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8章 无尽痛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第668章 无尽痛苦

    “你……你……你……”中年人用颤动的手指指着孟翔,脸上满是掩饰不住的惊恐。

    “我怎么了?”孟翔的表没有出现任何的波动,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经过最初的恐惧之后,中年人已经收摄了心神,勉强恢复了平静,盯着孟翔,眼神凶恶,问道:“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眼中的悸动之色久久无法消散。

    “你自己认为呢。”

    中年人强自镇定了一下,说道:“帮我解除制,我帮你和我的主人求,让他放过你。怎么样?”

    “不怎么样。”

    “你难道要和我的主人一直对立下去?你知不知道我的主人有多么强大的力量,整个通天台都在他的控制之下,甚至他还可以调动灵界的力量,你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不帮我解除制?”

    “我为什么要帮你解除制?”

    看着孟翔一脸迷茫的神色,中年人感到了一种被戏耍的羞辱感,不过为了让孟翔帮他解开制他忍住了,但是他已经做好了反悔的准备了,只要孟翔一给他解开制,他就立刻翻脸,对他动手,并使用最恶毒的手段对付他。

    “当然是换取我为你向主人请求的机会啦。”中年人吸收了一口气,做出了一副真诚的表,“只要你帮助我解除了制,我一定苦劝我的主人,让他和你消弭恩怨,放你一把。你只要真心向主人道歉,说不定助他还可以帮助你进入灵界呢。”

    孟翔撩起了眼皮,瞟了中年人一眼,缓缓地说道:“你的脑袋没有被驴踢了吧?”

    “你……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吗?你是什么东西?一个小小的分而已,你的主人会听你的?再说了,我和你主人的恩怨岂是你可以改变的?不要说我和你主人之间早已经达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了,就是你主人愿意罢手,我会答应吗?”

    孟翔看着中年人,似乎要看透了他的内心。“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只要我一解开你的制,你就会立刻对我动手吧?狗一样的东西,你以为我相信你吗?你自己是一个无可救药的蠢货,还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吗?”

    “你……你……”中年人瞠目结舌,脸色青红交替,狼狈异常,不过很快他就透出了一股狠劲,“行,姓孟的你行。嘿嘿,你以为你在我上下了制你就赢了吗?我就不相信你的制就那么厉害。即便你这一次能够侥幸战胜我,杀了我,但是你一定逃过主人的手掌心。我在地下等着你。”

    话一说完,中年人就爆发出了一声怒吼,直接向孟翔冲了过去,体内的能量狂暴非常,就像一个火药桶,沾火就炸,再加上他透露出来的暴戾气息,胆气稍微差一点的人都会被他震慑。

    这一次,孟翔依旧是站着一动未动,不过所有的修行者都产生了一个感觉,尽管中年人前冲的速度很快,但是他和孟翔之间的距离却是越来越远了,最后甚至达到了遥不可及的程度了。

    中年人不愿意放弃,拼命追赶,但是根本无法拉近他和孟翔之间哪怕是一寸的距离。而随着的时间的推移,虽然中年人还在追赶着孟翔,但是气势却慢慢地衰败了下来。

    原本他是准备等事到了无法收拾的时候,拼着自爆也要让孟翔给他陪葬,但是现在他和孟翔之间的距离已经十分遥远了,就是自爆也不会伤到对方分毫,失去了目标,心中积聚起来的气势也就泄了。

    又追赶了一会,中年人绝望地停止了脚步,不过他的停步似乎是一个信号。噗嗤噗嗤……让所有修行者都感到熟悉的声音骤然响起,让他们不自地向中年人看去。

    此时的中年人惨透了,全飞溅,就像有无数把锋利无比的刀子在他上不断切割,先是四肢,血全部被削掉了,极为干净,骨头上连一丝筋都没有留下,接着是体,前后背上的血也都被削掉了,连内脏都可以清晰地看到。

    中年人受到了重创之后,他具有的自愈能力也被最大限度激发出来,被削掉的血乃至于是骨头都会在眨眼的功夫恢复如初,但是这对中年人而言却是一道可怕的酷刑,将他的痛苦无限制地延长。

    好多次,中年人想要自杀,但是他都没有舍得下手,这时他才发现他根本就没有去死的勇气,这也斩断了他解除痛苦的最后一丝希望,让他陷入了无边无尽的痛苦的地狱之中了。

    听着中年人发出的凄厉的惨叫以及他上正在发生的惨况,现场的修行者都不忍目睹,纷纷转了过头,一时之间,甚至让他们忘了去问他为什么他会在他们祖师爷闭关的地方,而他们的祖师爷又为什么会不见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就在中年人认为自己将永远没有解脱的机会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一点黑影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并且向他落下。他振奋了一下精神,向那个黑影看了过去,一开始他没有看清楚,因为剧痛已经让他的视野变得模糊了,不过他还是很快就看清楚它的真面目了。他愣住了,他认识它,它居然就是被他斩下后又被他踢飞了的那条手臂。

