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李小雾 书名:不只是婚姻
    伊安走进议院大门,和几个向他致敬的工作人员点了点头,动作之间仍旧是一派疏离的作风。但如果此刻有人敢走进他们的帝尼亚上议员,显然能听见他口中含混哼着的音乐,由此可知帝尼亚上议员今天心(情qíng)大好。

    伊安带着一抹别人不能明了的笑容进了他的专用电梯,电梯的辨识系统扫描了他的(身shēn)份,并确认了楼层,慢慢往上升去。伊安想着今早出门前康德那张明明恼羞成怒却还是按照他说的给了一个道别吻,那样子意外的看起来很可口。

    唔,自从那晚醉酒事件发生后,这两个礼拜以来康德对于(床chuáng)事一反往(日rì)张扬的作风,似乎显得束手束脚,每次都憋到最后被他进入了才慢慢放开享受。看来那次醉酒后的本(性xìng)显露让他这位配偶非常的在意,都影响到他们“晚上”的品质了。不过,也并非没有好处,起码以此为借口,每天索来的一个道别吻和晚安吻非常的美味……

    伊安一跨进办公室,尤飒就察觉了他家大人心(情qíng)非常好,不过显然他要提醒他的事(情qíng)估计不会让他心(情qíng)太好。

    “大人,列安先生刚刚留言,请不要忘记了晚上的宴会。”

    伊安脚步一停,看向尤飒,目光微微一眯,点点头。

    “知道了。”

    进到办公室,伊安想了想给康德去了一通通信。

    “大少?”

    “到办公室了?

    “似乎是大少送我过来的吧?!”那天醉酒事件他起晚了被伊安送去军部之后,他就坚持要接送自己,今天早上也不例外。

    “呵呵,显然是到了。”伊安笑了笑,“还记得我那天跟你提过的西格尔上议员的宴会吗?”

    对面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然后是脚步声,显然是康德换了一个地方听电话,伊安抬了抬眉毛。

    “记得,今天?”

    “嗯,要我准备礼服吗?”军部的军官有制式的军礼服,一般场合军官都可以穿它们出席宴会,不过在列安的宴会上,康德要不要穿军礼服,就看他自己了。

    果然,康德没有犹豫就应了下来。

    “那麻烦大少了。”

    “怎么会,我的荣幸。”

    挂断通信,伊安按下对讲机。

    “尤飒,往常我给别人订礼服都是在哪里订的?”别人指的自然是曾经的配偶,这些琐碎的事(情qíng)他一贯都是交给尤飒,从不理会的。

    “几位固定的品牌设计师。”尤飒正要在桌屏上查看品牌的名称,对面却传来一个让人吃惊的要求。

    “约几位设计师一个小时后见个面,我想和他们确定一件晚上要用的礼服。”

    即使是一贯处变不惊的尤飒也有些惊异了,他们家大人往(日rì)重来不管这些琐碎事(情qíng)的。

    “大人,一个小时后您还有个商务会面。”尤飒提醒伊安。

    “就说我有事,延后一个小时。”然后伊安断开了对讲机。

    尤飒忍不住想翻个白眼,您两个小时后还有别的行程。他第一次知道,他家大人竟然也有这样的一面,为了一件礼服延后商务会面?

    当晚,列安•西格尔位于C06中央区的宅邸。

    灯火辉煌的大厅里雅致的点缀了许多白色的星沙草,制服笔(挺tǐng)的侍佣训练有素的穿梭在各个宾客之间,既不会打扰到众人,又恰到好处的服务到位。

    这是小型的宴会,与会的多是列安•西格尔的熟识以及几位在上议院里和他同处于保守党阵营的上议员们。

    列安站在宴会厅一角,有些心不在焉的和(身shēn)边的人交谈,偶尔目光掠过入口,随即收回放在周边的人(身shēn)上,如此数番,终于在门口看见了某个(身shēn)影。

    伊安•帝尼亚一贯被称作上议院的偶像议员,如果不是平(日rì)里的伊安太难接近,而他本(身shēn)对于风月之事似乎也不特别感兴趣,那么围绕在他(身shēn)边的雌(性xìng)绝对不会少。据说一般他出席宴会要么就是独自一人,要么就是两个副手相陪,连配偶都很少带出来。

    因此,当伊安穿着一(身shēn)银灰色修(身shēn)西装,和(身shēn)边的雌(性xìng)共同出现在宴会门口时,场内认出他的人无不目光中闪烁着惊讶……以及,对那位雌(性xìng)的“欣赏”。

    伊安(身shēn)边的红发雌(性xìng)一袭黑色长摆宴会服,恰如其分的勾勒出劲瘦腰(身shēn),黑色宴会服上以银色丝线勾勒出火焰的图案,从衣摆一直燃到腰间,上(身shēn)是纯素的黑色,立领的领口做了无扣的设计,微微敞开露出一抹隐约的锁骨。一(身shēn)冷艳的装扮矛盾的配上那头(热rè)(情qíng)的红发原本应该有的冲突感却被雌(性xìng)脸上似冷似讽的笑容所中和。

    列安看见了伊安以及他(身shēn)边的雌(性xìng),嘴角露出一抹微妙的笑容,迎上去。

    “帝尼亚上议员,欢迎!”

    列安(热rè)(情qíng)的张开手,伊安和康德的眉间都轻轻弹了一下,康德克制着没有退后一步,而伊安则是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轻轻拥了一下列安。

    “列安上议员,感谢您的邀请。”

    列安抱着伊安拍了拍,站直后,目光打量了一下边上的康德,目光带着慈祥,“您(身shēn)边的雌(性xìng)真出色。”

    伊安含蓄的笑了一下,而边上的康德很得体的点了点头。

    “谢谢西格尔先生夸奖。”目光带着第一次见面的礼貌,康德回了一句。

    列安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

    伊安笑着接口,“列安上议员不会是希望我在门口参加宴会吧。”

    “当然不,呵呵,请进请进。”列安让开(身shēn),引着伊安往中央去。

    康德在一边蹙了一下眉毛。

    “怎么了?”伊安在列安没有注意的时候,在康德耳边轻轻问了一句,他注意到刚刚一刹那间这人的(身shēn)体僵了一下。

    “没什么,不耐和这些装腔作势的家伙们打交道而已。”面上不动声色,嘴巴里含混的回答了一声伊安。

    “那我先送你去食物区?”其实伊安也就一说而已,列安如果是为了康德和他的匹配而邀请他参加宴会,那么这头一场,康德绝对也跑不掉。

    “你觉得我走的掉?”康德斜斜昵了伊安一眼,如果他能走开,估计不用伊安他自己就设法脱(身shēn)去吃东西了。

    “显然不能。”伊安轻轻的无声笑了一下。果然带康德来是对的,在这种无聊的宴会里,能和他偶尔偷偷斗个嘴的乐趣远比和这些(爱ài)作秀的老家伙们闲扯谈来的大多了。

    宴会里小团体的阶层是非常明显的,在中央最显眼的地方,往往都是宴会里最重要的客人。眼下列安引着他前进的方向,他已经看见了几位保守党的上议员。

    “各位,帝尼亚上议员赏光到来了呢,而这位……也是和我大有关系的人物呢……”列安进了那个小圈子,对几位平素和伊安私下没什么交集的议员说道,然后目光落在康德(身shēn)上,用着别有意味的语气,介绍道。

重要声明:小说《不只是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