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李小雾 书名:不只是婚姻
    “走,去打靶!”一胳膊挂在伊安上,康德的眼睛亮的异样。

    伊安很受用的揽住康德的腰,他的白衬衫已经从刚刚动作里扯了出来,伊安一揽之下,手掌很自然的贴在了那片滑腻的皮肤上。有时候醉酒神马的是件很有的事

    从刚刚那个烤店买单的时候伊安就已经确定这人醉了。

    因为,刚刚买单那会儿,他的这位配偶,康德先生非常帅气的拽过住他的裤腰,直接伸手从他裤兜里掏皮夹付款,完事后还很人的给他抛了个媚眼——这是康德清醒时绝不会做的事,当然,伊安惊讶之余很配合。只是可怜边上收钱那位有些震惊。

    伊安无奈的看着边上这个兴致勃勃的人,似乎这人还有工作吧?不知道明天醒来知道自己醉酒误事会不会怪自己带他喝酒?

    从善如流的伊安被康德拉着钻进了一个拥挤的街道,那里有许多游乐的小店,各种模拟枪型的打靶赌赛,拟真搏击,歌舞表演,机器人秀等等的。伊安揽着边这个各个店铺都想钻一下的醉鬼,一边小心的护着他不被人流挤到,一边按着他坑坑巴巴的指引走进一家小小的模拟枪械店。这家店出售各种的拟真枪型,同时也提供靶场赌赛服务。

    “老板!给我们开一间靶房。”一进门,康德就靠上柜台,拍了拍。

    柜台里面正背对着忙碌的老板赶紧回过,是一位棕发的雌,不像一般时下长发及背,这位雌只留到肩膀,在后颈扎成一个小小的马尾,看起来干净利落。

    “桑亚斯?”老板看到康德显得有些压抑,又有些开心,“你这家伙,好久没回来了啊!!”

    “呵呵,给我们开靶房。”康德露出一个的笑容,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后的伊安瞥了一眼那位老板。

    那个老板抓了抓头发,大约是看出些异样,目光转向伊安,“他是不是喝醉了?这家伙只有喝醉的时候才会这样有些傻兮兮的闹腾。”

    伊安上前一步按住因为得不到回应开始敲柜台的康德,把他锁在怀里。

    “乖,不闹。”没想到,本来还在要靶房的康德一落进伊安怀里,有些奇怪的眨了眨眼睛,然后听话的安静了下来。

    看到柜台里的老板诧异不已,“呀?”

    “第一次见到这家伙喝醉酒这么容易安静下来,你……是桑亚斯现在的配偶?”老板上下打量了一下伊安,唔,条件很不错啊。

    “我是桑亚斯以前住在这里时的邻居。我是戈登。”老板看来是个很爽朗的人,伊安一声未吭,对方已经说了一堆。

    伊安点点头,“有空的靶房吗?”

    “有的。”戈登从柜台下取了一个印戳,在一张空白的磁卡上敲了一下,上面浮现出一个18的数字。

    “18号靶房,左边往里走。”老板指了指通道,然后看了看安静的趴在伊安上瞪着他的康德,问伊安。“你确定不送这家伙回去?他喝醉酒能闹的,虽然现在看着安静。”

    伊安笑了一下,摇摇头。他还想看看醉态的康德会是什么样子,哪里舍得现在就送他回家。一边,听到靶房挣出他怀抱的康德已经向着通道走去了。伊安跟过去。

    通道是长,一侧是一排排的隔音门,材质不算好,因为能隐约听见里面拟真的枪声,另一边似乎是别家店的大厅,用暗色的钢化玻璃隔开,可以清楚的看见是一个小型的舞台,此刻上面有一个黑衣黑发的雌在表演。

    那个黑发雌少有的柔美,穿着紧的皮衣,全包裹的严严实实,但却给人一种□的感觉。那个雌似乎是在做一种舞表演,配合着这边听不见的音乐宛如灵蛇一般扭动,表虽然妩媚,却绝不夸张媚俗。

    伊安赞赏的看了两眼,就要继续走,边的康德却站住了。

    此时的康德没有像一般人酒醉后两颊绯红,外表上看似乎非常清醒,只除了整个人绪变得亢奋,眼睛亮的吓人。眼下他靠在透明的钢化玻璃上,看着舞台上那个黑发雌撩人的舞姿开始轻轻哼起音乐,伊安听着似乎就是那个舞者在跳的那首。

    一边哼着歌,康德开始慢慢沿着钢化玻璃墙摸索向前,音乐的旋律是缠绵感的,康德此刻微微带着哑意的嗓音唱起来格外的惑。

    边上跟着的伊安无奈的看着康德的动作,心下有些后悔没有像戈登说的,把他带回去,这样的康德竟然份外人。唔,其实时间真的不早了……

    摸着玻璃墙的康德不知道在找什么,似乎怎么也摸不到他要的东西开始拍玻璃。

    伊安一见,赶紧握住他的两只手,可惜这次康德却没那么容易安静下来。

    “乖,怎么了?不闹……”伊安这种哄孩子的话在康德的闹腾里无师自通了。

    “你!把这里打开,我要进去跳舞!”显然伊安的阻拦让康德想起了边上还有这么一个人。康德停下动作,下巴微抬,睨着伊安,指玻璃让他想办法。

    康德命令式的言辞落在伊安耳朵里,非但没有让他觉得不高兴,反而是衬着他眼里康德此刻有些凌乱的衣着,露出的半截锁骨以及那头散乱的红色长发不知道为什么,伊安竟然觉得“可”。简直是疯了。

    堂堂上议院上议员,站在这间赌赛的店里,拉着老板让他想办法弄开这面钢化玻璃——只因为边这位醉鬼中校非要从这里进去。

    戈登苦着脸,拿来钥匙。原来这面钢化玻璃的尽头处是真的有一扇小门通向隔壁那家店的。

    “我就说你该把他带回去的,这家伙一喝醉闹起来没完的,什么想法都有可能,而且一定要你给他完成,嚣张又狂妄的家伙,偏偏连醉了都会懂得安抚你的绪,让你没办法生他气。”

    站在一边揽着康德的伊安还没来得及疑惑戈登嘴里那句“连醉了都懂得安抚你的绪”是什么意思,康德已经看见戈登打开了那扇他潜意识里觉得应该存在的门,得意又开心的笑起来,拉过边上的伊安,一个奖赏的响吻落在他脸颊上,然后直接钻进那个门里。

    伊安被康德的动作弄的一愣,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就已经过去了。

    边上的戈登耸了一下肩膀,笑的有些暧昧,“看吧,我就说他喝醉了都懂得安抚被他命令过的人。”

    没来得及理会戈登的碎语,伊安也跨进门里,去追那个喝醉的家伙了。

重要声明:小说《不只是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