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李小雾 书名:不只是婚姻
    康德拎着一个简单的随小包靠在匹配大厅的角落——这里是帝国最高主脑位于帝都区域的匹配中心,宽阔的大厅里站了许多接到匹配通知来这里接人或者被接的。这样的匹配中心帝国各个城市中心区都会有一个,因为这里正好是帝都,因此眼下康德所在的匹配中心格外的巨大,而这座匹配中心背后被建造的像座碉堡一般的建筑,就是帝国主脑所在的“塔楼”。

    康德无聊的靠在墙边,看着中央区域那些还带着希冀和期待的目光的雌和雄们,这些显然是刚刚成年第一次进入匹配的,而像他这样习惯了三个月一换的匹配制度的年纪稍长的雌则大多靠在边角的地方,像是已售出的物品等待得到他们所有权的雄来认领。

    因为心中飘过的这个比喻而露出一个冷笑的康德感觉到通讯仪的一阵震动,看了一下,是个陌生频率。

    “喂?”

    “您好,康德?桑亚斯先生吗?”一个没有听过的冷淡声音。

    “是,哪位?”因为等的有些不耐烦,康德的语气不怎么好。

    “大人有事,赶不过来,我是来带您去住处的,我在门口了。”

    “你大人是哪位?”虽然明知道对方很可能就是伊安?帝尼亚的人,但是对于对方的口气以及未来这位配偶轻忽的态度,让康德冷哼了一声反问道。

    对方似乎被康德的恶声恶气弄的愣了一下,顿了顿才继续道,“抱歉,大人是伊安?帝尼亚。”

    既然已经报了名字,康德也不好说什么,拎着手边的袋子,揉了揉头发,穿过人群往门口走。

    还没到门口,已经看见那辆醒目的银白色新式航艇——虽然同属机械的范畴,但是相比之机甲,显然康德对于航艇的认知就弱了许多。在边上许多对这辆名贵航艇的窃窃私语中,他只能辨别出这似乎是以前没见过的型号。

    航艇前站着一位黑色直发的雌,一脸冷漠,面上表仿佛瘫痪了一般笔直的站着,比他这个军部出来的人还要像个军人的样子。

    康德也是从办公室回家后直接过来,因此上一中校的短款军服,银色滚边的外已经解了绶带和纽扣,敞着露出衬衣,而本来应当整齐严谨的军部制式衬衫也被他扯开扣子,整个一副懒散的样子。

    那个黑发的雌,也就是尤飒,看见康德走出来,淡淡的点了个头,对于他的着装没有任何多余的表

    “桑亚斯先生。”然后拉开后航艇的门,请康德进去。

    康德看了一眼那个雌,“你们大人没空,其实发个地址给我就可以,我自己过去就行了。“

    尤飒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康德,又垂下,说了句,“您见到大人,可以自己跟他说。”作为上议院议员的机要秘书,尤飒其实不用来做这种事,所以对于他家大人任何一个配偶的挑衅,他并不需要做任何的卑躬屈膝。

    康德听到尤飒的回答,没有生气,反而很感兴趣的看了尤飒几眼。

    “你怎么称呼?”这次,康德的语气好了很多,显然是尤飒不亢不卑的样子让他很有好感。

    “尤飒。”仍旧是冷冰冰的两个字,尤飒即使是面对上议院众多位高权重的议员们也是这付冻裂冰山的冷表

    康德点点头,干脆的一脚跨进航艇。

    尤飒奇怪的看了一眼只有一个随小包的康德,没有说什么,坐进司机边上的位置,这辆在匹配中心引起小小动的航艇就滑了出去。

    位于C06中央区的银蓝别墅

    带着康德进入别墅,按照伊安给的密码给他开通了3个月的临时通行证,尤飒站在门边。

    “大人今天大概8点左右会回来,这之前您可以熟悉一下这里,这是大人基本的喜好,其他的有问题请直接联络大人。”尤飒按开玄关处的电子板,上面写了一些伊安忌讳的东西和兴趣好,介绍完,尤飒就直接走人了。

    康德站在客厅,眨眨眼,心说,帝尼亚家大少的这位秘书也太有个了。

    环顾了一下房子,倒的确是漂亮,整体外观是银蓝色内饰却是舒服的米色,家具和软装大多是浅褐色和米色,很温馨舒服的住所。

    康德讶异的挑了一下眉,这房子和伊安?帝尼亚的形象还真是不合。

    把自己的小包拎去了客房,至于玄关那里的“兴趣好”等他小睡一下,醒来再看,反正他这位配偶8点才会回来。

    客房也是一袭浅褐和米白搭配的颜色,收拾的很干净,康德打开衣柜把小包扔了进去。这个小包里放的是结婚礼服,刚刚那位秘书走的这么干脆,也没说他今天必须要穿好等他家大人回来,想来帝尼亚家的大少应该也不会关注这种脱衣服的恶趣味,他也懒得穿这件要扣到脖子的衣服。

