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李小雾 书名:不只是婚姻
    康德是在一片刺鼻的味道中醒过来的,但他眼皮跳动了一下,还未完全张开时,边上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矮油,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康德睁开眼,边上果然挤着巴蒂中校,还有一个穿着白色护理服的陌生人,陌生人手上捏着一个棕色的瓶子,那股让他皱眉的刺鼻味就是从瓶子里传来的。

    那人见康德醒过来,手上的瓶子收了回去,拧好盖子,当下那股刺鼻味就淡去了许多。

    康德脑袋还有些昏沉,四肢也有些乏力,他抬手捏了捏额际。

    “我怎么了?”

    “桑亚思先生您晕倒了,可能是初期怀孕,反应过大,胃部有些痉挛。”那位穿着护理服的大概是医生的人回答了康德的问题。

    康德才想起来,之前他在卫生间吐的撕心裂肺,浑虚软,几近失去意识的时候让路斯拿了通讯器联络了巴蒂。同时想起来的还有当时心中挥之不去的那抹不安。

    康德轻吐了一口气,眼下他已经觉得舒服了许多,随后胃里仍旧有些不适,却已经不会像之前吐的没办法说话了。他对医生点了点头,“谢谢。”

    医生把医嘱输进他头的资料登记器上,然后交代让他过一会儿吃点东西再吃药。随后医生退出了房间。

    一直到医生走出去,一直安静的站在尾的小路斯才颠跑到康德边上。

    “康德叔叔,你没事吧?”

    康德还没说话,巴蒂一掌揉上路斯的脑袋,“这小家伙被你吓死了,在通讯器里一边哭一边说你晕倒了。不过,你这家伙怀孕了也不说一声!”

    康德抬起虚软的四肢,想着路斯招了招手。小家伙乖巧的靠近。

    康德作势轻轻弹了路斯一下,“这次叔叔要谢谢你了。”

    路斯摇摇头,但是没有说话。

    康德因为心中记挂着事加上体还没有恢复,顾不上安慰小东西,目光转向巴蒂中校。

    “我也是才知道的,没有想到刚知道,小东西就给我见了这么大的礼。”左手放上小腹,虽然仍旧平坦,但康德总觉得自己能在那里感受到另外的心跳——虽然此刻估计宝宝的心脏都还没发育起来。

    巴蒂中校看到他的动作,目光中闪过一丝欣慰,随即被掩盖在脸上那抹猥琐又玩世不恭的笑容之下。“可惜帝尼亚家那小子不在,不晓得那小子知道自己要做父亲会是什么反应。”

    巴蒂中校提起伊安,康德心头勉强压下的不安重新抬头,轻蹙起眉头,康德对巴蒂递了一个眼神。

    巴蒂中校和康德的默契不仅仅来自于本桑姆和孩子,更因为他们共事多年,虽然表面上看着康德作风懒散工作积极,巴蒂中校玩世不恭,其实私底下他们无比信任对方,两个人的默契更是非常。因此眼下康德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眼神,巴蒂中校却已经明白过来刚刚对方要表达的事和自己刚刚提起的那人有关。

    巴蒂中校双手握在路斯肩膀上,笑眯眯的对小路斯说道,“小家伙,今天你康德叔叔是没办法回家陪你了,你还是跟我凑合一晚上吧。”

    没想到刚刚一直安静又乖巧呆着的路斯不合作了,“我想留在这里陪康德叔叔……”带着祈求,小家伙语气绵软的说道。

    康德摇摇头,“不行,小朋友怎么能一直呆在医院,而且你在这里叔叔会担心你睡不好,那叔叔也会睡不好的。”

    听见康德这么说,小路斯总算不再坚持,依依不舍的跟着巴蒂中校离去了。

    离去前,巴蒂中校提醒康德一会儿不要忘了吃东西——他在医院的餐厅给他点了一些易消化好入口的食物。

    病房的门一关上,康德取来一边的通讯器,发了一通讯息,才算是放松□体,但是脑子里却纷乱一片,一边想着以大少的能耐,不会那么容易出事,一边又想着百密总有一疏的担忧。

    或许是想的太多,心里有些忧急,本来平复了一些的胃部隐隐又有些抽搐的感觉。康德一手捂上胃部,一手压在喉咙上,本来想着忍耐一下,或许就会过去了,没想到最后喉咙一酸,一股酸液反上来。

    “呕——”

    小东西,你还真是能折腾你桑姆,不知道桑姆在担心你爹么!

