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苦蒸包子(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李小雾 书名:不只是婚姻
    康德肚子里的小东西在边人地精心呵护下磕磕绊绊终于长到了六个月大,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候。但是某个近期转职三好老公的人却坐不住了,只因为康德的主治大夫莫渊大密医把他叫到边上说的几句话。

    “老大,桑亚斯先生的体你心底应该有数,怀孕的过程里我用了各种办法想要减少孕囊再受到二次伤害,目前来看是效果不错。但眼下却是到了最要紧的时候,生产过程中腹压无限制的增加会加重孕囊的压力,到时候桑亚斯先生要承受普通人生产最少两倍的痛苦,而且有大出血的可能。”

    伊安蹙眉,“有没有办法控制腹压减小刺激?”

    莫渊苦笑,“老大,生孩子诶,没有腹压孩子怎么出来。”到时候想要孩子出来还需要康德腹部用力,这才是最麻烦的地方。

    眯了一下眼,伊安望了一眼不远处紧闭的房门——这会儿正是康德午睡的时间。“剖腹产呢?”其实有关生产,一开始莫渊就和他讨论过,康德的体不适合怀孕生子,除了本体质不容易怀孕之外,陈年旧伤和血液也是一个原因,康德的血液是珍惜血种,如果生产期间并发大出血,输血会是个大问题。

    莫渊捏捏鼻子,最近几天因为老大的配偶临近预产期,他几乎忙碌到没有时间休息,这会儿实在有些累了,“血液收集的量还是有限,如果不到万不得已我并不建议。”康德孕囊上的旧伤是星形不规则状伤口,生产时孕囊收缩痉挛的强度会影响到那个伤口,无论是自然产还是剖腹产都有一定并发大出血的危险,但是剖腹的话一开始就需要用到输血,血量实在不够用。

    “还差多少?”伊安知道康德作为军部的高级将领,他的稀有血种必然在军部有一定的存量,但数量就不保证了。

    “最少还要四个单位。”少量输血都在二个单位以内,生产的大出血却是最难估量的,所以莫渊希望能多收集一些以备无患。至于造血仪,如果是普通血型,莫渊或许还考虑一下,桑亚斯这种的就算了——稀有血型中变异数太多,造血仪并不万能。

    伊安点点头,取出通讯器,“小安,我要康德在军部留存的血袋。”

    莫渊一听自家老大的话就眼睛一亮,对啊,桑亚斯作为军部高级将领,肯定有以防万一留存的血袋。

    伊安看着莫渊眼睛一亮,紧紧注视着自己,挂断通讯后,点了点头,“小安去查看一下,下午应该可以送过来。”

    “太好了,那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莫渊笑了起来,然后顿了顿,说道,“不过老大,我还是建议桑亚斯先生先自然产,这对他之后的体恢复有好处。”

    伊安点点头,注意力却已经不在莫渊这边了,卧室里隐隐传来一点动静。伊安走回卧室,正好门打开,穿着家居服的康德披散着头发正要走出来。

    “醒了?”看了一眼时间,伊安蹙了一下眉。比平时早醒了一个钟头。“睡不好。”小心的把康德垂到额前的几缕头发挽到耳后,右手扶上他的腰,护着人往沙发去。

    任由伊安动作,康德打了个呵欠,眯着眼揉了揉肚子,“大概快到生的时候了,小东西最近动静大,睡不着。”才说着就感觉肚子轻轻一震,麻麻的痛感传来,果然手掌下就凸起了一块。

    伊安扶着人坐下,才蹲到康德脚边,他自然察觉到刚刚怀里人一时的僵硬,“又踢你了?我看看。”

    康德才发现不远处的莫渊,对他点了点头算作打招呼,听见伊安的话只好无奈地放开手——第一次胎动,大少也是这样蹲在自己脚边说要看看,那时虽然面上不显,他其实是被吓了一跳的,没有想到在外面看起来不近人的他竟然会做这么随甚至可以说有份的动作,不过心底却是有些温暖的,这人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伴侣。

    抚了抚那个小包,伊安在心里对小包子轻斥了一句——小东西,你桑姆已经够辛苦了,老实一点等着出来。

    而退到不远处的莫渊看着老大蹲在桑亚斯的脚边,微微蹙眉的专注揉着那个小突起的动作就大致知道他们家老大心里在想什么了——有时候老大心智也会偶尔不靠谱一下的……

    康德的预产期还有两天,当天下午佐安就从军部带回了血袋——一个六个单位,倒是足够了。莫渊也总算放下心来,给康德做完检查就回去休息了,生产的时候他还是主治,必须要保证好自己的体力。

