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4章 揭穿面目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其他的修仙者虽然没有和血鬼使者表现得那么直接,但是他们心中的意思却和他完全是一样的,特别是秋索,都觉得他太过无耻了,明明已经杀了人,却还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实在让他们无法接受。

    孟翔自然能够感觉到修仙者们的目光的变化,但是他的神色丝毫不变,只是淡淡地说道:“我曾经说过看事不可以光看表面,很多时候眼睛看到的也未必是事实,这就是我此时的回答。至于你们相不相信就不管我的事了。”

    “不管你的事?难道你我之间的打赌就算了?你杀死那么的人也就算了?这是什么说法,可真是够新鲜的啊。”血鬼使者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寻找到一切的机会打击孟翔。

    将头转向秋索了,眼神中闪过了险的光芒,用充满了挑衅的语气说道:“秋索,你告诉我你因为姓孟的狗说法而让你的那些好兄弟枉死吗?”

    然而,秋索的回答却让他十分的吃惊,一边露出了一副所有所思的神,一边说道:“我觉得我应该再等一等。”

    “再等一等?”血鬼使者尖声笑了起来,“秋索,我说你的脑袋没有出问题吧?你的那些好兄弟明明都已经死掉了,你还说要再等一等,你难道觉得姓孟的还能够复活他们怎么地?”

    孟翔轻轻地耸了耸肩膀,平静地说道:“复活死人我确实没有那么大的本领,不过唤醒昏睡的人我却可以做到。”

    说罢。露出了一副不愿意再搭理血鬼使者的意思,将头转向了秋索,点了点头,透出了一丝赞许之色。说道:“秋索,有进步,知道不完全用眼睛去判断事物了,不错。”那口气就像一个长辈在在夸赞一个晚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这么说的修仙者,包括秋索本人都没有感到丝毫的别扭,似乎他真的拥有教训他的资格。

    见到了秋索这副表现。血鬼使者的心中泛起了不爽,眼睛一动,一条毒计浮现了他的心头,对着秋索说道:“秋索。你原本已经犯下了必死的大罪,但是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现在就给你一条生路。你立刻就将这个满口胡说的姓孟的给我杀了。只要你照着做了,我一定负责向主人求。你应该知道我在主人心目中的地位,有我为你求,你一定死不掉的。顶多受一些皮之苦罢了。”

    见秋索依旧站在原地一动未动,血鬼使者的眼睛出了一丝杀机,真是一个废物,说道:“秋索。你怎么还不动手?就算你不愿自己减轻自己的罪行,难道也不愿意为那些和你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报仇吗?秋索。你还是人吗?难道你就不怕今后做恶梦,产生心魔吗?”

    看见秋索依旧没有出现任何一丝反应。血鬼使者真的愤怒,脚下发力就准备向他扑过去,将他吸骨抽髓,将他完全吃掉,连一片骨头渣子都不留下来,不过就在就要扑出去的前一瞬间,一个带着淡淡嘲讽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也让他止住了脚步。

    “有些人虽然长有两只眼睛,但是实际上却和没有一点区别也没有,连实际况都没有说清楚,却在那里狂吠,真是不知道羞耻二字是怎么写的。”是孟翔的声音。

    “混账东西,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给我听……呃……”血鬼使者气势汹汹地将头转向了孟翔,准备立刻对他出手,将他干掉,吃掉,只留一个脑袋去见无血,但是他看到的况却让瞠目结舌。

    那些在他的印象中应该已经完全死掉了的修仙者却出现了蠕动,甚至有些已经坐了起来,打着哈欠伸着懒腰,真的就像睡饱了醒了过来,虽然坐起来的不是所有的修仙者,但是从他们上散发出来的生的气息看,已经可以推断他们确实没有死掉一个。

    就在血鬼使者陷入了尴尬中无法自拔时,那些被孟翔全部击倒的修仙者全部都醒了过来,每一个全上下都显得神清气爽,斗志昂扬,甚至比他们见到血鬼使者之前的状态还要好,遭到恐惧侵蚀的状况也已经完全消失了,不见丝毫的踪影。

    “兄弟们,你们都没有事吧?”虽然因为想到了此前孟翔表现出的种种神奇,秋索对他眼睛看到的况产生了些许的怀疑,但是当他真的看到那些和出生入死的属下全部站了起来,而是精神状态又都是那么好,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实在是太过神奇了。

    “秋大哥,我们确实都好了,并且状态好极了。”那些修仙者向秋索点头致意,让他安心。随之他们齐刷刷地将头转向了孟翔,高声说道:“孟先生,是您拯救我等于危难之中,恩同再造。您放心吧。待会和血鬼的开战的时候,我们一定竭尽全力,绝对不辜负您的希望。”声若洪钟,中气十足,斗志昂扬。

    “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做到。”孟翔向那些修仙者点头示意,然后将头转向了血鬼使者,说道:“不知道阁下的诺算不算数?”

