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丈夫的责任end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李小雾 书名:不只是婚姻
    海域咖啡馆,最尊贵的隐秘包厢。

    三面透明的巨大包厢里,因为没有打开照明大灯,只凭借着外界水光的折而显得光怪陆离。深处最舒适最宽敞的位置里,一个影陷在影之中。

    那影张着双臂,似乎是有些疲惫地放松在这静谧的环境里,头微微向后仰着,因为影的关系,面目不清的脸上只能看见一双单薄而抿紧的嘴唇,薄且冷漠地向上勾着。

    上穿的是几乎融进影里的深色长大衣,笔的西裤包裹着修长的双腿,看似随意却又严谨地并拢在一起。

    这就是索拉•得比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推门而入时看到的景象。

    “或许我来的不是时候?”索拉那张娃娃脸上修长的眉毛微微挑了一下,为眼下最炙手可的上议院议员,可不应该把这样一幅疲累放松的样子呈现在“普通”民众眼前。

    影中的影听见索拉的话,仰着的头终于抬了起来,露出一张虽然笑着却带着一丝寒意的清俊的脸,赫然是本来应该在上议院办公中的伊安•帝尼亚。

    伊安瞥了一眼调侃自己的索拉,收回摊在沙发背的双手,轻轻拍了一下,大灯打开。这才抬抬下巴示意对方随便坐。

    索拉自然也不气,走到一侧沙发坐下。之前达成的合作协议以及之后的联络配合让他对这位年轻的议院领导人有了一些新的认识,他有自信自己已经可以作为他的朋友在一定程度上享有一些放肆和随意的权力。

    “听说你做父亲了,恭喜。”索拉因为份的关系早已经重新回到了塔楼,虽然他愿意的话能掌握整个帝国最的报,但他相信伊安不会高兴自己这么做,所以他得到这个消息时,也是他们在媒体上公告全国的时候。

    “谢谢!”或许是因为提到了儿子,伊安上无意的那种迫人气势似乎散去了一些,脸上似笑非笑的神也带上一丝温

    “路斯听说的时候一直吵着想去看看康德叔叔。”想起之前去见儿子时,儿子脸上恳求的神,索拉心里各种的欣慰,曾经自己的孩子和他一起孤独地生活在地下那个空旷精致却又安静冷寂的地方,只有偶尔的时候能回到地面上那个自己偷偷准备的所谓的“家”……虽然有彼此相依,却也让小小的路斯童年孤独。其实一开始会寻找合作者,除了他曾对伊安说过的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何尝又不是为了自己和路斯甚至是路斯的后人寻求一条出路,不希望自己的后代如同自己一样只能在那个冰冷的地方孤单地长大。

    “等满月之后,康德的体好一些,我会去接他过来住。”伊安点点头,自从那一晚路斯被他抱在怀里参与了那一起变故之后,就被他和索拉联合交托给了帝落的人,由帝落那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重新洗了一番份,被他和康德正式收养,也算是完成了索拉当时提出的希望后人能堂堂正正拥有一个地上份的要求——毕竟得比这个姓氏已经真正湮灭在帝国历史之中,索拉和路斯可以说比帝国四散的那些黑户们还要黑户……

    眼下的小路斯因为索拉回到地下,而伊安家里和工作上的忙乱被重新送进托儿所,不过和曾经的托养不一样,算是正式入学。

    “嗯,说起来,我还没有正式道过谢,为了路斯和得比家以后的人。”说这句话的时候,索拉的语气诚恳而感激。或许收养路斯,给他一个光明正大的份,对于伊安来说只是步骤有些麻烦,却完全算不上难事,但对于他来说,这确实一种救赎……

    伊安只是摇摇头,“你帮了我很多,作为合作人,举手之劳不必要道谢。”

    索拉笑笑,没有说什么。伊安的脾气他已经多少了解了,有时候这个人对别人的好意总是会隐藏在层层的面纱之下,不愿意别人看透,甚至感激。

    从上取出一个文件储存器,索拉把它放在中间的桌面上,用力一推,让它滑向伊安。这才是今天伊安找他的目的,也是对于他来说一个举手之劳的回报。“你要的东西。”

