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李小雾 书名:不只是婚姻
    到11点的时候,伊安把大衣挂在手上,起走出办公室。

    司机已经被尤飒通知到议会大门,伊安走下台阶,却意外的看见列安正在慢条斯理往议院大门走,看见伊安,笑眯眯的停下来点了点头。

    伊安也点了点头,作为后辈的礼节,客的问了一句,“西格尔先生,午安。”

    “午安,帝尼亚上议员,这是要去用餐?”

    “是的。”伊安一手抱着大衣,从大衣下穿出的手被另一手握着,闲适的回应着列安的话。

    “啊,对了,上次说要请帝尼亚上议员来参加宴会的,我正要给您请柬。”列安回头,后的助手很快的从上拿出一张浅金色的晶卡,列安接过,递给伊安。

    伊安对着列安温和的笑脸点了一下头,接了过来。

    “西格尔先生,客气了。”晶卡上镂刻了宴会的时间,这个月的月底,还有两周多的时间。想起之前列安和康德的会面,伊安从容的将晶卡收进大衣的口袋。

    “那到时候恭候帝尼亚上议员的到来。”

    “好的。”伊安微笑着送走列安,跨进一边司机打开门已经等候了许久的航艇,看一下时间,离要去接康德的时间已经晚了些许。

    司机启动航艇。

    伊安靠在后座,掏出那张晶卡,若有所思。

    康德散着军服衬衣的领扣,中校的短款军装被他脱了下来挂在手上,长长的头发难得正经的用发圈固定在脑后,只不过此刻有些不耐烦的神,大为破坏一随意不羁的风

    伊安一下航艇,就看见康德站在十九科大门处,一脸不耐的叉看着他,眉宇之间满是对他不准时的不爽。

    “帝尼亚先生,预约时间的用处就是节省时间,您的行为浪费了我半个小时的工作时间。”

    伊安站在航艇边,拉着航艇的门,很有礼貌的做了个请进的动作。

    “抱歉,临时遇见同仁,聊了几句。”

    康德站在原地扫了几眼伊安脸上的笑意,和“恭请”的动作,最后算是勉强接受了那句解释,跨进航艇。

    伊安随后坐进去,带上门。

    “有习惯的餐厅?”看了一眼康德衬衫军裤,右手上还有一点碳粉摩擦的痕迹——这人刚刚在看图纸?伊安知道很多画机械图纸的机械师喜欢用传统的方式打草稿,最后再扫描,佐安的配偶就是。

    “随意。”康德目光扫了扫航艇的内部,很干净简练,没有什么恶俗的显摆装饰品,看来他这位配偶的品味还不差。

    伊安点点头,想来习惯吃订餐的人,对于餐厅都是不挑的。“去海域。”对司机吩咐了一声,伊安注意到康德的目光。

    “小德对我的航艇有什么评价?”

    康德很正式的端坐好,转面对伊安,下巴下意识的微微抬起,目光矜持。

    “帝尼亚先生,请不要这么叫我。”

    伊安点点头,“那你也不要叫我帝尼亚先生或者大少。”

    康德下颌轻咬了一下,伊安注意到康德犹豫或者在考虑什么的时候习惯咬一下牙齿,下颌处的动静可以看的出来。

    “伊……安。”

    “康德?”

    然后康德笑起来,“这么正经称呼彼此的况有些怪。”

    “所以我说小德好听,又亲昵。”对话间不忘小小调戏一下康德的伊安。

    康德挑一下眉,“似乎我也觉得小伊比较好,也很亲昵,还有一种对小辈的慈。”

    伊安点点头,很赞同的说,“也许我们可以确定这两个称呼?”他并不在乎小伊这个名字的幼稚化,显然是康德对于小德这个宠物化的名字比较在乎。

    果然,康德一噎,最后无奈的咕哝了一句,“无耻!”

    “还是叫伊安和康德吧。”算是给他们之间这段无聊又幼稚的对话敲上休止符。

    片刻后,航艇就停了在“海域”门前的停息格。

    位于C03区的海域咖啡馆是一个相当有名的地方,环境幽静而隐秘,以使用了最新技术复原古地球海域景观而闻名。到海域的客人基本上非富即贵,康德曾经来过两三趟,因此航艇停在这个静幽朴素的地方时,并没有什么意外。

    两个服务生从“海域”里走出来,训练有素的迎上伊安的航艇,很恭敬的站在两步开外。司机打开门,伊安带着康德跨了出来。

    “帝尼亚先生。”

    伊安点点头,左手虚引了一下,让康德先走。

    康德瞥了一眼边上那个雌的服务生还是迎宾的人员一脸羞涩的偷看伊安。眉间微微蹙了一下,先行走了进去。

    跨进“海域”朴实无华的大门,一副幽蓝的深海空间画面直扑入眼,飘渺的音乐声宛如海妖的歌声渺渺入耳,高贵而不庸俗。

    康德闲适的打量了两眼,就跟着来引路的服务生往右侧的通道走去。

    服务生将康德引到伊安常年固定包下的贵宾一,打开门,让了一步。

    门后的包厢是一间晶莹剔透被淡蓝色海水包裹的宽敞空间,站在门口看进去,通透的灯光照耀下衬着蓝色的水墙看起来梦幻而幽静。康德虽然来过,却从没有进过这种等级的包厢,因此一步跨进后,目光里闪过一抹赞叹。

    伊安跟着进去,在康德后对服务生挥了挥手,示意不用他们了。

    初时的讶异之后,康德在里侧的沙发上坐下,这个包厢里并没有桌子之类的东西,中间空的显露着底下幽蓝,偶尔有着游鱼滑过的水空间。康德感觉他像是被包裹在一个透明的球里扔进了古地球的大海。

    “很漂亮的地方,不过……我记得伊安是说要吃午饭吧?”康德忙了一个早上,僵直的背后摊靠在沙发上,冒出一丝赞叹的呢喃。

    伊安好笑的看着康德软进那张他常坐的沙发,点点头,在位置边的墙上按下几个按钮。

    注意到伊安的动作,康德眯着眼打量,底下传来轻微的机械振动,一块桌板缓缓的翻上来。

    片刻的自动组装之后,一张餐台出现在了原来空无一物的地方。

    伊安在桌面上划了几下,漆黑的桌面转成点菜的目录。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伊安示意康德点餐。

    康德滑了几下,想了想,最后还是放弃了。

    “我对这个不在行,你来吧。”

    伊安看了康德一眼,点点头。“喜欢吃什么?有什么不能吃?”

    康德想了想,“少红,少白,喜欢豆制品。”

    伊安顿了一下,“我似乎记得早上有人吃培根?”

    “哦,吃不出味的不算。”康德重新摊回沙发,随口说道。

    摇摇头,伊安点选了几样菜,然后又点了几个招牌,把菜单发了出去。

    伊安从进门后就被他放在边上的大衣口袋里抽出那张列安给他的请柬,状似无意的问:“月底有空吗?我要出席一个宴会,不过少个伴。”

    康德抬了一下眼,看见那张浅金色的晶卡,目光中有什么一闪而过,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作为上议院的上议员,我记得你是中立派吧?怎么会收到这种纯保守党的邀约?”

    “唔,我也觉得奇怪。所以想找个人一起壮壮胆。”伊安放下那张没有人接的请柬,也和康德一样仰靠在沙发上。

    “或许康德能给我一个理由?”

重要声明:小说《不只是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