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李小雾 书名:不只是婚姻
    路斯出事的通讯是尤飒发来的,当初托儿中心是伊安让尤飒去联络的,连带的留的联系方式也是尤飒的,因此路斯一出事,托儿中心就联系了尤飒。

    康德和巴蒂中校赶到托儿中心的时候,尤飒已经在了,同他一起的是之前康德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紫发雌,只是两人面上脸色都不怎么好。

    托儿中心里的老师一见到康德就如释重负,毕竟平素里送小路斯来的都是伊安和康德,在托儿中心的眼里,康德和伊安才是真正的家长。因此一通联系来的是陌生的尤飒时,托儿中心就不太愿意把事告诉两人——毕竟小朋友在中心出了事,怎么也不是一个好名声,越少人知道越好。

    “怎么回事?”康德和尤飒轻轻点了一下头,转而看向迎上来的工作人员。

    “今天有人来外找小路斯,因为安全考量,我们并没有让路斯见对方,但是后来对方说让我们转交一个礼物给小路斯,结果小路斯看了礼物就一路叫着‘桑姆’跑出来了。等他们班级的负责老师追出来,就看见我们前台的接待晕倒在位置上,小路斯已经不见了。”工作人员话语简练,但是算是交代清楚了事

    但康德目光锐利的直视着工作人员隐约有些闪躲的目光,“一个5岁不到的小朋友自己做电梯下来?你们不是自诩最完善的安保吗?”不说别的,路斯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没有任何阻碍也不被人发现从他所在的楼层一路冲到大厅!

    “这……”工作人员犹豫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敢回视眼前散发着冷意的军官。

    此刻站在一边的尤飒突然跨前一步,鼻梁上架着的未及取下的眼镜反过一道冷光,语气平淡却带着明显的威胁。

    “我家大人姓帝尼亚,任上议员,这个姓氏和份代表什么,你们应该清楚。”

    工作人员猛然缩了一下脖子,而康德两眼一眯,一把掐上对方的肩膀,手下一使力。

    “啊!!”突如其来的剧痛让那个平素只和小朋友打交道的雌工作人员几乎哭叫起来,“我没有隐瞒什么啊,只是……当时是路斯跑出去的时候是午休时间,大家正在开会……”

    康德脸色一寒,手上劲道一松,那个被捏住肩膀的工作人员赶紧窜到同事边,其他工作人员本来想上前阻止,却被一直安静站着的那个笑嘻嘻的紫发雌似笑非笑的眼神阻了动作——那人嘴角不怀好意的笑容告诉他们,这个人也不是什么好惹的。

    康德呡了呡嘴角,午休时间他知道,小朋友一般会被集中到休息室午睡,一般都只会有少少几个值班的工作人员巡视。是巧合?还是有人早已经摸熟悉了这里的工作安排?下意识的,康德想起之前大少说过的他带路斯回来时得比家的那场奇怪的爆炸,是那些人吗……

    “我要午间时候监控影像。”瞥了一眼缩成一团看起来像被他们这群“恶霸”欺压的工作人员,康德右手下意识抚上刚刚突然感觉一阵寒过一阵的小腹,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说道。

    就站在康德两步远的尤飒目光有意无意的掠过康德,康德收回手,不去看伊安的那两个副手,直接往托儿中心的安保处走去。

    尤飒微微蹙眉,巴蒂中校已经跟上去了,德鲁尼走到他边上,肩膀轻轻撞了一下。

    “想什么呢?”

    尤飒摇摇头,“过去吧,下午你有的忙了。”他和德鲁尼的分工,一贯是他负责内务,德鲁尼负责外务、。而尤飒口中的意思,是不希望康德插手了。

    德鲁尼努努嘴,“那位……配偶先生大约不会那么听话吧。”

    尤飒却没有回话,只是侧头想了想,“联络一下小莫,或许接下来要用到他。”

    德鲁尼听到那个名字,脸上表一皱。不是吧,要找那个怪人!