    躺倒在干净整洁的大上,康德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

    伊安处理完手头上的文件,随手按下对讲机。

    “尤飒,黑麦茶。”

    片刻后,办公室门被轻轻敲响,伊安微微一蹙眉,“进来。”这敲门声不是尤飒也不是德鲁尼,他们俩一般敲了门就会直接推门了。

    果然,进来的是一个有点眼熟,但他叫不出名字的雌工作人员。

    黑麦茶被那位看起来干练,但不知道为什么透着点粉红色的雌放在了伊安的桌上。

    “大人,您的黑麦茶。”

    伊安的眉蹙的更紧,他很不喜欢这些雌在办公室里对他明里暗里的犯花痴,他一开始重用德鲁尼和尤飒,除了他们的能力之外,也是因为他们俩面对他时,表现的很平常。

    “尤飒呢?”

    “尤飒先生办事去了,让我暂时替他一个小时。”对方小心翼翼的回了一句,显然伊安的表不高兴的很明显。

    听到对方说,伊安才想起来,之前尤飒似乎确实和他打过招呼替他去接今天到的那位匹配对象。一想到今天要回去C06见又一个陌生的雌,伊安被就有些烦躁的心更加不好,挥挥手让那个雌出去。

    站起,也不喝桌上那杯刚刚泡好的黑麦茶,伊安走到柜子边,那里有一排他收藏的各式酿酒。随手取了一支,给自己倒了一杯,坐到沙发上。

    越近匹配的子,他心头烦躁的感觉越盛。

    伊安摇摇头,喝了一口酒。这样的他还真不像历来被称为低调狠辣的他啊。

    8点的C06中央区,因为都是贵族聚居,除了偶尔哪家的宴会基本上治安良好且静谧。

    司机驾着航艇转入拐角那户独立的银蓝色别墅时,整个屋子黑漆漆的样子还是让伊安讶异了一下。

    “你确定下午送人过来了?”

    看着像是没什么人的房子,伊安问司机。心下不猜测,他的匹配对象不会是因为他没去接就跑回家了吧——这种事曾经发生过一次,不过在伊安的无视之下,对方因为临近12点担心系统的惩罚自己跑回来了。当然,其实伊安更希望眼下这位匹配的对象真的是跑了,而且能勇敢的坚持住系统的惩罚。

    “是的,我和尤飒先生一起送那位先生过来的。”

    伊安蹙眉,“你在这里等着。”如果真没人,他就打算直接回小楼去休息了。

    打开别墅的门,开了灯。

    屋子里没多任何东西,以伊安过去的经验,似乎这里真的没有住进什么别的人。

    如果不是房子的护卫系统里确实开了一个三个月的临时通行证,以及玄关处的一双鞋,伊安真的以为尤飒和司机在和他开玩笑。

    不过随后发现半开的客房门让伊安轻轻叹了口气,走过去,透过那半开的门,隐约看见没有开灯的客房里,上趴卧着一个人,因为光线的缘故看不清。

    站了一会儿,里面那人显然睡的很熟,伊安只得先通知司机离去,才去浴室沐浴,打算一会儿再来叫醒他这位古怪的新配偶。

    洗完澡,着一件浴袍,伊安吹干了头发,走进客房。

    打开灯,正打算推推上那个没有结婚自觉的雌,却看到被子和铺之间露出的火红色发丝,伊安微微一愣。

    一抹惊讶从伊安的眼中滑过,下意识的伸手掀开罩着那人的被子一角。

    首先入目的是一头耀眼的红色长发,然后是那张这几频繁出现在他脑海里已经非常熟悉的脸——侧面,因为上那人正趴卧着。

    这个惊喜太突然也太巨大,即使是伊安也有些愣怔的拎着被子站在边。

    半晌,终于苦笑一下,放下被角。想了想,伊安还是推了推熟睡的那人。

    康德感觉到有人的推搡,不耐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浴袍,有着棕色短发,墨绿色眼睛的雄。他重新闭上眼,揉了揉头发,突然想起来这人是伊安?帝尼亚,他目前的配偶。随后才反应过来,他睡过头了……

重要声明:小说《不只是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