    就在中年人愣神的时候,那只手臂就像一支标枪,从天而降,径直插向了他的膛,噗地一下就刺了进去,很准确,将他的心脏刺了一个稀巴烂。重创让他吐出了一口血,不过他也感到了一丝轻松,虽然以他的自愈能力,心脏碎裂并不能够算是致命伤,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它是会帮他解脱的。

    砰!一声闷响,中年人的直觉应验了,插破他心脏的手臂爆炸了,威力很大,将他的整个体全部都崩碎了,血四下飞溅,化作了数不清的小块,只有他的头颅还保持大致的完好,飞向了孟翔。

    头颅自然是飞不到孟翔的面前的,不过它的双眼却死死地盯着孟翔,还发出了恶毒的诅咒:“姓孟的,你不得好死,你会死得比我凄惨千倍万倍。哈哈……”笑声中,它突然爆裂了,和它从脖项长出的一截残躯一起化为了齑粉,中年人强悍的自愈能力也无法帮助他复原了。

    孟翔从始至终都是一个旁观者,一直看着中年人,直到他彻底死亡。他没有再做停留,体中透出了一股奇异波动,接着他的整个人就像是沉入了水中,快速消失了,不见丝毫的影踪。

    不少修行者都看到了孟翔的离开,不过他们都没有去阻拦他,他们也拦不住他。还有一个原因则是他们被中年人爆裂后留下的一些血碎块吸引了注意力,它们此时就像被斩断了的蚯蚓或者是被切断的壁虎尾巴还在不停地蠕动着,甚至还有长大的趋势。

    那些修行者先是看着,不过很快就有人经受不住贪惑,向靠近自己的中年人的血残块冲了过去,其他的修行者立刻也跟着冲了过去,顿时现场就演变成了一场疯抢。

    虽然很多修行者一时之间还没有想到抢到血之后要什么,但是他们依然决定先抢到手再说。如果能够因为它们而让他们的自愈能力大增,甚至是断肢再生,他们可就赚到了。

    很可惜,那些奋力抢夺中年人血的修行者都不知道他们要为自己的举动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如果他们知道了,一定不会一窝蜂地向上冲,去夺去抢的,而是有多远逃多远。

    那些修行者刚刚靠近那些血残块一定距离,还未等他们有动作,它们就自动向他们飞了过去,速度极快,躲闪不及,就纷纷被它们击中了。而一旦被它们击中了,它们就会瞬间钻进他们的体。

    那些被血残块钻体的修行者都十分的惶恐,不过所幸除了它们向他们体内钻的时候有些不适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不良的反应,而一些胆子比较大的修行者甚至认为自己的体融入了血残块之后,体的自愈能力也会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等所有的血残块都分别钻入了修行者的体后,灾难瞬间发生了,几乎是同一时间,所有被血残块钻进体的修行者一起发生了爆炸,体瞬间被肢解成了无数块,四下飞溅,而一些靠近他们的修行者也都被飞溅的血**穿了。

    一时间,整个现场是一片凄惨,到处都是血和哀号的伤者。其实说到底,他们之所以会遭此大劫,除了和他们的贪婪有直接的关系之外,孟翔也要负有一些责任。

    孟翔杀死中年人,也就是通天台器灵分,所用的是霸道无比的刀意,最先他是通过眼睛侵入了对方的体,在将他杀死之后,已经消减了很多倍,不足鼎盛之时的千百分之一,毕竟通天台器灵分也不是吃素的,但是就这些残留在通天台器灵分中的刀意依旧具有着强大的杀伤力,至少不是那些贪心的修行者们可以抗拒好化解的。

    当然了,孟翔并不知道他走后发生的惨剧,否则他也许会将通天台器灵分的残块收走,不过也可能他什么也不会做,毕竟那些修行者遭劫是他们的贪婪惹的祸,并不是由他直接造成的,他心中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接下来的时间中,孟翔只做了一件事,就是不断寻找隐藏在通天台内部空间中的通天台器灵分,将他们一一斩杀。虽然要找到和杀它们并不是很容易,虽然他这么做也无法对通天台器灵本体造成致命的伤害,但是他依然乐此不疲。

    在通天台内部空间中的时间越长,孟翔就对它越熟悉,甚至隐隐之间他还能够感觉到他和它的联系正在一点一点的加强。通过他的感应,他可以确定这种联系是那些被他杀死的通天台器灵分赋予他的,这也是他积极杀戮通天台器灵分的一个重要原因。

    孟翔隐约间有一个感觉,如果他能够将通天台器灵的所有分全部杀死,最后再将通天台器灵本体也杀死了,说不定他就可以取通天台器灵而代之,从而彻底掌控通天台。

    !@#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