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李小雾 书名:不只是婚姻
    伊安这三个上议员进入“塔楼”不过三,但显然外面看似平静的局势因为某人不在,平静的表象下波涛汹涌的况一点都不辜负之前伊安交代尤飒他们照顾好后方的话。

    先是路斯被份不明的人劫走,上议院因为泽阁塔议和申请的争论不休,军部上层某些人物的蠢蠢动,眼下请假在家卧休养的康德竟然遭到了不明的袭击。

    康德从浅眠中因为某种说不上来的危机感醒过来,房间里静谧一片,但他知道,确实有陌生人进入了蓝屋,这是他在战场上锻炼出来的直觉。

    小心的掀开上盖着的被子,康德披着睡袍赤着脚踩在地上,头的柜子里放了一把防用的匕首,本来不过是备用,眼下没有其他武器的况下只能将就了。

    反手握着匕首,康德掩在门后,小心的拉开一丝门缝。这间主卧之外便是客厅,从门缝中看出去大半的范围可以一眼望尽,不出意料的空无一人。但是康德相信自己的感觉,屋子里,有外人。

    重新合上门,康德返去大边另一侧——伊安惯睡的那边,柜子边上摸索了一下,翻开了一个隐藏式的面板——是整个蓝屋电子系统的遥控面板。

    康德激活了管家机器人的工作状态,同时打开了机器人上的监视系统——在外面人看来,只是管家机器人的工作时间到了,在做房间的清理,但是对于康德来说,则是一个活动的摄像头在房子里行动。

    蓝屋的主人目前算起来只有他一个,因此来人的目标显然就是他,所以管家机器人的路线并不绕圈,大致的沿着客厅绕了一圈,却是大多对着刚刚观察时无法看见的死角。

    康德最先发现异常的是客厅一角一株高大的盆栽,那株在康德眼中放在室内突兀异常的盆栽是一棵墨色的巨大灌木植物,层叠错落的枝叶因为修剪呈现一种饱满的浓重之感,同时也为眼下躲避在其之后的人提供了很好的掩护,可惜因为管家机器人上的摄像头暴露了他。

    客厅此刻已经熄了灯光,隐约可以看出来人个子不高,一简单的黑衣几乎融进黑暗中。

    管家机器人又绕了两圈,康德再度发现一个已经快要接近房门的影,当下一卷上的被子塞进一个枕头,自己则握着匕首利落的闪在门后。

    片刻后,房门被悄无声息的打开,一个高瘦的影慢慢摸了进来。

    就在门后靠墙立着的康德此刻正好就在那个后,微微眯起双眼,本来虚靠的体突然爆发,一手以肘扣住来人的咽喉,一手握着匕首干净利落的刺进对方的口,悄无声息收割了一条人命。

    将软下来的尸体轻轻放在地上。康德清楚眼下他没有多少时间,外面的潜伏的那个人久候不果必然会察觉不对。

    康德当即返打开卧室的窗户,打算从外面绕进客厅,给对方来个措手不及。

    不过,显然康德忘记了此刻他的体不必以往,刚刚一下虽然快速,但是也是全绷紧,力道猛烈,眼下一提起跃上窗台,小腹中突袭而至的刺痛让康德几乎从上面滑下来。

    “唔!”

    额间几乎片刻就泌出冷汗,康德握住窗棱稳住体,左手覆上肚子,蓦然苍白下来的脸上浮现一抹苦笑。

    小东西,你怎么这么不挑时候来捣蛋。

    一下耽搁,房门再度被推开了。

    但没有人进来,半蹲在窗台上的康德心头一凛,顾不得小腹中的不适,下意识往外面一坠。一片破空声响起——冷兵器的声音,帝国的防御系统在C06中央区更加严密,这些人不敢使用任何能量武器。

    虽然躲过了这一次的袭击,可是落地的震动却让康德忍耐不住轻哼了一声。小腹中本来的刺痛突然密集的爆发起来,让措手不及的康德起的动作一下软了下去。

    垂着头,以手支着地,右手上仍旧紧紧握着匕首,康德轻轻喘了两口气,然后深吸一口,耐着小腹的疼痛半蹲起离开原地。

    一头冷汗的康德原本红的耀目的长发此刻带着湿气狼狈的贴在脸颊,苍白没有血色的嘴唇上因为忍痛而咬出了几个血印,仓促间上仅有的一件睡袍因为刚刚一番动作此刻有些凌乱的松散,但康德已经无暇顾及。他的左手一只像守护又像安抚一般扶着小腹,原本懒散不羁的笑容此刻带上了一丝涩意。

    眼下康德正窝在蓝屋厨房外小花园的树丛里,本来他也想过直接冲上路面或许能碰上巡逻的警察,但蓝屋前方的大路一无遮蔽,只要对方动用一丝能量武器都足以让他瞬间毙命,他不敢带着肚子里的这个还没成型的小东西去赌这一把,只好在房子的范围里和里面那人捉迷藏。

