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康德的惩罚end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李小雾 书名:不只是婚姻
    康德的体在怀上尼塔的时候就被警告不适宜怀孕,而且生尼塔时也确实万分辛苦,因此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再怀上一个孩子,尤其是在经历了生尼塔之后很是不赞成他再孕的大少的一直监督之下,喜欢孩子的他最终还是放弃了。

    只是谁也没想到,本来被确认很难再有孩子的他会在尼塔过完十岁生之后开始嗜睡,浑虚软,出现各种古怪的症状,直到被小莫确认怀孕,他还处于不能消化的状态。

    康德懒洋洋地躺在帝尼亚本宅里——自从发现怀孕,他再度被某个权势越来越大的家伙限制在家休养了,看着跟前回来替某人拿东西的路斯。

    “大少说了什么?”慢条斯理的语气,康德问得看似漫不经心。

    对面已经长大许多的路斯,越大越稳重,面对已经共同生活了十来年的康德叔叔,怎么会看不出来他眼底那一丝恼怒和不怀好意。

    “咳,伊安叔叔说今天的机甲试炼他帮您回掉了,让您安心在家休息。”刚刚成为伊安叔叔的办公室文之一(虽然目前还只是见习),又是康德叔叔疼的人,路斯必须要负担起某人不愿意面对的时刻。

    “哼!”轻轻哼了一声,康德咬咬牙。他自然知道大少是担心他,只是未经询问擅自替他做主的行为还是让他有些不爽——或许他自己都没发现,十多年的幸福生活,他的脾气被某人养的更大了。

    “那,康德叔叔您继续午睡,我把文件给伊安叔叔送过去。”自从结束了军队历练,他遵从桑姆和伊安叔叔的建议成为上议院办公室文以来,小时候跳脱的格逐渐淡去,即使是面对自己最敬的康德叔叔,路斯也是笑眯眯的一副雷打不动的样子。

    “唔,去吧。”康德撇撇嘴,路斯被伊安要走之后变得越加不可了,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表就开始向着笑面虎的样子进化,也不知道当时自己同意伊安的提议是对还是错。不过这个孩子份毕竟特殊,他们的家庭又不一般,作为两个利益合作团体,这个孩子免不了走上政治的路子吧,即使不会在幕前,幕后也少不了他。

    送走了路斯,康德躺在硕大的沙发上翻来覆去,虽然说是要午睡,可是被强制休息了好几天的他哪里睡得着。

    戳戳自己的肚子,连个起伏都没有,时间还早着呢——不过两个月不到,不像怀尼塔时那样会折腾,这个孩子总是安安静静的,连带的他的反应也几乎没有,除了嗜睡,体发软,其他都没有。

    但是再能睡,睡了三天也差不多该让他活动活动了,结果倒好,唯一的活动机会也被大少剥夺了!

    明明连小莫也说,这个孩子况很好,他的体负担目前也没什么问题!

    “哼!”再哼了一声,康德翻翻,还是决定睡觉——实在没别的事可干,家里的机器人和侍佣都被特地交代过,而儿子也因为上课不在。

    所以等大少回到家,把大衣递给侍佣,询问康德下落时,得到的是老侍佣窃笑地一指——大厅里那张巨大的贵妃椅此刻被搬到落地窗边,暖暖的光线照进来正好洒了那个侧卧沉睡的人上。

