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李小雾 书名:不只是婚姻
    伊安站在原地,看着康德缓缓走来,修长的形被礼服衬托的更加刚劲,只是腰处微微的凸起给这份刚劲掺进一丝柔和。

    那里面是他们的孩子。伊安的目光划过康德的小腹,眼底的神色越发柔软,只是面上却仍旧带着一丝冷然。

    或许还是在意两人之前那次不欢而散的谈话吧,每每想起,总像是在提醒他,这场婚礼是他“强迫”来的。

    抿了抿嘴角,伊安眼底的柔淡去。而此刻,康德已经走到他的眼前,同样带着白色手的手却很自然的伸过来握上他的。

    伊安讶异,却碍于眼下的场合没办法表达自己的疑惑,回握住,然后转带着康德步上台。只是,转时还是没耐住侧目看了一眼边的人

    怎么突然这么乖顺了?之前不是还坚持要离开?

    可惜康德的脸上一路都挂着稳妥的笑容——不是平素那种敷衍散漫的笑意,而是礼貌的微笑,只有熟悉的人或者能发觉在那副高贵笑容的眼底,偶尔一闪而逝的柔。而站在他侧的伊安自然看不到。

    康德察觉到了侧那一划而过的疑惑目光,知道自己的态度让他有了疑问,却并不动声色。

    台上,等待他们上前,准备主持他们婚礼的正是帝尼亚大公。

    待得两人缓步上前站定,大公点点头,才开始开场的祝词,随后才是诵问婚礼的誓言——只是根据古地球婚礼的记录摘录改良的,因为是第一场古典婚礼,所以这个婚礼誓言也是第一次出现。

    “伊安•帝尼亚,此刻站在公众面前,你是否愿意退出婚姻匹配,迎娶康德•桑亚思作为你一生的配偶,给他一个安定的家庭,从今以后无论他疾病,困苦或者残疾,直到死亡都一直他,尊重他?”

    这个誓言是上议院的人负责整理的,伊安自然先前过目过草稿,但是康德却是第一次听见。就见他有些吃惊的看向台上的维特大公,然后视线转到侧。这个誓言他相信伊安肯定过目过,但是最后仍旧出现在他们的婚礼上,直播给公众。这是他在表明自己的态度吗?

    康德这么直愣愣的目光,伊安当然察觉了,因此他也侧过,看着侧失了笑容,却带着一丝惊讶的人。

    “我愿意。”交握着的不知是故意还是忘记松开的手突然紧了紧,伊安勾起嘴角。

    察觉到伊安嘴角的笑容,康德下意识的侧开视线,目光扫过侧的亲友席,那个从来不正经,他已经许多年没有叫过桑姆的人,此刻竟然笑得两眼带着泪。默默的收回视线,前方的维特大公已经点了点头,开始向他询问。

    “康德•桑亚思,此刻站在公众面前,你是否愿意结束婚姻匹配,嫁予伊安•帝尼亚做他一生的配偶,给他一个安定的家庭,从今以后无论他疾病,困苦或者残疾,直到死亡都一直他,尊重他?”

    听着维特大公缓慢而温厚的声音,康德想起曾经大少问他是不是羡慕佐安,那时他没有回答,但其实那时的他心底有的却是向往。从小颠沛的他长大后又经历了诸多的婚姻,见到安笙那样的雄一开始是惊讶,然后是有些不相信,默默观察之后却是开始向往,向往那种一心一意为彼此着想的心意。因此大少当时说能给他一颗安定的心时,他心底是有些悸动的,只是习惯了凉薄,习惯了保护自己,不敢去相信而已。

    可惜大少这个人,却不是一个容许别人躲避的人,这人一步一步带着他走到这里,让他看见的不止是决心,还有他的心意。

    嘴角微微勾起,康德笑了笑。蓦然觉得被握着的手有些痛,侧目,才发现他想的太久,周遭都已经安静了下来。侧的大少正蹙着眉看着他。

    大约是见抬起头的康德嘴角那抹安心的笑意,伊安本来因为沉默而起的不愉与隐忧突然就松散了开来,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丝安抚与信赖的笑容。