    康德忍着腹中的剧痛,心下一片烦急,他体里的小东西况本来就不怎么好,眼下一番动,似乎让它更加不安稳,他必须尽快寻求到救援,否则就不用等到别人动手了。

    咬咬牙,如果是平时,这么一个人哪里能让他这么纠结,不过是手到擒来的事

    才愤愤的想着,肚子里又一波痛楚袭来,康德用力咬着牙关等待这一波的过去。

    他必须尽快拿到通讯器。

    康德转到厨房,是因为这里有一个对外的通讯器。

    他此刻所在的地方是小花园一处灌木之中,离厨房的窗口不过三步距离,可是他却因为腹中疼痛,连起的力气都没有。

    突然,一丝轻微的几乎可以忽略的摩擦声传入康德的耳朵里,是靴子轻擦过泥地的声音,作为军人,对这种声音无比熟悉。本来虚软的体,下意识僵硬了起来,康德握紧了手中的匕首,额上的冷汗缓缓滑下,流进不敢眨一下的眼睛里。

    那丝摩擦声再没有响起,但他知道对方正在靠近中,对危险极度敏感的他,后脖子上汗毛立起,体绷直到极点,而腹部那尖锐的疼痛也像是感受到他的紧张而躁动起来。

    就在康德整个人绷紧到极致时,心头突然闪过一丝悸动,下意识的转,右手匕首一抬,目光中倒映进一双银光。

    两把武器!

    康德手中的匕首挡住了其中一把,但是眼看着另一把就要刺进他的体。

    突然之间,一声尖啸响起,本来袭来的武器软软的滑落在地。而康德覆在小腹的左手上也罩上一只温的手掌,随即冒着冷汗的体被拥进一个带着熟悉味道怀里。

    还没来得及想起这个味道属于谁,体下意识感觉到安全的放松了一下来,紧绷的思绪霎时挣断了开来,眼前一黑,整个人软进那后来拥住他的人怀里。

    作者有话要说:那,千呼万唤的人回来了……

    上次忘记说,感谢loveleconte和yllahero的赏票,亲乃们~

    谢谢姑娘们的祝福,抱抱~

    这章字数比较少,节断落算是老大归来前的过渡……

    №5网友:rebecca

    恩恩,了解,陪老公比较重要滴,希望小雾以后记得说一声就好,省的俺们等的莫名其妙滴~~~

    雾:抓头,那啥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随惯了,老是会忘记……嘿嘿……

    №8网友:deathdeathmoon

    先提前恭喜小雾结婚纪念快乐~~

    小雾你之前我回复过,说康德不像安笙,他的经历很多很复杂,所以不会把以前的每一个都提到,但是这个伤害康德这么深的混、蛋,我强烈要求你把他做掉啊~~~~先让他生不如死,在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然后再极其痛苦的死掉~~啊啊啊,否则不足以平民愤啊~~~伊安~~你还不出来,看看你老婆遭了多少罪啊~~

    雾:额……如果正文篇幅许的话……老大这不是回来了么……别急……嘿嘿……

    最后,谢谢大家的理解……

    以下是防抽备份:

    伊安这三个上议员进入“塔楼”不过三,但显然外面看似平静的局势因为某人不在,平静的表象下波涛汹涌的况一点都不辜负之前伊安交代尤飒他们照顾好后方的话。

    先是路斯被份不明的人劫走,上议院因为泽阁塔议和申请的争论不休,军部上层某些人物的蠢蠢动,眼下请假在家卧休养的康德竟然遭到了不明的袭击。

    康德从浅眠中因为某种说不上来的危机感醒过来,房间里静谧一片,但他知道,确实有陌生人进入了蓝屋,这是他在战场上锻炼出来的直觉。

    小心的掀开上盖着的被子,康德披着睡袍赤着脚踩在地上,头的柜子里放了一把防用的匕首,本来不过是备用,眼下没有其他武器的况下只能将就了。

    反手握着匕首,康德掩在门后,小心的拉开一丝门缝。这间主卧之外便是客厅,从门缝中看出去大半的范围可以一眼望尽,不出意料的空无一人。但是康德相信自己的感觉,屋子里,有外人。

    重新合上门,康德返去大边另一侧——伊安惯睡的那边,柜子边上摸索了一下,翻开了一个隐藏式的面板——是整个蓝屋电子系统的遥控面板。

    康德激活了管家机器人的工作状态,同时打开了机器人上的监视系统——在外面人看来,只是管家机器人的工作时间到了,在做房间的清理,但是对于康德来说,则是一个活动的摄像头在房子里行动。

    蓝屋的主人目前算起来只有他一个,因此来人的目标显然就是他,所以管家机器人的路线并不绕圈,大致的沿着客厅绕了一圈,却是大多对着刚刚观察时无法看见的死角。

    康德最先发现异常的是客厅一角一株高大的盆栽,那株在康德眼中放在室内突兀异常的盆栽是一棵墨色的巨大灌木植物,层叠错落的枝叶因为修剪呈现一种饱满的浓重之感,同时也为眼下躲避在其之后的人提供了很好的掩护,可惜因为管家机器人上的摄像头暴露了他。

