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李小雾 书名:不只是婚姻
    “路斯好吗?”索拉很自在的顺了顺头发,对着伊安问道。www.76zw.com 七路中文

    之前的猜测和隐隐的某种感觉在这刻平静下来,伊安轻轻呡了一下嘴角,点点头,“应该算不错。我的妻子在照顾他。”

    索拉点点头,笑起来双眼微眯,一张娃娃脸上看似无害。但是伊安很清楚,眼前这个人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就已经算计了自己,所以此刻的无害,更多的只是表象。

    “不要紧张,我没有恶意,对于你来说,我可以算的上盟友。”索拉对于伊安眼底隐隐的一丝戒备笑笑的说道。

    伊安不可置否的没有应声。

    索拉走到伊安跟前,也没有看见他做什么动作,伊安所坐的沿跟前一张银白色金属椅子从地面慢慢折叠着升上来。等索拉走到椅子前,那椅子正好是适宜坐下的高度。

    索拉把头盔随手放在地上,坐在椅子上,看了一眼一声不吭的伊安,似乎在斟酌着怎么开口。

    “很抱歉,先前这样把你带过来。”大约是伊安从两人开始对话后一直不算恶劣却也算不上友好的态度让索拉有所尴尬,收起了之前带着一丝熟稔的态度,转而对先前敲晕了伊安的行为做了道歉。

    伊安靠在头,目光里一丝淡淡锐利,平素被路斯称为皮笑不笑的嘴角此刻泛着疏离而高贵的冷意。一旦脱下温和的面具,伊安被称为沉的那面表露无疑。

    索拉看着对他的话没有反应的伊安,片刻后突然叹了口气。

    “其实我最多算个技术人员,和您这样的政治人物拼计谋或许一开始就是我的错误,您不用这么戒备,我现在就跟您解释清楚。”或许之前索拉选中伊安,某部分是因为他年轻,在上议院的势力没有像年长的那几位议员一般盘根错节,但是相对的势力和影响力却不算小。更何况他有一个看的出来非常疼小朋友的配偶,所以索拉冒险用路斯设了一个算不上圈的圈,引得伊安走进他的局里,同样也保护了自己孩子的安全。但是眼下伊安的态度,却让之前笃定的他有些犹豫——或者一开始抱着目的的接近,就是一个错误……

    “说吧。”终于,一直没有吭声的伊安吭声了,仍旧是带着冷意,却收起了目光里的锐利。

    索拉神色一变,呡了呡唇,犹豫了一下,最后话题开头,却是个让伊安意外的地方。

    “我知道,有人在动系统的主意。”

    伊安脸上的神色一动,不是惊讶,是一丝意外和警惕,只是那一丝警惕隐藏的太深,索拉并没有注意到。

    “我所知道的,想动系统主意的人,有两路,一路动作小,像是想要影响某段时间系统的行为,但另一路的动作却带着强硬,他们的目的,我很怀疑,他们想要控制系统。”索拉穿着装甲护服的手在膝上轻轻握成拳。

    “不论那两路人马的目的如何,作为联系整个帝国所有公民份ID的系统都不应该是人为触动的对象。”憋了半天,索拉最后冒了这么一句。

    伊安目光扫过索拉,状似随意而放的手指轻轻的点着腿侧,“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虽然索拉发现的两路人马中很有可能有自己的一路,但是看眼下索拉的表,他不认为对方发现了自己,那么又是什么让这个被帝国历史掩埋的没落贵族找上自己。www.76zw.com 七路中文

    听到伊安的话,索拉露出一抹苦笑,“我接下这一代系统维护的责任不过5年,从来没有碰上这样的况。当时,发现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启动了系统的排查——这是系统的自查系统,有自动和手动,自动的自查是有规律的,对方可能掌握了这个规律,因此系统自动自查时从没有发出过警报。”继续说着的索拉,顺势像伊安解释了一下系统不为人知的几个设置。

    伊安一听就明白了,挑了挑眉毛,“打草惊蛇了?”联系到后面自己被托付了路斯时的景,这个答案不难猜。

    索拉脸色一暗,点点头。“一遍自查下来,就发现了三个被篡改过的漏洞,而且是具有伪装的,应该是花了不少时间挖的门。系统手动自查发现漏洞会及时修补,也因为这个动作,让对方发现了我。所以那天在游乐园,我无意间看见您和您的配偶时,才会临时想了这么个办法。”说到后面,索拉似乎对于自己算计了伊安有些不好意思,娃娃脸上带着一丝尴尬。

