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李小雾 书名:不只是婚姻
    幽蓝海水包围的空间里,两张黑色的软皮沙发,两个人体相对,却都双手大张的靠在椅背上,目光落进头顶上那片同样被海蓝包围的天顶。

    沉默许久,康德才轻笑了一声。

    “帝尼亚先生想要什么理由?”

    对面传来一点动静,康德不为所动的继续看着上方,目光里像是有许多东西盘旋,又像是空空一片。

    突然间,头侧压下一双手,伊安的脸从上方探了过来,康德才发现这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对面绕过来,此刻正虚压在他的上方。或许是角度的关系也或者是因为后的沙发确实软的陷下去让他有种此刻被笼罩的安全感,仿佛外界任何的危险都不用他再关心,只要安心躲避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

    康德的眼中忽闪片刻,疏忽间一个回神,翻从那个位置退了出来。

    “帝尼……”正想问伊安要干什么,一根手指竖在了他嘴前,康德一愣。

    “是伊安!小德又忘记了?”

    康德无力的撩了撩头发,收敛了一下自己瞬间有些崩溃的绪。“那么伊安,你干什么?”

    伊安回坐在康德让出来的位置,似笑非笑的看着康德。

    “没什么,只是提醒你,我们约定好的称呼而已。”

    康德见这人没有回去自己位置上的意思,只好靠在一边。

    “你和列安有关系吧?上次见到你们在上议院门口谈话,这次他的邀请又是在我们匹配的差不多时候。”伊安拍了拍自己边的位置,示意自己可以和他分享。

    康德不屑的看了一眼,沉默了片刻,最后点了点头。

    “这事其实你去参加宴会就会知道了,如果西格尔先生是为了这个邀请你的话。”

    伊安做了个请讲的手势,“那不一样,总好过没个心理准备的时候被告知。”

    康德点点头,“也没什么,不过是一段很狗血的世而已。西格尔先生,应该算是我的父亲……”康德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在“父亲”两个字上微微暗了一下,显然这个父亲在他心目中的形象不怎么好。

    这个答案,伊安并不意外,在看到凯撒关于列安的那份报告时,他就对那个外子,有过怀疑,现下不过是证实了他的猜测。因此,他只是点点头,并没有额外的表,而康德此时似乎也没有心思去注意他的态度。

    “我姓桑亚斯,跟的桑姆的姓氏。我的桑姆比西格尔先生大,只是一直没有孩子。和西格尔先生匹配的第三个月竟然怀孕了,我的桑姆非常的惊喜。而西格尔先生虽然那时候已经有四个孩子,不过他也很高兴。但是在三个月匹配到期的时候,西格尔先生选择要孩子,但是不留配偶,也就是说,我的桑姆在生下我之后还要继续匹配,那时候桑姆的年纪已经不算轻了,他想要一个安定,所以他用自己的所有换了能留我在边,并且退出匹配。原本我也会跟着变成平民,只是西格尔先生坚持留给我一个贵族的名头,所以成年后我才一直和贵族匹配。”

    康德娓娓道来几句话,简练干脆的介绍了自己的世,然后就沉默了下去。

    伊安坐在一边,目光轻轻掠过那个人,或许他自己都没发现,此刻他的目光中带着的那抹淡淡的怜惜。一个没有家族依靠的贵族雌,在军部那个地方走到中校和少将的位置,可想而知其中的艰辛。更遑论在匹配中会遇到的各式各样格的配偶……即使是有势如帝尼亚家这样的大世家做背景,他的桑达在军部中爬到高层也是经历了重重困难,付出许多,而佐安的婚事也曾经是他们心头记挂的一桩心事。

    伊安没有开口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在沙发的侧面一个暗格里取出一瓶酒和两只酒杯,各倒了半杯,其中一杯推到康德跟前。

    “讲心事的时候,是要有一杯酒的。”

    康德看了一眼酒杯,又看了一眼伊安似笑不笑的嘴角,终于笑起来。

    “大少这是安慰我?曾经会觉得辛苦,现在不会了。我享受这种自己双手得来的荣耀。”康德端起酒,晃了晃,杯壁上留下一晕浅黄。

    伊安举了一下杯子,“那就为你的荣耀干杯。”这人果然还是适合这种有点张狂,有点高傲的表,刚刚那副郁不适合他。

    康德也举了举杯子,呡了一口。

    这时桌屏上“滴”了一声,显示伊安选择自助服务菜单已完成。

    伊安站起,走回门口,那里是这个房间里唯一一面不被蓝色的水光包围的墙。康德很有兴致的看着伊安的动作。

    就见伊安在墙面的某处轻按了一下,墙中央打开一道门,中间是伊安之前点的菜——这竟然是条隐藏的送菜通道。

    伊安自己动手把菜肴一份一份端上来,康德坐在位置上有些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伊安是属于瘦高精壮型,穿着衣服看不出里面精实的肌,只有一种斯文的气质,但是衬着他经常挂在嘴角的那抹冷笑,又给人一种险的感觉。

    但是眼下的伊安虽然笑着,却收了那抹冷意,包裹着合体的黑色西装,浅米色的衬衫露出一个笔的领尖,倒显得和他上斯文俊秀的气质很相称,恍惚中似乎符合了康德脑海中勾勒的某个温柔的形象。

    “试试这个,是这里的招牌,味道不错。”一道白色的浓汤推到了康德跟前,伊安在康德边上坐下。

    伊安的声音把康德一下子惊醒了过来,惊异于刚刚心头的想法的他没有注意到伊安在他边坐下的动作。

    用勺子试了试汤的味道,康德觉得确实不错,但是真正不错到盛赞什么的,他却没什么感觉,只是面对边上扫过来的目光,他还是点了点头。

    “还不错。”

    随后,伊安又给他推荐了几个菜色,都还算合他的胃口,康德第一次知道类还能处理的一点腥味都没有——伊安给他推荐的几个菜色都是他之前言明过不怎么吃的红和白,只是吃之前他没有说明而已,竟然他还真没吃出来。

    伊安因为交代过2点会回办公室,而之前因为列安又在出发的时候耽搁了一下,因此两个人之后就安静的用餐,偶尔会因为同夹某一样菜而对上一眼。

    之后,伊安送康德回了军部才返回办公室。

    伊安刚进办公室,就敏感的察觉到了一点异样。尤飒不在位置上。

    尤飒是他的机要秘书,一般除非特殊的文件要亲自送件,基本他是不怎么离开办公室的,今天没有必须他亲自跑的公文,眼下也过了午休时间——尤飒办事严谨,从不会有翘班这样的事

    伊安微微蹙眉,大办公室里几个工作人员如往常一般忙碌着手边的事,并没有任何异常的样子。

    按在办公室门的份验证锁上,开启后推进去。

    一进办公室,伊安就敏感的闻到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

重要声明:小说《不只是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