    客厅此刻已经熄了灯光,隐约可以看出来人个子不高,一简单的黑衣几乎融进黑暗中。

    管家机器人又绕了两圈,康德再度发现一个已经快要接近房门的影,当下一卷上的被子塞进一个枕头,自己则握着匕首利落的闪在门后。

    片刻后,房门被悄无声息的打开,一个高瘦的影慢慢摸了进来。

    就在门后靠墙立着的康德此刻正好就在那个后,微微眯起双眼,本来虚靠的体突然爆发,一手以肘扣住来人的咽喉,一手握着匕首干净利落的刺进对方的口,悄无声息收割了一条人命。

    将软下来的尸体轻轻放在地上。康德清楚眼下他没有多少时间,外面的潜伏的那个人久候不果必然会察觉不对。

    康德当即返打开卧室的窗户,打算从外面绕进客厅,给对方来个措手不及。

    不过,显然康德忘记了此刻他的体不必以往,刚刚一下虽然快速,但是也是全绷紧,力道猛烈,眼下一提起跃上窗台,小腹中突袭而至的刺痛让康德几乎从上面滑下来。

    “唔!”

    额间几乎片刻就泌出冷汗,康德握住窗棱稳住体,左手覆上肚子,蓦然苍白下来的脸上浮现一抹苦笑。

    小东西,你怎么这么不挑时候来捣蛋。

    一下耽搁,房门再度被推开了。

    但没有人进来,半蹲在窗台上的康德心头一凛,顾不得小腹中的不适,下意识往外面一坠。一片破空声响起——冷兵器的声音,帝国的防御系统在C06中央区更加严密,这些人不敢使用任何能量武器。

    虽然躲过了这一次的袭击,可是落地的震动却让康德忍耐不住轻哼了一声。小腹中本来的刺痛突然密集的爆发起来,让措手不及的康德起的动作一下软了下去。

    垂着头,以手支着地,右手上仍旧紧紧握着匕首,康德轻轻喘了两口气,然后深吸一口,耐着小腹的疼痛半蹲起离开原地。

    一头冷汗的康德原本红的耀目的长发此刻带着湿气狼狈的贴在脸颊,苍白没有血色的嘴唇上因为忍痛而咬出了几个血印,仓促间上仅有的一件睡袍因为刚刚一番动作此刻有些凌乱的松散,但康德已经无暇顾及。他的左手一只像守护又像安抚一般扶着小腹,原本懒散不羁的笑容此刻带上了一丝涩意。

    眼下康德正窝在蓝屋厨房外小花园的树丛里,本来他也想过直接冲上路面或许能碰上巡逻的警察,但蓝屋前方的大路一无遮蔽,只要对方动用一丝能量武器都足以让他瞬间毙命,他不敢带着肚子里的这个还没成型的小东西去赌这一把,只好在房子的范围里和里面那人捉迷藏。

    康德忍着腹中的剧痛,心下一片烦急,他体里的小东西况本来就不怎么好,眼下一番动,似乎让它更加不安稳,他必须尽快寻求到救援,否则就不用等到别人动手了。

    咬咬牙,如果是平时,这么一个人哪里能让他这么纠结,不过是手到擒来的事

    才愤愤的想着,肚子里又一波痛楚袭来,康德用力咬着牙关等待这一波的过去。

    他必须尽快拿到通讯器。

    康德转到厨房,是因为这里有一个对外的通讯器。

    他此刻所在的地方是小花园一处灌木之中,离厨房的窗口不过三步距离,可是他却因为腹中疼痛,连起的力气都没有。

    突然,一丝轻微的几乎可以忽略的摩擦声传入康德的耳朵里,是靴子轻擦过泥地的声音,作为军人,对这种声音无比熟悉。本来虚软的体,下意识僵硬了起来,康德握紧了手中的匕首,额上的冷汗缓缓滑下,流进不敢眨一下的眼睛里。

    那丝摩擦声再没有响起,但他知道对方正在靠近中,对危险极度敏感的他,后脖子上汗毛立起,体绷直到极点,而腹部那尖锐的疼痛也像是感受到他的紧张而躁动起来。

    就在康德整个人绷紧到极致时,心头突然闪过一丝悸动,下意识的转,右手匕首一抬,目光中倒映进一双银光。

    两把武器!

    康德手中的匕首挡住了其中一把,但是眼看着另一把就要刺进他的体。

    突然之间,一声尖啸响起,本来袭来的武器软软的滑落在地。而康德覆在小腹的左手上也罩上一只温的手掌,随即冒着冷汗的体被拥进一个带着熟悉味道怀里。

    还没来得及想起这个味道属于谁,体下意识感觉到安全的放松了一下来,紧绷的思绪霎时挣断了开来,眼前一黑,整个人软进那后来拥住他的人怀里。

    

重要声明:小说《不只是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