    伊安手指蹭动了一下,“你怎么能肯定我是安全的?”如果两路人马都没被发现份,索拉这么冒冒然把唯一的孩子托付给自己,未免也太冒险了。

    索拉闻言一笑,“因为那几个漏洞最早形成的时间比您入上议院的时间还早。”

    伊安眉间一动,索拉的话最少透露出两点,那路目的更强的人马出自上议院,而且动手的时间已经很久了。虽然心中因为索拉说的话有些震惊,但伊安的脸色却没有什么变化,反而淡淡的勾起嘴角,“我即使没有入上议院,相信也有这个能力吧。”帝尼亚世家从来也不是徒有虚名的贵族,无论是明面上的势力还是暗地里的实力。

    索拉一僵,随即放松的笑起来,“如果您没有说这句话或许我自己心里还会有些担心,但现在我肯定您不是了!”

    伊安挑了一下眉,没有继续反驳索拉的话,但他心里却有些对这个所谓的技术人员出的家族不以为然,凭一句话来断定他的人品?如果他也像这个人这么单纯,估计他在爬上上议员位置的时候就已经首异处了。如果眼前这人知道他也在两路人马里轧了一角会是什么表

    “那么你现在把我带来这里又是什么意思?”

    “我的行踪被发现了,所以那天才会仓促把路斯交代给您,并且毁了自己的住所,脱藏到这里来,要见到您只能用这个方法。”索拉本意是想要和伊安再接触几次,然后合作把那路对系统动手的人马揪出来,没想到他还没真正行动,就被发现了行踪——作为系统的维护人员,得比家的人是可以自由出入塔楼的,但是出入的通道却是秘密,通行的凭证就是他们血液中的基因信息。

    被发现了行踪后,仓促之间本来带着路斯他是没有办法脱的,结果那天却不知道为什么伊安突然来到他的落脚之处,巧合之间让他金蝉脱壳成功,路斯也安全的呆在了伊安边。

    “那么,见到我,是想我帮忙?”明白过来索拉的意思,伊安却不提合作,只提帮忙——当然,要有偿。

    虽然索拉没有伊安这些玩政治的人肚子黑,但是这句话的潜意思还是听懂了,因此他呆愣了一下,才有些犹豫,有些尴尬的点点头。

    伊安嘴角勾的更大,目光里的锐光尽退,留下的只是一丝淡淡的不怀好意。“哦,那不知道帮忙对我有什么好处?毕竟听你的口气,你面对的可是上议院那些盘踞多年的老前辈呢。”

    索拉愣愣的看着伊安褪下曾经他看过的温和的面具(忍不住插话,你确定你没看错,你儿子都说他皮笑不笑……),显露出政客狡黠的一面,说不出话来。

    伊安淡定的看着眼前没有反应过来的索拉•得比,他不急,显然谈判的对手比他急,起码表面上是这样的。

    最后,索拉咬咬牙,“如果能把这些人揪出来,那么在不影响帝国安定的条件下,我可以适当的帮您对系统做某些小影响!”这个答复已经算是违反了家族某些规矩了,但为了不让大祸酿成,这是他唯一能拿得出手对方看的上眼的条件了。

    伊安眉峰轻轻蹙起,这个条件看似非常优惠,但是如果对于系统没有想法的人这就是半点用处都没有,索拉拿这个做条件,难道他知道了?

    果然,索拉无奈的目光落在伊安的脸上。

    “帝尼亚家的大少,两路人马里想要影响系统某段时间行为的人,是您的吧……”

    +++

    康德站在病前,晨起的晕眩和不适让他有些腿软,但是多年的军旅生涯,虽然平素里他看着有些不拘小节,但是军人该有的骨子里的东西还是有的。因此即使体不怎么舒服,但仍旧笔的站着给自己上军服,一颗一颗扣上扣子。

