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一败涂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isH第726章 一败涂地

    胜利会产生快感,不过那是有前提的,比试的双方的实力不应该相差太过悬殊了,如果让一个壮汉去和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婴孩比试,就算是胜了,也是很难获得什么成就感的,而年轻人此时觉得自己就是那个欺负婴孩的壮汉。

    在年轻人看来,孟翔的炼器技术实在是太糟糕了,甚至连一个初学者都比不上,尽管他在修复房子上就是一个初学者,但是他之前的出色表现却让他们忘了这一点,或者说是故意忽略这一点,其他方面自己比不了他,炼器总比他好一些?完全是妒忌心在作祟。

    虽然作为一个高手去欺负一个外行,心中很难有什么成就感,但是年轻人很快就改变了想法。既然在这一次修复宫的比斗他已经赢了孟翔,因为他根本无法作为他的对手,但是这对他而言也未尝不是一个很好地展示自己的机会。

    炼器在一定程度讲,可是可以体现一个修行者的整体素质和实力的。如果他的表现能够精彩到让围观修行者都叹为观止的话,那他就不仅仅是战胜孟翔的问题了,他完全可以将他整个人都比下去,从而在围观的修行者中树立崇高的形象。

    姓孟的,这个机会可是你给我的。年轻人在限定时间结束之前最后一次看了孟翔一眼,结果让他很是放心,看着被孟翔修补过的区域,他的眼神中甚至抑制不住地流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也不知道是发现对手比自己强大太多,还是发现距离时间已经不够用了,孟翔表现得十分慌乱,一时到这里修一下,一时又到那里修一下,就像笨手笨脚的裁缝,想要补好一件衣服,却在衣服上面打满了补丁,让衣服修补之后比不修补还要难看,而孟翔就是年轻人和其他所有围观修行者眼中的笨裁缝。

    乱,再乱一些才好呢。年轻人从孟翔的上收回目光之前,心中发出了得意的冷笑。iSH他知道孟翔的糟糕表现不会让他丢掉比赛,而且还会让他以往的光辉形象在修行者眼中黯然失色。

    年轻人很得意,似乎觉得自己迫孟翔和自己比修宫实在是一个绝妙的点子。如果,不,没有如果,他一定会赢得这一次比斗的成功,之后再找一个机会,将孟翔彻彻底底的打败,那样,他在修行者心目中的形象就算是彻底毁掉了,而他将取而代之,成为整个通天界的实力领导者。

    也许是受到了美好前景的激励,年轻人修补宫的速度又变快了,虽然六个时辰太短了,加之之前又消耗了过长的时间,更好重要的是宫的炼制手法和精细程度都超出了他的预计,不过他依然有自信在时间结束前,将划分给他的那一半宫修复到七成以上。

    当当当,一连三声清脆的锣声响起,那是告诉孟翔和年轻人比试的时间已经结束了。发出响声的锣是一件法宝,设定好了时间,不需要人管,到了时间自会敲击发生声响。

    锣声响起的一瞬间,年轻人立刻收手,而此前的一秒钟他也正好修补好了大正面墙壁上的最后一条裂痕,时间把握的分毫不差,他相信以他最后的一手,一定可以让他在围观的修行者心目中的形象更加的完满的。

    事实是乎也验证了年轻人的想法,所有的修行者,甚至包括和他一起从灵界下来的其他八个灵魂投影都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似乎看到让他们感觉到十分震撼的况。

    怎么样?都被我镇住?姓孟的,你和我斗,你差远了。年轻人难言心中的得意和兴奋,紧接着他的心中所想就在他附的偶人上表现出来,显得十分张狂,不过他很快就露出了狐疑之色,因为那些围观的修行者的目光好像不是投在他修复的那一半的宫上。

    是在孟翔那一边?那边有什么好看的?难道他捅出大娄子了,将宫弄塌了?年轻人的心中怀着恶意的猜测,将目光向孟翔负责那一边宫看过去,但是下一瞬间,他的眼睛也瞪大了,神和其他的修行者毫无二致。iSH

    过了一会,年轻人率先清醒了过来,哆哆嗦嗦地说道:“这……这……这怎么可能?”他的话语将他其他的修行者也惊醒了,不过他们脸上的神却没有丝毫的改变,依然透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在围观的修行者和那个年轻人的眼睛中,孟翔负责那半间宫正在发生着不可思议的变化,原本损坏十分严重的宫正在以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就像时间在倒流,它正从现在退向到过去,回到了它还没有被毁掉的时刻。

    当然了,这只是围观的修行者和那个年轻人脑海中产生的一个想法而已,他们可不会真的认为孟翔所负责的那半间宫出现了时间倒流的况。不要说时间法则根本就不是一个还未进入灵界的修行者可以掌握的,就是他侥幸掌握了皮毛,也不会出现只有宫所在的区域时间在倒流,而处于它的内部的他们却没有受丝毫影响的况。