    果然,抬起头的康德似乎明白了什么,同样对着他笑了笑,嘴里同时坚定的说道,“我愿意。”

    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帝尼亚家本宅偌大的厅堂中逐渐响起掌声,只是不知道是因为刚刚那一刹那停顿的惊吓之后的自我安慰还是出于对台上新人的祝福……

    而维特大公则是笑着点了点头。

    “那么,我祝福你们幸福。在这里我宣布你们从现在开始成为夫妻。新郎可以亲吻你的配偶了。”

    伊安看着康德,那双熠熠生辉的眼睛里此刻没有一丝曾经的苦涩,只有宛如新生一般的期待,让他不自的倾上前一把揽过人,轻轻吻了上去。

    本来只是一个浅尝则止的亲吻,却因为某人突然调皮的用舌头划过他的牙齿,让伊安讶异之余自然不遗余力的追上去,纠缠一番。

    结果等到两人分开,台下已经是各种的长辈暧昧的笑容和同辈们的嘘声。

    台上的两个人倒是落落大方,丝毫没有什么觉得不好意思的地方。

    帝尼亚帝国的婚礼不讲究酒席宴请,只有初次匹配时贵族家庭会有舞会之类的,不过也并不特别正式,所以伊安他们在台上宣誓亲吻过后就直接退了场——接下来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按照古地球的习俗,这是很重要的环节,反正大厅里的客人有的是人招呼。

    伊安牵着康德回去本宅自己的房间,那里今天也是被布置的焕然一新,充作新房用了。

    因为隐隐从今天康德的态度里察觉到了他心态上的某种变化,伊安自然再不用挂着一副冷态,恢复了最初两人相处时那种争锋相对却又和谐异常的气氛。

    手中牵着的人,一手抚着小腹,一边乖顺的跟着他的步子,每当他回头都会毫不吝啬的回以笑容,让他蓦然觉得自家本宅往内宅的这条通道此刻弥漫一种让他安心的味道。

    回头的时候看到康德再度抚上小腹,伊安停下步子,“又疼了?”每天莫渊都会报告康德的况给他知道,因此逐渐趋于规律的腹痛伊安是有数的,眼下应该不到时候。

    轻轻在隆起的小腹上打着圈,康德点点头,却没有收起嘴角的笑意,“没事,大约是太久没有站这么久了,有点累。”这会儿虽然有些痛,但比起平里的要轻微许多,因此康德倒没有觉得怎么样。

    伊安蹙眉,将手也学着康德的样子轻轻贴上他的小腹,微微打着圈。“让小莫过来看看吧?”今天莫渊也作为他的朋友出席,眼下应该正在大厅里参加后面的舞会。

    “不用了,没什么关系的。”摇摇头,康德阻了伊安的打算。他可不想有人打扰眼下安静的让自己舒服的氛围。

    “带我去房间吧,躺下来休息一会儿就好了。”看伊安还是一副蹙眉的样子,康德推了推他。

    “也好。”伊安挑了一下眉毛,刚刚因为结婚而有些欢喜的心头终于也沉淀下来,眼下康德的态度却让他起了疑惑。似乎,他今晚一改之前的态度之外,额外有些积极?不论是那双主动握上来的手,还是眼下推自己的小动作,这都不是曾经相处的康德会做的。

    没有点破,伊安只是牵着人继续往房间去。他想看看这人会做什么……

    伊安想过各种可能,却没有想到过房门推开,他想让康德进去休息的时候,这人竟然阻了自己开灯的动作,反而的圈上自己,直到凸起的小腹触上,伊安才回过神,伸手把人揽住。

    挑眉,没有做声,伊安借着后走廊上的灯光看着眼前的人。

    康德嘴角带着笑容,似惑,又似忐忑。

    “大少……别看。”初开口,伊安却没想到康德会说这句话,但那双平素懒散夹杂着疏离的眸子里偶尔闪过的犹豫让伊安顿了一下,随即以腿勾上房门,周一下暗了下来。

    相贴的腹部传来微弱的起伏,伊安只是安静的搂着人,心底隐约猜测到这人要说什么,也明白了他今天反常的由来,莫名的竟然觉得期待之外,有点紧张。

    “大少,你的‘安定’有多久?”