    等尤飒和德鲁尼走进安保处,康德已经斜倚在桌边,看着监控墙上播放的影像,正是路斯失踪那段时间的。不过尤飒一进来就注意到康德虽然看似轻松的依靠在一边,专注看影像,但他的右手却有意无意的抚过小腹。尤飒蹙眉。

    “停一下!”他们要找的那人似乎对于监控很熟悉,虽然托儿中心号称360度无空隙监控,但对方却一直没有真正在监控前露脸,直到康德出声,画面才停格在一个两秒的画面,那是一个四分之一的侧面。

    画面里的人穿着很普通的常衣物,上没有任何特殊的标志及特征,棕色的短发,带着一副装饰用的浅灰墨镜,看上去很普通的样子。

    尤飒和德鲁尼对视了一下,看来对方是个老手,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可是紧盯着画面的康德似乎不这么认为,他微微眯着眼,视线一丝一丝扫过画面,最后在某个不显眼的地方停了下来。

    “那是什么?”德鲁尼也眯着眼看向康德视线停驻的地方——对方侧从竖领休闲服领口露出的一点类似金属的一角。

    “军服领扣?”那个是位置是军服扣的位置。尤飒的目光滑过康德的领扣,顿了一下。

    康德显然也想到了,眉间紧紧蹙起。

    “把这张成像截给我,我来找这个人吧。”德鲁尼上前拍了拍给他们播放的工作人员。

    想要说什么的康德突然体一僵,右手再度抚上小腹。

    “凯撒马上去查这件事,桑亚思先生你和我去医院。”尤飒靠前一步,抬手扶住突然僵住体的康德。

    巴蒂中校被尤飒的话惊了一下,转头看向康德,才发现这人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一脸苍白。“怎么回事?”

    尤飒摇摇头,只是在手腕上的通讯器上按下一段命令——通知司机来接人。

    本来想说话的康德也沉默了,额际微微冒出些汗。本来他以为自己只是反应强烈些,但是刚刚一下尖锐的刺痛足以让他感觉到一些不对劲。

    这个孩子……

    右手轻轻放在小腹上,康德没有反对尤飒对他的安排。

    德鲁尼瞥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康德,转往外走。他的任务是那个被他家老大暂时收养的孩子,其他的,他相信尤飒。

    当康德以为尤飒会带他去医院时,航艇却拐进了平民区一栋简陋的房子前,如果不是外墙上歪歪扭扭的写了诊所两个字,康德会以为自己到了一家普通的民宅。

    小腹的刺痛已经轻微了很多,只是还有些寒,康德从航艇上下来,看了一眼眼前的民宅,又看一眼尤飒。

    就见尤飒上前推开大门——大门竟然没锁,屋内光线不明,门开动的同时一声轻微的电子门铃响起,然后里面传来一声冷冰冰的呵斥。

    “下午休息,有病去医院,没病闪远点。”

    康德挑眉。却见尤飒没有理会对方的话,自顾进了里面,中途还回头看了康德一眼,似乎是让他跟上的意思。

    虽然不明白尤飒带他来的意图,康德却没有问什么,抬脚走进了看似有些破旧森的房子。

    一只脚刚刚跨进门,之前那声冷冰冰的呵斥已经变成恼怒的喝止,“听不懂人话吗!休息不看诊!”

    “小莫。”尤飒的声音,并不大,但是那声呵斥却一下偃旗息鼓了。

    一个人影从房间深处走出来,然后灯光大亮。

    “尤飒?你怎么过来了?”讶异的语调,声音里已经全然没了之前那种暴躁的感觉。康德把视线转向来人,却发现是一个长相很是普通,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却穿着白色大褂不伦不类的年轻雄

    尤飒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手指一指康德,指尖不高不低正好向着康德的肚子。

    “大人的子嗣。这位是桑亚思先生。”

    或许是尤飒讲话的调调如此,但是这句介绍却让康德目光一闪。

    那个被称为小莫的雄愣了一下,然后目光落在康德上。

    康德此刻才看清,那个雄有一双锐利的眼睛,凌厉的不像是一个医生该有的。

    随后,小莫微微一笑,竟然露出一丝腼腆,向着康德伸手,“我是莫渊,老大的秘医。”

    “康德•桑亚思。”康德嘴角露出一抹味,看起来他的配偶边,没有一个简单的人物。

    “小莫给桑亚思先生检查一下。”尤飒转向康德,“桑亚思先生,目前各路人马都有些蠢蠢动,大人又不在,小莫是我们能相信的医生,这段时间他就是您的主治医生。”

    康德正要点头,鼻尖突然飘过一丝淡淡的腥味,脸色一变,来不及找卫生间,康德直接转扶墙,一声低哑的呕吐声穿来。

    尤飒一愣,小莫则赶紧回把自己出来的那个房间门关上。

    “我在煮东西吃,有些腥味。”

    康德已经无暇听后的解释,之前好不容易平稳下来的那种撕心裂肺的呕吐感似乎又再度排山倒海,早上吃的东西已经吐光了,眼下只呕出一些胃液。

    康德有些目眩的扶着墙,一手抓在自己胃上。

    作者有话要说:等的牢的姑娘等2更,等不牢的姑娘明天来,虎摸~

    

重要声明:小说《不只是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