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李小雾 书名:不只是婚姻
    伊安微微收起笑意,换上平里的带着淡漠的微笑,侧过视线,司机已经垂目站在了他后侧。

    不远处,列安•西格尔从他的航艇上走下来,“到了怎么不先进去?”

    伊安正要回答,后的航艇门被推了一下,因为伊安靠在那里没有推开。感觉到力道,伊安退开了一步,顺手拉开航艇门。

    一军装的康德牵着换好衣服路斯走了下来。换好衣服的路斯,柔柔的齐肩头发披散在肩膀,衬着上白色的礼服式儿童西装,看起来既可又优雅。

    而当康德一眼望见边上的列安时,只是冷淡的点了点头,站到了伊安边上。

    小小的路斯竟然能敏感的察觉到氛围的转变,也安静的被康德牵到了一边。

    列安笑容里闪过一丝讶然,“这个孩子是……”

    伊安轻描淡写的带了一句,“是朋友托我照顾的小孩。”然后对着康德和路斯曲起手臂。

    康德对着他悄悄的挑了一下眉,瞥了一眼他的手臂,没有吭声,最后勉强的把手放进了伊安的臂弯。另一只手上牵着的路斯奇怪的看了一眼伊安和康德,没有说话,小家伙这一刻显示出往里在他们俩面前从来不拿出来的良好教养。

    见到康德在伊安面前的乖巧,列安很揶揄的对伊安挤了挤眉,然后笑眯眯率先向餐厅走去。

    落后几步的伊安松松的挽着康德的手臂,看似在和自己的妻子气氛融洽的交谈,但是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康德的手肘却狠狠的顶上伊安的腰侧,噙着一抹笑容,却是在伊安的耳边放话。

    “大少,你这是什么意思?”挽手礼在婚姻中算是一种雄向雌表达主导地位的意思,宠和掌控,两者合而为一。康德一贯不喜欢这种附庸的感觉。

    如果不是相处一段时间,康德对伊安有了一定的了解,这种动作在他眼中,尤其是还在一个让他说不上来好恶的人跟前,他是绝对不会屈服的。

    “你没觉得列安先生看见我们这样很开心?”伊安微微侧头,腰侧的力道告诉他边上这个人对于眼下的况很不高兴,另一只手握上康德挽在他臂弯里的手掌,以防他突然抽手,这演了一半的戏落不了幕。

    “哼哼,大少还需要去拍西格尔先生的马?”虽然不郁,但是伊安调笑的口吻里,康德还是放松了些许。

    “不是马,是做戏。他来找我,无非是关于人选的事,事先让他松懈一些,对我只有好处。”伊安拍了拍康德的手背,作势像是在夸奖康德。

    康德正要说话,另一只手却被路斯扯了扯。

    小家伙见康德看过来,也踮着脚作势要说悄悄话,康德顺势从伊安的臂弯里抽回手把小东西抱起来。

    “康德叔叔,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小东西抱着康德的脖子,小声的问他。

    康德拍了拍路斯和脸一般嘟嘟的股,“说你很乖,很有礼貌。”

    “嗯!桑姆说过,有外人在的时候不可以胡闹!”小家伙一听见夸奖,立马眼睛一眯,笑起来显摆样。

    “呵呵。”康德看见他得意的样子,也笑起来。小东西话里的意思是把他当成“内人”了,尤其是小东西没有注意到,他这句话里还包括了平里被他称为坏蛋的伊安。

    边上的伊安放下手臂,目光在和路斯小声说笑的康德上转了一圈,随后跨进了侍者已经拉开了门的餐厅,康德也抱着路斯跟了进去。

    显然列安是在这里订了包厢,伊安他们刚一进去,就被等候在门口的一位侍者引向了VIP通道。

    等伊安他们进到包厢,列安已经就坐,还开了一瓶酒。

    “来,坐吧,都是家人不用太拘谨。”列安笑眯眯的说道,顺势还照顾了一下路斯的心,问他,“小朋友喜欢吃什么?”

    康德听到列安的“家人”说法,眉间微微一蹙,目光转过,却看见伊安举着前的杯子慢条斯理的呡了一口,微微怔忪了一下,随即就放松开来,径自抱着路斯坐下,然后给小东西调整椅子,再不理会列安。

    而路斯,则看了一眼康德,露出一个标准友好的笑容,“我没关系的。”然后笑容里显露出一份得体的却生生的味道——这小子也是做戏的料。康德突然发现路斯在人前还真有些伊安的样子。一样的狡猾和做作。= =

    列安点点头,吩咐助手让厨房加几个小孩子喜欢的菜。转回头,他对于康德难得一次的乖巧安分,显然大为高兴,本来脸上一直噙着的笑容此刻显得更加慈祥。“这酒是我收藏了许久的,索尼塔历千年纪的酒,市面上有价无市了。”列安举了举杯子,对伊安说道。

    伊安点点头,“确实不错。”

