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李小雾 书名:不只是婚姻
    “我在任务的过程里,本来在查的是药的来源和流向,但是意外查到一点药的流通组织和帝国贵族们有些牵扯,而且如果没有意外眼下上头关注的那些个‘误判’事件多少也和他们有些关系。”格林移开视线,又抽了一口烟。

    “我就是在这个时候看见了伍瑟,就在离那个组织很近,外人不可能随便进入的地方。”格林的视线想着天空,嘴里飘出的烟气丝丝渺渺。

    伊安没有理会格林后半句话,他的注意力被格林所说的某条信息吸引了过去。

    “你的任务对象插手了系统?”伊安没有问格林怎么会知道误判的事,既然他抓到了细微的线索,那么来源就不言而喻了。虽然帝国警察也是下属于上议院,但是毕竟不归伊安的系统,所以他不会过问太多。

    或许是伊安的态度不符合格林的预测,他有些惊讶的转过头,然后才点点头。

    伊安蹙眉。

    难道……又多了一只黑手?

    回家的路上,路斯趴在康德的腿上显得有些昏昏睡——之前吃完饭安笙家的小魔王安宁精神了,抓着第一个来看他的小豆丁路斯一个劲儿的咯咯笑,小家伙似乎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小的婴儿,陪着佐安和安笙又是逗宝宝又是自告奋勇喂水什么的,活泼了好一阵子,显然这会儿是有点累了。

    少了路斯唧唧咋咋抓着康德问东问西的劲头,晚上氛围就显得有些奇怪的康德和伊安此刻更加沉默了。

    前座驾驶航艇的司机不时的透过后视镜瞥一眼自家的老板和老板老婆,就见两人一左一右各自看着窗外,中间隔着一个横趴的路斯,航艇里悄无声息。

    “你之前……强调我们之间和安笙他们不一样?”最后,是伊安打破了这让司机有些惴惴的沉默,同时隔离窗幕也升了上来。

    康德没有回头,轻轻叹了口气,“大少……何必呢,再二十多天,我们的匹配就要结束了。停止在眼下这种平静安宁中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挑破?”

    伊安斜斜的依着侧门,正面向着康德,目光里沉静而让人看不出绪。

    “挑破什么?”今天的伊安收起平素里放纵的温柔,似乎显得有些咄咄人。

    康德顿了顿,最后还是无奈的说道。

    “大少,我……经历的太多了,累了,不过是想平静的匹配完,然后可以自由的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康德的视线还是一瞬不瞬的望着窗外。

    这次换伊安沉默了,安静片刻,就在康德以为伊安愿意就此揭过时,他却起了一个让他意外的开头。

    “你的目光,在安笙在场的时候,总是会习惯的落在他上。”淡淡的一句话,却让康德心下一惊,蹙着眉转头看伊安。

    “大少,安笙是你桑达的配偶!”康德的言辞中带着点凌厉,或者还夹杂了一点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惊异。

    只是这抹惊异伊安收到了,但他没有说破,只是继续说道。

    “你看着他的目光里没有恋,所以我才能冷静的看着你整晚的目光漂移不定的,总想往他那里去。”

    康德蹙眉,侧开视线,收起一平素里的懒散与无所谓,带着淡淡的防卫,他轻哼了一声,“大少,不要说的你好像上我了一样。”

    伊安视线不动,嘴角轻轻勾了勾,“如果……我说是呢?”

    康德一愣,视线动了动,最后转过来看着伊安,“大少,这个玩笑不好笑!”

    伊安定定的噙着那抹笑意看了康德一会儿,才继续先前的话题,不再继续执着刚刚那句话。显然,某人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你看着安笙的目光里,满是钦羡和向往。你在羡慕安笙给予小安的那种安定和宁静的生活?”

    伊安没有继续之前的话题,让康德轻轻松了口气,但是又隐隐带着点失落,所以对着这个问题,他显得有些不淡定,笑意里带着防备的冷。

    “是又怎么样,大少难道要说,你也会给我这样的生活?”

    伊安凝视着康德,那句以后许多年里总会被康德不时想起的话语一字一句清晰的从他单薄的嘴唇里蹦出来。

    “我不保证能给你一份安宁的生活,但能给你一颗安宁的心。”

    康德愣住了。他羡慕佐安,目光时常落在安笙,几次为了安笙打破他的原则。边没有人看到他真正的渴求,即使是他的桑姆巴蒂中校也只以为他是对安笙有了好感。这是第一次有人把他心底不能诉诸于口的愿望用语言清晰的表达出来。自小跟着桑姆在平民区颠沛,长大了又辗转在各个格格不入的陌生家庭,当漂泊成为生活的时候,那份宁静和安详就变得比什么都珍贵。因此当安笙在他面前说出那句“家国天下,家排在第一位呢,我要先安家才有底气为国。”时,没有人知道当时他心中是什么样的惊涛骇浪,他一直以为自己只是想要一个安定的家庭,那一刻他才明白,他要的不过是有一个人,像安笙对待佐安那样,愿意付出一份提供安宁的心意。