    一直淡淡然坐着的伊安目光中精光一闪,手指轻轻按住桌面上的处理器,点开,几份文件资料呈现在他眼前。

    “这是所有的记录了,包括桑亚斯先生份ID里记录过的医疗病例,当然如果是通过密医的,这里就没有了。”虽然伊安没有告诉过他要这份资料的原因,但从资料内容的涉略范围来看,他还是大致能猜出来一些的,毕竟听说帝尼亚家大少的配偶生育后一直卧未出。所以即使向外人提供“系统”的资料是违反了得比家某些条规,但这种为民除害的事,他是做得没有半点心理负担,更何况,桑亚斯先生几次的匹配里也有过人为的痕迹,他这也算是弥补。

    伊安点点头,没有说谢谢。

    而索拉知道,眼下的伊安需要的是单独一个人研究刚到手的资料,也就不多话,起告辞了。

    仅留下伊安一个人的包厢里,没有人知道看完资料的他在想些什么,连一直关注这个包厢的服务人员也只是在人离开后一个小时见到了如往常一般淡然走出包厢的贵,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错觉,那一刻的帝尼亚上议员嘴角长挂的笑容里似乎带上了一抹残酷……

    伊安•帝尼亚的长子虽然只是一个雌,却非常受宠,单从名字里就可以看出作为隐隐已经接手帝尼亚家家主位置的伊安•帝尼亚的宠

    尼塔•帝尼亚——尼塔一词在索尼塔帝国有一个特殊的含义,那是帝国最初几代贵族里一个非常出名的名字,曾经是荣耀,光辉的代表。当然伊安用这个名字给自己的孩子命名倒没有什么望子成龙之类的期望,纯粹是因为这个名字所代表的那份珍贵和宠之意。

    而康德第一次听到伊安决定的这个名字时也以为那是他对孩子的期望,直到听他的配偶说出珍贵的宠溺话语才明白过来,而尼塔这名字确实念着都让舌尖带着一丝柔软之意。

    满意了名字,康德更加满意尼塔的满月礼终于过去——贵族之子的大名是要在满月礼上公布的。这代表着他终于不用再一直窝在上了——也不知道安笙从哪里听来的,产子后一个月内都要卧。虽然他肚子上被开了一刀,但也不用休养一个月那么夸张,更不要说安笙列举的那些忌细则之类的,偏偏伊安因为佐安产后恢复得好,对于安笙的这非常的信任……最终的结果就是他真的在上乖乖养了一个月!

    恢复自由的康德第一时间回了十九科报道——虽然他保胎,生产连请了几个月的假,但是军部上层的某些变动显然让那些大佬们没有时间管十九科这个小小部门,因此这几个月也一直是巴蒂帮他看顾着十九科,一直到眼下他回来。

    “中校好!欢迎中校产后回归!!”

    才刚刚进到十九科大办公室,一阵爆鸣,耳边传来一众大合唱,让康德愣了愣。

    挑眉,“这是都没工作要做了?”慵懒的眸子带着笑意一个一个瞥过围堵起哄的众人,康德不意外的在人群后面抓到了一个花白头发的矮小影。

    “干活去,否则我不介意晚上集体加班!”轻喝了一声,把那群起哄的家伙喝退,然后目光盯住远处想要退走的某个小个子。

    “巴蒂中校,我相信你有事要和我说?到办公室来吧。”

    十九科的众人看见刚刚归来的中校大人嘴角那抹久违的不怀好意的笑容,当下个个都安静地退散了,徒留一个僵住了体的背影。

    十九科负责人办公室

    “说吧,无缘无故聚众迎接?”虽然巴蒂中校闹,但他怀孕期间也不是没有回来过,突然闹这么一起,说明十九科有什么大快人心的事?不过军部眼下的状况,十九科能有什么喜事……下意识的在公事上打转的心思没发现巴蒂中校那双平里总是带点猥琐的眼睛在他上打转了一圈,然后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也没什么,不过听到几个大快人心的消息,顺便你回来,就让那群小崽子们闹一下。”剔剔指甲,巴蒂中校吊儿郎当的靠在康德的办公桌前。

    康德愣了愣,大快人心的消息?脑子里转了一圈最近休息期间收到的消息,好消息是有,但不至于到大快人心。“什么?”

