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李小雾 书名:不只是婚姻
    被那个猥琐的年长雌带去大办公室里康德的那间,伊安很诧异的听见康德称呼那位年长雌为“巴蒂中校”

    巴蒂?伊安后来曾仔细看了康德的资料,似乎他的桑姆就是巴蒂桑亚斯?

    伊安靠在门边看着被称为巴蒂中校的年长雌听见康德沉着声音的叫声哆嗦了一下,才苦着脸推进去。

    “怎……怎么?”

    “384的回路上怎么有块油渍!”一头长发被文件夹凌乱的夹在头顶,有些没有夹牢的发丝顽皮的垂在康德脸颊边,中校军服的外已经脱掉,军队制式的立领白衬衫被解开了领扣,袖子也挽高,一散漫打扮的康德中校木着脸,目光闪着寒光睨着钻进门的巴蒂中校,指着手里的一张纸质图纸冷冷的说道。

    说完,康德才注意到靠在门边上下打量着他的伊安。

    微微一愣,康德放下图纸,“大少?”

    伊安收回目光,直起依着门框的体,对听到康德口里的称呼转过头惊讶的看向他的巴蒂中校点了点头。

    “巴蒂桑亚斯?”

    “伊安帝尼亚?”巴蒂中校一改先前猥琐的笑脸,严肃的打量了一下伊安。

    伊安点点头,“桑姆。”索尼塔匹配后的配偶可以称呼彼此的父姆为爸爸和桑姆,也可以统一称呼为缇安。伊安选择了用桑姆这个称呼。

    巴蒂中校和康德的神都有些古怪。

    康德松开头上的文件夹,长发顺势滑倾而下。

    “大少,这个称呼不敢当。”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心理上,桑姆的称呼笔直缇安要亲近许多,作为刚刚匹配几天的人,康德自己都不怎么出口的称呼让他有些不自在。

    反而是巴蒂中校一听见伊安的这个称呼,目光中闪过一丝流光,严肃的脸一下子像绽放开了光芒,笑的让人觉得各种的膈应。

    “年轻人,有礼貌,老生喜欢,长的又俊俏,好,好,好啊!”

    康德看了一眼巴蒂中校,目光中的警告让笑了一半的中校一下子偃旗息鼓。

    伊安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场景,目光瞥过一圈凌乱堆满各种图纸资料的办公室。

    “先吃饭,再继续工作。”

    康德点点头。

    巴蒂中校也跟着站起来,期待的看着康德,“好!吃饭!”

    康德撇了他一眼,“你已经吃了两个乌鸟腿,一堆脯,半条牛蹄!还弄脏了图纸!留在原地继续!”

    巴蒂中校当下缩在角落里对手指,“年纪大的人就是讨人嫌……”

    康德直接半眯着眼瞥过,无视了。

    “这边,大少。”

    伊安点点头,对于两人的表现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出了门,并肩走在安静的走廊里,才说了一句。

    “你和桑姆感很好。”

    对伊安话语里不改的称谓蹙了一下眉,康德不可置否的回道:“大少看我们感很好?”他以为一般人应该是看不出他们的关系。

    伊安点点头,嘴角挂着一个笑容,目光落在前方照明到不了的幽暗处。

    “很温馨自在。”

    康德奇怪的瞥了一眼伊安,没有多问。

    走廊就要走到底的时候,伊安突然轻笑起来。

    “怎么了?”康德蹙眉看向他。

    “我突然有个想法。”伊安看了一眼康德仅着白衬衫的样子,和自己此刻一的黑色议院制式西装,领带上还夹着精致的领带夹,一工整的样子相差太大。

    “我们出去吃吧?”

    “嗯?”康德还没反应过来,突然被伊安一把牵住手,回往走廊的另一个方向走。

    温暖的触感让康德愣住,自己惯于握炭笔和各种工具的手习惯的有些凉,伊安的手却很暖和,轻柔的交握着,一时之间心头一丝奇怪的感触让康德一时不备被拉着走了好一段路。

    当他反应过来后,康德挣了挣手,发现那人看似温柔的动作却挣不动。

    康德眉目一敛,脚下使力,一把扯住伊安向前的势头。

    “大少,是您求喂食吧,喂什么不是该我来决定?”站在原地,康德眉目半敛,下巴微抬,带着点疏离的傲气,对着伊安说道。

    伊安仍旧握着康德的手,对于这人有些冷硬的话语并不在意,“那我求喂外食。”

    康德怔了一下,他还真没想到,帝尼亚家的大少会说这句话,面上的表带着点古怪和像噎到的表

    伊安嘴角的笑容勾的更高,乘着康德被自己的话弄的无语,转继续牵着那人往外走。

    十九科所处的地方比较偏,伊安的司机已经被打发走了,幸而附近有公共的载客航艇可以搭乘。

    伊安牵着康德,剩下的那只手扯开自己过于严谨的领带,随意的塞进口袋,衬衫的扣子和康德一样解开上面两个,本来刻板保守的穿着一下子变了个样,衬着伊安挂在嘴角的那抹笑容,竟然透出一丝帅气的邪味儿来。

    眼见离了十九科,被牵着往公共航艇的停靠站走,康德只好放弃了抵抗,顺着这突然变得活泼的伊安走。

    索尼塔的公共航艇是属于便民设施,免费搭乘,服务到夜里12点。眼下不过7点,航艇里还有很多乘客。

    伊安拉着康德上了航艇,低调的站在一个角落。两人握在一起的手一直没放开。

    康德起初是挣不开,后来是懒得挣,眼下一小段路走下来,慢慢习惯了这种温暖的手感。和伊安并排坐在载客航艇的位置上,对面是一对未成年的雌,看到他们两个手牵手的样子窃窃私语。

    康德支着下巴,目光有些尴尬的落在航艇的窗外。伊安笑了一下,也没开口,只是学着他的样子支着下巴,目光却是大喇喇的落在康德的侧脸。

    就在康德忍无可忍的时候,对面的两个一直看着他们窃窃私语的人带着点兴奋和怯意开口了。

    “你们好帅!”

    侧脸看窗外的康德一愣,正要回头,就听见边的那人淡淡的说道,“谢谢!”

    或许是得到了回应那两人更加兴奋,说话声也大了许多。

    “你们……是一对吧?!”虽然是疑问,却带着肯定的语气。

    康德揉揉太阳,被握的那只手已经带着暖意,抚上脸的手却还是有些凉。

    正在康德心不在焉的想着“人果然是需要互相取暖的动物。”这句话时,一条手臂穿过来,揽住他的脖子,耳边是帝尼亚大少带着笑意的一句话。

    “是啊,这是我老婆。”

重要声明:小说《不只是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