    时间不长,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孟翔分到的半间宫就已经停止了变化,而实际上它已经不需要再有变化了,它已经和被毁之前一模一样了。又过了一会,所有修行者才从强烈的震撼中清醒了过来。

    由于孟翔和年轻人负责修复的宫是连在一起的,所以自然而然地,他们开始将它们做了对比。而很多时候,好坏都是通过比较才能够体现出来的。

    之前,包括老族长在内的修行者都认为年轻人对宫修复的不错,但是在和孟翔修复好的那半间宫一比,他们立刻就发现了其中的优劣来了。

    不可否认,那个年轻人对宫的修复确实很有一,但是正因为他的水平高,他就做了一件很不应该做的事,在修复的过程中做了手脚。如果没有对比,也许很难看出来,但是有了对比,他作假的地方立刻就无所遁形了。

    也不知道为了赶时间,还是为了图省事,年轻人在修复宫的过程中,他利用一些看似很高明的手法做了遮掩,很多地方看似已经完全修复了,但是实际上却并不是那么一回事,他修复只是宫的表层,内部很多还是遭到破坏时的样子。

    说到底,经过了年轻人修复的那半间宫其实就是一个豆腐渣,和它刚被毁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要受到了一些稍微强力的打击,它就会瞬间碎成无数的碎块。

    至于孟翔修复那半间宫则完全不同,是完完全全的修复,不但所有的破碎之处都被完全修好了,甚至连烙印于宫表层和内部,遍及所有区域的法阵也都都修好了,而且它们之间的位置和关联也没有出现一丝一毫的问题,也就是说,宫再受到攻击时,那些法阵就会发生作用,和没有被损毁之前一模一样。

    这时候,胜负已经不需要说了,而年轻人也无法解释,因为现场的修行者也许来自不同的世界,修行功法和修行方式也都不尽相同,但是他们能够达到修行者的最高等级,甚至具备飞升灵界的资格,那么他们的眼力是绝对错不了的,所以他的任何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

    年轻人也知道其中的关窍,知道自己无论做什么解释都无主改善他现在的处境,相反只会自取其辱。看着神色平静如水的孟翔,年轻人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渺小的感觉,似乎自己一下子缩小了,而孟翔的体正在快速增高,转眼的功夫已经长大成了一座直插云霄的大山,将他压得喘不过去来。

    很快,年轻人就想到了比修宫之前,孟翔种种推诿和退缩以及修补宫过程中的种种拙劣表现,他的心中涌起了滔天的怒火,认为是孟翔欺骗了,是他害他出的丑,都因为他,他在心中就将孟翔恨上了,发誓一定要报复他,但是他却忘了一点,比试修补宫可是他提出来的,而且还是他强迫孟翔和他比试的,可以说追根究底,一切的过错都在他的上。

    孟翔没有说话,年轻人和他一起从灵界下来的灵魂投影们没有说话,而围观的修行者们也没有说话。孟翔是不想说话,年轻人和他的同伴是没有脸说话,而围观的修行者而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话,现在的况可是相当的微妙,一句说不好可都是会有大麻烦的。

    一时间,整个宫之中陷入了一片压抑和尴尬的气氛之中。渐渐地,所有的修行者都感觉到空气变得越来越沉重,让人感到十分的压抑,就像上被放了无法计数重量的重物,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在这种让人窒息的气氛中,时间似乎变得格外的漫长,短短一刻钟的时间还没有完全过去,他们都已经觉得过去了至少好几个时辰了。就在有的修行者认为空气就要被挤压的要爆炸的时候,一阵奇异的波动从远处传了过来,应该是一个修行者的,

    虽然波动不是很强,代表这个向他们靠近的修行者的修为应该不是太高,能够达到道果初期就已经是顶天了,但是对于宫内就像雕塑一般站着的修行者而言,来到修行者的实力强弱并没有什么关系,关键是他的到来让他们之间的气氛不再压抑。

    修行者和包括那个年轻人在内的九个灵魂投影虽然都没有说什么,但是都暗暗地松一口气,都感觉到一阵轻松,并且都将目光投向了波动传来的方向,也就那个实力不太放在他们眼中的修行者赶来的方向。

    大约十秒钟之后,那股代表着修行者气息径直冲向了孟翔等修行者距离的宫外面不远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却连速度都没有减慢。下一瞬间,先是响起了砰地的一声闷响,接着就是一阵稀里哗啦。

    年轻人修补的那半间宫坍塌了,是被那个直闯过来的修行者带起起的潜劲撞塌的。那一声砰就是潜劲撞在宫上发出的声音,之后的稀里哗啦自然就是半间宫倒塌的声音了。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