    巴蒂中校见康德莫名的样子,突然“嘿嘿”笑了两声,从后腰——天知道他为什么把东西插在自己后腰带上——掏出一卷电子报,在他眼前晃了晃。

    透明的电子报因为卷在一起,各种信息重叠,康德一时也看不出上面有什么名堂能被称之为大快人心,从巴蒂中校手中接过来,打开,直到几个熟悉的名字落入眼帘,他才恍然那句大快人心的意思。

    帝国四大世家半数更替接班人!!!

    康德心下一惊,帝国四大世家,帝尼亚家,蒙蒂洛家,瑞斯坦家,德瑞克家,这四个最古老,也是帝国最具实力的世家,这样的大家族确立家主接班人的步骤不是一般的麻烦,而一旦确立,没有意外是很难出现变化的——毕竟经历过漫长历史的家族都知道内斗的危害,因此一旦确立继承人,家族会最大限度保证继承人的安全与地位,绝不会出现夺位这样的事

    但眼下,在帝国的电子媒体上,竟然出现了,四易其二这样的消息!

    尤其是更替继承人的两家,瑞斯坦家以及德瑞克家。看着这两家被替换掉的两个原继承人的名字,康德慵懒的目光中精光一闪,挂着笑容的嘴角紧紧的抿了起来。

    巴蒂中校看着康德的表,做出一个不知是哭还是想笑的神,最后什么话也没什么,退出了办公室。

    关门声惊醒了出神的康德,轻轻在那两个名字上划了一下,电子报上闪过两个前家族继承人各种被曝光的劣迹,包括私设武力,勾结军部,贩卖帝国报——任何一条对于一个家族的继承人来说都是大忌,犯众怒的,难怪要被替换,想来被这样曝光的继承人对于家族来说已经不能保障家族利益反而会带来无尽的麻烦——也就是说,这两个人是被家族给放弃了。

    康德终于露出一个笑意,带着手的手指在电子报空白的地方轻轻点了点,然后才抬起手腕上的通讯器。

    “大少,听说阁下晚上有一个晚宴?”康德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轻轻转过椅背,面向窗户,惬意的把穿着高筒靴的长腿搁上窗台,嘴里漫不经心的问道。

    “呵呵,没什么,就是想问,能携伴么?”大约是对面说了什么话取悦到康德,本来懒洋洋的笑容,却变得盈满眼角。

    “好啊,那我就等阁下来接。”

    挂断通讯,康德看了一眼还被他捏在手上的电子报,最后轻飘飘一扔,似乎连带某些曾经的不郁,一同丢进了垃圾桶里。

    当夜,当伊安的航艇停到十九科时,一个修长的影已经斜斜靠着门口,等了好一会儿了。

    “迟到?”微微抬眉,康德看着向他走来的伊安,似笑非笑的问。

    伊安走到康德边上,注意到他的穿着,目光微微一亮——这人竟然穿的是那次他和设计师特地讨论的那黑色长礼服。最主要是伊安没有想到他竟然还留着……

    康德自然察觉到伊安目光的变化,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站直体,伸手挽上他的手臂,“不是应该走了么?”

    伊安挑眉。今天的康德……蓦然想起什么,侧头看他,却见康德带着淡淡的笑容倚在他边上,目光同样向着他,似乎在等他先迈步。

    “这么温顺,嗯?”太温顺的康德可不像康德,伊安可不希望自己做的那些动作这人用这个来回报。

    哪想听见伊安的问话,康德竟然轻轻啧了一声,“怎么,大少怕我有花样?”顺带送了一个白眼给边上的人。

    伊安微微一笑,看起来他不用担心某人的假温顺了。

    当晚,伊安要参加的是瑞斯坦家新继承人的确立典礼,虽然到的有些迟,但依着目前伊安•帝尼亚风头正当势,倒也没人敢说什么,尤其是他边还带着古典婚礼后第一次在社交场合出现的配偶。