    视线逐渐适应了黑暗,伊安能隐约看见康德半眯着眼,眼中神色不清,但是能感觉到他的视线正紧紧的落在他的脸上。

    伊安安抚的收了收手臂,似乎想告诉对方,自己的决心不会让他失望。

    “我的那句‘我愿意’并不是说假的,从今而后,给你一个安定的家庭,无论你疾病,困苦或者残疾,直到死亡都一直你,尊重你。”重复了一遍不久之前婚礼的宣誓词,伊安一字一顿的声音回在房间里。

    康德的体微微颤了一下,沉默片刻,挣开了伊安的怀抱,同一时间,房间内灯光亮起。

    伊安诧异的挑眉,就见康德笔的站在房间中,两手交握垂放腹前,目光一改曾经的张扬,半垂视线竟然带着一丝羞涩。

    “从今以后,嫁予伊安•帝尼亚,无论疾病,困苦或者残疾,直到死亡都一直你,尊重你……”同样重复的誓言,却因为几个简单词汇的变化让伊安心头一

    缓慢而坚定的说完誓言,康德微微摊开手臂在侧,稍稍抬起,知道大少会懂他的意思。

    果然,伊安几步上前,此刻他的手上带着的自然是婚礼的戒指,同时也是康德上这件礼服的“钥匙”。

    将戒指按在领口上,衣襟处银光一闪而逝,整件礼服顺着康德的姿势缓缓滑开,落地,一具赤-精致的体暴露在光线下。伊安下意识的顿了动作,这是他第一次觉得从礼服中展露的体让他有种炫目的感觉。

    康德已经闭上双眼,似乎是在酝酿什么绪又似乎是在等待伊安巡视完他的“领地”,片刻后才睁开眼睛,在伊安的目光中露出一抹挑衅而惑的微笑。

    精致的蜜色体因为怀孕而微微改变了线条,但这种改变落在伊安眼中却似乎更加具有,眼见康德露出惑的态,伊安的眼睛慢慢眯起。

    小莫曾说过为了胎儿稳定,适当的笫生活是必要的,似乎他们之间这段时间进度落下太多了……

    伊安一边想着,一边回忆小莫交代的某些注意事项,手上的动作也不慢,褪掉上的礼服,半体走向自己今后会陪伴一辈子的老婆……

    把人小心的抱上新,正要放下,却被康德打断了动作。

    嘴角带着笑意,康德摸了摸小腹,“你躺下,我在下面,小东西会吃不消。”

    明白过来康德话中的意思,伊安挑了挑眉,不过最后还是按照康德说的,自己躺下而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其实小莫之前也交代过,两人的房事最好顾忌着康德一些,毕竟他的况比一般的雌都要不好,但小莫毕竟没有交代太细节的东西。原来那家伙都直接交代给康德了么?

    果然,伊安一躺好,康德再度从不知什么地方摸出一管润滑剂——其实从第一次同房开始,伊安就停疑惑上下赤=的人到底从哪里拿出来的润滑剂。想了想,把东西递给伊安。

    “大少帮我?”嘴角的笑容仍旧是那抹惑意味十足的,只是眼底却多少渗进了一些温柔。

    这是第一次在事上康德让他帮忙,从开始,这人就似乎总喜欢主导事,眼下一开始的示弱是在表达两人有别于过去的关系吗?