    +++

    当伊安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已经不是之前一整片的银白墙面和每隔一段就会出现的古怪的门,而是带着浅金色光泽的天花板。

    四周环顾了一下,伊安慢慢的扶着自己抽疼的后脑从躺着的上支起上半,这是一个很空旷的房间,他所躺的处于房间正中央,整个房间都泛着淡淡的金色,感觉有些微的刺眼。伊安眯了下眼,房间里没有人。

    想着自己失去意识以前看见的那抹白色的巨大影,伊安蹙起眉,掀开被子,下了,四周查看了一下,他才发现整个房间竟然没有一扇门。

    伊安走到墙边,慢慢的沿着墙走着,右手规律的在墙面上轻击,但直到他走完四面墙,敲击的回响竟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闷坚实——这说明在这些墙后面并没有暗门的所在。

    奇怪,他是怎么进来的?带他进来的人又是谁?

    伊安回到边,在沿坐下。无论是谁,把他敲晕了带到这里,总是有目的的,眼下他等那个人来说他的目的。

    轻轻低下头,伊安半合上眼,要说他不急也不可能,但眼下人家在暗他在明,不得不按捺下来等待。

    刚刚低头,伊安才注意到旁的柜子上放了一个托盘,托盘用一个罩子罩着,上面压着一张条子。

    “食物,吃!”

    条子里留的信息显而易见,伊安掀开罩子,里面是一份简单的压缩食品以及一杯清水。

    够简单朴素。

    伊安抬了一下眉毛,一点都不担心食物有问题的开始用餐,他用餐的动作不快不慢,压缩食品被掰成一小块然后放进嘴里,慢慢咬碎,然后咽下去。平均没两口压缩食品就喝一口水。

    伊安的动作优雅,仿佛他正在食用的是某种名贵的食材。

    终于,在伊安即将吃完那块并不大的食物时,静谧的房间有了动静。

    就在前侧两步远的对方,天花板慢慢开了一个一米见方的口子,一架扶手梯降了下来,金属部件的运行竟然半点声响都没有。

    伊安挑了一下眉毛,把最后一口食物放进嘴里,然后很淡定的喝了口水,才把杯子放回柜子上。

    伊安的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扶手梯上,片刻,扶手梯的顶端出现了一双白色的脚——确实是白色的脚,比一般人大了两圈,没有五指,随后是小腿,膝盖,然后大腿。

    等到对方整个人走下扶手梯,映入伊安的眼帘,伊安的眸子不可察觉的收缩了一下。

    他已经看清楚,这不是什么白色的巨大人影,而是一个穿着装甲护服的人——装甲护服,不同于机甲,他没有机甲的纯金属构造也不像机甲那么巨大,防御能和攻击能也不如机甲,但它剩在体积小,行动敏捷,防护能也上佳,算是一种室内战斗的优秀防护装备,一般军队使用的少,多数是帝国警察在使用,不过在民众面前出现的几率不算高,因此伊安在失去意识之前的一瞥之下没有反应过来,以为是看见了一个巨大的人影。

    对方走下扶手梯后,在伊安的正前方站定,纯白的连体头盔,上面衬着银灰色的护目镜。虽然无法看见目光,但伊安知道对方在大量他。

    伊安不动声色的任由他打量,既不质问,也不惊慌。

    “你不好奇?”对方的声音显然也经由传声系统做过变声处理。伊安听到的是一种带着颤音的机械化声音。

    摇摇头,伊安笑,“好奇,但你既然在我面前现,想来就要给我一番解释。”

    对方沉默了一下,才继续说道,“不愧是上议院最年轻的上议员,很有胆识,也够镇定。”对方的声音虽然经过变声处理,但还能从这句话里听出些许善意的笑意。

    伊安挑眉,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似乎觉得对方的话语里隐隐透出一份熟稔。

    “很感谢你那天带走我的孩子。”对方显然非常敏感的察觉到伊安的疑惑,停顿了一下,说了一句非常容易透露自己份的话。

    伊安一挑眉,心下一动。

    那个穿着装甲护服的影两手扶上额侧,微微用力,头盔从脖颈处掀开,一头棕色长发从头盔中倾泻而下,随后一张娃娃脸露在了伊安眼前,他对着伊安微微笑了一下。

    伊安站起,虽然他心中有所猜测进入系统后,很有可能会碰见得比家的人,但他没有想到会这么快,这么凑巧又是在这样的况下碰见索拉•得比。

    “路斯好吗?”

    作者有话要说:№3 网友:平安喜乐

    康德孕期反应好强烈

    雾,有些时候孕期反应会因为心理因素加倍……

    №4 网友:半

    要注意体,失眠不好受啊。

    雾:是啊,非常不好受……最近都一脸憔悴苦相%>_<%

    最近是抽的,还是确实内容不给力?回帖也太悲催了……

    感谢4475427姑娘的赏票,亲一口~

    →不回帖就来戳戳我吧←

重要声明:小说《不只是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