    康德进退有度的应付着因为他边这个人的份而纷拥而至的各种人物,心底却有着淡淡的不耐,只是作为从底层爬到目前低位的他,自然知道怎么周旋在其中,当然不会露出心底真正的想法,却没想到没多久边的人就把他带到食物区。

    “你体才刚好没多久,先休息一下吧。”从一边取了一些食物递给康德——自然都是挑选过,适合他眼□体的,伊安轻声对有些莫名其妙的康德嘱咐道。

    康德借着伊安体的遮掩,翻个白眼,“大少,我都养了一个多月了,不至于这么弱不风……”他觉得伊安已经逐渐趋向于老妈子了,半点没有曾经那样雷厉风行的气势……康德觉得,得让伊安离安笙远一些……

    “乖,多休息对你体好。”却没想到,伊安突然伸手揉了揉康德的头发,说了这么一句。

    康德彻底愣了,等他回神,忙碌的伊安大人自然早就转进另一个小圈子了。抽了抽嘴角,康德觉得今晚他似乎挑错时间出门了……

    “康德•桑亚思?”

    后突然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康德回头,愣了一下,很快回神。

    来人或许曾经有一份光鲜的外表,但眼下的他大约没有任何心打理他的仪容,所以微微凌乱的衣着,脸上带着蔑视愤怒不甘神的来人,和这个衣着光鲜讲究贵族仪态的场合有些格格不入,但是康德却笑的很高兴。

    “奥里森•瑞斯坦……阁下。”名字和称呼之间,康德刻意的顿了顿。曾经的奥里森•瑞斯坦被敬称为阁下,高高在上,是他不能也无法反抗的人……但是现在,就像他停顿的那两个阁下一般,他的高高在上也已经是虚无的空中楼阁,而他也不在是那时被老师背叛,孤独奋战的康德•桑亚思。

    康德那故意而明显的停顿让本来脸色就不怎么好的奥里森面上更加霾,但是目前他的份却已经不是几年前可以被自己搓圆弄扁随意肆弄的时候了。当下耐了脾气,奥里森露出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笑容,“不敢当,桑亚思,恭喜你做桑姆了。”伊安•帝尼亚不久前那场宏大而震撼的结婚仪式,以及刚刚喜得贵子的消息都是当下帝国的门,奥里森自然也想用这个话题开头。

    却没想到奥里森话音刚落,康德本来带着点微笑的脸立马一沉,“哦,我还以为奥里森•瑞斯坦阁下会很遗憾当年那一晚没有真玩废了我呢。”

    康德的话让奥里森•瑞斯坦脸色一变,似乎才想起,当年康德被匹配为他的妻子时,他肆无忌惮的在这个战斗军官出,以彪悍的武力闻名的雌上肆意发泄,满足自己凌虐军人尤其是这种战绩赫赫的军官的时失手弄伤了这人,那时候据说是以后会很难孕育子息——但是因为当时的奥里森•瑞斯坦还是瑞斯坦家高高在上的继承人,而康德•桑亚思不过是军部为了讨好他而送上来的一个合法玩物,因此当时的那个意外交代下属压下来之后就被奥里森扔到了脑后,哪想到今天随口的一句搭讪竟然戳在了最不应该提起的话题上。

    已经有些穷途末路的奥里森•瑞斯坦看了一眼不远处众星拱月一般的伊安•帝尼亚,咬咬牙,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桑亚思,当年那件事其实也不全是我的错,当年军部的人特地交代说我的配偶是个耐玩的,所以才……”

    话没说完,奥里森突然一顿,康德本来被对方的话语激出冷笑,也若有所觉的回过头,果然,伊安已经辞别了那个小圈子,向他走来。不过面上远远就可以看出来的寒气,却让康德心大好。

    等到伊安走近,还没开口,康德突然打了个哈欠,惬意的往后一靠,果然一双沉稳的手已经横上他的腰,放松的靠上,似乎再不想管其他,康德闭上眼。

    伊安低头看了一眼靠到自己上的人,顺手替他理了理头发,才抬起头,带着倨傲和轻慢,看着眼前有些胆怯回望自己的人。

    “奥里森•瑞斯坦先生?找我配偶有事吗?”