    伊安的手指轻柔的抚上翘的丘谷,一手接过那管润滑剂。触摸到带着暖意的褶皱时,伊安不怀好意的用指甲轻轻刮了刮,果然上的人一下僵了僵,随后给他一个含嗔的白眼。

    伊安笑出声,一个吻落在他咧开的嘴角,竟然是康德看不得他的肆意,学着他曾经的样子,细密的在他嘴上吻。

    愣了愣,伊安终于温柔的接过动作,勾住康德伸到嘴边的舌头,细细的品味起来。而绕在康德后的手指轻轻抚弄着皱褶,润滑剂细管的管口已经被他轻缓的刺入其中,粘腻的挤压声传来。

    或许是因为润滑剂太凉,康德的体颤了颤,随后被伊安紧随而入的手指从内部轻抚了几下,本意是安慰,却让他的体颤动的更加厉害。

    微微分开唇舌,伊安温柔的视线逡巡着眼前眼角逐渐湿润的人,空闲的一只手抚上因为怀孕艰难而显得清瘦许多的脸庞。

    或许是伊安的动作太温柔,本来因为后的开拓有些不适而闭上眼的康德睁开眼睛,眼前温柔的目光里让他清晰的看见浓郁的化不开的怜惜和温,蓦然心头一颤,康德后向后,抽出了还在轻柔开拓的手。

    “进来,我……”轻柔而恳切的求话语从来不是康德会说的,但是今晚却很自然的从他口中泻出,或许是因为眼前的人是伊安吧,只有这个人懂得自己,包容自己,无论什么样的况也没有放弃过……这样的他,才是他心底从来向往的。

    轻柔而不响亮的四个字终于让徐徐而动的伊安危险的眯起眼,这人是要他失控吗?一只手扶上康德的劲韧依旧只是宽了几许的腰肢,一只手握着自己差点失控的下=,仍旧动作温柔的开始缓慢进入。

    过于温柔和缓慢的摩擦,让康德终于细细的喘息出声,伊安的温柔从来都是他不能抗拒的东西,尤其是在这样一个交了心定了的晚上,很快,康德就失了理智,没了意识,只知道要攀附住眼前的人让他带领着自己起起伏伏,前往一个让人安心和幸福的所在。

    不用做防备,不用故作强势,不用畏惧强迫的条例,只因为是这个人,因为两人之间不只是婚姻而已的心……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结局真的是写到我吐血……莫名的抓不准感觉,写的好狗血……

    至此,本文正文就算是完结了,拖了好久orz……本来说年前出定制,竟然过完年我才写到正文完结……

    对所有追文的姑娘说一声抱歉和感谢……

    接下来就是番外了,一共11个orz

    主要集中在大少和康德的婚后生活以及后面的包子,然后夹杂一个关于尤飒的番外,还有凯撒和小莫的(这个要不要看大家投票吧),或许还会加个之前大家要求过的打击报复欺负过康德的那些前配偶们的……

    一个大肚子H番老规矩不放网络……其他就没啥了……

    然后感谢这几位姑娘的赏票,又一位没有名字哦,来浮上水面接飞吻哦~

    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2-02-22 18:53:14

    霓裳纷飞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2-02-23 09:55:53

    炎炎仲山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2-02-23 19:59:34

    biyuezhia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2-02-26 00:26:34

    最后,为朋友旖旎事件的文做个宣传

    

    讲的是,在古代手不凡的少年,死后魂穿到现代一名自卑、懦弱、受尽欺负的高中生上,然后被混蛋、龌龊、嗜赌如命的父亲以还债为由卖给了某赌场的小头目,这小头目呢,是个有上进心的,于是,又辗转托关系运到了某大佬上……开.苞.滴严肃故事~

    顺便自己的另外一个文求一下关注,这文完结后我精力就都在那边了

    

    →久违的球戳←

重要声明:小说《不只是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