    后病房的门推开,昨天给他做检查的医生走进来,看见康德一整齐,准备出院的样子愣了一下。

    “桑亚思先生,您目前的状况并不适合工作。”尤其是看着对方一长摆军服,军衔不低的样子,想来工作必定不怎么清闲,这么一副一吐就昏天暗地手脚酸软的体,怎么能折腾的起。

    医生的话里带着不赞同,但是康德仍旧从头取来军帽,轻轻往自己头上一按,回头对着医生一笑,“医生,我不能呆在医院。”虽然心中那抹不安渐渐平息,但是康德心中仍旧有些担忧,他不放心孤入了“塔楼”的伊安,上议院眼下看似平静实则暗涛汹涌的样子,他不认为“塔楼”里就绝对的安全。

    “那也不能拿你自己的体开玩笑。”

    “放心,医生,我不会拿我的孩子开玩笑,我的体我自己有数。”向医生点点头,康德将医生开的药都整理在一个袋子里,拎好,对着医生笑的温和,“放心,我每天来做个检查。”

    康德也清楚,眼下才刚刚进入孕期就反应这么严重的自己有些不对劲,但是昨天的检查却说他体数据都正常。但是局势绝不许他在医院白耗这些时间,每天一趟医院检查是他最大的妥协了,他相信自己的孩子不会这么不济。

    康德推开办公室,不意外的看见巴蒂中校翘着脚坐在一堆文件上看着什么东西,一听见动静就抬起头,一看是他愣了下,才蹙眉。

    “不是在医院,怎么跑过来了?”

    “没什么大碍,下午回去检查,昨天要查的东西呢。”康德没有说刚刚来之前去吃早餐,一顿早餐进了肚子没几分钟就全部贡献给马桶,眼下胃部还有些习惯的抽搐,心里想着中午吃的东西还是要好好考虑一下,一直吐对他来说不是好事。

    “这里。”巴蒂中校把他先前在看的东西递过去,“有用的东西不多,里面还没有联系过,已经一天了,况确实有点不正常。”

    康德没有说话,只是接过东西瞄了一下。里面是上议院各个上议员的动态,都是些平常的活动,没有任何“塔楼”内四个上议员的信息。也就是说他们对外的联络还没连接成功,一天一夜,出了什么意外?

    想起昨天的心头的那抹不安,康德的眉峰紧紧蹙起。

    “‘他’有什么消息传来么?”康德心不在焉的问道,他心中在想着如果几位上议员在“塔楼”之内会遇到危险,那么这危险来自于哪几个方面?是人还是系统?之前说系统出现处罚误判,那么系统是出了问题?如果是人为动手,那么就是因为上议院眼下的这个“和谈”的分歧,如果他要干预,又该从什么地方入口。

    “没有。”巴蒂中校摇摇头,从昨天康德给他的眼神以及通讯,都表明他在担心帝尼亚家的那个小子,但是“他”那边没有任何表示,想来应该那小子应该没有什么大的危险,他不明白康德的躁动和不安来自于哪里。

    “你现在该好好休息。”看着康德仍旧苍白的脸色,巴蒂中校敛起脸上嬉皮笑脸,蹙着眉说道。收了那抹猥琐的笑容,此刻的巴蒂中校看着竟然意外的有一丝慈的味道。

    康德因为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路里,突然之间听见巴蒂中校这句话,似乎有些愣怔,片刻才点点头。

    “我会注意的。”想了想,康德正要说什么,突然办公室里的通讯机响了起来。

    巴蒂中校离的近,顺手就接了起来,没听两句,脸色大变。

    “我们马上就过来。”

    康德看向巴蒂中校,却被他接下来的话愣了一下。

    “路斯出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唔,我回来了,抱歉,一开始是因为网站卡,后来是被失眠闹的疲惫不堪懒得上网,所以一直也没上来,看到大家的留言了,真是抱歉,虎摸在文后和微薄上崔更的姑娘,我慢慢赶。

    顺,目前这个阶段是我最痛苦的内容,节是骨架,感是血,我不停的产血,眼下为了好好窜起血这个骨架要牢固,偏偏我最讨厌……所以前面除了失眠,我其实也是倦怠了,才这么十几天都不上网络,总之抱歉大家久等……

    laq270986004

    xiaocaoer120

    感谢姑娘们的地雷

    tonghuanhai1985感谢姑娘的火箭炮,亲乃们

    →最后球戳←

重要声明:小说《不只是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