    “额,帝尼亚阁下……”奥里森一见伊安,眼中一喜——对于失去了瑞斯坦家族庇护的他来说,寻找有力的势力结盟是当务之急。

    “奥,对了,瑞斯坦先生似乎曾经是我妻子的配偶?”伊安做出一副刚刚想起的样子,嘴角带着冷笑,“不知道瑞斯坦先生那时候和我妻子相处的如何?”

    “额……”奥里森•瑞斯坦感觉自己额头开始冒汗了,他怎么会忘记了眼前这个被称为谋诡计背后的大魔王的人,作为选择了康德•桑亚思作为终伴侣的他,怎么会不清楚自己和桑亚思的曾经。想到这里,奥里森感觉自己的背后已经冷汗涔涔,看着眼前带着冷笑的那个人,他似乎突然明白自己最近莫名其妙倒霉的原因了……

    带着恨意和仓皇,奥里森很快告退离开了。

    而伊安只是环着康德淡然冷漠的看着他离去。

    “我以为,小伊你会打他一顿。”怀里一直安静的康德,突然出声。

    伊安挑眉,因为康德口中久违的那个称谓,“小德这是不满意?我是认为对于野心勃勃的人,最大的惩罚不外乎剥夺他的资本让他的野心再没有实现的可能。”

    “老公,有没有人说你很诈!”康德仍旧闭着眼,似乎对于伊安的辩解没有任何感觉,只是笑眯眯地转了个问题。

    这是康德第一次叫他老公,伊安目光中似乎明了一般闪过一丝笑意。见怀里人完全没有起的意思,他对不远处蠢蠢动想要来近乎的其他人淡漠疏离的一笑,对方识趣地退了开去,才低头回道,“有,很多。”

    “但是,我还是觉得揍一顿才能让我出气。”伊安话音刚落,康德却撇撇嘴,又回到了之前的问题。

    伊安从善如流地接道,“好,那我出去打他一顿,拦下他。”前半句是对康德说的,后半句却是吩咐暗地里的护卫的。

    “呵呵,为我报仇?”康德睁开眼,明知故问。

    “当然,保护妻子,替老婆报仇,这都是丈夫的责任。”伊安笑眯眯地回视康德。

    康德先是对伊安口中的保护之词表示不屑,然后才笑出声。“好吧,我喜欢你这点的负责。”转过,揽住一直拥着他的人,无视大厅里各种窥视的眼神,康德大方的送上一个吻。

    伊安自然是从善如流地接下那双柔软的红唇——其实有个大胆的老婆,也是很不错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竟然罗嗦了这么长…吐血ing…昨天晚上码好的,但是网络断了没办法更,幸好早上起来好了……

    本篇番外赠长评姑娘crazy_懒懒懒,亲一个

    深海楓紅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2-05-05

    LC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2-05-05

    深海楓紅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2-05-06

    啊,谢谢姑娘们的赏票,深海姑娘好多票,T T

    邮箱是补被锁的26章的,之前的邮箱姑娘们都发过了,那啥我是个懒货……拖好久……

    №7 网友:深海楓紅

    挖定制定制已經錯過了安妻 這次不能再錯過了

    話說不曉得安妻有沒有要再版呢?>///< 不如霧大出個書好了XDD

    話說 有沒有那種什麼買定制的教學網頁之類的東西呢? 台灣用語跟大陸用語真的有差阿.

    雾:摸,其实买定制和买VIP差不多,到时候定制页面放出点订购然后用币支付,不过快递用的是EMS,估计港台邮费会很不合算,上次安妻定制的时候貌似有台湾的姑娘是团购或者代购之类的,好像淘宝还是哪里会有台湾的JMS凑团,可以问问其他在买过定制的台湾JMS……

    №1 网友:轻轻的水

    突然有个疑问,二十多天大的小包子,有牙可磨么?求小雾解惑

    雾:跪……我发誓那真是无意的T T,有姑娘说看见长牙我还以为是喂那里,哪想到我竟然写了磨牙声,分两天写的,后一天已经不记得了……我修改了……

    下一章我要一锅端上所有的包子,来个家庭聚会吧……

重要声明:小说《不只是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