    包厢的门被敲响,侍者进来送菜,列安的几个助手揽了过去,稍作检查才被一一端上桌。

    路斯的菜是临时加的,此刻还没有送上来,康德帮路斯挑了一些不会太刺激和油腻的食物到他盘子里,轻声交代他要吃完。

    随后,康德才自顾给自己布了菜,对于两个还举着杯子漫无边际闲扯的两人直接忽略了。

    列安和伊安天南地北,经济军事现状民生,各种问题聊了许久,康德和路斯已经吃完前菜,两个人才终于有一点要进入正题的样子。而伊安跟前的菜更是一口都没动。

    “上议院在帝国成立以来就主管着帝国的民生发展,分立的保守党,中立派和革新派也是由来已久,我一直觉得党派竞争是一个国家管理机构进步和自省的动力。”终于,列安漫无边际的闲聊开始向着关键的问题转移。

    伊安端了端酒杯,对于列安的话勾了勾嘴角,既没有赞同,也没有反对。

    列安见没有收到预期的附和,微微顿了一下,随后才继续笑容满面的继续说道,“无论保守党也好,中立派或者革新派也好,我相信大家都是为了帝国的稳定和发展。”

    列安的话顿了顿,这次伊安很给面子的回了话。

    “当然。”

    笑了笑,列安继续道,“眼下虽然‘那个’疑似出了问题,但是我们相信也决计不会如同三百年前一般捅出太大的乱子!”提到“那个“的时候,列安的声音克制了一下,显然还是有些估计康德的在场。

    伊安侧了侧头,列安的话,他不可置否。

    “‘那个’是从帝国建立伊始就被那时候都议院设立的所在,发展到今天,无论如何他的安全和存在的必要都已经是帝国的重心之一,我们这些老家伙,藏着掖着也不过是为了它的安全。因此对于两后……”列安呡了口自己手上的酒,目光细细扫了一下伊安不动声色的脸,可惜半丝绪也检查不出来,最后只好继续说道。

    “两天后的人选任命大会,中立派里我们看好你。”眼见伊安对于自己前面的话反应不大,列安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了。

    康德的动作微不可查的顿了顿,然后自然的接过路斯丢给他的几根不要吃的菜吃着。

    而伊安闭着眼睛摇了摇酒杯。

    “西格尔先生,我本对这个名额没有什么意见,我看同仁们的意见。”

    列安笑起来,“你放心,中立派的几个人里只有你有这个担当,撑得起场面,如果不是你,估计人选大会也不一定能顺利举行呢。”列安最后一句话里充满了某种暗示。

    伊安端着杯子的动作稍稍一顿,随后勾着嘴角摇摇头,“列安先生过奖了。”怎么保守派的几个老头子有了什么安排?这么看重他的入选?——虽然伊安出于某种原因,对于两后的人选名额有把握拿下,但眼下列安的表现却又让他不得不慎重考虑对方的目的。

    “哪里,帝尼亚上议员年轻有为,理所当然当得起。”列安的话本来还是正经,话尾却停顿在落于康德上的视线上,显得有些揶揄和长辈看晚辈好事将近的那种暧昧。

    伊安矜持的点点头,而康德则直接视而不见。

    随后,侍者再度进来,送来的是列安助手特地给路斯点的几个小糕点甜品,满满放了一个托盘。

    康德瞥了一眼,“太多了。”

    “没关系,没关系,小朋友喜欢可以带回去。”列安心很好的对路斯挥挥手。

    路斯腼腆的笑了笑。

    康德微微笑起来,口气带着古怪的说了一句,“西格尔先生这么多孩子,难道不知道这个年纪的小孩不能吃太多甜品,容易蛀牙么?”

    列安的笑容僵了僵,随即轻咳了两声。

    伊安开口道,“还是该谢谢列安先生的好意的。路斯?”

    路斯很给伊安面子的从位置上站起来,笑的甜甜的,“谢谢伯伯。”因为列安保养得宜,他的年龄一贯都是上议院的一个神秘传说。他是现届上议员里资格最老的几个之一,但外表看起来却没比伊安大多少,因此路斯很有礼貌的叫了伯伯。

    列安尴尬了一下。

    而康德则笑起来,捏了捏路斯,“小东西,这个人不能叫伯伯哦。”说完,却用更轻的声音对路斯说道,“干得好。”

    路斯眼睛弯了弯,“康德叔叔,那我要叫什么?”

    “没关系,我不在意这个,小朋友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赶在康德说出更尴尬的话之前,列安笑容满面的打断了路斯的提问。

    “哦,那谢谢伯伯。”

    这顿饭,想明白的康德吃的很好,路斯也被他喂的舒舒服服,只有伊安因为列安的“打扰”没有吃什么东西,等到三人告辞出来,康德和路斯牵着手满足的慢腾腾向他们的航艇所在走,而伊安突然一个环抱,右手勾上康德的腰。

    “我说,老婆大人,你们吃饱了,我还没吃呢。先陪我吃点东西再回去吧。”

重要声明:小说《不只是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