    现在,这份心意有人捧在他面前了。但偏偏这个人是伊安……

    康德垂下视线,避开伊安的凝视,没有看见那平素淡然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无奈。

    “大少,我们再二十多天就结束匹配期了。谈这个也没有意义。”

    “你觉得,三个月期满,我会放你走?”伊安气定神闲的轻轻应了一声,内容却足以震的康德忘却刚刚心中的遗憾。

    “大少?三个月匹配是系统指定的最高婚姻的规则了,挑衅它是非常不明智的。”康德蹙着眉,厉声说道。伊安从来不是莽撞的人,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担心我?”伊安却像完全没有看见康德的神,轻笑着反问。

    “我只是担心,大少你出了问题,我会提前进入匹配期。”老公都挂了,老婆自然要重新进入匹配。

    伊安笑起来,不似往常的皮笑不笑。“即使我有万一,我也会给你准备好后路。”伊安的这句话只在嘴间轻轻转了转,康德隐约听到一些,却并不真切。

    “什么?”

    “没什么,我是说,我们到家了。”伊安指指窗外,又指指两人中间已经睡着了的路斯。

    康德这才注意到航艇已经停下了,外面就是他们矗立在静幽的中央区那所银蓝色的家。

    抱起抱着他的膝盖睡的一脸乖巧的路斯,康德率先下了航艇。

    伊安打发了司机,也进了家门。

    康德安顿好路斯,自顾自取了换洗衣服去浴室沐浴——顺便习惯带走了伊安的浴袍。

    伊安退下大衣,外,慢条斯理的解着袖扣,最后散着衬衫,估摸着时间差不多推开了正在使用中的浴室。

    主卧的浴室附设有蒸汽桑拿房,和淋浴房是三合一的功用,此刻康德就在淋浴房里,赤-体,劲韧的线条和漂亮的肌理都被氤氲的水汽包围,朦胧中带着点若隐若现的惑。

    伊安站在门口欣赏了一会儿,才上前推开淋浴房的门,一步跨进去,然后关上门。

    康德听见动静转过,因为水流的冲刷让他半眯着眼看向来人。

    抹一把脸上不断冲下来的水珠,康德抬手想去关水,却被伊安伸过来的手拦住。

    “大少?”逆着水流,康德勉强吐出两个字。

    淋浴房里大约有三个成年人的空间,伊安和康德都算是高挑精壮型,往里面一站空间就变得有些不够宽敞了。此刻伊安一手握住康德去关水的手,体就不可避免的压了上去,一个浑赤-,一个穿着裤子赤着脚散着已经被淋湿的衬衫,前和后背火而紧密的贴在了一起。

    康德起先有些惊讶,但他并没有挣扎,只是顺从的放松了体,任由伊安握着他的手压制在墙上。

    “大少?”

    “别动,别说话,让我你……”伊安的嘴唇因为水显得格外的烫人,贴着康德的耳际轻轻呢喃了两句,却让康德整个人轻轻哆嗦了一下——这是他们结婚后,伊安第一次正式而挑逗的向他求欢。

    犹豫了一下,感受到贴在他背上滚烫的唇瓣,以及部附近不断提醒着他存在的那一包火,康德呡了呡唇,收回一只自由的手,摸索着抚上伊安的胯间,拉开拉链,掏出那已经兴奋起来的物件。

    但及后,伊安就止了他的动作,把他那只手连同原本被压制的手一同压在墙上。

    “今天你别动,我来伺候你。”伊安的话语里带着一抹不怀好意,意外的让总能在上把握节奏和主动的康德尴尬的撇开了脸。

    今晚的伊安格外的切,而且不再执着于那些漫长而温柔的前戏,带着些微的粗暴和迫不及待,一双手指探进了康德仍旧显得干涩的体内。

    “唔……”康德轻轻吸了口气,放松开体。

    进出的手指带进些许水,本来的干涩逐渐变得湿润,加上康德的配合,伊安终于一鼓作气冲进了进去。

    “嗯——”康德放松着自己,迎接伊安显得有些急促的进出,但是今天的伊安不仅拦下他的主动,更加一改平素绵长激烈的模式,显得有些冲动和粗暴,让结婚后逐渐习惯了按部就班上的康德几乎吃不消这样的疾风暴雨和上迅速燃起并绵延开来的火……

    朦胧间,康德恍惚觉得自己仿佛听见伊安在他耳边轻轻呢喃了一句。

    “相信我……我能给你你想要的……万一……去找尤飒……”

    但是激太烈,康德实在没有办法集中精神去听那似呓语的几句话。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开了新坑了,双开,这边是主更,那边隔或者隔两更吧……

    等这边完结了,那边就转更……

    就是我之前说的国人攻洋人受的文……

    “异”外钟棋

    温柔细腻国人攻X面瘫少言洋人受

    有兴趣的姑娘移驾捧个场,mua

    
→求戳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不只是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