    平静的过了一天,却在夜里发生了一点意外。

    这夜和往常一样吃了晚饭由伊安陪着在花园小逛了一下,看半个小时的童话剧,然后伊安处理公事,康德就自己找点事做,大概十点左右伊安会准时出来问他要不要吃点宵夜——最近康德莫名的喜欢喝汤,所以常常会要伊安大晚上的烧个简单清单的汤做宵夜。今天也一样,不加盐的青菜豆腐汤——可以看得出来康德近期古怪的胃口。

    然后让伊安帮着洗了个澡,准备上睡觉。刚躺上,康德就觉得有些怪,似乎是两腿之间有些濡湿,本来是以为大少刚刚给他擦腿的时候没有擦干,伸手抹了抹,才发现不对,似乎太湿了一些……

    “怎么了?”伊安察觉到康德古怪的动作,侧头问道。

    康德愣了一下,似乎想到什么,一下掀开被子,淡淡的头灯光照耀下穿着睡袍的他此时从开叉处露出的大腿上蜿蜒下几缕液体,其中甚至夹杂着几丝淡红。

    伊安起先被他掀被子的动作惊了一下,随后目光同样落在那双修长有力的腿上。

    “那个,我是不是要生了?”虽然早知道这两天就是预产期,之前也和大少以及小莫医生仔细讨论过相关的况,但是毕竟第一次做桑姆,理论知识再完善也比不上真正看见自己似乎羊水破了的样子来的震惊。

    不过毕竟是战场上走下来的,片刻的愣怔之后,康德就回过神来,转头看向同样有些愣怔,却已经开始起穿衣服的大少,“我……肚子没有痛?”似乎,据说,应该是先阵痛然后才破羊水吧……他现在要干什么?

    伊安迅速打理好自己,然后发了通讯让莫渊那边做好准备,同时让司机来接。

    俯□把一方便穿着的孕夫衣服给康德上,一边轻声说道,“别担心,我们先去小莫那里。”无论平素他的老婆多强悍,表现的如何无所谓,但眼下期待被未知压制之后所显露出来的茫然样子竟然让他有些心疼。

    下意识的,伊安落了个吻在康德额上。

    康德最后是被抱上航艇的。司机到的时候,本来没有任何动静的肚子却突然爆疼起来,看着康德咬着牙,额上爆青筋的样子,伊安寒着脸一把把人打横抱起上了航艇。

    司机自然了解自家老板的焦急,航艇很快就速度飚上了空轨。

    到那所外表破败的诊所时,小莫已经穿着大褂等在门口了,边上陪同的还有穿着便服的凯撒。

    康德的阵痛发展的很快,不过一路疾驶的时间,已经痛过两次了,小莫估了一下时间,差不过半个小时一次。

    “晚上吃过东西吗?”让老大把人放到产上,小莫一边从柜子里取被子,一边问道。

    “吃了晚饭,十点多喝了点汤。”从小莫手中接过被子,伊安放轻动作替康德盖好,摸了摸他汗湿的额头,得到人那人一个安抚的笑容。

    “哦,那最好去弄点东西给他吃。估计还要几个小时折腾,到时候他可没什么心思吃饭了。”小莫熟练的把要用的东西整理出来,按自己的习惯摆放好,一边站着的凯撒走过来帮手。

    吩咐司机去买吃的,伊安做在边握着康德的手。这人即使疼的忍不住也从不愿意示弱的发出声音,只能从他额头的汗渍和手上暴起的青筋上看出来他的隐忍。

    伊安木着脸从凯撒手中接过毛巾,轻轻的给康德拭去汗水。却没有说什么鼓励或者安慰的话,他们之间再说这些都显得空洞了。

    等到司机拎着食物送进来,伊安喂了康德一些,看着那人忍着痛一声不吭却乖乖的咽下食物,心疼之余目光不断的瞥向一边的小莫。

    被瞥的莫渊有条不紊的问康德疼痛间隔,然后检查了一下他的□——十分钟一次疼痛,□已经有打开的迹象了。

    作者有话要说:炎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2-04-19 07:00:41

    Ryojiang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2-04-19 08:25:54

    LC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2-04-19 10:34:22

    瑞瑞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2-04-19 11:31:15

    poli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2-04-21 23:00:39

    感谢以上的姑娘赏票,用力亲一口~还有火箭和弹药T T……还有几个姑娘是老票主了,感恩一个~

    №10 网友:平安喜乐

    不要太难产,差不多就可以了,两个人多不容易啊!

    雾:嗯,虽然是难产但是不会太艰难的……嘿嘿,最后的时候会让康德幸福一些

    第四个了,第五个是大肚H,留在定制里头,第六个开始是给长评姑娘们的,亲~

重要声明:小说《不只是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