    “当然算数。我一定会按照约定放掉那几个废物的。”血鬼使者露出了悻悻然的神,不过转瞬之间他的眼睛就透出了嘲讽的冷笑,“姓孟的,很可惜啊。你将活命的机会留给了别人。就算你打赌赢了又能够怎样样?待会还不是要死在我的手中?”

    “因为我知道你根本就不会放过我,就是你答应了,只要有机会你也一定会杀掉我的。实际上,你从来没有想过要放过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待会的战斗只要你赢了,你是一定不会信守承诺的,你一定会杀死我的那五位兄弟。我说的对吗?”

    血鬼使者的瞳孔顿时一缩,大声反驳道:“姓孟的。你胡说。我答应的事就一定做到。再说了,那五个废物又能够对我有什么危险,难道我还怕了他们不成?”

    孟翔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似笑非笑的表,说道:“我要提醒阁下一点的是。声音大并不能够证明你说的就是实话,那只会表现出你的心虚。要想说服别人就需要有证据。”

    “证据?”血鬼使者立刻抓到了反击的机会,“姓孟的,你说我要会杀掉所有人,你又有什么证据?”

    “证据当有啦。我只是害怕你不敢让我说出来。”

    “害怕?我有什么害怕的?有种你就说出来。”血鬼使者看见孟翔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心中突然有一些发虚,不过为了不在气势上输给孟翔,只要硬着头皮反问道。

    “其实你要杀死我们所有人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独霸这一座金星石矿藏。”见到血鬼使者做出一副要反驳的样子。摆了摆手,“你不要急着反驳,如果有胆子就等我讲话说完。要是我说完了,你还能够将我提出的证据一一驳倒。那我就算你赢。”

    “你为了达成这个不可告人的目的,一进来就给秋索和他的同伴扣大帽子,说他们犯下了必死的罪行,其实你心中很清楚,他们根本就没有犯下什么错误。就是有了,也远远罪不致死。这从秋索提出要见无血,你却拼命阻拦这一点上可以得到印证,因为你根本就不敢让秋索见到无血。那样你独霸整座金星石矿藏的计划就会完全泡汤,甚至你本人还会因为迫害同门行为而遭到无血的惩罚。血鬼。我说的没有错吧?”

    孟翔根本不等血鬼使者做出回应,就接着说下去了:“我刚才提出这些这些证据。你也许可以给出种种理由予以反驳,但是下面我提出的一个证据你将无从辩驳。”

    说着,孟翔将头转向了赶过来的秋索,问道:“秋索,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孟先生,你请说。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全部奉告。”也许是因为孟翔用了堪称神奇的手段救了他的同伴,秋索对孟翔变得十分客气。

    “不需如此,我并没有想要问你无血山庄的**,我只要要问你一个很简单的小问题。”

    秋索虽然已经决定答应孟翔脱离无血山庄了,但是无血山庄的余威尚在,如果孟翔真的要他说出无血山庄的隐蔽,并且是当着血鬼使者的面,他还真的会有相当大的负担。

    “孟先生,你请问。”

    “一般况下,血鬼都是多少个一起行动的,有单独行动的吗?”

    秋索的眼睛顿时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中透出了了然的光芒,看向血鬼使者的目光立刻就不一样了,隐隐透出了凌厉的杀机,不过他却没有表现出来,故作平静地说道:“回禀孟先生,血鬼作为无血的亲卫,一般出来执行任务至少是两个一组,虽然也有一个的,但是很少,并且还要不是普通的血鬼,上一定还要有无血亲自签发的手谕。”

    血鬼并不是一个修仙者的名字,在无血山庄中,它代表着是一群人,一群和无血关系十分密切的人,他们是无血的亲卫,直接向无血负责,一般况下都会留在无血的边,很少外出,而一旦外出,则必然是去执行重要的任务。

    同时,就像秋索所说的那样,血鬼外出执行任务时有着十分严格规定,除了无血自己之外,无血山庄中的任何人,包括血鬼自己都不可以擅自改动,否则会遭到极为严厉的惩罚,甚至会丢掉命。

    此外,血鬼也是划分等级的,像出现在孟翔等人面前的血鬼就是属于比较低级的血鬼,如果换一个能够达到单独外出做任务水平的血鬼,他就不会和孟翔他们废话了,早就直接动手了,一点也不需要利用血鬼的赫赫凶名将其根本中绝大部分的修仙者给吓破胆了。

    孟翔将头转向了血鬼使者,缓缓地说道:“我们是先看一看你携带的无血的手谕,还是大家一起去看一看那个已经被你杀死的血鬼呢?”

    血鬼使者的眼睛透出了惊疑的目光,他杀死同伴的事孟翔是如何知道的?这让他心中不泛起了浓浓的不安和恐惧,不过他早就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回头了,一定要将矿洞中的修仙者全部杀死。

    想到这里,他索一咬牙,狠狠地说道:“姓孟的,我不得不承认我是小看了你,不过你也做了一件天大蠢事。竟然敢揭我的老底?你死掉了,而且这些的所有人都得死。”(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http://www..com/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