊。

    不过在秋索等修仙者静下心来后,渐渐地发现孟翔和黑衣人之间的战斗远远不是他们第一眼看到的那么简单,虽然采取的比斗方式看似很粗糙,但是实际上却蕴含的高深的奥妙。

    可以说,孟翔和黑衣人的战斗方式已经达到了返璞归真的程度,每一次对攻看似后很简单的样子,其中蕴含的变化和后招却几乎是无穷无尽的,就是只能够搞清楚一招一式都会受益匪浅的,甚至可以武功修为提升一个巨大的台阶。

    战斗方式简单直接,所造成的伤害也十分的直接,几乎每一次交手之后,孟翔和黑衣人都会在彼此的上留下或长或短或深或浅的伤口,而从彼此的受伤上来看,也不知道是因为孟翔的战力确实比对方强,还是因为贯穿体的刀伤,黑衣人要比孟翔要重一些,总之在后续添加到二人上的伤口,孟翔要比对方稍微轻一些,尽管他体上也已经伤痕累累了。

    战斗依旧在继续,看着孟翔和黑衣人之间的激烈战斗,渐渐地很多修仙者的心儿开始狂跳,久已沉寂的血液开始发,沸腾,咆哮,让他们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种想冲上去,亲自参加战斗的冲动,不过幸好他们还没有晕头,否则一旦真的冲进了战圈,很有可能会被劈砍掉。

    随着时间的推移,孟翔和黑衣人的战斗进行得更加激烈了,长空染血,战况之激烈已经进入了白炽化的状态,按现在的况看,战斗随时都有可能立刻会结束,而这种结束极有可能是要以一方的死亡作为代价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秋索等一干修仙者对时间产生了极为奇怪的感 觉,似乎时间流逝已经产生了变化,看似过去了很长的时间,其实只是过去了短短的一刹那,而以为只是过去一霎间的时间,其实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搞得他们有些不适应,不过他们等待的结果终究还是到来了。

    在一次看不出任何要分出胜负的对冲之后,黑衣人的脑袋突然毫无征兆地高高地飞了起来,而这时他的体还依旧保持着前冲的姿势,噔噔地向前冲出去了十好几步,才直地摔倒了。

    孟翔在斩掉了对手的头颅后,体也随着惯抢了两步才停住了,不过却没有摔倒,这不由得让秋索等一干修仙者稍稍放下了一些心,能够控制自己的体就算明人还没有死,不过当他们真正看清楚了孟翔的况后,心中却不由得一凉,心也忍不住开始向谷底沉了下去。

    黑衣人手中的长刀嵌在了孟翔的前,不过却不是直接贯入 的体,而是横着劈在了他的膛上,小半边的口都被砍断了,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茬子,甚至从巨大的口创伤看进去,甚至能够看到他一张一缩的心脏。

    孟翔上的伤口如果仅仅就是这些,虽然看起来比较的骇人,但是却不足让秋索等一干修仙者那般的紧张,实际上是孟翔的心脏出现了裂口,一些直接连接心脏的大血管也出现了断裂。

    更为关键的是,这些要命的伤口上不知道沾染了什么东西,居然能够阻挡孟翔的强悍自愈能力的修复,使得伤口一直处于开放状态,这就对孟翔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就算修仙者的生命力极强,但是如果不能够让这些伤口愈合的话,他同样会有生命危险,只是早与晚的差别而已。

    看着孟翔已经出现了轻微晃悠的体,以秋索为首的修行者们都是心头一慌,就准备冲过去帮助,但是还没有等他们的脚步移动,一声大喝传入了他们的耳朵:“全部给我乖乖地站在原地不要动。”并不是孟翔发出声音,而是一个秋索等一干修仙者都感到很陌生的声音。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