    暖色的光线打得那一头耀眼的红发熠熠生辉,这十年养尊处优的稳定生活也让康德的皮肤白腻了许多,衬着余晖落进伊安的眼里,格外的莹润动人。

    伊安走近,见康德睡得双颊绯红却眉峰紧蹙,就知道这家伙午睡肯定睡了一下午。

    俯□落了一个轻吻在他唇边,伊安抚了抚康德的脸颊,轻吻变成深吻。

    片刻后,就感觉软软不动任自己逗弄的舌头开始随着他的动作灵动起来,睁开眼,果然下的人已经醒过来了。

    从容地直起,伊安摸了摸康德的头发,“该起来了,要吃晚饭了,睡这么久。”下午睡多了会头晕,这人的老毛病了。

    “谁叫你不让我出去活动,没事干就只能睡觉。”不轻不重地抱怨了一句,康德坐起,拿手揉了揉太阳

    “头晕了吧。”伸手接替了康德的动作,伊安倒是有些讶异这人竟然没有发火,他替他回绝那场机甲试炼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回来被他埋怨的准备了,结果没想到不过是一句不轻不重的抱怨。

    但显然,大少这是放心的太早了。

    等到晚上回了房,伊安终于知道这人那句不轻不重的抱怨后面等着他的是什么了。

    看着眼前一件紧背心,一件内裤其他片缕不着的康德,伊安只觉得好脑勺某根神经在跳。

    康德自然知道他在伊安眼里的魅力所在,十年的婚姻让彼此都熟悉了对方体的各个角落,知道什么样的眼神,什么样的动作最能让对方起来,至于穿着,很多时候会是一个助的工具——而康德早就知道,他刚刚匹配给大少时无意之间穿着的那背心内裤却是最容易让某人激动的。

    所以,好段时间没有这样穿的他,今天特地穿着白色紧背心,同色内裤,两腿微微岔开跪立在上,红色的头发随意的洒在上,嘴角带笑,眼神带着挑衅看着刚刚进来的伊安。

    随着伊安停在门口的步子,康德嘴角勾了勾,随意地挑了挑手指,然后看着伊安目光跟上自己的手指,才缓缓地收回,勾到腰间内裤的边缘,轻轻拉下一点,露出的是跨边上感的肌线条——他的腰也是最让某人激动的地方。

    伊安的眼神暗了暗,随手带上门,体向后一靠。他怎么会不知道康德要做什么,当下也不掩藏自己眸中的度,放肆地扫着上人火的表演,而□服帖的西裤自然地勾勒出他激动的状况。

    康德看到伊安的状态,嘴角的笑容更灿烂了,跪立的双腿慢腾腾地支起一条,白色的子弹内裤因为这个动作几乎包不住他腿间的风景,微微扯开的缝隙让伊安的体震动了一下。

    “老公,不过来吗?”康德笑着,叫了一声老公。

    伊安果然眯了眯眼睛,直起体往边走。这个妖精!

    才到边就被上的人的拥住,一双柔软的唇落到了他的唇间,还穿着西裤的下=被一双修长的手握住。

    “唔……”伊安在亲吻的间隙,轻轻叹息了一

    自从两个人在相识以来,康德的挑逗一贯是伊安不能拒绝的一部分,他喜欢自己老婆在事上的主动,并且享受这种主动。但是当这种主动变成一种惩罚,那滋味就不怎么好受了,尤其老婆清楚怎么撩拨他能让他得更快。

    知道康德怎么想的伊安自然全力配合,下=的反应迅速而烈。

    康德满意地伊安的嘴唇,看着他半眯的眼睛,淡笑着说道,“老公,你都不让我出去活动活动……”又自己的嘴唇,然后不怀好意的笑容,“所以,我也不让你‘进来’活动活动……”刻意压低的声音带着一丝挑逗。

    伊安呻吟了一声,他就知道!摸摸康德的后颈,他恨恨地吻住这个调皮又喜欢睚眦必报的家伙,然后乖乖地着已经硬起的□去浴室和自己的右手解决问题。

    小莫这家伙,说什么康德目前况稳定,暂时不要打破他体的平衡,房事神马的频率降低,这句话就不该让他老婆听见!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最后三个番外想等定制开了再发,顺便当做宣传,结果约好的画手今天出一稿却没出现t t,想了想还是先发一章,现在网络版还剩两个番外没法……

    这个番外是赠给长评姑娘 轻轻的水,亲一个

重要声明:小说《不只是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